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奸,次奸,再奸

I《初奸》

聖萊路士中學,是N阜最著名的貴族式中學,不單要有錢、還要有勢有權的

雄厚家底,其子女方能進入就讀!

在這所占地甚廣的顯赫學校念書的學生雖然爲數不多,但卻一定是名門望族!

我家?也有點錢,是中富之家,卻讀不起上述那間高尚的學府!

我十三歲那年便已色心開竅,自此無心向學,成績差勁已極,好的中學是入

不到的,但終究也讀上了一間所謂「名校」,它之所以出名,是因爲它是人盡皆

知的臭名遠播學店!

它專門制做問題少年與不良份子,我當然就是其中佼佼一員!

我就讀的卑下學店當然不會在那間名校的毗鄰,還隔得很遠很遠呢!

我之有機會看見那著名的校花,是在區域聯校運動會上遇見的!

本來以聖萊路士這等崇高的一級學院是不屑與我們的學店同時在一個場合?

出現的!

但區域聯校運動會是教育部硬性的例行規定活動,屬于某區內的學校,每年

都要硬性參加!

運動會那日天氣很炎熱!

我和幾個男女騷貨壞蛋躲在某處遠離看台的棚子陰影下,當時我身側的壞蛋

David 周就遠遠指著她給我看:「喂!Tom ,那邊的就是聖萊路士中學美貌絕麗

的校花了,瞧!夠美吧!真是的,頂級的美媚!」

我看了一眼之後,全身爲之劇震,幾曾看過這般仙女下凡!

學店全校的所謂美女一下子都比了下去!

媽的!真真的絕世佳人!我心?暗罵!也暗歎著!

「她叫什麽名字?」我問道。

「嘿!嘿!幾經查探得知,叫做張楚筠!名字也挺雅緻啊!

我們兄弟想上她馬子很久!耐何總是沒有機會下手!可惜!可惜!」

David 周著拳頭憤憤地說。

我們這班夥兒,可說是志同道合,都是色迷心竅的一群鼠輩,除了我之外,

他們一夥兒的膽子也大不得那?去,隻敢與校內的淫娃鬼混打纏,至于強暴的事

件一次也不曾試過,說硬上馬子等事,其實隻是隨便口講說說罷了,他們那有這

份罪惡的膽量?

嘿!嘿!在我極度醜惡的內心世界中,滿腦子都是性暴力的強奸欲念!

在我一旁的女同學Amy ,在兩個月前不也是給我狠狠的強奸了!

她現在已成爲我的愛奴!三不兩日,我就要將她拿來發洩發洩!

而強奸的滋味我最是喜歡,當然要一嘗再嘗!

現在!好像找到新目標了!

今天因爲是運動會,在沒有訓導主任的監管下,衣著可以自由一點,而邪賤

的Amy 就顯得更加放蕩,那校裙短褶成尺許,少許透明的白襯衫上鈕扣也隻扣了

一半,裸露著泌汗的滑溜肌膚,雖然光天化日之下,也叫人看得有猥穢的意念!

嘿!那?面的黑Bar 乳罩和深陷的乳溝也隱約可以見到哩!

隻聽她淫笑地插著口嘟著嘴說:

「唷!Tom ,很心癢吧!是不是很想幹上她呀!」

她知道我的欲念正在高漲!

這時我旁若無人地狠狠扯過Amy 來到我的胸懷上,跟著一手探入她襯衫之內,

掏著她的巨乳道:「不錯!我要像這樣奸淫著她!使勁的呀!搓呀!揉呀!

哈!哈!哈!哈!她一定死命地反抗!嘿!我就拚命地!

嘿!嘿!」

Amy 在我的淫手力按力擠之下,竟開始舒服得依依唷唷地淫歎色叫著!

David周看我肆無忌憚就道:

「淫魔Tom ,你已經有Amy 這樣的騷貨愛奴了!還要看上張楚筠嗎?」

我笑道:「當然!標緻的美人誰不想要?」

David 陪著笑道:「操她嗎?嘿!這可是難上加難的事呀!

