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淫妻-旅行中的驚喜第1一4章

第一章·意外

? ? 茜涵是我的妻子,在認識她的初期,我對她的印象隻是個漂亮的知性女人。

一頭秀麗的長發,帶點稚氣,自信但是容易害羞的可愛臉蛋,平時?喜歡戴

個黑框眼鏡,遇到人總是彬彬有禮的樣子。然而,在我們發生了男女之間的那種

關系之後,茜涵給了我兩個大大的驚訝,其一是她的身材跟臉蛋完全是兩種風格,

那是火辣到極點的凹凸身體,脫下衣服的同時,端莊兩字就丟進了垃圾桶。其二

是她對性愛的接受程度,我確確實實是開發了尚是處女的她,然而她對性愛那日

新月異的接受能力卻讓我望塵莫及。

茜涵的哺乳任務結束後,我們相約去旅遊一次,放松心情,好好過幾天快活

的日子。在懷孕期間,茜涵多次想要嘗試性愛,但安全問題始終讓我們畏手畏腳,

于是兩人都憋了挺長一段時間。這次外出,我們首先考慮到的,就是好好過一下

夫妻生活。

自駕遊的第二天,我們來到一個小城,這兒古樸古香,山靈水秀,遊客也不

多,給人一種恬靜悠閑的感覺。我和茜涵手牽手在一條寂靜的街道慢慢散步,一

邊是郁郁蔥蔥的樹林,一邊是日久失修的房屋,看不到一個居民,顯得有些荒涼。

我們的目的是繞過這條街道,到樹林的那邊,欣賞一個小湖。

拐過一個彎角之後,茜涵突然停了下來。我轉頭看到她的臉,那是一張帶著

些許緊張,少許紅霞,目光灼熱的清麗小臉。「老公,要不要在這兒,做那個啊?」

她的聲音雖然越說越小,卻是透著一股堅定。

「做什麽啊,你餓了嗎?」我笑著裝傻,心?卻是隱隱緊張。

「哼,餓了哦。」茜涵瞪了我一眼,然後動手拉住我的上衣,一下子解開了

數個紐扣。

我仔細看了看周圍,樹林那邊看來一般也不會有人經過,這個拐角恰好有一

塊地方凹了進去,隻有一面是向著街道的。此時街上空蕩蕩的,目光所到之處一

個人都看不到。但是,要在這樣的環境?做愛?這實在太大膽,太刺激了,饒是

觀念十分開放的我也有些承受不住。

然而,茜涵不給我猶豫的機會,她把我的上衣解開之後,自己也解開了上衣,

露出?面的黑色胸罩。「快點啦,現在沒人,快把人家就地正法嘛。」茜涵語聲

輕顫,臉上已經滿是飛紅,然而手卻是一刻不停。

「嘿,誰怕誰啊,今天就來一次野戰!」我心一橫,豁出去了,一把將茜涵

摟住,吻上了她的雙唇,雙手往她的胸部摸過去。茜涵的乳房本就圓潤豐碩,此

時才剛剛停止哺乳,更是大了兩圈,看起來十分震撼,摸上去也是極具手感。

茜涵的呼吸逐漸變得急促,她表現得比以前更加興奮,更加狂熱,短裙很快

就被她自己脫了下來,套在腳裸上。我的視線不斷劃過周圍,這?畢竟是戶外啊,

實在太大膽了。

茜涵似乎知道我的擔憂,在我耳邊輕聲道:「這?沒人認識我們,即使真的

被看到,也不是什麽大事嘛。」她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透著十足的緊張,但身體

卻是迅速熱起來,動作也變得更加直接。

不多時,茜涵已經距離一絲不挂不遠了,她全身上下隻剩下鞋襪還沒脫,一

對豪乳在我的胸膛摩擦不休。我的狀況也沒好到哪去,上衣還剩一隻袖子披挂在

身上,褲子脫到了小腿,胯下陽具已經怒不可遏,朝著茜涵一陣一陣示威。

茜涵羞紅了臉,她拉著我的雙手,貼上了那對動人的美乳,然後一手撫摸著

我的陽具,眼波蕩漾不休。我望著她那在陽光下更顯雪白嬌嫩的皮膚,喉結一陣

揪動,再也無法忍耐。

來吧,在這大街上狠狠幹你這個小婊子!我怒吼著,一把抓住茜涵的腰肢,

陽具朝著她那幽深溫柔的肉洞捅過去。茜涵一陣嬌喘,她腰肢一陣扭動,竟然轉

過身去,雙手拉著我的雙手,喘氣道:「從後面,狠狠地欺負我吧。」

我頓時明白了茜涵的意思,在這種地方用後進式,意味著她的一對美乳,將

會朝著街道的方向晃蕩,強烈的刺激感沖垮了我們的心防。我腰肢一挺,陽具直

入,頓時塞滿了茜涵的陰道。

茜涵的陰道內又熱又緊,想不到她生育過後還能恢複如初,這一吸一吸的爽

快感覺,簡直要把我送入雲端。茜涵也發出陣陣淫叫,我們兩人動作越來越大,

水聲在空蕩蕩的街道上傳播,淫蕩無比。

正當我們沈浸于激情的世界時,背後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瞬間將世界變成一片

冰寒之色。「嘻嘻,姐姐好漂亮哦。」

這一聲讓我們兩魂飛魄散,猛然回頭一看,隻見一面破損的磚牆上方,冒出

一個胖乎乎的頭顱,正在向這邊發出傻笑。這牆壁後面是一棟破損的舊房子,咋

看上去就是廢棄已久的樣子,沒想到竟然會有人!

