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落性女

懶癌末期、藥石無救的雜魚DESU

最近文章翻完七、八成後,就突然沒有動力繼續翻下去然後就丟到一邊放給

他長香菇。

這篇是好幾年前我隨手翻了一部分後就丟著不管,直到最近因為了心情不佳,

為了改變心情又挖出來弄完的。

所以是發洩後的產物~各位就隨便看看了!(煙(PS剩下了2-6篇等

我有空時會慢慢擠出來的。

就醬!!!

皮靴踏在石階梯上,延著牆壁與天花板,持續迴響著叩叩叩的聲響。

有位女性走進了聖王教會本部當中,通往地下的陰暗階梯。

那位美麗的女性有著燦爛金髮,而身上所穿著的以黑色為基底的法衣底下、

隱藏著她豐滿成熟的美麗胴體.她的名字是卡莉姆?格萊希亞。

除了身為教會的有力人士之外,同時兼任教會騎士。並且由於她特有的固有

能力,因此在時空管理局的高層中也佔有一席之地。

這樣的她,在星月也昏沈欲睡的深夜中,究竟想到何處呢。

而身穿法衣的女性就只是靜靜的走著。

教會走廊那些莊嚴的雕刻,依舊充斥著美麗的風情,但在黑暗中卻只能帶給

觀看之人孤獨與心虛。

卡莉姆也同樣感覺到同樣的氛圍,她顫抖的手指緊緊抓著自己的衣袖,想隱

瞞著自己內心的膽怯。

不過、她所畏懼的並非是因為眼前這邊陰暗的場所。

而是卡莉姆之所以會來到這個地方的理由。

不久後,美麗的騎士來到了一扇巨大的門前。

潔白的手指在黑暗中握住金色的門把,發出喀擦的金屬碰撞聲後,緩緩的推

開了門扉。

門推開細縫時,隱約可以見到門後是帶有微弱燈光的空間.

? ? 然後──

「喲、妳終於來了啊,騎士卡莉姆」

平淡且低沈的聲音迎向了卡莉姆。

滿頭白髮的壯年男子。

並非只有一個人,這個房間中除了這個人之外,究竟還有多少男人啊。

而且在場的所有人,全部都是卡莉姆所熟識的面孔。

有些人穿著絢爛的法衣,有些人則穿著作工精美的高級西裝,所有人毫無例

外身上皆穿著只有高官才能穿著的制服。

光看他們的衣服就能知道了,眼前的人們不是教會的高層、就是管理局的高

官,這種社會地位崇高的人。

不過這樣的高官顯要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集合在這裡呢?

理由相當簡單,答案馬上就出來了。

「那麼、動作快點吧」

「就讓我好好見識一下吧」

「……」

臉上帶著笑容,催促著卡莉姆的男人們。

他們的臉上所帶著的表情竟是如此的汙穢卑猥。

有如盯著獵物的鬣狗般的笑容與充滿惡意的視線。

下流的視線彷佛黏在身上似的,沐浴在其中的卡莉姆身軀微微顫抖,伸手解

開自己身上的法衣。

隨著鈕扣慢慢的解開,宛如白瓷般的肌膚逐漸暴露出來。

潔白的肌膚彷佛會刺痛目光搬的炫目──不過在那之上卻佈滿扭曲的線條.

