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寫真那些事1-3

第一節、寫真風波

「老公,我去拍一套寫真吧。」,我穿著可愛的卡通睡裙趴在床上,翹著雙

腿,雙手托著腦袋枕在枕頭上面,看著IPAD對老公說道。

「嗯?你之前不是拍過嗎?」老公盯著電腦,頭也沒回。

我嘴?的老公,隻是我的男朋友,我們在一起已經快三年了,也打算在今年

年底結婚。爲了能過二人世界,哪怕房價看是那麼的高高在上,我們也隻好咬牙

買了一套。不過,由于大家都不希望過的太累,而且我們二個人的工資也不能算

很高,我們也就簡單的買了一套二室一廳的二手房。

剛剛認識老公的時候,我們還沒有住在一起,而且因爲上班的關系,大家一

個星期隻能見一次面。每次當我大清早趕到我老公租的小屋時,他總是迫不及待

的幫我扒個精光。那個時候好像對于我的身體,他特別的迷戀怎麼看也看不夠,

怎麼做也做不完。

哎,可是現在,睡裙根本擋不住我的春光,小內褲也早就跑出來呼喚他了,

可是,對于他來說,電腦?的遊戲比我這個大美女更加迷人。而且最讓我憤憤不

平的是,老公他守著我麼一個大美女,現在卻越來越不願意和我做愛了,我發現

他好幾次自己偷偷的打飛機,真是氣死我了。

「那都是很久以前拍了的好不好。」我假裝憤怒了。「好好好,你去拍好了。」老公還是沒有回頭。

「你來幫我選嘛,這有好多家團購的呢,蠻便宜的,你來幫我看一下吧。」

既然老公同意了,那就繼續撒下嬌。

「你自己選吧,選好了我來幫你付錢。」老公終于回過身來,但是屁股卻還

是坐在那?紋絲不動。「乖,自己挑吧,我又不知道哪家照的好。老婆乖啊,我

這牌還沒有打完呢。」

就知道玩遊戲,不過,既然老公同意付錢,那也就算了吧。誰叫本姑娘心地

善良呢。我老公脾氣不好,時不時就會沖著我小發一下火,不過,我性格比較溫

順,一般都不會和別人計較。而且還有一點,就是不懂得該如何拒絕別人,有時

候明明不太願意的事,別人一求我,我就有點心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不把我

徹底惹火了,我一般都不會生氣。難過的時候,就一個坐著流眼淚,不過,老公

這點很好,一看到我哭了,馬上就會來陪個不是的。

選好影樓是第二天的事了,趁著上班不忙,就和幾個同事嘰嘰喳喳的訂了下

來,我們一共四個女孩,商議好到時候一起去拍。這家影樓剛剛開張,所以爲了

賺些人氣,特意在團購網上弄了一個大優惠來吸引眼球。晚上回家和老公一說,

然後從他的錢包?拿了幾張票子出來。白天是同事幫我一起網付了,明天還要還

給別人錢呢。

真是計劃趕不上變化,臨拍前的幾天,另二個女孩子因爲有事變了卦,要推

遲一段時間才去。所以拍攝那天隻有我們兩個女孩子了。另一個女孩子叫小鶴,

是我們公司新來的同事。小鶴真的很小,才21歲,而且長的特別可愛,像個漂

亮的卡通女孩,那雙大大的眼睛有時候盯著你,一眨一眨的,好像真的會說話似

的。小鶴來了沒多久,公司就有男同事開始追她了。不過,小鶴到是有一個男朋

友,好像在一起談了有半年了,有一次下班來接小鶴的時候,大家見過。她男朋

友長的還行,而且看起來也不像是個油腔滑調的主。

回家的時候,和老公抱怨,說起那兩個家夥臨陣脫逃,老公估計是聽出我的

意思了,試探地說了聲:「反正那天我休息,我陪你一起去吧。」

「好呀,好呀。」我開心死了,就知道老公會陪我去的。老公一臉郁悶的又

打遊戲去了。

那天早上,我早早醒了過來,然後開始調皮的把老公的大寶貝含在嘴?吃了

起來,老公在快感中睜開雙眼,擡起我的腦袋,說了聲:「寶貝,上來。」

我飛快的脫去睡衣,然後跨坐在老公身上,用早就濕潤的陰道吞沒了老公的

堅挺。

我老公的寶貝和一般人的差不多,可惜不夠持久,一般來說,四五分鍾就會

射了,但是早上做愛的時候,時間會稍微長一些,所以我也就經常早上醒來後挑

逗我老公。

等到一切恢複平靜,老公又懶懶的睡了下去,剛剛也不過才七八分鍾呢,我

感覺我才剛剛有點感覺,他又到了。哎,不過我們二年多這樣的性生活讓我也變

得習慣了。我輕輕打了一下我老公那軟塌塌的家夥,然後去浴室沖洗。

「老公,我今天穿什麼呀?」我把老公拉了起來,晃著他的腦袋。

「隨便呀,反正你拍寫真的時候,那邊不是有衣服讓你挑的嗎?」

「也是哦,那我今天?面穿什麼呀?」

「又不穿著內衣拍,?面穿什麼有什麼關系,都可以啦,你選吧,我去洗臉

了。」

「哦,好吧。」我呆呆地看著一堆內衣,想了想,還是挑了一件黑色的蕾絲

紋胸。黑色能夠把我白皙的皮膚更好的顯露出來,所以我黑色的內衣是最多的。

內褲嗎,也選了一條黑色的四角褲。正好這個時候老公也進來了,奇怪地說了一

聲:「你來那個啦?」

「沒有呀。」

「那你怎麼今天穿四角褲?」

哦,原來是奇怪這個。我平時一般都隻是穿三角褲的,而且大部分都是那些

性感暴露的,穿上身上,前後都擋不住什麼。有時雖然也穿丁字褲,但是總覺得

勒著下身不舒服。一般來月事的時候,我才會穿四角褲的,因爲什麼,我想很多

人是明白的。

想想很有意思,以前內衣的出現,就是爲了讓人能夠有最後一塊遮羞布,但

是現在你去商場?的內衣店逛逛,穿在模特身上打廣告的,全是那種非常性感,

透明誘人的款式,讓人一看就想入非非。

老公也非常喜歡這樣子的內衣,所以我以前很多比較保守的純棉內衣都扔掉

了,現在雖然也還有純棉的內褲,但也是那種很可愛的款式,那種小小的三角褲

頭緊緊的包裹著下身,有些帶有卡通圖案,有些則是小花小草,老公說,這樣的

很清純,呵呵。

「老公,你都笨死了,穿著四角褲安全一點嗎,不然你老婆走光了怎麼辦?

