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淫寶鑒之苦難的歷程

??北國,隆冬,大雪紛飛。

??丈夫的咳嗽越來越厲害了,整夜整夜的咳,吃過藥反而更加激烈。屋子裡, 我不敢生爐子,害怕煙氣嗆著他,瞎眼的女兒因為寒冷,只是蜷縮在床腳瑟瑟發 抖,我問她什麼都不說。臨家的奶奶心眼好,大早晨就送來一壺開水,我忙活著 為丈夫倒水,多少能幫他暖和一點。

??清晨,當一縷陽光從房間裡破舊的窗戶照射進來的時候,丈夫的咳嗽突然停 了下來,他喘息著對我說:「月月,給孩子弄點吃的吧,別餓著她。」說完,丈 夫躺下去,閉上眼睛。

??我點點頭,一瘸一拐的穿上棉衣走出門去。門一打開,外面的雪花就吹了進 來,我趕忙走出去把門關好。啊!天氣真冷啊!天地彷彿被凍得凝固,到處是一 片白色。胡同裡也逐漸開始有了聲氣,家家戶戶開始了一天的忙碌,煙囪裡冒出 陣陣的輕煙,配合著這渾然的白色,別有一番景象。

??在胡同口就有叫賣的小攤,油條、豆漿、小米粥、豆包……熱氣騰騰,香味 撲鼻。

??我一步一步走到胡同口,小攤前面稀稀拉拉的有幾個買早點的人。

??「一碗小豆粥,兩個豆包,兩根油條。」我掏出一塊五角錢遞過去。

??「兩元!油漲價了。」滿身油漬的老闆說。

??我猶豫了一下,又掏出五毛錢給他。

??他抬頭看看我,然後把東西包好,遞到我的手裡,對我說:「你慢點走,道 路滑。」

??我沒說什麼,捧著東西一步步走回家去。

??回家以後,急忙把東西分開,小豆粥、豆包、油條都分成兩份,瞎眼的女兒 聞到了香氣也摸著床槓爬了過來,丈夫又開始咳嗽起來。我走過去,幫著他坐在 床上,一邊拍著他的後背,一邊說:「吃點東西吧?唉,怎麼這麼咳呢?」

??丈夫說:「呵呵……別吃那藥了,吃了也沒用,省下錢還可以給閨女買點東 西……」

??我搖搖頭說:「省什麼?大不了我出去,裡外一條命。」

??丈夫突然著急起來,咳嗽更加劇烈,用手指著我說:「你!…別…呵呵…」 激烈的咳嗽讓他無法繼續說話。

??我急忙拍著他後背,哄著他說:「好了,好了,我說錯了,我聽你的,還不 成?……來,吃點早點吧。」

??我拿來早點,送到他面前。

??他推開我的手,對我說:「先給閨女吃吧,我還不餓。」

??我看看他,陽光照射在他臉上,30多歲的他滿臉皺紋,好像有60多歲, 長年累月的病痛已經把他折磨的不成樣子,1米8的個頭只剩下一把骨頭,看著 他的樣子,我只覺得可憐,好容易不咳嗽了,丈夫閉上眼睛靜靜的躺下,喘息聲 逐漸均勻。

??我把瞎眼的女兒從床上抱下來,放在凳子上,一口一口餵她早點,女兒忽然 問:「媽,現在天亮了嗎?」

??我看看窗戶外面,這時候雪已經完全停了,陽光照射在雪片上,發出刺眼的 亮光。

??『看來女兒是全瞎了,以前還說能看見一點點亮兒,現在可能……』我心裡 想著,鼻子一酸,好玄沒掉下眼淚來。

??我看著女兒,她的樣子彷彿是我的翻版,鴨蛋臉,大眼睛,月牙眉,鼻子小 巧,嘴巴大了點,惟獨和我不一樣的就是她那大大的眼睛裡一片灰色,這孩子生 下來就是一個瞎子,本來想給她看大夫的,可像我們這樣的家,維持一個躺在床 上的丈夫已經很勉強了,還談給女兒看病?