「噢噢、這可真是……」

「嘿、有好好按照我們的吩咐去做呢」

「太完美了!女性的肉體與繩子、果然絕配啊!」

男人的口中不斷吐出感歎的贊詞──不對、男人們口中吐出的應該是言語的

羞辱才對。

正如他們所說的,卡莉姆那褪下法衣的柔嫩肌膚上……被麻繩粗暴的佔據著。

似乎是被稱為SM的某種特殊行動的其中一種做法,好像是被稱作【緊縛】

的樣子。

被繩索束縛的同時,當然也就無法穿上內衣。

而她法衣之下的裸體,彷佛強調胸部的尺寸與腰身的纖細。繩索延著胸口與

腰身的曲線綁縛著,以層層重叠的繩結來完成這淫猥的藝術品。

「今天一整天都維持這副模樣嗎?」

「……是的」

「哈哈、應該沒人能想像吧。沒想到那個騎士卡莉姆,竟然是個不穿內衣,

還邊玩緊縛PLAY邊工作的變態女」

「……」

露骨的汙辱與言語的謾駡,讓緊咬著唇角的卡莉姆由於羞恥的關係而滿臉通

紅.不過男人們確不打算隱藏,自己因為美女受到責備的不甘表情而露出了恍惚

且卑劣的愉悅笑容。

不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為什麼卡莉姆會遭遇如此淫猥的行為呢。

理由正是隱藏在教會光輝燦爛背後,名為傳統的陰暗面。

只要是巨大的組織,不管在哪個世界,不管曾經有著如何光輝的歷史。終究

會有從內部腐爛的一天。

而眼前的他們正是如此平凡的一員.渴求著地位、權力、財富之人,總有一

天會為了想要支配組織,而尋求著祭品。

而卡莉姆正是,為了從他們手中保護因為某些理由而被教會所保護的那些純

潔的【Number(ナンバーズ)】們。

如果這些高官們使用自己的權力的話,想要改變這些被教會保護的序號者們

的待遇可說是易如反掌。

如果這些人將Number納入自己的管轄中的話,極有可能名義上保護她

們,實際上卻將她們當成自己的奴隸來使喚。

於是有著純潔心靈的她,那豔麗的軀體就這樣成為了饑渴野獸的餌食。

「哎呀、還不能全部脫掉喔」

「沒錯、這可是樂趣所在呢」

卑劣的中年人們將手伸向了衣服半脫的卡莉姆。

當觸碰到她時,她顫抖的身軀冒出了雞皮疙瘩。

每當男人的粗糙手指撫過她柔嫩肌膚時,那個感覺對已經經歷了多次性事的

肉體來說,的確相當舒服。

? ? 不過對卡莉姆來說卻只有生理的厭惡感。

「嗚……呼」

卡莉姆由於下乳被男人急躁的撫摸,大腿內側也被摩擦著,受到快感刺激,

口中忍不住發出了喘息聲。

對卡莉姆來說,被這些卑劣之徒愛撫竟然卻產生了感覺,真是相當丟臉。

不過多次作為祭品奉上的身軀雖非本願,不過已經完全牢記著快感的滋味了。

「咿啊!」

「噢噢、還是老樣子相當敏感嘛」

「騎士卡莉姆想必也因為自己的身體被調教成我們所中意的樣子,而感到喜

悅吧」

當男人們笑著以指尖輕輕抓住卡莉姆挺立的乳頭,她甜膩的呻吟聲便越發高

亢。

當感覺到眼前面露紅潮、喘息慌亂的美女那忍耐著男人們嗜虐舉動的表情,

男人們絲毫不打算隱藏那漆黑的愉悅感。

吃的一方與被吃的一方、野獸與獻給野獸的祭品。

他們之間的關係也就這樣而已。完全不需要死要面子的無謂關係.解放了平