你看你,叫我買的每一條內褲要麼這麼小,要麼都透的要死。你想讓我給別人看

嗎?」

「呵呵,這樣呀,好吧,我錯了。」老公笑了起來。

接到小鶴以後,發現她是一個人來的。她昨天不也說叫男朋友陪著一起來的

嗎?看來遇到什麼事情了。問過她,才知道原來是懶的起床,真是的。還是我老

公好。去那個地方好遠,還好有三個人,不然我們兩個都要累死了,現在帶著我

老公,至少還能讓他拎著包包。

到了地方以後,才發現今天約了好多人,看樣子要拍很久了。本爲以爲很快

呢,還說好了下午一起去看電影呢,不知道還來不來的急。一個女孩子拿著宣傳

畫冊讓我們挑選衣服,隻不過雖然一大堆的衣服,但是沒什麼滿意的。發現其中

有一套非常唯美,問過以後才知道,才知道原來是後期處理的效果,而且拍攝的

時候要全裸才行。

選來選去,我挑了二套裙子,一套用來拍外景,一套類似于宮廷裝。還有二

套選了一件白襯衣和一件浴袍。這二套都是老公的意思,他的前女友也曾經拍過

這樣的寫真,有一次我無意中看到過。雖然我也同意用這二套,但還是找了個機

會狠狠的扭了他二下。小鶴同樣選了襯衫和一套外景用的裙子,隻是另外的換成

了一套小西服和一套青春可愛的服裝,這樣也對,適合她那可愛的外表。

給我拍的那個攝影師叫剛子,個子很高,很帥。一臉的笑容讓人很感覺很親

切。不過給小鶴拍的那個攝影師長的一般般,他叫阿軍,看起來老實巴交的。小

鶴嘀嘀咕咕的有些不太願意,本來想叫剛子拍完了我的再給她拍,但是剛子有些

爲難,說今天人太多,如果這樣等下去的話,怕是要很長時間。小鶴這才不情不

願的換上衣服,陪那個阿軍出去拍外景。

和剛子下樓拍外景的時候,老公也同樣陪著我下樓的,剛子一邊幫我拍,我

就一邊問他好不好看。老公一直說,不錯,人好看拍什麼都好看。老公他很少當

著外人的面誇我呢,我覺得非常開心,對著剛子也格外客氣起來。

等我回去樓上以後,第二套衣服我選了拍浴袍。剛子說先把另一個客人的一

組拍完,讓我先等一會。老公等了一會覺得很無聊,出去抽完煙回來以後就找了

個地方坐下來用手機看起小說,我穿著浴袍在四處轉來轉去,然後一溜煙地跑到

老公身邊。「老公,老公,我剛剛看到有人?面沒穿衣服拍呢。」

「這你也看到了?」老公頭也沒擡。

「對呀,她剛剛從那個房間?出來的呀。」我正想指給他看,發現他一點反

應也沒有,隻好接著說:「她從我身邊走過去的時候,我看到她的乳頭了呢。」

「呵呵,那你剛剛不叫我看。正常的很,現在女孩子開放呀。哦,疼呀。」

我扭了他一把,然後對他說:「我去看看小鶴拍的怎麼樣了,她剛剛好像去

拍那套襯衫的了,我去看看怎麼拍的。」

「哦,你去吧。」

我跑到小鶴的房間外轉開把手,「嗯?」門怎麼是反鎖的。我敲了敲門,?

面傳來阿軍的聲音:「誰呀?」

「是呀,我來看看小鶴。」

房門過了好一會才打開的,「不好意思哦,剛剛正在拍著的。」阿軍眼神有

些遊離,不過我沒有多想什麼,跑了進去。小鶴正穿著一件白襯衣半坐在一張白

色的墊子上,雪白的大腿裸露著。大腿的頂端同樣是穿著一條四角褲,上面畫著

很卡通的圖案。呵呵,估計是我和考慮的一樣。隻不過我感覺小鶴的臉怎麼紅撲

撲的,嘴角上好像還有些濕露露的呢?

