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女刺客

在古代的时候,因为很多的刺客也是男生,所以在进行一些特别任务的时候。组织的首领就会筛选一些清秀的男子伪装成女人去接近目标,当时机成熟后,便去进行刺杀。

华儿就是其中一个最成功的女装刺客,因为他的双亲也是一名刺客。为了儿子可以在组织中有所贡献,所以华儿在小时候就已经被阉割了,所以他失败的任务廖廖可数。但这次的任务却令他身陷生命危险当中,因为他这次要去杀的目标就是江湖第一恶霸-鬼刀陈。他经常去欺负一些老百姓,亦常去调戏良家妇女,基本就是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华儿也知道他财雄势大,基本就是死路一条。但为了百姓,为了组织,他也下定决心去接受这个任务。

隔天,华儿去了鬼刀陈经常出没地方游荡。没多久,果然遇上了他。华儿故意在他面前跌倒,而鬼刀陈看到他的花容月貌后也不禁起了色心,并用手把华儿的头托起来,并且色迷迷的说着:「小姐,如果你乖乖听话的话,我想你也可以承受小点痛楚吧。」

但其实这次并不是组织第一次去派人杀他,所以他马上抓了一下华儿的下体。但华儿由于早就已经阉割了,所以当然能顺利过关。

但令华儿惊讶的是鬼刀陈直接在街上把他的衣服脱光。

然后还说了句:「身材挺不错哦」

其后,鬼刀陈就在大街上把自己裤子脱下来,露出了他的那条雄壮的阳具,并且强硬地塞进了华儿的口中。换作平时,华儿这个是时机一定已经咬了下去。但这次,不但是他的衣服被脱光,还有鬼刀陈的手下在旁观着,所以也不敢乱来。但明显华儿专业的口技,令到鬼刀陈早泄了。旁边的手下也捂着半边嘴笑,而鬼刀陈老羞成怒,所以大力的给华儿赏了一巴掌。并愤怒地说着:「吸得这么爽干什么!」然后就走去了。

虽然这次的任务失败了,但华儿也跟踪了鬼刀陈的行踪,查探到他大宅的位置并且在一星期后进行晚间潜入。

后话

写了几本小说后,脑里的灵感突然间爆发了出来,令到我辗转难眠。

除了这本古装的题材外,还想到很多另外的题材。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一一的把他们完成。

月黑风高,正是华儿闯入之时。

华儿用迅雷般速的速度就把门口的两个守卫杀了,但当两个守卫倒下时,才知道原来只是两个稻草人。华儿中计了,他被上面突然射下的绳网捕获了。虽然知道大宅内有很多陷阱,但也没想到鬼刀陈居然这么鬼计多端。

被捕获后,他被运到鬼刀陈的房间,并且被绑在他的床上,虽然努力挣扎但也无补于事。

「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他一边用媚药涂在华儿的身上一边说

没多久,华儿的身体开始发热,并且菊穴开始收紧,所以不断地在床上挣扎。

「很爽吧,这是现在江湖中最厉害的媚药『奇淫合欢散』,即使是最纯洁的淑女,只需几秒,也会变成一个脑内只有肉棒的母狗」鬼刀陈一边摸着华儿白哲的双腿并说

「我宁愿咬舌自尽也不会臣服于你的」华儿用着最后一点的理智并说着

但当准备咬舌的时候,华儿的最后一点理智也被他的性欲攻陷了,所以由咬舌变成了吐舌,彷彿就好像在诱惑鬼刀陈一般。

「这次一定要把你这淫荡的母狗狠狠地干一番」他一边说一边把他手上的那一颗药丸吞进肚

接着,他露出了他的鸡巴,但明显这次比在街上的大了许多。然后,鬼刀陈握着说:「想要吗?想要的话就来求我吧」

「求……求……你,快……把……你……的。鸡。鸡。插。进。来」华儿断续续地说

「你这臭母狗,连求人的态度也不懂吗?」鬼刀陈嚣张的说

「求……求……你,再不插进来,我会死的」华儿一边哭泣一边说

鬼刀陈奸笑了几声后,就把鸡巴放在华儿嘴巴的上方,但当舌头差点碰到时又立即拿开,把华儿弄得心痒痒。看准时机后,他马上把整条肉棒塞进了华儿的嘴巴里,并问:「好吃吗?为了你,我已经整个星期没有去洗澡了,就是特意留下这些鸡巴污垢等你来清理」但看华儿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相信不用回答也应知道答案了。

当鬼刀陈准备射的时候,他居然把肉棒抽出来,然后把浓浓的精液射在华儿漂亮的面孔上,并说:「想要我的精液吗?那就等他流下来吧,我要你一滴不剩的全部喝下去」

华儿把嘴边的先舔走,然后用舌头把每一滴精液也接下来,吞进肚里。但华儿仍然把舌头伸出来,示意要把阴茎内残留的精液也吸干净。

鬼刀陈毫不吝啬的给他给吸一下然后抽走,并说:「我也要嚐一嚐你下面的嘴呢……」

鬼刀陈把他的阴茎慢慢地滑进了华儿的菊花里。

「?虽然我已经上个无数过处女,但还不及你的一半呢?。如果不是你首领的话,我想这辈子应该也不会插到这么紧緻的肉穴呢。」鬼刀陈说着

原来鬼刀陈一直也是和组织有密切的关系,而华儿只是被鬼刀陈看上了,所以组织才派他做这个任务。

但华儿现在已经对这一切也不感兴趣了,他现在生存的唯一的目标就是要24小时去服侍鸡巴。

由于华儿被绑在床上,所以只能用男上女下的姿势来做,但鬼刀陈已经厌倦了,所以他把华儿松绑了再把他强按在地上。然后,他用一眨眼的功夫就把整条阴茎也塞进了小小的菊穴内,但由于他从来没享受过如此舒适的肉穴,所以发出了像狼一般的叫声然后疯狂地进行抽插华儿的菊穴,而华儿则发出雌性做爱的声音。

华儿在被抽插时,高潮一浪接一浪,在这短短十分钟内他已经高潮达20次以上。

鬼刀陈亦说了句「这根本是自愿的强奸啊,我快要忍不住了」

说完后,鬼刀陈马上就射了出来并拍了一下华儿那个弹手的屁股,但鬼刀陈仍好像依依不舍。他又马上抱起了抽搐着的华儿,然后把他转向自己并进行「火车便当」*,但这时华儿已经失去知觉了,所以他只能摆出一副阿黑颜*.此时,

房中只能听到不断的啪啪声和鬼刀陈不断在问华儿:「爽不爽,你这个臭母狗,我问你爽不爽」但很快,他又射了。华儿被鬼刀陈像一个被玩厌的玩具一般丢在地上。

此时,华儿终于回复正常。他趁着鬼刀陈站在窗边时,马上想把他推下去,但他由于先前被干到一塌煳涂,所以一站起来时脚又马上麻掉,所以扑过去时也被鬼刀陈躲开。然后,华儿就一个人掉了下去,幸好只是受了轻伤,所以他马上爬到附近的一个小河逃离。虽然他刚才被性欲沖昏了头脑,但也知道组织背叛了自己,所以决定不会再回去。

摸着自己下体的华儿也知道他已经不能回头了,所以没多久后,他经常在大街游荡,并把看上眼的男人扯进暗巷进行一场又一场的性爱。

从此,当地就多了一个关于痴女刺客的传说。

【完】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