常隱藏在名為理智的面具下的獸欲,他們用自己的舌頭舔了一下嘴唇。

中年男人淺黑色的手指爬上了潔白的柔嫩肌膚上,有時攀上了豐滿的乳房、

有時伸進了股肉的深處,每次都讓卡莉姆的肢體發出些微的顫抖。

在侍奉神的法衣之下,被麻繩綁縛的豐滿成熟的軀體徐徐的滑落了汗珠。

就算她的精神再怎麼的厭惡這些男人,不過卡莉姆她那成熟的身體依舊順從

的接受著男人們的愛撫。

「哼哼,哎呀哎呀,這是怎麼了呢?」

「嗚!?」

說著帶來不快感的嘲諷話語,其中一個男人將他粗壯的手指滑入卡莉姆大腿

的深處。

??當男人觸碰到她那潔白豔麗的大腿間、被與發色相同的金色密林所隱藏的蜜

處時,一邊帶著嘲弄的語氣諷刺卡莉姆,一邊讓手指所愛撫的密林發出濕潤的水

聲。

雖然內心仍舊抗拒著男人所帶來的淩辱,但作為女性的身體卻相當坦率。

「哈、才摸一下就濕成這樣。騎士卡莉姆還真是個淫蕩的女人呢。」

「淫、淫蕩什麼的……我、我才沒……嗚啊啊啊!!」

雖然想拼命編織出反駁的話語,不過突然便成了相當接近慘叫的呻吟聲。

被男人粗壯手指所侵入的蜜縫發出了咕啾的水聲,女體當中的官能火花便隨

即點燃。

從背脊處炸開的甜美電流沿著脊椎傳遞到了腦髓深處。

就只是將手指插入而已,光是這樣無需任何技巧的動作,就讓卡莉姆那身為

女性的軀體微微的痛楚。

呼吸就像是站在餌食面前的野獸般粗暴,朦朧的雙眼有如麻藥中毒般的茫然

與空虛。

不對、實際上她已經徹底的中毒者了。

只是上癮的東西並非藥物,而是被男人汙辱時所帶來的被虐快感。

妖豔且白皙修長的雙腿之間,有如壞掉的水龍頭般滴下了溫熱的蜜液。

將身體緊緊束縛的麻繩的觸感、愛撫與插入的手指、宛如利刃般刺向皮膚的

男人們汙穢且卑劣的視線。

這些全部都讓卡莉姆的興奮感無可救藥的高昂著。

燃燒自己的被虐狂(マゾヒズム)之火,毫不留情的在體內紮根。

緊緊咬著下唇,卡莉姆以頑固的意志讓自己無法發出更加高昂的喘息聲。

不過她那流著淚緊咬下唇的模樣,反而成為點燃施虐者欲望之火的燃料。

「啊啊、竟然露出這種表情」

「還不明白嗎、不管怎麼忍耐都毫無意義就是了」

「嗚!」

帶著欲望濃厚的笑意而扭曲的臉孔,男人們緊緊抓著卡莉姆的手。

手臂被粗暴著抓住時感受到了疼痛,不過男人們卻沒有給她抵抗的時間,卡

莉姆馬上就感覺到手腕處遭到拘束。

究竟是什麼時後準備的呢,天花板處掛著一道鐵勾,而新的繩索就從那裡落

下。

繩索上事先就弄出了兩個圓圈,恐怕打從一開始就是這麼打算的吧,如今卡

莉姆兩隻手的手腕接被放入園圈當中後吊起拘束著。

雙手被高高吊起的美女聖職者,就像是被送給猛獸飽餐一頓的餌食般。

對眼前這群嘴角流下唾沫、粗暴的呼吸著的饑餓野獸來說,沒有什麼東西能

比的上這副能勾起饑餓野獸那漆黑欲望的景觀.正當卡莉姆因為從手上船來的疼

痛感而發出苦悶喘息時,那群下者之人的手也紛紛伸來。

「不、不要……住手、咿!!嗯、不要咬著乳頭……別、別舔腋下啊!」

乳房被揉著,乳頭則被牙齒輕輕的啃咬著,雙手舉高所露出的腋下被男人們

舔舐著,就連大腿與秘處也絲毫沒放過.正可謂是捕食。

雌性正遭到饑渴野獸的蹂躪.被手指撥開的媚肉、與乳房一起被男人的嘴舔