說給你聽吧!她平時上課下堂,便即時有專人專車進入校園?接管包送,她

也那處都不會去,三步不出閨門!你怎樣下手?死心吧!我的大淫魔Tom !」

我仍不灰心地問著:「那她住在那??」

David 打了個大哈哈:「那更加不用妄想了!是半山區,豪華大宅,嚴密的

守衛!

John曾經用望遠鏡偷窺過哩!她的閨房倒是給看到了,但不知怎樣的,竟給

那家人的保》⑾鄭?招┒?∶?槐#?

我大聲地道:

「好!操翻她媽的臭婊子!很棘手嘛!

難度越高我才挺喜歡哩,嘿!嘿!」

Amy 又插著嘴:「是呀!TOM ,下手時也帶我去唷,我也要槽質那臭婊賤貨,

不用她整日以爲自己是人上人!」

這時,那曠世美人竟和她的一群眼生在頭頂的傲慢同學在我們的棚後經過,

我幾乎看得發楞了!那冰饑雪膚在豔陽之下,更覺似若無雙的翠玉!

渾身散發著純情少女的氣息!

我下體的那話兒已眨時硬漲,陣陣不可抵消的疼痛發擴出來!

我立時粗暴的用左手繼續著Amy 的大乳房,右手就暗暗拉開褲鏈,露出挺拔

兇猛的大雞巴道:「這臭婊子!多美!我一定要將她弄上手來!」

我邊說邊抓著Amy ,將她移到我的大脾之間,我稍微斜下身仰臥著,就將雞

巴撞入了Amy 的濕潤已久的陰戶了!

「嘿!嘿!小賤人!烈日性交!夠舒服吧!」

「唷!你看人家看得性欲高漲,就找我來喧洩嗎?我不依啊?」

Amy 聲線發姣,嘴?雖說不依不願,但卻擺動著屁股來配合我的急速移動!

「啊……啊……喂!小淫賤!將你前面的裙放下來啊,就算給人偶然看見,

都以爲你坐在我脾上呀!啊……啊……」

我艱辛地動著,一方面,卻想著那少女甜蜜的美麗臉龐!

那夜我返回家中,每想起日間張楚筠的花樣笑顔,就亢奮得要命,那天半夜

間我竟連打了五次手槍!

翌日!我盤算著如何攫奪這美人?

要是耽遲些的話,手淫與愛奴也不能滿足我的強烈欲望了!

我可要蹩死!

我所讀的學店的編制是上下午班的,方便他們收取更多的學費!

我念的是上午班,這樣就有空暇的時間去監視我的目標獵物了!

此後的一連數天,我每天放學後,就很耐心地跑到她的校寓一角僅盯著,

我發現到:

每天大約三時正,就會有一部香槟色的賓士駛進校園內的私人停車場停泊著,

司機會走到更亭喝一會兒咖啡逛談閑聊著,三時半的時候,司機會將車子駛到禮

堂大門前,等待我的寶貝出來,就立即將她接返家中!

我靈光一閃,終于想到辦法了!

嘿!嘿!

當下我找John盤問他那次偷窺的情形!

現在差不多可以知道那高貴的大小姐住在豪宅內的那一個位置了!

我也在豪宅的對面山坡間,躲在高密的樹叢間,仔細地用高倍數的望遠鏡觀

察了整整兩日,由大清晨至晚上,夠?心吧!

爲了一奸校花,花上些時間部署也是值得的!

嘿!嘿!

我注意到那部車牌D666的賓士車幾乎隻用來接送張楚筠這小公主的,這部車

一返家園就會整夜停泊著!

到了一大早的清晨六時許,就會載著一個老太太出外,怕是去晨運吧!

到八時才歸來載接小美人回校。

接送的程序清楚了!宅邸的情形也了然在胸!

嘿!嘿!可實行我的計劃了!