大驚之下,我和茜涵立刻分開,但這脫了的衣服可沒法立刻穿上去,視線不

由得跟偷窺的那人對上了。此人面容呆滯,眼神無光,長得胖乎乎的,看到我們

如此的醜態也沒有合理反應,隻是傻傻地笑著,口水從嘴角流出。

原來,這是一個傻子,不知道爲什麽出現在廢棄房屋?,恰好看到了我們的

激情一幕。

稍微冷靜下來之後,茜涵抓起衣服,拉著我,示意進這屋內看看。茜涵的反

應大出我的意料,一般情況下不是應該立刻遠離這?嗎。茜涵饒有意味地看了我

一眼,有點害羞地道:「這樣被陌生人看到,好刺激呢,看看這傻子家?還有什

麽人吧。」

我感到哪兒不對勁,但還是跟著一起進去。這舊房屋確實破爛不堪,天花闆

也隻有一半是完整的,看上去還有兩間房可以擋風避雨,難以想象竟然還有人住

著。那傻子見到我們進來,也不阻攔,隻是笑嘻嘻看著我們,他的身體十分壯實,

但表情歪斜,看上去有種詭異的感覺。

傻子看著茜涵那光潔的柔軀,眼神定格在她的酥胸上,肥肉堆出了笑容,仿

佛一個被淫藥奪去意識的人。他沒有靠近我們,看上去倒是比較友善,但這種精

神狀態有問題的人是不可以常理計的。

左右沒有尋著別人,茜涵看了看傻子,然後在我身上輕輕一推,羞紅了臉說

道:「老公,你去外面等著吧,好不好?」

我看著她的眼神,那是一種帶著炙熱欲火的堅定信念,茜涵要做的事,我大

概心中有數了。「你決定要這麽大膽一次嗎?」我認真地問,看著她的眼神,再

次確認了她的意志。

「好吧,那我在外面等著,」我摸了摸茜涵的頭,然後走了出去。我們一貫

都這麽開放,說實話,她在首次戶外做愛之後,想嘗試一下跟陌生人做愛,也是

可以想象的。

我繞到屋後,在破損的外牆上找到一個小缺口,從這個地方可以看到牆內的

情況,距離也不遠,甚至能聽到兩人的說話聲。

茜涵走到傻子面前,注視了他一會,試探著問道:「你叫什麽名字?」

傻子笑呵呵地答道:「我叫傻蛋,嘿嘿嘿。」

這名字倒是很貼切,想來是認識他的人給起的外號。茜涵接著問道:「你剛

才,看到什麽了?」

傻子笑嘻嘻地指著茜涵,說道:「我看到姐姐你在咻咻,嘿嘿嘿,好漂亮。」

茜涵臉上一紅,說道:「你知道姐姐在做什麽嗎?」

傻子點點頭,聲音中透著十足的憨態,「姐姐在咻咻,我老姐說過,將來我

也要找個女孩子咻咻,這樣我就可以有孩子了。」

「你,你知道怎樣做愛,不,怎樣咻咻嗎?」茜涵雙手撫胸,拿在手?遮擋

身體的衣服滑落了少許,露出驚心動魄的魅力。

傻子想了想,表情更加歪斜了,半響後,他搖了搖頭。

「那你想不想學習學習啊,姐姐可以教你哦。」茜涵邊說邊看著他的臉,直

到傻子鄭重地點點頭,才繼續道,「隻不過,你要完完全全聽姐姐的話,否則姐

姐就不給你咻咻了,可以嗎?」傻子又點了點頭。

「那好。」茜涵臉上飄滿紅暈,她松開了遮擋身體的衣物,讓自己以全裸之

姿呈現在傻子面前,然後手指著傻子,說道:「傻蛋,姐姐我已經脫掉衣服了,

你也要把衣服脫了哦,咻咻是不可以穿衣服的。」

「但是不穿衣服會生病的啊。」傻子露出了爲難的表情。

「傻蛋,你說過會聽話的吧?咻咻的時候身體會好熱好熱,所以才不能穿著

衣服,否則會中暑的哦。」茜涵繼續勸說。

「中暑?不要不要,會頭暈的,我不要中暑!」傻子大力搖頭,開始脫去自

己的衣服。隨著他的一身肥肉慢慢呈現出來,我隔著那麽遠都可以看出來,這傻

子肯定絕少沐浴,身體髒得可以。

茜涵距離傻子那麽近,此時肯定已經聞到了難聞的體味,她眉頭一皺,但眼

光很快就被傻子的下體吸引過去。那是一根長度超過二十厘米的壯碩肉棒,這傻

