孽龙危机系列之邪灵春梦

夏至夜之梦

身穿洁白无瑕、锦罗白纱礼服的狄安娜公主,坐在梳妆镜前,视线落在胸前。

代代流传下来的传统,婚纱礼服的胸襟处,大胆的裁开,再以刺绣作皱摺收

紧,领子匹周缝上美丽的缎带缀饰。

美丽的布料下,是闪耀着动人光采,如蜜蜡般柔嫩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胸脯,

高耸的幅度令人心动不已。

狄安娜公主被称为是特雷迪多之花,正是豆蔻年华的青春少女时代。

「时间快到了,请快一点吧!」

侍女玛帖露出声提醒狄安娜公主。

(可是狄安娜公主根本就还不想出嫁!)

动用两名侍女,服侍狄安娜公主穿上紧身的胸衣,将腰部束紧,扎成纤细的

柳腰。

狄安娜公主对这突如其来的婚事,心理上还无法完全接受,在犹豫、踌躇之

间,不如怎么搞的,婚事就这么敲定了。

关于结婚的对象,只知道是击退了住在影之谷,凶悍恶比巨龙的勇士,名字

叫做「安卡士」的人。

(虽说是击退凶悍无比巨龙的勇士,为什么我就非得嫁给这种素昧平生的人

不可呢?)

「可是,我还不想结婚,我还想多玩一玩!」

不知道高、矮、、瘦,也不知道长得什么样子。

搞不好也许是个奇丑无比的人呢!

如此重要的结婚对象,却完全不清楚他的一切,总叫人忐忑不安呀!

(如果是和以美男子着称、众所仰慕的威斯康丁王子结婚的话,就会好好梳

妆,打扮的漂漂亮亮出嫁呢……)

狄安娜公主把手上拿的羊皮纸彩绘的大肖像昼,一把捏紧。

「无法原谅这些人竟擅自为我作主……」

就因为是堂堂的伯爵之女,有听命行事的时候,也有必须固执己见的时候。

狄安娜公主噘着冽艳如红蔷薇般的嘴唇,突然将脸颊鼓约有如章鱼般的鼓胀。

其实,老实说,狄安娜公主因为还很年轻,所以一心向往要嫁一个相貌堂堂

的夫婿。

「从刚才一直都在做什么呀?新郎倌已经在等着了呢!」

长得魁梧、健壮的侍女玛帖露,将狄安娜公主的结婚礼服挂在手上。

「不!我绝对、绝对不要结婚!」

戴着美丽金、银、宝石编制而成的王冠,狄安娜公主紧抓住坐椅,被着一头

长及背部的金发所编成的美丽长辫,不住的摇着头。

「您在说什么呀!不要再闹瞥扭了!时间到了!就要出去了!」

一点也不为所动的狄安娜公主,将身子蜷缩在椅子上,顽强的抵抗着。

「公主!您要是公主的话,就得有点儿分寸,可别再闹了呀!」

玛帖露以紧抓双臂提肩的姿势,作势要将狄安娜公主从椅子上拉起来,她的

双颊因而胀得通红。

「嗯!喔!这个小鬼!喔!不!公主!……请您听话呀!」

没想到,即使是身躯为狄安娜公主两倍胖的她,也很难以制服狄安娜公主那

看似弱不禁风的抵抗。

「抱歉了!」

狄安娜公主反利用玛帖露的提肩姿势,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把玛帖露狠

狠的丢了出去!

「耶!」

结婚礼服的裙摆哗啦的蓬开,掀起一朵美丽的浪花。

「啊!哇!」

玛帖露被公主一抛,内衣的蓬裙掀起,跌个四脚朝天。

「对不起了!玛帖露!」

狄安娜公主像箭一样的,飞快离开自己的寝宫。

「啊!狄安娜公主!您要上哪儿去呀?」

玛帖露一边抚摸着自己被摔得七荤八素的腰,一边惊恐的大叫。

狄安娜公主上气不接下气的爬上边塔的螺旋阶梯,跑出回廊,越过小塔,出

了边墙。狄安娜公主的双峰,随着奔跑的姿势,上下起伏摇摆着。

城堡耸立在小小的高山上,从城壁往下一望,城下的景物尽入眼帘。

而那里有着从小就很熟悉的湖泊,将城堡的倒影映照在如镜面般澄澈的湖水

中。湖面飘来的强风,拂乱了发丝及衣衫。

「怎么办呢?」

目的地看来只有映入眼帘的天守阁尖声的屋顶。

************

「嗯!快来嘛!……」

床上美艳的女性裸体,正风情万种的诱惑着安卡士。

「啊!……主人!今晚我就是你的了!我要把自己献给你!」

美女淫荡的打开双腿,就在臀部与大腿的接缝处,有着令人心旌动荡的神秘

地带,显得「春」意盎然。

「唔!不管啦!快来嘛!」

金色「草丛」中的神秘地带,是无以伦比的美艳动人。

「今晚你是逃不了了!因为一个晚上都不让你睡呢……」

(哇!受不了了啦!真的忍不住了啦!)

安卡士的脑中,充满了年轻、属于健康男子的丰富桃色想像力。

突然!