??我用手撫摩著女兒的頭髮,長長的頭髮散亂的搭在臉龐,我一邊用手幫她攏 著,一邊餵給她豆包吃。我輕輕的說:「今天陰天,外面路燈還點著呢,快點吃 吧。」

??女兒空洞的大眼睛望著我,再也沒說話。

??餵飽了女兒,我把她抱到床上,她抱著那個破舊的布娃娃玩著。

??丈夫已經睡著了,甚至還輕輕的打起了鼾。我一點都不餓,只坐在凳子上看 著他們,陷入回憶中……

??我曾經在城裡的夜總會裡做小姐,那時候我正年輕,長得漂亮,身材也好, 人浪,活兒翹,那時候追我的人太多了,但只要出得起錢,我向來不拒。後來, 在一次例行的突擊檢查中,警察抄了夜總會,正趕上那晚我在2樓伺候客人,慌 亂中我從2樓跳了下去,這一下就把腿給摔了,至今落下殘。

??腿殘了以後,自然我的價格大打折扣,從一個上流小姐,變成三流小姐,價 格便宜的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80塊錢就能和我睡覺!我一氣之下離開了夜總 會,後來我又憑借老關係在城裡幾個大的夜總會坐台,可惜,一直沒什麼起色, 隨著年歲增大,我逐漸萌生退意。

??就在這時,我遇到了現在的丈夫,那時候他可帥了!自己又有一家小工廠, 天天開車來,開車走,本來我自認為是個小姐,又是個瘸子,根本配不上他,可 偏偏就這麼怪,他竟然看上了我!

??經過幾次交往,我們就過到了一起,我曾經問過他:「你難道不在乎我以前 是個小姐?」

??他看看我說:「你以前怎麼樣,我不在乎,但你以後如果再敢出去做,我就 把你那條腿也打殘,然後我再養你一輩子。」我忽然覺得找到了終生的依靠,發 誓要好好的和他過日子。

??……

??甜蜜的日子最好過,一年以後,我們就添了一個女兒,可自從女兒誕生後, 好像厄運就降臨了,先是發現女兒的眼睛有毛病,到醫院一檢查,先天性弱視, 視力幾乎為零。

??為了給女兒治療,我們跑了許多醫院,花的錢象流水一樣,最終也沒什麼結 果。正在這時候,丈夫的工廠也開始衰敗,銷路不好,產品落後,工廠發不出工 資。女兒的病再加上工廠的問題,丈夫的脾氣也逐漸暴躁起來,整天喝酒,動不 動就拍桌子瞪眼睛,我也只有默默忍受著。

??逐漸,家裡的錢,存折都被丈夫拿走了,後來,連值錢的東西都被他拿出去 賣了,工廠也倒閉了,我曾經試探著問了他幾次,招來的只是一頓暴打,最後我 也不敢問了。後來我才知道,他不學好,偷偷在外面吸毒,這點家底哪夠他花的 呀!

??沒兩年,我們連房子都賣了……

??丈夫從解毒所裡出來以後,把毒癮是戒掉了,可開始咳嗽起來,一開始沒注 意,後來越來越厲害,到醫院一檢查,肺氣腫,屬於「吸毒後遺症」之一,大夫 將我叫到一旁,對我說:「可能會發生病變,75%,保守的說,很可能是肺 癌……」

??現在,只有我知道,吃那些藥不過是維持他的生命而已,我經常對自己說: 「只要能讓他多活一天,我寧願再去做小姐,哪怕他好了以後把我的腿打折…」

??……

??日頭已經正當午時,女兒抱著布娃娃睡著了,丈夫也正睡得香,我站起來, 輕輕的為他們蓋好被子,摸摸口袋,口袋裡的錢已經不多了,我算了算,距離上 次領『低保』才半個月,每個月350塊錢的低保根本不夠家裡的生活,更何況 還有個得病的丈夫,瞎眼的女兒。

??我輕輕的走出門去,快速而小心的把門關好,透過窗戶我看了看正在熟睡的 他們,見沒驚動,慢慢的走向胡同口。

??地上都是雪,我慢慢的走著,出了胡同有一個公用電話亭,我拿起電話,撥 通了一個號碼……我的心裡很複雜,腦子裡只是想著能讓丈夫再有錢買藥,女兒 以後還要上學,家還要過下去……