等著我幹啊!我的小美人張楚筠!

也有一件事是最值得慶幸的,就是那家人沒有飼養狼犬,隻是顧有七、八個

保安人員輪流守衛園外而已!

這實在太棒了!

我的堂姐夫是開車輛維修的,我騙他有一位朋友因遺失了人家的賓士車尾箱

鎖匙,因爲怕責罵的緣故,所以找我來借合適的車匙相配!

我還問可不可以在每一駕賓士車都能夠開到的!

堂姐夫不問來由就給我配了一條鋼匙,還說:「嘿!我這條匙是精心特制的,

不是每個人都有的啊!

理論上五年來出産的都可以用來開!看你的運氣了!」

現在知道我的計劃吧!

嘿!嘿!

這一天的下午,我在中午的時候,就潛進沒有太大監視的聖萊路士校園一角,

待那賓士駛進停車場後,一俟司機下車往更亭聊天的一刻,我就蹑手蹑腳跑到車

尾箱後,我先試試可不可以用手拉開,當然是鎖上!

我唯有試用配匙開著,心?著實有點緊張:「千萬一定要開到唷!不然話兒

要癢死哩!」

「嚓」的一聲,成功了!

我讓車尾箱留著一絲的空隙可以溜入新鮮的空氣來,然後躲進車行的時候會

一晃又一晃的車尾箱內,當然這是不能與舒舒服服的坐在偌大的豪華車廂中相比

啊!

而且尾箱也真得很!

我心?罵著:

「現在你就盡情舒舒暢暢吧!這夜可要被我肆意的享受享受!嘿!」

車子到了大宅後,張楚筠便下了車,司機隨即就將房車駛回車房了!

這個停車場房間很大,停了幾部頂名貴的車子!

房後右角是一個很大的雜物士多房,房內有很多高大的多層鐵架子!

我就在大架子的頂處先躲藏著,等待著黑夜的降臨!

沒有別的事幹,也不怕其他人的發現,我舒服地先睡上八個多小時,差不多

淩晨二時的時候,嘿!是我蓄銳一奸的時刻!

我從攜來的背包中取過應用的工具,換上了全身黑色連身衣,帶上了黑手套!

上了黑色的魔鬼面套,隻露出眼和嘴巴來!

是開始真真正正的首次強奸行動時候了,我興奮得心在砰砰地翻跳,幾乎吐

了出口腔外來!

二樓的露台實在太輕易就爬到了,我現在盡量放輕腳步,憑著全身包裹的黑

衣,我與無星的暗夜完全融爲一體,就算站在我面前五尺,也幾乎看不到我存在

呢!

我輕輕推開了落地的玻璃大窗,跟著看見一張寬大的木床,床上躺著的,就

是我日思暮想奸汙的對象__張楚君了!

我不禁嘿嘿的淫笑了起來!

她正睡得很酣,我慢慢取過透明的膠布,走到她的臉前,就將闊邊的膠布猛

然貼下!

少女在睡夢中受到突如其來的騷擾,醒過來還不知發生何事,來不及呼叫救

命!嘴?就即時被膠布封著嘴了!

她隻落得「唔!唔!唔!」的啞聲叫聲,並用著雙手亂揮亂舞!

我那會懂得憐香惜玉?一巴掌便掴下她娟美己極的臉蛋上!

跟著取出利刀指著她的臉,壓著聲音道:「想死嗎?臭婊!再反抗的話,我

一刀送了你的命兒歸天!知道嗎?」

嬌嬌的玉女幾時遇見過這種悚人的情況,真是連發夢也不曾有過這種夢魇啊!

她嚇得全身乏力,如同一隻任人宰割的羔羊!

我將她的雙手分別綁開在床頭的木柄柱上!

我沒有捆實她的雙腳,這是因爲我喜歡在施暴時,她下體狂抖狂動的狀態!

哈!哈!

少年面奸魔的我已經很是淫邪狠毒罷!?