「不得了了!公主她…」

侍僮撞开了厚实的房门,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怎么一回事呀?」

安卡士骑士上身穿着结婚典礼用的礼服,端坐在豪华的椅子上。

「公主逃跑了!好像是把自己关在天守阁!」

「啊!怎么会这样?」

安卡士骑士方才脑子中,美丽的公主挥动手指、勾引着说着「来嘛!」

的绮丽妄想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竟然在为了褒奖他好不容易打败巨龙,由特雷迪多伯爵亲自决定的婚礼仪式

前,发生这样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

「好像是要请阁下您为了成婚的事情,去哄哄公主吧!」

叫我去「哄哄公主」,究竟该怎么做才好呢?

安卡士瞬间好像想到了什么好主意般的站了起来。

「真不愧是足智多谋、勇敢的骑士呀!」

「哼!否则如何击溃巨龙呢!……快!快!备马让我出发吧!」

将椅子踢倒,准备步出的瞬间——

「哇!啊!」

鞋子一滑,他可跌个屁股开花了!

「呜鸣!呜……」

心想,这可是不能出糗、非得尽快起身不可的一刻,于是腹部用力,两脚张

开到最大的极限,屁股几乎就像要裂开一般的坐回到椅子上,并且保持镇定,故

作无事状。

(不成!如果在此丑态百出、紧张兮兮的话,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么,我就出发了!」

安卡士故作镇定的干笑着。

************

天守阁的附近已经站立了好几个人,紧张的大叫着∶

「公主!公主!快点出来呀!」

拼命拍打着门,高声喊叫的人好像是公主的男侍从。

安卡士沉着稳重的配着剑跑来。

「喔?这不是安卡士吗?公主把自己锁在天守阁了!虽然是想破门而入,但

是不知道公主究竟做了什么,我们竟然进不去呀!」

瓦根士的国王——特雷迪多伯爵对安卡士这么说道。

「这会儿,除了从天守阁的屋顶,破窗进入之外,别无他法了,……而这当

然就只有靠英勇的、历经百战的骑士的力量不可呢!」

特雷迪多伯爵目不转睛盯视着安卡士。

安卡士有着不祥的预感。

「唔!难道这就是您要我来的目的吗?」

「当然了!安卡士!除了你之外,还有更合适的人选吗?而且,在太阳下山

之前,无论如何都要举行婚礼不可……」

安卡士听了伯爵的话,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那不祥的预感,终于不幸应验了!

(这么说的话,莫非是要爬上屋顶,从那里……)

安卡士以非常哀怨的眼神,看着伯爵,就好像是小狗向主人偏着头、撒娇的

表情。

「啊…哎呀!」

话说,安卡士是个「惧高症」的患者呢!

「我、我…我…」

安卡士百般无奈、支支吾吾的一边说着,一边登上天守阁的墙。

(为什么我会遭到这种的不幸呢?)

以大石头一块、一块堆叠在一起,砌成的坚固高塔,高高的耸立入云霄。

(安卡士!拿出勇气吧!绝对不要向下看呀!因为看了,就会晕倒,人就会

噗通一声掉下去呀!)

安卡士眼冒金星,头昏脑眩,额头满是冷汗。

太阳光是如此的炽热,灼烫着安卡士的后脑及背部。

(鸣鸣!好可怕呀!不能看下面呀……)

安卡士一步、一步慢慢的、默默的征服着垂直、耸立的城墙。

伯爵嘱咐——绝对要把将自己关在天守阁的公主带回。

而且坚持说「无论如何要在天黑之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安卡士瞥见下面,天呀!吓得屁滚尿流,天昏地暗,眩晕一片,彷佛就像要

死去一般。

「唉呀!鸣!再…再两步就到了!」

两臂早已筋疲力竭,弯曲的手指就像痉挛般颤抖个不停。

只要稍一不留神,就可能坠入地狱,像西瓜般跌落在中庭的石堆上,撞得血

肉模煳吧?

「哇!…啊、啊!春宵一刻近在眼前了呀!鸣鸣!快去吧!加油了!」

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在手指上,尝试做誓死的悬垂。

(只要再一下下……)

而后,安卡士的指头变得坚定无比。

额头的汗水涔涔滴落,滑入眼中。

「唉呀!」

(只要再努力一下下,美丽的公主就是我的了!就可以和公主春宵一刻值千

金了,加油吧!)

心脏不由得砰砰乱跳,后脑勺的微血管也跟着振奋不已,血液几乎就要往上

冲,真的是只要一点点的刺激,就会一触即发般的紧绷状态。

虽然是这种生死交关的时候,但只要一想到要和狄安娜公主缠绵,下体的欲

火就变得好像要爆炸开来一样。

「哇!唔唔!」

只不过是数秒,感觉上却像是永恒一般。

嘿哟!嘿哟!身体一小步、一小步的向上攀爬。

「唿!唿!喔喔!」

胜利的目标就近在眼前了!

安卡士拼命的抓住天守阁的窗户!

(哇!哈哈!终于要到了!)

使尽全力,抓住窗户的边缘。砰!