??「喂?誰呀?」電話撥通了,從那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我沈默了一會,說:「阿毛,是我。」

??「你是誰呀?」阿毛怪聲說。

??我的怒氣一下子頂到腦門上,突然大聲吼到:「操你媽的!連我都聽不出來 了!想死呀你!!」我彷彿又回到了當年……

??這次阿毛聽出來了,驚叫了一聲:「哦!是俞姐呀!!我他媽該死!連老姐 都沒聽出來!我該死!俞姐,你……不是?」

??我的心裡痛快了一點,對阿毛說:「我找你有事,晚上,四平門。」

??阿毛雞雞歪歪的說:「哎呀,老姐,我現在很忙……」

??我還沒等他說完,打斷了他的話,冷冷的說:「8點前我要是沒見到你,以 後別讓我遇到你,我跟你沒完!」

??阿毛停了一下,嘻嘻的說:「老姐,別生氣呀,我說著玩的,行!晚上8 點,四平門。」

??阿毛是我以前相好的一個地痞,說白了,就是地頭蛇,阿毛有點勢力,罩著 好幾個場子,許多迪廳和夜總會都和他有關係,他認識的人也多。

??我掛了電話,慢慢的回到家。

??中午的午飯就是早點剩下來的東西,丈夫在我的勸導下,好歹吃了點,女兒 也吃了點,給阿毛打過電話,我也覺得有點餓了,早點都給他們爺倆吃了,我翻 了半天,只翻出半袋方便麵,湊合著吃了,只等晚上。

??天漸漸的暗了下來,屋子裡開始冷了,為了讓他們更暖和一點,我用被子把 他們捂得嚴嚴實實的,中午的飯裡,我偷偷的給丈夫加了安眠藥,丈夫沈沈的睡 著。女兒也睡得很香。

??我對著鏡子照了照,把臉擦了擦,頭髮攏了攏,還好,還可以看出以前的一 點風采,畢竟我還不老。只是我這一身衣服太寒酸了,黑色的褲子,還是丈夫穿 剩下的,一雙老式的皮暖靴恐怕扔在路邊都沒人要,還有,破舊的藍色防寒服上 面都是汙漬。我知道,自己冬天的衣服就這麼一件,沒辦法,湊合著吧。

??冬天的天黑得很早,剛過6點,天就黑了下來,我看看熟睡中的他們,慢慢 的走出門。

??四平門距離我的家很遠,我只想慢慢的走著去。

??大街上,正是車水馬龍熱鬧的時候,人多,車多,路燈已經亮起,把大街上 照得很亮,遠處高樓大廈的燈光為城市的夜晚增加了點綴,一片歌舞昇平的繁榮 景色。

??我到四平門的時候剛好8點,我一眼就看見正和幾個小混混說話的阿毛,我 喊了一聲:「阿毛!」

??阿毛高高的個子,頭髮染成黃色,一身高級皮衣,手上帶著金錶、金鏈子, 耳朵上還帶著耳環。

??聽到我的叫聲,阿毛突然一回頭,一邊衝著我走過來,一邊仔細的看著我, 一直走到我的跟前,又仔細的看看我,忽然說:「俞姐?你是俞姐?你?……噯 呦!我的老姐呀!你怎麼這樣了!?」

??跟著阿毛的幾個小混混也跟著圍過來,其中一個看看我,突然笑著說:「要 飯呀!……」

??還沒等他說完,阿毛一回手給了那小子一個大嘴巴,那小子一愣,阿毛大吼 著:「操你媽的!再放屁我他媽卸了你!滾!你們都給我滾遠點!再往這湊合, 我他媽可發火了!操你媽的!」幾個小混混可能從來沒見阿毛髮這麼大的火,乖 乖的退到一邊去了。