我這個人的腦子從來是不願意多想什麼的,老公經常說我沒心沒肺,而且,

當時我也不覺得能在這個房間?發生什麼事情,隻是覺得可能是因爲下身隻穿著

內褲,小鶴有些害羞呢。

小鶴的襯衫上隻扣著一粒紐扣,露出她白色的抹胸。好可愛的樣子呀。小鶴

的乳房不大,雖然我的也不算太大,但是比她要豐滿一些的。阿軍又開始叫小鶴

擺造型了,而我就站在一邊靜靜地看著,想著呆會自己也會隻穿著內褲讓另一個

男人拍照,不過,剛子長的很帥呢,讓這麼個帥哥拍,應該不吃虧吧。

直到剛子進來找我,我才隨他到另一間房間?去。走的時候對小鶴說,叫她

拍完了過來找我。房間?幾乎沒什麼東西,就一張大床墊鋪在地上,簡陋的很。

本來老公也跟著一起進來的,但是剛子說不行,叫他在外面等著,而且還開玩笑

似地說了聲:「沒事的,呵呵,你在外面保護著,在這?,安全的很。」

等我老公出去以後,剛子把門同樣反鎖了起來。我被剛子逗笑了,是呀,在

這個房間?,你還能把我怎麼樣嗎?不過還是有些不同的,剛才在外面,到處都

是行人,而且老公就在我身邊,而現在呢,一個緊閉的房間?,隻有我和他兩個

人,而且我的浴袍?面隻穿著內衣褲的,感覺突然有些怪怪的了。

剛子很溫柔,一直細心的告訴我該如何擺出迷人的造型和笑容,慢慢的,我

也就放松了下來。因爲拍攝中的扭動,我浴袍的腰帶一點點的松了下來,剛剛我

也隻是很隨意的系了一下。不知道什麼原因,真的不知道是因爲什麼原因,我並

沒有再次把它系緊,而是讓它一點一點的完全松動,脫落,浴袍一點點的分開,

這個時候,在某些角度上,已經可以透過它,看到我黑色的內衣褲了。

剛子停了下來,看了一會我,然後說:「要不要把浴袍脫了拍幾張?」

「啊?還要脫了拍的嗎?」

「這要看你願不願意了,隻是大部分人都會脫的,脫了拍的效果更好一些。

呵呵,畢竟穿著浴袍準備洗澡的時候,最後都要脫了洗的,是吧。」

我想了好一會,剛子看出了我的猶豫,試探的問了一句:「是不是怕你老公

不開心呀?」

是的,我確實是怕我老公不開心,但是他這麼問了以後,我反而不承認了,

「沒有,他不會說什麼的。」

「那你爲什麼不試試呢,我不會騙你的。再說,現在門是關著的,又不怕被

其它人看到。」

「好吧,稍微拍幾張就好。」

「嗯,好。」

正當我準備把浴袍解開,要整件脫下來的時候,剛子反而阻止了我。

「等等,先不要全脫下來,要一點一點的往下脫,我是要拍你整個脫衣的過

程哦,呵呵,我可不是色狼,要讓你馬上脫下來給我拍的。」

剛子的話一下子讓我臉紅了,「你怎麼這麼說,我不脫了。」

「呵呵,對不起,對不起,開玩笑啦開玩笑。我平時都是這麼幫別人拍的,

就是你可以想象一下,一個女人慢慢的脫下衣服,然後準備去洗澡的過程,這樣

是不是顯得很動人,是吧。」剛子向我道歉,趕忙開口解釋著。

既然決定脫了衣服拍,我反而一下子覺得輕松起來,也更加放的開了,其實

剛剛那套全裸的效果才是我最想拍的,但我知道老公一定不會同意,那現在就這

麼拍嘍,就當拍套內衣寫真了。

我開始在剛子的指揮下,開始一點點的將我的身體暴露在他的鏡頭中,等到

坐下來慢慢拉起衣服露出大腿,我知道,他蹲在那?拍我的時候,已經可以看到

我的內褲了,不過,反正呆會都要脫的,而且還是四角褲,也不怕他看到什麼。

再到背著他露出雙肩,然後面對他露出我的胸罩,露出我的內褲,再慢慢的

放開手,讓整件浴袍自由滑落下來。現在,我的身體上終于隻剩下這套黑色的內

衣褲了。雖然是比較保守的內褲,但是胸罩畢竟是半罩杯的,還是露出了一大片

的隆起,再加上很好的塑身效果,擠出了一條深深的乳溝。

我一直對我身體都是很滿意的,胸部雖然不大,但是一隻手正好可以滿滿地

握住,平坦的小腹,細細的纖腰,加上我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肯定讓他覺得很

過癮。他的目光時不時地盯在我的胸口和下身,雖然我的內褲是黑色的,但畢竟

蕾絲的面料?還是能隱約看到我的陰毛,稍許緊身的內褲把我的陰部勾勒的鼓鼓

囊囊,還說自己不是色狼,不是色狼能老是盯著我的胸口和下身看嗎?

可是對于一個帥哥那赤裸裸的目光,我反而覺得有些開心和一絲絲的羞意,

也開始覺得爲什麼房間?這麼熱呢?剛子讓我坐了下來,先是後仰著用手撐地,

展開兩條筆直的大腿,然後又讓我雙手前撐,略微俯下身體,歪著頭對著鏡頭微

笑,這樣的前撐,更是把胸口緊緊的擠在了一起,乳溝是不是更明顯了?我暗自

揣測著,會不會拍到我的乳頭呢?

剛子的快門一直在響,這套衣服他可比剛才用心多了,起碼都有拍了四五十

張了吧。剛子又讓我站了起來看著他的鏡頭,微微張開紅潤的嘴唇,用雙手插在

頭發?,做著準備散開頭發的動作。這個動作是不是特別的風騷呢?不然他怎麼

連著讓我做了好幾次。做完這個動作以後,剛子突然問起我來:「要不要拍兩張

SEX一點的?」

「啊?那要怎麼做呀?」

「很簡單的,你先背過去,把內衣的肩帶放開來,沒關系的,稍微放一點就

好了。對,來,回過對呀,看著我的鏡頭,對,就這樣,笑。好的。」

不知道拍好了給老公看的時候,他會不會很興奮呢?正當我在胡思亂想的時

候,剛子又開口了:「這樣吧,你用手勾住內褲的邊,往下拉一點,想象著自己

正在脫內褲的樣子。」

「不行,這樣不太好吧。」

「不是叫你全部脫下來,隻是往下脫一點點,露出一點點就好了。」

「不要了,這樣我老公會生氣的。」

「哦,這樣呀,隻脫下來一點點也不行嗎?」

「嗯,還是不要了吧。」

「那好吧,真是有些遺憾呀,呵呵。這樣的動作其實很美的。這樣吧,你跪

下來,背對著我。」正當他叫我跪下來,站在我身後準備拍我屁股的和後背的時

候,敲門聲響了起來,是小鶴過來了。

小鶴進來後看到我隻穿著內衣褲,稍微有些驚訝。

「小鶴,你那邊拍好啦?」我趕緊打開話題。

「嗯,呆會再去拍其它的。他先給其它人拍一下。」

我們的對話才說完這兩句,門又一下子打開了,該死的小鶴,剛剛怎麼沒有

把門反鎖起來。進來我老公,他盯了我一眼,舉起我的電話,「有人找你。」然

後二話沒說,走了出去。

接電話的過程中,我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剛剛老公的眼神其實讓我感覺很害

怕。我是不是該穿上衣服了,該死的同事,打電話來問我們拍的怎麼樣。再過一

會,等我拍完穿上衣服再打不行嗎?還沒等我掛掉電話,老公又走了進來,冷冷

地看著我。

我心?一慌,趕緊和那邊說了句:「一會聊,正在拍呢。」然後就掛斷了。

掛完電話,我低著頭,等著老公開口。那邊死剛子還在叫著讓我老公出去等會,

說一會就拍完了。

老公正眼都沒看他,說了聲:「出去,不拍了。」

剛子好像很尷尬,追問了我一聲:「還拍嗎?」

還沒等我搖頭,老公又說了一聲:「聽不懂人話嗎?」

我趕緊撿起地上的浴袍,對剛子說:「不拍了,就這樣了。」

等到剛子出去以後,老公一把抓過我的正準備穿的浴袍,指著我的臉問我:

「誰讓你脫的……說話呀,怎麼不說話了。說呀。」老公上來推了我一把,然後

這一聲大吼,把我和小鶴都嚇了一跳。

小鶴趕緊勁他,「你先不要生氣嗎?好好說,好好說好不好?你可不要動手

打她呀。」而我,則嚇的更不敢擡起頭來。由于門是開著的,所以有人發現屋子

?有些不對勁了,那些等待拍照的人都開始三三兩兩的聚在我們門口,議論紛紛

起來。

「我不打她。問你話呢,誰讓你脫衣服的?」

我嚇的一直不敢說話,老公等了一會,又開口了,「不說是吧,好,你喜歡

脫,那就在這?慢慢脫好了。」然後一把把浴袍扔到我身上,頭也不回的轉身走

了出去。「看什麼看,走開。」

我趕緊穿好衣服跑了出來,老公已經不在了,問起他們前台的人,才知道他

剛剛已經進了電梯下樓了。我連打了他好幾個電話,他才接起來。「老公,你不

要生氣好不好?你先回來吧。」

「回去幹嗎?看你脫衣服嗎?」

「不是的呀,我已經穿好了。你回來吧,我不脫了,還有二套衣服總要拍完

的吧。」

「拍個屁,你這麼喜歡拍,繼續拍你的。我先回去了。」

「老公,你回來吧,我真的不脫了。還有二套了,很快的,好不好,你先回

來吧。」

「我再說一次,要拍的話呢,你就繼續拍。如果你覺得這件事情應該解釋一

下呢,你就自己回來。」

「老公,你不要這樣子嗎,我們交了錢了呢,不拍不是浪費了嗎,我真的不

脫了。」

「看來你的理解能力真的很有問題啊,懶地說了。」老公那邊一下子掛了電

話,無論我再怎麼打,他都沒有再接。

算了,不拍就不拍了。都過了二十分鍾了,老公還是不肯接我電話,我拿上

東西,換回我自己的衣服,跟小鶴打了聲招呼,叫她自己注意安全,然後趕緊回

家。

整個下午,無論我怎麼和老公道歉,老公始終不搭理我,一個人對著電腦。

晚飯後,老公也早早上床看電視,難得今天不打遊戲了。我也趕快洗漱幹淨,全

裸著上床抱著老公。他一直想把我推開,可以就是不松手,慢慢的他也懶得管我

了,可就是不和我說話。老公雖然脾氣大,但是一般來說,都是有事發完脾氣就

沒事了,這次一聲不吭反而讓我更加害怕。

「老公,你和我說說話吧,我真的錯了,你不要不理我呀。」這已經不知道

是我第多少次的道歉了。老公粗魯的推開我,然後轉身給了我一個冰冷的後背。

接下來的一個多月?,老公一直對我有些不理不睬,偶爾說了兩句,話題也

都迅速轉移到我那天爲什麼要脫衣服的問題上。我從剛開始不厭其煩的道歉,解

釋,到慢慢的也有些煩了。還好,老闆因公司業務的問題要出去和客戶談判,而

這個客戶一直是我聯系的,我也就陪著老闆去了趟北京。

可能有時候真的是小別勝新歡,我出差的五天?,老公時不時會給我發個信

息,問問我吃飯了沒有,那邊吃的習不習慣,晚上也一直陪我聊到睡著爲止。還

好,還好,終于消氣了。回來以後,我們好像又恢複了以前的生活,隻不過……

「寶貝,快說,快點說,爲什麼要脫衣服,是不是想給別人看?」老公一邊

用力的頂著我的屁股,一邊氣喘籲籲的問我。

「不是的,沒有想給別人看,我隻給我老公看的。」雖然老公平時已經不在

問起那天的事,可是沒想到我們做愛的時候,他還是提了起來,而且最近做愛的

次數也頻繁了很多,每次做的時候一直重複的在問。

「隻給我看的,你不還是脫了嗎?說,說你是給別人看。」

「不是,不是,我隻給我老公看的。而且那天的衣服又看不清楚。」

「還說看不清楚,毛毛都能看的見,怎麼說看不清楚。說,誰叫你脫的,是

不是你主動要脫的。」

「沒有,不是我主動要脫的。」

「那爲什麼要脫?快說。」

「是他叫我脫的,啊……他說,他說脫了拍的效果好。」

「他叫你脫,你就脫了,是不是他讓你全部脫光,你也會脫的。」

「不會的,老公,我受不了了。啊……不會的,不會全脫的。」

「還說不會,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那天最想拍的就是那套全裸的,還好我那天

跟著你去了,不然你肯定會脫光了讓別人拍,是不是?」

「不會的,真的不會的。」

「還說不會,說,你會的,你這個騷逼,快說,快點。」

「啊……我會,我會的,老公你要是不去的話,我會脫光給他拍的。」

「說,你是不是個騷逼,別人一叫你脫衣服,你就脫了。」

「是的,我是個騷逼。別人叫我脫我就會脫的。」

「那他叫你全脫了,你會不會脫?」

「會的,他叫我脫,我就全脫了給他看。啊……老公,老公你慢點。」

「騷逼,說,你會不會讓他幹?」

「嗯,會,我會讓他幹的,讓他使勁的幹我,我還要給他吃雞巴。」

「就知道你是個騷逼,騷逼,說,你老闆帶你去北京幹什麼?」

「去見客戶啊。」

「狗屁,去見客戶帶你去幹什麼?是不是去給他幹的?」

「嗯,是的,是的,是去給他幹的。」我回想起在北京這幾天的生活,臉上

一片潮紅,感覺身體更燙了,不由自主的收縮起下體,讓陰道緊緊吸住老公的寶

貝。

「啊,越來越會吸了,小騷逼,他是不是每天都幹你?」

「對的,你每天給我打完電話,他就過來幹我了。」

「騷逼,幹的爽不爽?」

「爽,但是沒有老公幹的爽。」

「他有沒有叫那些客戶一起來幹你?」

「沒有,沒有。」

「還說沒有,幹死你。」

「啊……有的,有和客戶一起來幹我。啊……」

「他們怎麼幹你的?」

「他們一起來幹我,都插我了。」

「都插你哪了?」

「哪?都插過了。」

「是不是一個插你嘴,一個插你騷逼,還有一個插你屁眼?」

「對的,他們就是這麼幹我的。啊……老公,你今天怎麼這麼厲害了。」

「這樣幹的爽不爽?」

「爽死啦,每天都是這麼幹我的。我都不想回來讓老公幹了。」

「騷逼,你的屁眼都不給我幹,還出去給別人幹是吧。」

「嗯,是的,我的屁眼就是留著出去給別人幹的。」我一直沒有和老公肛交

過,雖然我知道他很想,但我一直和他說疼的很,他也就不勉強我了。

「幹死你,我幹死你,還怎麼幹你了?」

「他們還叫我吃精液了,吃了好多好多的。」

「騷逼,幹死你,啊,射了,射了,啊……」

老公狂吼聲中將火熱的精液一股腦的射在我體內,然後喘息著趴在我背上休

息,剛剛他一直持續的快速抽動,應該很辛苦的。我舒緩了一會後,輕輕的對老

公說:「老公,以後不要這麼說我了好不好?」老公敷衍的嗯了一聲。

這些天,每次做愛的時候,老公都是這麼和我對話,而且我發現,我越是說

的很越淫蕩,老公就越興奮,做的時候就越起勁。不知道老公到底什麼時候才不

會在做愛的時候說這樣的話,老公,我真的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淫蕩的女孩了。隻

是,你不知道我的過去罷了,當然,我希望你永遠都不會知道。

第二節、再遇剛子

世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沒想到,在半個月後,我又一次無意中遇到了剛

子。那天,我坐地鐵回家的路上,半路上感覺身邊坐了一個人。

「喂,好巧呀。」,一個好像有點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我擡頭一看,呵呵,原來是他呀。