子雖然智商不行,但陽具卻高出平均水平,此時也完全顯露出男性雄風。

傻子低頭看到自己那翹起的肉棒,大呼小叫起來,肥手想要遮住,但又是一

副手足無措的模樣。茜涵輕輕握住他的手,止住了他的動作,溫柔地說道:「傻

蛋,你是男人,男人這個地方變大了的話,說明很想要跟女孩子咻咻了哦。」

傻子似是而非地摸摸頭,穩住了情緒,他的體重看上去有茜涵的兩倍,可動

作扭扭捏捏的像個嬌羞的少女。

茜涵輕輕道:「聽姐姐的話,放輕松,不要緊張,現在姐姐要先幫你清洗小

雞雞。」她的雙眼放光,臉帶紅霞,如蔥的纖手輕握怒漲的巨龍,然後用櫻唇親

了上去。傻子的呼吸像是急促了一點,他看著茜涵的舌頭在龜頭上滑動,雙手一

動不動,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享受。

茜涵舔著那不知道多久沒有清洗的龜頭,貪婪地吮吸上面沈澱的男人體味,

而且還是在自己老公的偷窺下。巨大的刺激讓茜涵逐漸興奮起來,她的腰肢輕輕

搖晃,雙腿不由自主地夾住了,摩擦著大腿中間的私密部位。

我認真看著茜涵的淫蕩表演,她的表情是那麽陶醉,甚至比我見過的任何一

刻都要陶醉,狂亂,迷離,酣暢的表情夾雜其中,無法僞裝的是微顫的軀體。茜

涵一對豐滿的乳房幾乎要碰到傻子的大腿上,膚色深淺迥異的身體靠得如此近,

光是看著就讓人血脈偾張。

那傻子看上去也有三十多歲了,不修邊幅加上那傻?傻氣的樣子讓他顯得格

外肮髒,可以想象到那跟肉棒上面會有多麽濃烈的氣味。然而,茜涵隻有剛剛接

觸到的時候微皺了眉頭,現在的她似乎在吮吸一支甜美的雪糕。

傻子顯得有點手足無措,他不敢退後,也不敢撫摸茜涵的身體,還是茜涵牽

著他的手去摸她的乳房。「這?是姐姐的乳房哦,喜歡嗎?」茜涵問道。

傻子大手一捏,嫩肉在手中變化形狀,他有點不解,但看得出並不討厭。

「我老姐說,不可以摸女孩子的胸哦,會惹女孩子生氣的,我不要你生氣。」

「傻蛋,姐姐我允許你摸,你就可以摸哦,你的手很舒服呢,再用力點。」

茜涵雙眸閃爍,臉上浮起濃烈的情欲氣息,挑逗乳房的快感源源不斷地沖刷著她

的身體。過了一小會兒,茜涵輕輕握住傻子的肉棒,摸索著往自己那濕熱的肉穴

移動,臉上越來越紅。

「傻蛋,你想不想跟姐姐咻咻啊?」茜涵輕輕撫摸著他的臉,那動作就像在

挑逗一個純情少男似的。

傻子呆呆地看著茜涵,胯下肉棒傳來的觸感多少調動了他的原始本能,「姐

姐你要給我生孩子嗎?」

「是呀,你要好好聽話哦。」茜涵拉著他的手,讓他在地上躺下,一柱擎天。

然後,茜涵張開雙腿,在他身上緩緩坐下,小穴溫柔地吞進肉棒,兩人身體終于

契合在一起。茜涵發出一聲舒服的呻吟,潔白的雙腿索性夾住了傻子的上半身。

在茜涵的指揮下,傻子雙手捧住她的腰身,然後開始慢慢地上下抽插,那巨

大的肉棒就在穴中進出,帶出清亮的淫蕩液體。茜涵的臉色變得愈發紅豔,她握

住傻子的雙手,貼上了自己的乳房,柔聲道:「現在,姐姐想要你大力打這個地

方,要用力氣打哦。」

傻子奇道:「姐姐你又沒做壞事,爲什麽要打你啊?」

茜涵微微一笑,解釋道:「這不是懲罰姐姐哦,咻咻的時候,姐姐喜歡打這

個地方。你看啊,姐姐這個地方軟軟的,長得跟你不一樣吧。如果你用巴掌狠狠

打這個地方,姐姐會感到很舒服哦,你不是喜歡姐姐嗎,那就幫幫姐姐吧。」

傻子點點頭,他揚起手掌,呼叫著狠狠一下打上去,巨力打得茜涵的乳房一

陣狂晃,聲音震得牆壁外的我都心頭一驚。茜涵發出舒服的呻吟,看著有點驚詫

的傻子,說道:「打得好,再打幾下好不好啊?」

這傻子雖然呆頭呆腦,力氣卻是不小,當下就鼓足力氣,左右開弓,打得茜