「到、到了!」

脑中出现了有羽翼的天使们,吹着喇叭欢迎着他的到来。而且如大雪般纷飞

的彩纸从天洒下。

跟着,手触到了天守阁的窗缘。瞬间——

狄安娜公主从窗洞向外看,与安卡士正好对望。

「哇!啊!」

狄安娜公主美丽、可爱的容颜,让安卡士惊为天人,红艳的嘴唇像花瓣般的

盛开着。

「哇!」

惊闻一声惨叫,安卡士的眼睛一张开——

双唇像爆炸开来的汽球,受到惊吓,安卡士手臂忽地失去力量。

所有的重心都落到一只手上,如果手指一离开窗缘,身体就会失去重心,往

下坠落。

「呀!呀!呀!」

就在指头离开窗缘的瞬间,千钧一发之际,狄安娜公主抓住了安卡士的手。

狄安娜公主的身体好像是钓一尾大鱼般的,呈抛物线的姿势挂在窗缘。

「嗯!呀呀呀!」

狄安娜公主的两只手奋力的抓住安卡士的左手。

安卡士也使尽全力伸手,欲抓住狄安娜公主的两手。

「嗯!」

双眉紧皱在一起,两唇紧闭的狄安娜公主。

安卡士丑态毕露的吊挂着。

「啊!啊!…公主!」

就好像是地狱的钟摆般,安卡士的身体有节奏的摆动着。

狄安娜公主像是要将安卡士的身体拉进室内般,奋力的苦战着。

「快要不行了!别叫……」

结婚礼服摩擦着城墙的石壁,发出沙沙的声音。

狄安娜公主交叉两手,使出浑身解数、奋力的往上拉。

踩着石壁,狄安娜公主紧张的弓着背嵴。

「这…喔!喔!」

沙!沙!沙!沙!安卡士的身体拉上来一点点了!

「怎么会这么重呀!」

开始是手臂、头,按着看到了胸部,一点点的往上拉!

「对…对不起…」

安卡士很不好意思的说着。

「嘿!」

安卡士像趴在墙上般,拼命的往墙壁攀爬。

「哇哇!喔喔喔!」

终于,安卡士的身体被拉进了窗户里,进入了天守阁内。

「唉呀!」

安卡士的手一抽,狄安娜公主跌了个四脚朝天!

「成功了!」

狄安娜公主就跌坐在地板上。

「得救了!」

安卡士也呈大字型的摔倒在地上,气喘嘘嘘着。

「哈!哈!……到底是…怎么搞的?」

洁白无瑕礼服里的胸口起伏不已,狄安娜公主一边问道。

「你呀!到底是谁?」

「啊!哈!…我…我叫做「安卡士」!」

(安卡士?)

对这名字有一点耳熟。

「难…难道,你就是即将成为我夫婿的那个人…啊?」

「嗯!嗯…好像就这么回事!」

安卡士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回答。

「我,还不想结婚呢!」

「喔!哈!哈!是听说「不想」…」

两人都仰躺在地上交谈着。

「第一点,我根本就不了解你!」

「喔!于是把自己关这里…老实说,连我…哈…哈…也吓了一跳呢!」

沉入山间的夕阳,从天守阁的窗户外面,照进了耀眼、美丽的橘黄色彩霞。

「所以,这门婚事就作罢了!当作没提过吧!」

「我呀!是没关系啦!不过周围的人会不会允许我们这么做呢!?」

安卡士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转头注视着天守阁入口处的门扇。

大门紧锁,还堆放了一堆的椅子、衣柜等的东西。

「总而言之,这样也不是办法,先开门再说吧!?」

安卡士站起来以后,就伸手去拉狄安娜公主。

突然!安卡士的双腿失了力,重心不稳,冷不防地跌倒在狄安娜公主的柔软

躯体上。

「唉呀!」

安卡士的指尖滑过白纱礼服的胸前,落在腰际处的地板上。

「哇!」

安卡士的双唇正好和狄安娜公主甜腻的红唇重叠在一起。

一股甜腻、微酸的香气。

「哇……」

一瞬间,狄安娜公主的全身像火般的燃烧起来,眼睛半闭,双唇也恍惚了起

来。

当狄安娜公主惊愕的张开双眼,礼仪教养让她鲜红了双颊,一把推开安卡士。

「哇!」

安卡士仰脸,看到狄安娜公主的秀发披散在地板,翦翦双闪耀着奕奕的光彩。

「讨厌!」

狄安娜公主一边震撼于接吻的馀韵,踌躇的别过脸去。

安卡士虽然上半身是起来了,但下半身还黏在狄安娜公主的身上,忽地觉得

大腿一阵温热。

「哇!啊!哇!……」

安卡士的心脏现在就像火山爆发一般的跳动不已,而双腿之间彷佛有股热气

飞扬,今人振奋。悸动的心情,使心脏像要爆炸开来般,而狄安娜公主也是一样

的。

四目交接,安卡士探索着狄安娜公主的表情。

长裤里,胀大充血的分身几乎发痛。

「唉呀!」

就好像电击一般,使狄安娜公主也颤抖了。

「对、对不起!」

安卡士飞快的跳起来。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