剛子掛著他的佳能相機,背著一個雙肩包,「你好呀,又去哪?工作?」我

隨口問道。

「嗯,剛剛去一個朋友店?幫個忙。你呢,去哪?」

「回家呀。」

「哦,下班了是吧。」

「對呀,我們上下班很準備時,不像你們沒個點。」

「呵,還好啦,賺錢辛苦呀。」就這樣我們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

「對了。」剛子好像突然想起來似的,「上次的事情沒什麼了吧?」

「哦,呵呵,沒事啦。我老公沒那麼小氣的。」我雖然這麼回答,但卻不由

自主得想起這些天以來男友對我說的那些話,要是那天他真的讓我脫光衣服,我

到底會不會呢?哎呀,怎麼想起來這些了。

「……你看行不行呀?」

「嗯?什麼?」我剛剛一下子胡思亂想,沒聽到他說了些什麼。

「呵,你在想什麼呢。我說,上次你不是沒有拍完嗎,我也覺得挺不好意思

的,要不你哪天抽個空,我再幫你拍一次吧。」

說真的,那天因爲男友突發脾氣而終止拍攝,我心?總是覺得有些可惜的。

畢竟我交了錢了呢,還有一套衣服都沒有拍呢。但是,再去那?拍一次,我還是

覺得有點不樂意,第一要跑那麼遠,第二那天鬧了一下,總歸覺得沒有面子的。

「還是算了吧,那天蠻丟人的,還是不去了。」

「這有什麼關系呀,那些人反正又都不認識的。我們店?的人又不會說些什

麼,你看看你哪天有時間,再來一次好了。」

「呵呵,那你們老闆不說你呀?」

「這能說什麼呀,本來就是沒拍完呀。再說,我和他打聲招呼就沒事了。」

剛子一直勸著我。

「還是不要了吧,真得不好意思的。」

「哦,要不這樣吧,哪天你要是沒事,晚點過來,晚上有時候店?沒人的,

我專門等你一下好了。」

「晚上過去呀,還是不要了,你們店離著我家遠著呢,我那麼晚上還不敢回

家呢。」

「呵呵,是不是怕你老公擔心呀?」剛子看來還是不死心。

「哪有,你們店離我家真的有點遠啦。」

「呵,好吧,那就算了吧。」

看著剛子好像有些失望的表情,我不知怎麼的突然冒出來一句,「那你這幾

天有空嗎,要不你來我家?幫我拍吧。」

「去你家?你老公不在家的嗎?」剛子奇怪道。

「嗯,他這幾天出差去外地了。」

「好呀,好呀,我又無所謂的,你哪天有空?」剛子挺高興。

「後天吧,後天是星期六,我在家的,你有空嗎?」

「有,沒空都要抽出空呀,呵呵,你說是吧。」

就這樣,我們約定了再次見面的時間,周六,去我家幫我再拍一次。當然由

于不能去他們店?,所以剛子讓我自己準備幾套衣服。留下聯系方式,剛子也到

站轉車了,臨走的時候對我說:「那我周六上午給你打電話吧。」

「嗯,好,88。」

「88,周六見。」

說真的,在當時,我是真的沒有想到其它的。有一個攝影師願意免費再幫我

拍一組寫真,我是很開心的,有哪一個女孩子不喜歡拍照呢?對吧。當時,我根

本也沒想過,拍完的這些照片能不能拿出來給老公欣賞,也沒想到,爲什麼剛子

會這麼熱心的要幫我拍照。或許,當時隻是覺得,自己的美貌讓一個男人心動而

自願來獻殷勤吧。想想還是我太傻了,姐妹們以後一定要記住這一點,沒有人會

無事獻殷勤的。

第二天晚上,我坐在床上,對著床上輔滿的一堆衣服犯了愁,挑了挑去也不

知道到底該穿些什麼好。可愛一點呢,還是成熟一點呢,或是性感一點呢。其他

的到還好,如果要拍性感一點的話,還是應該注意一點分寸,畢竟說到底還是一

個陌生人,萬一他控制不住那可怎麼辦,呵呵。

不知道怎麼的,我突然又想起來老公說的話:「要是我不在你身邊,說不定

你早就脫光了吧。」不會的,不會的,我怎麼能對不起老公呢。

明天一定要注意,就是他要求的話,我也要嚴厲拒絕他才對。胡思亂想了半

天,我看著一堆衣服,心?想,還是明天再決定吧,又開始手忙腳亂的收起衣服

來。

第三節、新的拍攝

手機歡快的鈴聲把我從睡夢中吵醒,拿來一看,果然是剛子的。

「美女,醒了沒有?」

「被你吵醒了,怎麼這麼早?」

「這還早呀,都九點了,我差不多還有半個小時能到吧。」

「哦,知道了,那我也起來了。」

「要不要給你買點吃的。」

「呵呵,不用了,我家?有吃的,謝謝你啊。」

「客氣啥,一會見。」

掛掉電話,我懶洋洋的從被子?鑽了出來,一縷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在房

間?,感覺暖洋洋的好舒服。已經下了好幾天的雨了,讓人一直覺得很不耐煩。

不過今天天氣很好,而且讓我煩心的例假也終于過去了,感覺我整個人的心情也

特別舒暢起來。

我拉開窗簾,溫暖的陽光立刻把我緊緊包裹了起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我

開始收拾房間,洗漱化妝,還沒等到我全部弄完,我家的門鈴開始提醒我客人來

了。怎麼這麼快,還不到二十分鍾。我趕緊換下睡衣,披上外套,然後開門把剛

子迎了進來。

剛子今天一身的運動裝,看起來很精神,一進來,晃了晃手上拎著的袋子,

「給你買了點吃的,包子,豆漿,你們樓下有的賣我就買了點。」

「怎麼這麼客氣呀,我剛剛不是說了家?有吃的嗎。」

「沒事,家?的東西肯定不會是熱乎乎的,你先吃點吧。」

「等一會吧,我剛洗完臉,你怎麼這麼快,我還沒有化妝呢。」

「呵呵,給美女做事當然要麻利點才行,要不你化你的吧,我先吃東西。」

「行,我給你倒點橙汁吧,桌子上有水果,你自己拿呀。」

剛子拿著包子邊啃著邊在房間?四處打量著,我家雖然是個二室一廳的小戶

型,但是因爲要結婚了,所以找人重新設計裝修了一下,所以感覺還是也蠻舒服

的,再加上我和老公平時買來的一些可愛的裝飾,顯得非常的溫馨。

「你家?蠻漂亮的嗎。」

「呵,還好吧。對了,你可以看一下,呆會在哪?拍好。」

「都可以吧,每個地方都拍一下吧,讓你在家?的每一個角落都留下記號,

哎呦。」

「怎麼啦?」我趕緊跑出來。

「沒事,沒事,你家的沙發好軟的。」

「呵呵,舒服吧,我老公特別喜歡這個沙發的,躺在上面很軟的。有時候他

還喜歡睡在沙發上呢。」

「呵,這樣呀,抱著你睡在沙發上吧。」

「哪有。」這家夥盡然一來就調戲我。我反身進屋繼續化妝去了。沒一會,

剛子也跟了進來,不過這個時候,他已經拿好了他的相機,靠著門邊對著我開始

對焦。

「我還沒有化完呢,衣服也沒有換,怎麼現在就拍了呀。」我回過身去抗議

道。

「呵呵,調整一下狀態,呆會好把最佳狀態拿出來,沒事,你化你的。我隨

便照的。」抗議無效,我隻好由著他去了。

「來,回頭看我一下。」剛子對我說。

我放下眉筆,偏過頭看著他。

「頭稍微側一點,對對,就這樣,來,笑一個。」

我展顔一笑,「哢嗒」輕脆的快門聲中,我的嫵媚被他定格在畫面中。

「出去一下啦,我要換衣服了。」我對著剛子說道。

「還要出去呀,呵呵,看著換多好。」

「快出去,快出去。」

「好吧。」

剛子悻悻的掉頭出門,反手把門帶上了。這個舉動讓我對他放心了很多,以

至于我都沒有過去把門反鎖。脫下外套和褲子以後,衣櫃的試衣鏡?倒映出一副

完美雪白的身體,雖然不是很豐滿但是足夠挺拔的乳房被緊緊的包在白底粉邊的

蕾絲內衣?,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膚。細細的腰上掛著一條相同顔色的透明三

角內褲。

我其實是比較喜歡這種類型的內褲的,整條內褲隻有襠部沒有暴露出來,其

他部位全部都是透明面料,以至我濃密的陰毛在鏡子?呈現出一大片黑影。

呵呵,要是這個時候剛子進來看到了,一定會流鼻血吧。我打開衣櫃,重新