??阿毛拉著我又走了幾步,到了路燈的昏暗處,問:「俞姐,你這是怎麼了? 怎麼混成這樣了?前年我聽他們說,你不是從良了嗎?還弄了個款,怎,怎麼這 樣了?」

??說實話,我沒什麼親人了,阿毛也可以算是我的一個親人吧,見到阿毛,聽 他問話,我忽然覺得見到親人,鼻子一酸,眼淚再也止不住了,『嗚嗚』的哭了 起來。

??阿毛著急了,大聲說:「怎麼了你!老姐!原來你可從沒掉過眼淚,怎麼不 爽了?說話呀!……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哎!老姐,只要誰敢欺負咱,你告訴 我名字,我他媽的三天之內卸了他!……」

??我搖搖頭,拉著他的手,慢慢的把這幾年的經歷講了出來。

??跟他說了將近一個多小時,阿毛才長長的出了口氣,說:「哎呦!老姐,我 說句實話,你可別不愛聽,你的命呀,太苦了!」

??……

??隨後,阿毛把那幾個小混混叫過來,帶著我走向繁華的鬧市區……

??(中)

??我本來不想做頭髮的,可阿毛硬是拉著我到他的髮廊好好做了頭髮,然後又 給了我幾件衣服,最後帶著我去吃飯,阿毛對我說:「老姐,別的我幫不了你, 也就是這樣了,你看還有什麼我能幫的?」

??我看看阿毛,咬了咬牙,對他說:「我想掙錢,還是老本行,你幫我聯繫聯 系。」

??阿毛沈默了一會兒,看看我,對我說:「俞姐,說實話,那個罪你還沒受夠 呀?」

??我不說話,只是看著阿毛。

??阿毛躲開我的目光,說:「行了。你想出來做,我會盡力的,不過老姐你也 知道的,說實話,你這個歲數也大了點,腿也有毛病,別怪我說,恐怕即便有了 人,錢也不會給很多,畢竟現在年紀輕,漂亮的小姐多的是,老姐,我這可是說 實話。」

??我點點頭,說:「我知道自己的條件,不過你幫我聯繫就是了,你抽多少我 不管。」

??阿毛一瞪眼,大聲說:「俞姐,你把看成什麼人了?憑借咱們的關係,我還 抽?抽他媽個屁!」

??臨走的時候,阿毛扔給我一個BP機,然後對我說:「有了,我呼你,地方 我給你找。」

??……

??四平門,某舊樓獨單。

??房間裡,我光著身子坐在凳子上,我的面前站著一個年輕男人,高高的挺著 雞巴,雞巴又粗又長,直楞楞的,我用手摟著他的屁股,伸縮著頭,用小嘴耐心 的套弄著粗大的龜頭,年輕男人仰著頭,舒服的哼哼著,房間裡暖氣給的很熱, 我們的身上都見了汗。

??我用手慢慢的摸著他的屁股,男人說:「月月,一會給我來來後面。」

??我吐出雞巴,抬頭看看他,笑著說:「張哥,還是喜歡這個調調?」

??張哥笑著說:「玩就玩個爽,要不還不如手淫呢。」

??我笑了笑,繼續低頭唆了著他的雞巴,張哥把我拉起來,拉到床邊,他用手 撐在床沿上撅起屁股,我跪在他的後面分開他的屁股,舔著屁眼,前面用手擼著 他的雞巴,張哥回手按住我的腦袋,使勁的把我的頭按在他的屁股上,然後屁股 上下的摩擦著,嘴裡嘟囔著說:「哎呦!爽!使勁舔!…對!把舌頭伸進去!… 使點勁!……啊!」

??張哥的屁眼臭臭的,可這又有什麼辦法呢?為了能多掙點錢,什麼都要干。

??我死命的舔著他的屁眼,用舌頭擠進屁眼裡抽插著,張哥快樂的呻吟著,雞 巴頭上分泌出黏糊糊的淫液。

??張哥突然扭過身,把雞巴直接插進我的小嘴裡快速的挺著屁股,雞巴使勁的 插進我的嗓子眼裡,直到把我插得白眼直翻。張哥看著我的模樣,雞巴終於挺到 最佳硬度。

??張哥把我拉到床上,戴好避孕套,雞巴硬得好像鐵棒一樣,我趴在床上,高 高的撅起肥碩的屁股,張哥趴在我身上,雞巴一挺插了進去,然後快速的有節奏 的抽插著,『啪啪啪啪……』雞巴大力的撞擊著我的屁股,浪屄裡湧出大量的黏 液,雞巴更滑溜的進出著,張哥一邊使勁操著,一邊抓著我的頭髮說:「爽!… 騷屄!真浪!」