弄著,而肌膚上則佈滿了男人們的舌頭劃過時所流下的水痕。

卡莉姆那像食物一樣被狠狠玩弄至今的官能,最後不知不覺得的發出了甜膩

的呻吟聲。

轉眼間便被推向了極限。

「不行、不……不要啊啊……要來、要來了……咕、咿、疑?」

在邁向絕頂的瞬間,在她戰慄的身心正準準備在呼吸後迎像炸裂般的快感浪

潮時,卻被突如其來的空虛感而錯愕。

究竟是什麼時候離開的呢?男人們在瀕臨高潮的那一瞬間退後,僅留著卡莉

姆遍佈紅潮的肌膚,像是在惋惜著男人們遠離的愛撫。

之後留下的,只有火熱的身軀與濕潤汗水與蜜液,以及帶著寂寞眼神的浪蕩

雌性。

「為、為什麼……」

「嗯?妳說、為什麼?妳是指什麼事啊?」

「……嗚」

面對愕然無言的卡莉姆擠出的話語,男人們回以充滿嗜虐語氣的疑問句。

當卡莉姆發覺男人們臉上帶著的卑劣笑容的時候,她終於查覺到了。

他們之所以在卡莉姆瀕臨高潮的瞬間停止動作,目的是為了撩撥卡莉姆。

為了讓她不只有肉體、連她的心靈也要屈服為止。

「不是妳說討厭做這種事的嗎、我可是配合妳喔」

「如果真的想要的話、我也不是不給妳啦」

「欸?你說什……咿啊啊啊啊!」

男人們的手指再一次朝著被麻繩束縛、宛若無骨的白皙肌膚伸去,沒有絲毫

顧慮的繼續愛撫著。

剛才瀕臨高潮、香汗淋漓的身軀再一次被推上情欲的頂端。

子宮像是其中寄宿著火焰般灼熱,並對著全身傳送著那股熾熱感。

不一會兒滾燙的身軀、又再一次流下了火熱的汗粒。

然後瀕臨高潮的前夕,男人們再一次的停下了他們的動作。

「啊、啊啊……為、為什麼……」

麻痹腦髓的甜美快感與火熱軀體、讓她的精神陷入了麻痹狀態.但是、卻仍

舊無法高潮。

只要再一下子就好,在這個斷斷續續的高潮地獄中,卡莉姆濕潤的瞳眸彷佛

這麼抗議著。

以視奸的眼神盯著卡莉姆的人們,則是以醜惡的愉悅感回應她。

「妳也差不多該坦率一點了吧,這樣不是很好嗎?」

「要是無法坦率一點的話,吃苦的可是妳自己呦!騎士卡莉姆」,

「那怎、怎麼行……」

空虛的目光遊移著。

受到強烈衝擊的理性已經無法接受來自大腦的思考。

不過以劇烈的呼吸來讓自己冷靜下來的同時,卻無意識著搖動著自己的腰。

肉體雖然墮落了,就只有心靈……對卡莉姆來說,尚未墮落的心靈已經是她

最後的救贖了。

不過、就像是嘲弄這樣的她似的,有個男人悄悄的伸出了手。

伸出其中一隻手指,緩緩的沿著濕潤的蜜穴外,描繪著

「咿啊啊!!」。

只是輕輕的觸摸,就只是輕輕的觸摸一下,就讓她受到了軟腰的快感,口中

吐出了甜美的呻吟。

沿著背部賓士的快感電擊搔動著神經,不過離高潮還早,但這份狂亂卻將卡

莉姆頑固的內心防線撬開一絲致命的裂痕。

只要有一絲裂縫、離整座水壩的潰堤也不過就是時間問題了。

膝蓋微微顫抖著,從肉體中心及大腦受到快感衝擊,到她徹底墮入深淵,所

花費的時間連一分鐘也不到。

「做、吧……」

「什麼?」

「請各位……繼續、做下去吧」

「我聽不清楚呢,請再說一次吧」

「繼續吧,請讓我繼續做下去吧……」

「可以說的清楚一點嗎」

面對充滿惡意的回應,這次卡莉姆忍不住大叫著。

面對沸騰的欲望,她的理性徹底被摧毀了。