換了一套水綠色的內衣,這套內衣是一種小可愛的打扮,我老公就很喜歡,而且

一點也不透明,這樣就保守很多了。

想了一下,對照剛子的打扮,我換上一套粉色的運動服,我老公很喜歡粉紅

色,(不知道是不是他初戀時的粉紅情結)有一次我們逛街的時候就給我買了一

套這樣的衣服,平時運動,逛街的時候穿著還是蠻舒服的。

打開房門,剛子正趴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擡頭看了一眼,「蠻青春呀。」

「廢話,當然啦。」

「不過你這套衣服在家?拍攝不太合適吧。」

「啊?不合適嗎?」

「沒事,拍著試試看,來吧。」

我在剛子的指導下,在客廳?拿著羽毛球拍,在沙發上睡倒啃著蘋果,然後

在房間的床上擺著各種青春活潑的造型,有時拍一會,剛子就讓我看一下效果。

說真的,感覺剛子拍出來照片真得很不錯,當然不滿意的照片我也會強行讓他刪

除。

打鬧中,有時候他會抓一下我的小手碰一下我的身體,我知道他是故意的,

但是他的舉動沒有太過份,而且別人還辛辛苦苦的大老遠跑來,我也不好意思表

現的太過不滿,隻是偶爾瞪他一下,當然,他隻會嬉皮笑臉的陪笑著。

「要不換一套衣服拍一下?」剛子對我說道。

「嗯,好呀。那你說,我下一套穿什麼好呢?」

「要不穿襯衣拍吧,你上一次不是沒有拍那套白襯衣的嗎。」

「嗯,好。」我的襯衣很短不合適,但我老公也有白襯衣,正好可以用用。

「那我出去等你。」

「快走,快走。」

「呵呵。」剛子樂呵呵地走了出去。

我脫掉身上的運動服,換上了老公的襯衣,不過由于衣服的關系,綠色的內

衣這麼時候就顯的特別的明顯,想了想,我還是換上了剛剛換下的那套內衣褲,

這樣看起來就好很多了。不過,又有一個問題,要穿什麼褲子呢。想了半天,我

拉開一點房間,伸出頭去問剛子:「你說我穿什麼樣的褲子好?」

剛子立馬走了過來,「不穿不穿,爲什麼要穿褲子,你不管穿什麼褲子都和

這個不搭的,你看看那天拍這套衣服的女孩子有誰是穿褲子的呀。哦對,你那天

那個同事不也沒有穿的嗎。」

想想也是,那天小鶴的下半身確實隻穿了內褲的。不過,不穿褲子,現在的

內褲又是透明的,呆會會不會走光呀。這個時候,剛子又在那邊說話了:「在你

家?你還怕什麼,真是的,我還能把你怎麼樣呀。」

這個大騙子都是非常有經驗的老手了,剛開始還把自己說的那麼正人君子。

後來他和我說,小鶴那天也拍過一些性感的照片,害得我八卦不已,一直追問他

是怎麼回事。原來那天關上門以後,在阿軍的慫恿下,小鶴扭扭捏捏的又穿著另

一條內褲拍過,而且是一條透明的丁字褲,小鶴那天盡然是穿著兩條內褲去的。

怪不得那天進去的時候,感覺小鶴好像有點不對勁。

小鶴後來告訴他,除了每個月來事的那幾天,其它日子?都是穿這種丁字褲

的,真是想象不到。阿軍本來是想讓小鶴脫光下身,隻穿著襯衫讓他拍的,但是

沒想到小鶴?面還有一條,不過應該也很過癮啦。因爲剛子說,那些照片把小鶴

的陰部拍得非常清晰,畢竟那種透明的丁字褲在有心人的觀察下,幾乎是什麼也

擋不住的。特別是有幾張照片?,小鶴翹起她可愛的小屁股,雪白的屁股上隻有

那一根細細的絲帶。估計他們看的興奮死了,畢竟像小鶴這樣可愛的小姑娘做出

這樣的動作,連我想象著也覺得會非常刺激。

不過那天小鶴一直不肯全祼拍攝,最後也隻是脫了抹胸,讓真空拍了一些。

剛子說到這些時候還感覺非常可惜似的,並問起我小鶴有沒有男朋友。我說有的

呀,叫他別亂打主意。他連說怪不得,他們發現小鶴下身幹淨的很,陰毛很少,

可能是修剪過,一點也不像我,陰毛非常多。雖然年紀很小,但是陰部的顔色卻

深的很,估計是被他男朋友天天操的,那個羨慕的表情氣的我狠狠捏了他一把。

我很奇怪他是怎麼知道這事的,他笑著說,關系好的幾個人,有這樣的照片

都會互相欣賞存檔的。我問他是不是也打算把我的照片共享出去,他趕忙保證肯

定不會,要珍藏起來的。他還說,拍的時候就怕你不肯脫,隻要你肯脫,就有辦

法讓你越脫越多。

這幫子死家夥!想想真是人不可貌相,那天給小鶴拍照的阿軍長的很一般,

帶個眼鏡,看起來也木吶的很。剛開始,小鶴還不同意讓他拍,準備是等著剛子

給我拍完再拍的。隻不過後來怕等的時間太長,才勉強同意。沒想到一關上門,

盡然把小鶴哄的團團轉了。

怪不得後來要拿照片的時候,小鶴顯得特別積極,叫我們都不要去了,她一

個人去拿回來就好,沒想到是這個原因。也不知道那些照片她到底藏哪?去了,

應該不會給他男朋友看吧。說回來,要是換我,我肯定是不會同意脫了讓阿軍拍

的,除非像剛子這樣,長的特別帥才行。剛子還告訴我,阿軍後來和小鶴單獨見

過面,就是拿照片的那天,他們兩個一起走的。隻不過後來發生什麼事了,阿軍

沒有說,也一直不肯說。

「哼,才不怕你。」我關上房門,脫下了運動褲,兩條雪白圓潤的大腿就這

樣暴露在空氣中。「一會稍微注意點吧,沒事的。」我這樣安慰自己,然後光著

腳丫子,邁出了房門。

「對呀,這樣穿才對。」一出來,就看見剛子直瞪瞪地盯著我的大腿,我老

公比較瘦,所以衣服一般都買比較收身的,這樣穿的感覺才好。所以,這件襯衣

的下擺也不是很長,勉強蓋住了我的屁股。這時隻要掀起我的衣服,下身那條透

明的內褲是什麼也擋不住的。後來想想都郁悶,我怎麼那麼騷呀,這麼快就脫掉

褲子了呢,看來真是被我老公說中了。

「看什麼看,色迷迷的。」我兇巴巴的對剛子說道。

「呵,好看才多看兩眼呀。你過來,坐在沙發上。」剛子又開始對我指手畫

腳起來。

我走過去,盤腿坐在了沙發上。「把上服的扣子解開兩個,對,就這樣,下

面的也解開一個。」就這樣,我的襯衣隻留下一個紐扣還扣著。我把衣服整理了

一下,以至于自己還沒有走光。

「把袖口卷起來,對,兩邊都這樣。」

「你要求還真多。」

「我哪?要求多啦,這樣拍才更漂亮呀。」又是這樣的借口,不過,我也不

想太計較什麼,好像上次看到其它女孩拍的時候也是這樣的。等我整理好衣服,

剛子開始對著我開始旋轉,在不同的角度?飛快的按下快門。

「對,這就樣,笑一個。」

「……再來,頭稍微低一點,看我,對,笑一個。」

「……來,把頭發往邊上撥一點,對,好,不要動,看我。」剛子不停的指

導我做不同的動作,我也非常配合的對著鏡頭微笑。

「把襯衫稍微往後拉一些,把肩膀露出來,對,就這樣,再往後拉一點。」

由于襯衫的後移,我的內褲一點點的暴露出來,同時我發現剛子在拍攝的間隙,

讓我擺弄的姿勢開始越發性感,而且他盯著我下體的時間也開始慢慢變長。

「不去管他了,反正看了也不少點什麼。」我不斷的這樣告訴自己。

「嗯,好,把腿立起來,對,然後把頭輕輕的壓在膝蓋上,對,來,看我,

笑……」

這個姿勢,剛子拍了好些張,他不斷的按下快門,然後在相機?查看效果。

「這樣,你把腿稍微分開一點點,膝蓋不要動,還這樣靠著,對,大腿稍微分開

一些,對,再分開一些。好,就這樣,不要動。來,看著右邊,對,就這樣。」

剛子在這個姿勢下連續按著快門,我知道,這個時候,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我

的內褲了,我穿的三角褲本來就很透明,而且比較小,在這個姿勢下,應該會緊

緊的包裹著我的陰部,勾勒出我肥厚的陰唇。

「好了吧。」我有點不安了。

「嗯,換個姿勢吧。」剛子對我說。

「還要怎麼弄?」

「要不到房間的床上拍幾張吧。」

「哦,但是不能太暴露了。」

「哪?暴露了,很保守好不好。」剛子顯得很委屈,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然後走回房間。