??我浪浪的哼哼著,笑著說:「張哥…張哥…快!……操得我高潮來了!…… 快!啊!啊!啊!……啊!」

??我緊緊的夾起腿,屁股玩命的使勁往後狂頂,張哥好像騎馬一樣在我的身上 撒歡的操著,大叫著:「出來!……哦!……給我尿!使勁尿!」

??「啊!……」我的大腦一陣發白,渾身一顫抖,久久憋著的一泡熱尿『滋』 的一下噴了出來,黃色的尿液噴撒在床上。

??張哥見我的熱尿被他操得噴了出來,更加激動起來,他把雞巴插在屄裡,一 使勁就把我從床頭拉到地上,我一瘸一拐的在房間裡慢慢的轉著,張哥在後面繼 續使勁的操著,我一邊轉,一邊還要撒尿,熱熱的尿液噴灑在地上。

??張哥把雞巴拔出來,我一陣晃動,差點沒坐在地上,尿也撒完了。

??張哥捏著雞巴根,他的雞巴顫抖著挺了好幾下,差點沒射出來,好不容易把 這股勁壓了下去,張哥大大喘息了一口氣,用手拍拍我的屁股,說:「來,操屁 眼。」

??我站在房間的中央,微微分開腿,把兩隻手按在膝蓋上使勁的低頭撅屁股, 張哥站在後面,分開我的屁股,露出屁眼,雞巴對準以後,使勁的插了進去,一 下就插到底!我『哎呦!』的叫了一聲,張哥開始慢慢的前後晃動著屁股,硬硬 的雞巴在屁眼裡開始進進出出起來。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雞巴乾燥的在我 的屁眼裡進來出去,張哥一下子把雞巴抽出來,轉到我的面前,雞巴一挺,對我 說:「來,使勁唆了兩口,多弄點唾沫。」

??我一抬頭,一張嘴,一口把雞巴叼住,大力的吸吮著,張哥受到刺激,雞巴 使勁的在小嘴裡又狠插了兩下,拔了出來。我衝著雞巴吐了兩口唾沫,張哥重新 來到我的背後,雞巴再次插了進來,這次,張哥更加快速的操著屁眼,我也浪浪 的叫著春:「啊!啊!!啊!張哥!好棒!痛快!……哎呦!哎呦!哎呦!…… 使勁操!使勁呀!」

??張哥扶著我的屁股,快速的用雞巴操著,大雞巴經過唾液的潤滑,在屁眼裡 滑溜的伸縮著,我只覺得屁眼裡陣陣的鬱悶,一下一下使勁的縮著屁眼,夾住雞 巴。

??張哥狠狠的操了兩下,抽出雞巴,拉著我來到床鋪上,我自覺的躺在床上, 把頭搭在床沿,張哥擼掉避孕套,一抬腿,騎到我胸脯上,用手捏著我的乳頭, 雞巴使勁的插進我的小嘴裡,快速的一陣狠操,突然驚叫一聲『呦!……』,突 突的射出白花花的精液來。

??他一邊快速的擼弄著雞巴,一邊對著我張開的小嘴噴射著,白色的精液噴灑 在我的舌頭上,我只笑嘻嘻的看著他,直到他再也射不出來了,我才『咕咚』一 下把精液嚥了下去……

??操完以後,我陪著張哥在廁所裡洗了個熱水澡,男人爽了身子,又洗了熱水 澡,頓時精神煥發,他穿好厚厚的衣服,攏攏頭,然後從錢包裡掏出幾張大票, 塞進我的手裡,笑著說:「下次我過來的時候先給你傳呼。」