將她處綁後,我先將她的房門上了鎖,然後在她的床頭亮起微弱的床頭小燈!

現在我可以看清她那驚惶的面孔了,啊!本來已是水汪汪的雙眼更睜得圓圓

大大!

「唧!唧!唧!真是絕色的可人兒?驚懼時也有這般的美態,難得!難得!」

我邊說邊解開她的淺紫色睡袍胸帶。

「嘻!嘻!美就美了!就不知身材如何?待老子品評品評呀!」

我用很淫賤的聲音嘿聲笑動著!

她口?不能發出呼叫,手也不能動,下身又被我強而有力的壓著,她唯一可

以郁動的,就是她小小的頭兒!

「不要動啦!楚筠!哈!哈!乳子大細適中,挺挺的!操媽的!

很好看耶!給我舐舐舔舔試試味道啊!嘻!嘻!嘻!」

我一面伸出舌來舔她的嫣紅奶頭,一面就觀察她的反應,她!啜泣了!

「哈!哈!哭嗎?我可愛的驕生慣養千金小姐啊!遇到什麽傷心事唷……」

我的手輕撫著她柔柔的臉頰,繼續用耳語的聲線:「來!說給面奸魔叔叔知

道啊?嘻!嘻!嘻!嘻!是不是沒有人,不開心了?嘻!嘻!」

她不斷抽泣,胸脯猛烈地起伏著,乳房不斷優美地像舞者在輕歌中蔓跳騰動

著!

「唧!唧!太動人喇!忍不住了,我要摸摸!嘻!嘻!」

我雙手立刻掏著她未被人染指過,又充滿彈性的乳房,我露在面套外的嘴巴

也撲到她粉面之上,她急劇的左右擺著頭腦,但仍然無法躲開我連環的狂吻!

「嘻!嘻!楚筠!自從我一見你,就愛上你唷!

你說是不是一見锺情啊!哈!哈!」

我稍爲離開她的臉部:

「嘿!嘿!看得到我的樣貌嗎?哈!哈!我了面,你是認不出的,給你點兒

提示吧!

我可是你校內的學生呢,明天你就試找找啊!

哈!哈!哈!」

「我仰慕你很久啦?今晚就給了我吧!哈!哈!哈!哈!」

我的腎上線開始標升,獸欲的欲望愈來澎大!

我摧殘的手段要施展了,先狠狠的朝她臉上再刮了一個極大又響亮的耳光!

「臭!」

再來一記將她身上絲質的睡袍,小小的三角褲撕得完全毀爛不堪!

等不及了,我拉下褲縫取出雄漲的大雞巴來!

「看啊!不曾見過嗎?夠不夠大?性堂上的書本有教吧!

這就是男性的大雞巴!也稱陰莖!懂嗎?臭婊!」

我雙手拱著腰,站起身來,將血紅的陰莖在她眼前左右搖動著!

「棒吧!我年紀輕輕,你想不到也有六寸啊?還未完全長成呢!

但也夠你小小的窄享受享受了!」

「放心唷!我不會錯尿洞的,作戰經驗很多哩!嘻!嘻!」

「準備受吧!實在太高興了,第一次強奸就是你這樣的美女,還是處女吧?

哈!哈!」

我振奮得手也有少許顫動,少女爲免屈辱的侵犯,隻有鼓其餘力,將身體激

烈地扭動,雙腳上下狂擺!

「盡情地掙紮吧!你令我更加沖動起勁哩!」

我說完就來一個虎擒!

先淩厲揮出一拳打在她的肚腹之上,令她整個人痛軟下來,然後就是無情的

巨腸對著稚嫩的陰戶孔中,作出直搗黃龍的緻命攻擊!

我無意給她任何的喘息機會,雞巴一插進窄極了的肉道後,隨即提槍真闖深

處!是深深之處!

跟著就停了下來道:

「哈!哈!完全盡啦!哈!哈!你的陰實在太緊迫唷!太緊迫啦!