睡到床上,側著身體,一隻手搭在大腿上蓋著衣服的下擺,用一隻手托住腦

袋對他說:「這樣行不行?」

「嗯,很不錯,你看,明明是你自己擺這麼性感的POSE好不好。」剛子

開著玩笑,但手?的活卻一直沒有停。「你把一條腿伸直,然後把另一條腿蜷起

來,伸到這條腿下面,對對對,就是這樣。」

房間?的光線比客廳?要好很多,我知道我內褲?的陰毛能夠更加清晰的暴

露出來,我也不難發現剛子他好像越來越興奮,而我在不斷的拍攝中,不知道爲

什麼,好像對他也越來越不加以防備了。

「來,寶貝坐起來。」剛子開始稱呼起我寶貝來了,「嗯,整個身體後仰,

兩隻手撐在床上,對,就這樣,來,寶貝,把腿分開一點,再分開一些吧。」我

慢慢的分開大腿,對著鏡頭微笑,我的整個內褲這時完完全全的暴露出來,我的

心?有了一點點沖動,下體怎麼突然熱乎乎起來。

「來,把這隻腳伸起來,對,伸向鏡頭。你的小腳怎麼這麼可愛呀。」聽到

他的贊美,我心?更加的高興,我老公也說過我的小腳很可愛,肥嘟嘟的腳指幾

乎都是一樣長的,再加上粉紅色亮晶晶的指甲油,看起來應該更不錯了。

「寶貝,來,我們翻個身吧。」在剛子的要求下,我翻過身體,枕著我的枕

頭,然後把屁股擡高,我雪白的屁股全在剛子的視線之下了,剛子這個時候開始

對我動起來手來,不過隻是幫我擺弄姿勢。他把我的身體往下壓,然後告訴我屁

股往上挺,真的感覺好丟人,這明明就是老公後入式幹我的姿勢,我怎麼能在其

它男人面前擺出這樣的姿勢呢。

「好,真誘人。寶貝,你是不是經常擺這個造型呀,呵呵。」剛子對著我的

屁股不停的哢哢著,然後開始調戲我。

「怎麼可能呢。」我不承認。

「啊,沒有擺過嗎,看你做的這麼熟練,是不是你老公經常讓你這樣呀。」

我拿起枕頭丟向剛子,剛子敏捷的躲了過去,「好了好了,不說不說,來,

你跪起來,把襯衣脫掉拍幾張吧。」

「不行,不能脫衣服的。」

「上次不是都脫了嗎?」

「不行,今天不行。」

「那好,你這樣,不要全脫下來,用手勾著脫掉一半總可以吧。」

其實,如果這個時候,剛子一直要求我脫掉衣服,我可能真的就脫下來了,

不過,我總要矜持一下不是嗎。我按照他的要求,解開襯衣的最後一個紐扣,然

後,把襯衣脫下來一半。

剛子站在我後面,要求我扭頭甩動頭發去看他,這個POSE我試了很多次

他才滿意,弄得我脖子都有些酸了。

「笨死了,甩的很酸的。」

剛子聽我說了以後,馬上過來在我的身後開始用手掌對著我的頸部開始輕輕

按摩,「對不起,對不起,是我技術太差了。」聽他這麼一說,我反而有點不好

意思了。剛剛輕輕的抓住我的手臂,把我的頭稍微按低一些,然後用手掌慢慢的

揉動脖頸。

「看不出來,你還蠻有經驗的嗎。」我輕輕的對他說。

「呵,胡亂按按,沒有不舒服吧。」

「嗯,沒有,舒服多了。」

我們兩個人就這樣沈默下來,讓氣氛一下子怪異起來。這個時候,由于我沒

有坐直,手臂很隨意的搭在大腿上,帶動著襯衣也全部都滑落了下來,其實我的

上半身也已經全部暴露在他的眼睛?。我感覺他的身體慢慢的貼了過來,心?不

由的一驚,趕忙稍微離開了一點,對他說:「好了,沒事了。還繼續拍嗎?」剛

子可能也覺得有點尷尬,不過,立馬就恢複正常了。

「拍呀,當然繼續拍啦,這麼漂亮的美女要拍一天才行。」

「呵呵,接下來要怎麼弄?」

剛子坐到我身邊,看著我,「要不要還是脫了拍幾張吧。」

我低下頭,不去看他,「家?就我們兩個人,不太好。」

「沒事的,我又不動手嘍,就脫了拍幾張而以,上次不也這麼拍了嗎。」

過了好一會,我才輕輕地說了聲,「哦。」然後擡手把整個襯衣從身體上脫

了下來。

從剛子進家門到現在,估計也就一個小時以後,我全身上下隻穿著性感的內

衣面對他了,和上次完全不同的是,上次的內衣比較保守,而這次幾乎是全透明

的,而且上次有老公在我身邊。

我不知道,沒有老公的約束,我今天的拍攝會不會越來越露骨,不過,我現

在越來越沖動,剛子對我的要求,我也幾乎不再反對。在他的要求下,我分開我

的大腿,讓他的鏡頭一直在我的陰部聚焦,然後跪起來,用雙手把自己的乳房緊

緊的往中間聚攏,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並對著鏡頭慢慢的舔舐舌頭。我把胸罩

的肩帶放了下來,然後又解開胸罩,面對他著,用手拖住胸罩,在他不斷的鼓勵

下,我的舉動越來越出格,不過我一直告訴自己,隻要他不動手就行。不過,奇

怪的是,我發現他的手機響了好幾次,而且他每次都掛掉了。

「是不是有人有急事找你呀?」我問他。

「沒有,不管他,今天不想做其它的事了。」

「呵呵,小心你回去挨罵。」我笑道。