??我笑著點點錢,樂著說:「謝謝大哥了!每次都多給!下次您再來,一定給 我打傳呼,下次再來呀!」

??我把張哥送走,一邊點著錢,一邊合計著怎麼分配。然後快速的穿上衣服, 直奔醫院。

??……

??自從上次見過阿毛後,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這些天,我沒日沒夜的幹, 弄了點錢把丈夫送進了醫院,瞎眼的女兒我托付給了阿毛,阿毛把她送到了阿毛 的姥姥家,我曾經去看過,那是個很好的老太太,我放心。

??丈夫的身體越來越不好,雖然進了醫院,但我們只能住普通病房,丈夫咳嗽 得越來越厲害,已經開始見紅了,醫生不只一次的嚴肅對我說,要我有個心理準 備,因為他的肺氣腫時間太長了,已經發生病變,估計可能是肺癌,最省錢的治 療也是每週兩次的放化療,錢太多了,已經上萬,我支付不起呀!只能勉強在醫 院耗著,能讓他多活一天都好。

??我到了醫院,先是到住院處把這幾天積攢的錢交給了會計,然後到食堂買了 點吃的,送到丈夫的病房裡,阿毛真的很好,特別交代了他手下的兩個小混混在 醫院裡守著。

??我進了門,那兩個小混混站起來,很規矩的叫了聲『俞姐』然後就出去了。 我看著滿身插滿管子的丈夫,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沒掉出來。

??或許是丈夫有了心靈感應,他竟然睜開了眼,看到我,丈夫也一裂嘴,他想 哭,可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是幹幹的泣著。

??我見他醒了,趕忙擦乾眼淚,小聲的問他:「想吃點東西嗎?」

??丈夫閉上眼睛輕輕的搖搖頭,然後又睜眼看著我,我坐在他身邊,抓著他的 手,一言不發的和他對視著,我們就這麼靜靜的互相看著,一切都在眼神裡表達 出來。

??外面的西北風又『嗚嗚』的刮了起來,彷彿是在悲鳴,大風帶來了雨雪,散 落的雪花隨著狂風漫天飛舞,城市的夜晚降臨了,病房裡很安靜,彷彿時間凝固 了,就在這城市被遺忘的角落裡,有我,還有我的丈夫。分享分享0收藏收藏0支持支持1評分評分

??使用道具檢舉lok20012004

??大學生(4000/12000)Rank: 4Rank: 4Rank: 4Rank: 4帖子551積分4648 點潛水值14924 米串個門加好友打招呼發消息頭香發表於 PM|只看該作者(下)

??*********************************** 本文作為慶祝海岸線中文論壇成立週年的賀文。

??《苦難的歷程》一文到此完結,寫得稍微有點灰色,真心希望大家能通讀這 篇文章,然後留下您寶貴的意見。謝謝。不知何時能為羔羊壽辰寫文。

??小柔 ***********************************

??從醫院裡出來的時候,已是晚上7點。BP機響了起來,我趕忙去回電話。

??「俞姐,我介紹了兩個朋友到你那裡去,一會見。」阿毛的話很簡潔。

??我放下電話,趕回四平門。

??阿毛熱情的替我引見兩個客人,一個姓張,張老闆,個子中等,30多歲, 不胖,很有文化的樣子,穿著時髦。另一個姓許,許老闆,個子比張老闆矮點, 30多歲,胖乎乎的滿面笑容,穿著講究得體。

??我送阿毛出去的時候,阿毛忽然小聲對我說:「他們,撚子(錢)多,照到 位了(伺候好了)。」

??我點點頭。

??鎖好門,我笑著對他們說:「兩位老闆,別客氣呀,坐呀。」

??我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他們中間,慢慢的脫著衣服,許老闆很老道,笑著 說:「大姐好爽朗哦!」

??我笑著說:「咳!您二位都是阿毛的朋友,不是外人,我也就不和您上俗套 了,大家出來玩,不就是圖個樂和嗎?來,我幫您脫衣服。」

??說完,我幫著張、許二人把衣服脫了,我仔細一看,兩個人身上都是白白淨 淨的,雞巴也乾淨,不大不小很適中,我拉著他們坐到床上,慢慢的撚著他們的 雞巴,笑著說:「噯呦!好大的貨哦!許老闆,您的雞巴真夠個兒!」