這種停止夾著不動的享受實在美妙極了!哈!哈!」

我凝視在我暴力淫威之下,那發顫抖騰的雙乳與淚流滿頰的美靥,啊!實在

讓我的興奮程度再大大地增加!

但我還按奈著不準備激烈的抽動,我先要好好地欣賞這個大美人受到淩辱時

所表露的無助的神韻!

「怎樣!你這些貴族少女們!不曾受這樣折磨過吧?

對!你不能說話,我就將你的感受道出來啊!

我的雞巴在你的陰戶?很難受吧,肉體內像撕裂的一樣!

是嗎?賤人!」

她那張面孔仿似是天國而來的,高貴與豔麗的氣質,真有使人不敢亵玩的感

覺!

倘若與她面對面對望著,就更有不敢正視的感覺!

這可能是我內心的自卑作崇吧!

但我現在了面,憑著這一份有形的遮掩,內心就驅除了一份無形的阻礙了!

嘿!嘿!我可以沒有任何的顧忌爲所欲爲了!

「嘻!嘻!火車的引擎開動啦!我嗟……」

我大力地一抽已深入盡處的雞巴,幾乎將龜頭也抽離出陰唇以外!

「破處!淫娃!」

我壓低嗓子在她耳際喧鬧著!

跟著連續狠狠地鋤插了十餘記,方才一拔雞巴開來,看看是不是有處紅流布!

(看倌們!在面奸魔第二集不是說奸魔首度破處的嗎,怎麽少年時代這次又

是破處呢?豈不是矛盾?

且聽我的自圓其說,因爲這次是不太完整的強奸行爲,在面奸魔心目中的完

滿強奸行爲應是口交、肛交與性交!

故這次不被列入爲奸魔事件簿中,故此就不算了,是不是很牽強呢!)她很

艱辛的痛苦地縮著腰身呻吟著!

我將血絲班駁雞巴的龜頭朝向她的淚眼:「哈!哈!再上一堂寶貴的健康教

育吧!看!」

我著她的粉頸,硬移她的頭對著雞巴!

她看得馬上緊合著雙眼,一派痛苦已極的模樣!

「雞巴滿是血啊!這代表什麽?我的乖學生!快答!」

她不可能回答我的恐怖問題,我繼續自顧得戚地對答著:「對!對!真聰明!

寶貝,嘻!嘻!

大雞巴染滿了血就是處女膜爆裂了,你成爲真正的女人啦!

是給我操破的女人!哈!哈!哈!哈!現在插回去啊!」

我重新跨在少女的香體上,雞巴再次進入那狹窄異常的陰穴!

強迫送了多次才能插到陰穴的盡頭,然後我就拚命地用少年的強悍精力,將

腰連貫地升沈,用劇烈的速度幹起來!

我不理會什麽九淺一深的做愛持久方法!

隻想劇幹著的淋漓痛快!

由于是初奸的關系,緊張的心情加上熱熾的血液沸騰著!

很快,第一次的高潮就迅速蔓展到全身了!

我也不加以抑制,下身就抽搐了幾下,精槳飛噴在少女的體內!

「啊!啊!太美妙了!強奸原來是這樣爽的!

臭婊!給我奸得很痛吧!」

我就伏在她軟柔的身子上喘息了一陣子!

由于累積了幾個星期的奸淫欲望,我的話兒瞬即又硬勃起來!

停留在少女體內的那棵熱棒再次滾燙!

「嘻!嘻!你的道感覺我的雞巴又硬起來了嗎?又來啊!」

話語之間,我瘋狂的奔馳起來,隻是一下接一下的插弄,已不能滿足我的激

烈性需求!

我當下拉開她的纏口膠布,一口就強吻下她極富挑逗的小唇!

然後雙手壓著她的乳房,五指不斷松緊遊動!

小娃子身體的上、中、下各部份都受著我的撞擊!