「做吧!請你們幹我吧!請把我幹到亂七八糟的!! 用各位的肉棒徹

底攪拌我的小穴吧啊啊啊!!!」

黃金般的頭髮散亂著,卡莉姆的口中喊著不成體統的話語.浪蕩的瞳眸中,

已經沒有絲毫平時的她眼中的伶俐與聰慧了。

有的只是,發情中的雌性所帶有的色氣。

而男人們也馬上就展開了行動。

當她徹底墮落之時,興奮的男人們早就動手,脫下了自己身上那些礙事的衣

服。

而站在卡莉姆身後,離她最近的傢夥則以他粗壯的手指,揉著卡莉姆潔白的

臀肉。

「啊啊……」

彷佛會讓人灼傷的某個火熱之物,觸碰到潮濕的腔口,發出了咕啾的水聲。

而卡莉姆的口中則發出了滿懷期待的喘息。

被期待感所填滿內心。在下個瞬間,伴隨著火熱感一同化為空白。

「~~咕嗚!!!」

發出了無聲的叫聲,卡莉姆的身體彷佛被某種東西從下腹部的深處直接衝擊

到了大腦.殷切期待的肉棒光是插入,就只是這樣的一個動作就讓她攀上了高潮

了。

「哦哦、真棒,可真緊呢……看來光這樣就高潮了呢。果然沒錯,妳還是老

樣子那麼淫亂呢。嘿咻!還想要這個吧?老子會給妳更多更多!」

「好棒啊啊啊啊!不、不行……現在、才剛剛高、高潮而已……咿啊啊!!

曝、曝尋了(不、不行了),又……又要高、高潮!又要高潮啦啊啊!!」

以言語相反,被肉棒分開的蜜穴正緊咬著入侵物不放。而腔內的媚肉在蠕動

的同時,仍舊對肉棒傳達她的歡迎之意。

口中說出的話語,說穿了不過就是墮落的心靈隨著喘息時逐漸驅逐出內心的

理性碎片罷了。

事實上,卡莉姆的腰仍舊持續不斷的擺動,為了渴求男人們而不停的扭動著。

嘴邊露出了醜惡且輕蔑的笑容,男人的腰更加劇烈的擺動著。

「剛才是妳自己說想要的吧?喂喂!別顧慮,儘量多吃一點啊!!」

「咕噢噢噢噢噢噢!!!」

被汗水弄濕的白皙碩大的臀部,與從背後急切擺動的腰部發出了碰撞聲。

啪、啪、啪的拍打聲與帶著節奏感的水聲響起。

穿插著女性淫亂甜美的呻吟聲,演奏出卑猥的樂曲。

每當男人的龜頭撞開子宮口的瞬間,卡莉姆的腦中則發出了桃色的甜美電流。

當腦髓的中心徹底的染上快感時,卡莉姆揮動著散亂的耀眼金髮,發出了苦

悶的喘息。

「不行了,又…又要去了,要去了噢噢噢噢噢!!!」

從清純的教會騎士轉身一變,成為了因色欲而綻放雌性的她,發出了高亢的

叫喊。

噗嚕。面對卡莉姆腔內強烈的緊絞,男人忍不住在她的體內盛大的放出了大

量的白濁液。

愛液與精液在卡莉姆的體內混合後,像是雞尾酒般的液體從結合處內緩緩滴

落,液體所蘊含的強烈性臭瞬間與空氣徹底融合。

雖然空氣中充滿著讓人呼吸困難的腥臭味,但在此同時也勾起了所有人的肉

欲.啵。當射出精液的男人將肉棒拔出後,發出了開瓶般的聲音。

卡莉姆失去支撐的身體只能靠著綁在手上的繩索固定,雖然對四肢無力的身

體來說相當的疼痛。

不過對現在的卡莉姆來說,這股疼痛也是一種快感。

「咕、啊啊、啊啊啊………」

繩索嵌入皮膚的觸感。

除了點燃淫虐之火外,同時喚醒了疼痛感與被虐心。

欲火在她香汗淋漓的身體深處緩緩的燃起。

而帶著熱量的某個東西,襲向了她肉感的大腿與臀部。

是男人們昂起的武裝.