「呵呵,是呀,回去肯定挨罵了,要不,你讓我過過癮,脫光了拍一些全裸

的吧。」

「這怎麼行,你還欺負的不夠呀。」

「我哪有欺負你,你看我到現在都老老實實的好不好。」

「呵呵。」,我笑了起來。

「好不好嗎?就拍幾張,拍幾張就好了,好不好啦。」剛子繼續求我,「其

時很多人都拍過全祼的照片的。你的身材這麼好,當然更要拍幾張啦。難道等到

以後生了小孩以後,變胖了才拍呀。真的啦,我一點也不騙你的。好不好,就拍

幾張就好了,乖啦。不拍真的可惜你這麼好的身材啦。」

我看著他半天,然後對他說,「這樣吧,要是你保證不動手,我就脫了讓你

拍幾張。就拍二三張哦。」

「好好好,我肯定不動手。」剛子立刻舉手保證。

我讓剛子站遠一點,然後開始慢慢的脫下胸罩,其實我的胸罩早就解開了,

我一放手,挺拔的雙乳可能早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光潔裸露的背,挺拔

雪白的胸,纖細性感的腰,修長光滑的腿,再配上小的不能再小的內褲中那一片

濃密的叢林,立刻讓剛子熱血沸騰了。

「真是看不出來,怎麼會這麼粉呀。」剛子一邊誇我,一邊繼續對我著按著

快門。我擡起手,擋著乳房,就像很多明星的寫真圖片一樣讓他拍,剛子拍了幾

張以後,就馬上不滿意了。「拿掉,快點拿掉呀。」他不斷的催促我。我得意的

吐了吐舌頭,移開了擋在胸前的手臂,讓他可以好好的欣賞我粉嫩的乳頭,和雪

白挺拔的大白兔了。

突然,我發現,剛子的褲襠?已經鼓起了一大塊,呵呵,受不了了吧,再刺

激刺激你。我躺了一下來,然後擡起雙腿,手指輕輕的勾住我的內褲邊緣,剛子

已經知道我要做什麼了,急吼吼的催促我,「快脫,快脫。」

我故意看著他的褲襠,發出微微喘息的鼻音,手指開始輕輕下移,把內褲慢

慢的從我的雙腿間褪了下來。

「不要動,不要動。」剛子對著我說,然後趴過來,靠在床上,對著我的陰

部開始連續的按著快門。然後,他突然伸出手來,把我的一隻腳從內褲?拉了出

來,然後讓內褲隻掛在另一隻腳的膝蓋上,並讓我把雙腿大大的分開。

「呀,自己這個樣子好淫蕩。」我心?越這麼想,心跳也越來越快,如果這

個時候分開我的陰唇,一定可以發現我的陰道已經開始潮濕了。我也早把剛剛說

過隻拍二三張的話忘記了一幹二淨,當然,也是我故意忘記了。

「寶貝,快,趴起來。」剛子還是沒有讓我脫下內褲,隻是讓我又一次趴了

下來,「來,看著我的鏡頭。」他對我說道:「對,看著我,來,把手放到屁股

上,對,來,用力把屁股分開。」

壞蛋,真是太壞了,分開屁股以後,他一定可以看到我潮濕的陰部了,但是

我沒有拒絕他,這個時候我也非常的沖動,讓他一次拍個夠吧。

「對,再分開一點,啊,太美了,真是好粉呀。連後面也這麼漂亮。」真是

過份,盡然在拍我的菊花了,我感覺到我的菊花洞口不由自主的開始收縮,他肯

定也發現了吧。劇烈的刺激沖擊的我腦海,陰部也開始越來越潮濕,並慢慢感覺

有些瘙癢起來。

「寶貝,來,面對著我跪著,挺胸,把乳溝擠出來,對,好了坐下來,對,

用手握住乳房,整個握住,對,稍微用力些。對,就這樣。來,用兩個手指捏著

乳頭,輕輕轉動。對了,真是聰明。看我,看我,好,微笑。」剛子已經不在滿

意現在的這種拍攝,他開始指揮我,用我的雙手來幫助鏡頭。

「來,寶貝,用兩隻手把陰唇分開一些,對了,就是這樣。來,你把一根手

指伸進去一點,就伸一點嗎,好不好。對,就這樣,再伸進去一些。來,再拉出

來,輕輕的,輕輕的。」我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的淫水早就分泌出來了,現

在用手指一拉,肯定會帶出一條晶瑩的絲線,真是好壞的。

「你以前是不是也這樣幫其它人拍過呀?」

「沒有啦,你是第一次。」

「胡說八道,不然你叫我這樣那樣的怎麼這麼有經驗,不說我不拍了。」

「好了,好了,是有過幾次的,不過沒有人比的上你漂亮。你別不信呀,我

還能騙你嗎,真的呀。呵呵,來,寶貝揉一下你的小豆豆,就揉一下啦,對對,

然後把另一隻手指繼續插進去。對對對,就這樣,來來回回的插你自己。啊……

真是太刺激了。再伸一根進去好不好,再放一根啦。對對對,好厲害。」

我覺得我越來越控制不住了,不過,剛子確實很老實,一直沒有過來動手動

腳的,我對他的好感也越來越強,要不要考慮獎勵他一下呢,呵呵。

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剛子的手機又一次響了,而這次,他卻沒有再次掛

斷,而是接了起來。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