使她每一寸的神經也遭受到前所未有的蹂躏感覺!

我現在每一下的抽插都是用上最重的力度!

雙手將她的乳房得完全通紅,指印累累!

她的嘴雖重獲自由,但悲慘的痛吟聲卻不能盡情地傾訴,隻能透過我的口腔

經由我頭胪共鳴而出!

這種種極度的性虐之樂,使我緊緊地攬抱著她的纖美胴體!

再度發射我梅開二度的精液!我發洩完了後,就將她的嘴封回膠布,然後擁

著她睡了一會兒!

自私的我一旦喚醒過來,當然不會給少女有好的日子過著!

「嘿!嘿!快快醒過來!淫娃!」

我抽著少女那把秀極了的長發!

「大小姐!我要肛奸喇!也就是屁眼啊?你不知是怎樣的嗎?很好玩唷!

嘻!嘻!像屙屎一般暢快!嘻!嘻!嘻!嘻!」

我說著將她雙手綁繩解開,現在的她真的連半點柔絲氣力也蕩然無存!

「趴著!」

我將她整個人伏轉過來,她全身這刻發著極嚴重的抖顫,頭猛力在搖擺!

我從她轉身前的眼神中,可以知道她正在苦苦哀求我!

放過她?我會嗎?

「哈!哈!你叫我奸了兩次就停手不幹?

我一晚要來五次才能滿足的啊?嘻!嘻!」

我將大雞巴慢慢地塗上潤滑液,也順便將她的小菊花抹上了!

我不用手指試挖著她的肛門,嘿!我要用硬如鐵棒的陰莖強硬地闖入這桀敖

不馴的蠻荒之地!

「來啦!小美媚!」

我挺著雞巴,著她的屁股,龜頭剛貼著幼嫩的菊花面,就興奮得雙手暴起來!

「嗟!破肛!呀……」

我的龜頭好像遇到了銅牆鐵壁一般,隻能得幾厘米!

楚筠的軀體就痛得雙手也支持不住,整個人疾風般仆下去,我的雞巴突然失

去支柱,身子道也隨勢滾跌!

「媽的!你這臭肛防衛森嚴呢!我看是不是進不得!入不能!臭!」

我狂怒暴抽她後腦長發提起她來,雙膝跪壓著她的小腿,使她整個人再度趴

起來!

「再破!臭婊!」我暗喝一聲!

(當然以上一切的呼聲音都是壓著嗓子的!給人聽到就乖乖不得了!)「你

越難破,我的雞巴就愈發硬!

看我的雞巴尖矛利害還是你的盾厚轫?臭!」

我又壓叫一聲,這次我用腰子上下發力撬動著,再配合龜頭前插,果然給我

奮力進一步!

少女狂震!狂泣!

「嘿!嘿!這次你就算像打風般也甩不得我的雞巴啊!

嘻!嘻!全根入羅!我唏……」

我將雞巴重重的深入洞中,破肛的大業終于完成了!

而她!天!竟然在我入盡的刹那暈厥了!

我賞她耳光、抽她的發根,她也是不醒過來!

「臭奶!這般虛弱!呸!沒用的家夥!太沒意思了!」

我唯有將她的身體當作洩欲的工具看待,盡情的作最後的沖刺!

看看腕表也差不多時間要離去了,我將她捆紮起來使她不能動彈,不能呼叫!

自然明早就會有人發現她的慘況!

之後我沿著水渠走回車房處,再绻伏在賓士的車尾箱後,六點的時刻終于來

到了,我壓注賭上的最後一鋪,看也是不是開準?

太好了!果然不出所料,車子載著那老太到半山的公園晨運去了,車子一停

下,我就悄悄的離去!

哈!哈!哈!

張楚筠這半步不出閨門的豪門爛婊子,還不是給我先破處、後爆肛嗎?

我看著豔極了的朝陽發著狂莽的笑,嘿!我誓要奸盡人間美女!

? ? ------完----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g.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