「喂、還沒到休息的時間吧」

「才一個人而已不是嗎?」

「呵哈哈、在所有人都滿足之前可是不會結束的呦!」

在欲望的驅使下、雙眼沖血的男人們。

這些東西真礙事,帶著這種心情脫下卡莉姆身上的法衣。

露出她被繩索綁縛全身、充滿肉感的淫亂肢體.滿身汗水的美女肌膚上像是

火燒般展現的紅潮、以及綁縛的姿態,組成一幅淫靡的繪圖.像是被捕蚊燈所捕

捉的蟲子般,帶著汙穢欲望之徒全都聚集起來。

「嘿咻!」

「嗯嗚、噢噢噢噢!」

接近慘叫的呼聲響起。

某個有著巨大尺寸肉棒的男人走進.男人帶著宛如野獸般的氣勢,強行分開

她的雙腿,正面插入卡莉姆柔嫩的腔道。

環抱著卡莉姆無力的大腿,男人以對面立位的姿勢插入的肉棒、每次的碰撞

都像破城槌似的撞開子宮口的防壁,即使撞開了子宮口,插入的肉棒卻仍有一大

截留在卡莉姆體外。

隨著男人腰部活動的角度,卡莉姆的意識彷佛遭到白熱化的快感所苛責著。

但、光是這樣,淩辱還沒結束。

「這邊還空著嘛」

伴隨著話語,豐滿的臀肉被其他男人強硬的手指狠狠掰開.某個火熱堅挺的

東西碰觸著,暴露在眾人面前的菊穴。

超乎想像的衝擊,瞬間讓卡莉姆的意識化為一片空白。

「咿啊啊啊!!屁、屁股!屁股裡……」不行、啊啊啊!好厲害!

硬梆梆的……!咕嘰咕嘰動個不停!!!

粗壯的肉棒從前後兩邊襲來,包夾著卡莉姆。而受到強烈衝擊而神智不清的

雌性、發出了淒厲的叫聲。

身體所感受到的前後被貫穿的快感,隨著每次呼吸而發出越發高亢的呻吟,

有如曼妙的樂章。

從後方侵犯著菊穴的男人一邊揉著卡莉姆柔嫩豐滿的乳房,另一方面腰部擺

動的力道也慢慢增加。

而從前面侵犯小穴的男人將卡莉姆有著極致觸感的大腿抱在腋下,在擺動自

己腰部的同時、也強硬的吻上了卡莉姆的嘴。

「嗯、嗚噢噢……吻……再來一次,一起來、接吻吧……最喜歡接吻了、太

棒了……肉棒、不要欺負我了嘛……再給我多、多一點吧!!」

「咕啾……哼……呼哈哈,味道真不錯.嗯?這麼喜歡嗎?那跟老子正

在幹妳的肉棒比起來、更喜歡哪個?」

「嗯噢噢噢噢噢噢噢!!!」

話剛說完,又是一發貫穿子宮口的強烈衝擊,瞪大雙眼的卡莉姆瞬間被推上

絕頂。

深入菊穴的肉棒也在同時解放。咕嚕咕嚕、大量精液狠狠的灌入直腸.理性

已經完全不留一絲殘骸。

強烈的快感讓卡莉姆以違的神經發生問題,雙眼所見的一切都充斥著斑斕的

色彩。

「好棒……好厲害……最、喜歡……肉棒了、再來……再給我……給我多一

點……」

唾液沿著嘴角流下,卡莉姆以虛無的瞳眸看著周違,向眼前那群饑渴的野獸

祈求著。

周圍所有人臉上露出卑劣的笑容,興奮的回答著。

「啊啊、就算妳不說.我們也不會放過妳的」

「還早的很呢,咱們來好好疼愛疼愛妳吧!」

說出口的同時,更多的手與男性的象徵,一同朝著卡莉姆蜂擁而上。

在這瞬間,女性所發出的呻吟聲比起至今為止……更加高亢。

聖王教會的夜晚、仍舊相當漫長……且火熱。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