涵的乳房幾乎要甩飛出去,嬌嫩的表皮迅速泛紅。茜涵的乳房雖然進入哺乳期,

但那乳尖仍是嫣紅一點,絲毫沒有變黑。此時在傻子的蠻力摧殘下,那紅點在空

中狂舞,顯得極爲淫蕩。

茜涵腰肢扭動,用自己的陰道撥弄傻子的肉棒,傻子也逐漸學會基本動作,

迎合著茜涵的身體,一下一下將肉棒捅到肉穴深處。這強烈的香欲場景霎時之間

讓這破敗的房屋變得宛若淫亂天堂,絲絲讓人心蕩的氣息在空氣中飄蕩。

正當兩人臨近高潮,茜涵的叫聲越來越大聲時,房屋的大門再次被打開了一

個不速之客出現在院內。

我心內一驚,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那是一個膚色較深,身著淺藍連

衣裙,手?提著一個飯盒的少女。少女的出現讓茜涵的動作停了下來,傻子看到

少女的時候也僵住了。那少女看到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腦筋停頓了一會。

反應過來時,少女非但沒有膽怯,反而是摸出手機,鼓足勁兒對著茜涵猛拍,

一邊拍還一邊說:「多不要臉,竟然強奸我的舅舅,變態,下流!」

看到驟然閃起的閃光燈,茜涵大驚之下,下意識般向她撲過去,然而插在穴

內的肉棒卻變成了一塊絆腳石,反而使得她的身體向前倒去。在肉棒脫離茜涵的

小穴時,一股白色的漿液從穴口湧出,同時還從空中倒摔而下,弄得肉棒一塌糊

塗。

少女看著茜涵下體的異樣,帶著鄙夷的目光又多拍了幾張照片。原來,那傻

子已經在茜涵的肉穴?射了精液!

少女收起手機,雙手叉腰,怒氣沖沖地看著茜涵,眼神?說不出的鄙夷。

「變態,竟然偷偷跟我舅舅幹這種事,要不要臉啊!」茜涵滿面紅赤,這情景已

經無比尴尬,解釋的餘地都沒有,在少女的逼問下,茜涵束手無策。少女目光不

斷向周圍掃去,應該是在確認是否有別的人在旁邊。她的目光掃過牆壁時,幸好

沒有發現我。

眼前這情景,說危險也不危險,隻是尴尬無比,又有一股異樣的刺激。那少

女看上去身體單薄,又單身一人,茜涵如果要強行逃走也是沒問題的,更別說還

有我在外面。

茜涵支支吾吾中提到,她自己來這小城是旅遊,偶然經過這小屋,色心起了

就跟傻子雲雨了一番。她沒有提到我,隻是說自己獨自來旅遊的,也沒有說我們

在街上做愛的事。

少女責問中透露出,這傻子是少女母親的弟弟,天生弱智,平時獨自住在這

個破敗的屋子?,由少女送來飯菜。這個時候,少女就是來送飯的,卻看到了這

樣一幕。

少女手握茜涵的豔照,不由分說地抓住茜涵的一隻手,連拖帶拉地要把茜涵

拉回家,讓她母親來處理。茜涵身處陌生城市,本來沒必要懼怕這少女,裸照什

麽的,在不知道姓名身份的前提下,連威脅都談不上。茜涵已經開始冷靜下來,

她應該也知道這些的,可她沒有向我求救,甚至沒有試圖掙紮,反而是有點隱隱

喜悅?

怒火沖天的少女粗暴地拉起茜涵的手,將她拖回去。我猶豫著沒有從彎角走

出來,從轉彎處悄悄看去,茜涵臉上的表情雖然驚恐,但眼神卻一如既往,不如

說更加地炙熱。在茜涵回頭的一瞬間,我們的眼神交織在一起,那熟悉的,令人

安心的眼神。

原來如此,我暫時打消了撲出去的想法。

我們之間的默契告訴我,這是茜涵要我靜觀其變,不要插手的意思。不過,

我還是會悄悄跟上去的。

過了一會兒,茜涵穿上衣服,乖乖跟著這少女回家去了,留下這一臉傻笑,

猶自回味在剛才的破處體驗中的傻子。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