??他們二人的手在我身上亂摸著,許老闆樂呵呵的說:「大姐,別捧我!我識 得的。」

??我對張老闆笑著說:「哎呀!張老闆,您的雞巴也不小呀!」說完,我對他 們說:「說老實話!我幹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大個的雞巴!又粗又 長!一會操起來肯定帶勁兒!」

??張老闆和許老闆在我小手的擼弄下,雞巴已逐漸挺起,我一邊擼弄著雞巴, 一邊讓他們的手在我的乳房和浪屄上緊摸著,我一邊有感覺的小聲哼哼,一邊浪 浪的道:「我說,二位老闆,咱們誰先上?我這兒可刺癢著呢!要不,咱們開個 洋葷,也學學老外,玩個三人行什麼的……一個插浪屄,一個杵屁眼,然後,我 再給您唆了唆了大雞巴,讓您美美的把精子射出來!怎麼樣?」

??張老闆嘻嘻的笑了,對我說:「阿毛早就和我們說,大姐的人浪,活翹,今 兒我們來,還就是為玩這個來的!來!」

??張老闆和許老闆分別帶好避孕套,張老闆躺在床上,我對著他挺起的雞巴吐 了口唾沫,用手猛擼了兩下,然後跨到他的身上,雞巴對準浪屄使勁坐了下去, 張老闆舒服的哼出了聲。

??我將雞巴連根坐進屄裡,屁股前後小範圍的伸縮著,轉頭對著許老闆的雞巴 吐唾沫,等雞巴潤滑了,我拉著雞巴頂在屁眼上,許老闆騎在我的屁股上,慢慢 的把雞巴插進屁眼,等雞巴都到位了,我忽然大聲的哼了出來,『操!』張老闆 和許老闆同時挺起屁股,一時間,房間裡嘈雜起來……

??「嘿!嘿!嘿!嘿!…」許老闆快速的前後運動著屁股,粗大的雞巴在屁眼 裡抽插,黏糊糊的肛油加速了雞巴的潤滑,許老闆看著小屁眼被雞巴操得亂翻, 撒歡的插了起來。

??「哎!哎!哎!哎!……」張老闆在下面一邊使勁的揉弄著我的乳房,一邊 看著我浪浪的樣子,大力的往上挺屁股,屄裡黏糊糊的淫液弄得他特別爽,張老 板激動的操著。

??「發!……呀!……爺!……天!……哦!……啊!」我一邊搖晃著頭,一 邊胡亂的叫嚷著,前後夾擊的刺激,讓我頭腦裡一片空白。

??『撲!』的一下,許老闆從屁眼裡拔出雞巴,雞巴在空氣中高挺了兩下,許 老闆呼呼的喘著粗氣,一把把避孕套擼了下來,說:「好玄!屁眼太緊了!差點 把套子搓破了。」

??說完,許老闆用手指伸到我的屁眼裡摳著,然後看著張老闆說:「你來玩玩 這,油都出來了!」

??張老闆一把把我推開,許老闆重新帶上一個新的避孕套躺在床上,我跨在許 老闆的身上,張老闆在後面插屁眼。

??這個三人行足足玩了將近半小時,許老闆突然緊張的說:「我……我要來! 躲開!」

??說完,他大力的把我推到一邊,張老闆也閃開,許老闆按住我的屁股,顫抖 著手捏著雞巴插進屁眼,然後玩命的使勁操著,屁股一下比一下快!

??我知道他就快射精了,也急忙淫叫起來:「啊!啊!屁眼!啊!啊!屁眼! 啊!啊!」

??在我一聲聲屁眼的亂叫聲中,許老闆抽出雞巴,快速的擼掉避孕套,我急忙 起身含住他的雞巴頭,許老闆大叫一聲「爽!」,雞巴在我的小嘴裡射出熱熱的 精子!

??與此同時,張老闆趕忙將雞巴塞進我的屁眼裡抓緊操著,我剛剛嚥下許老闆 的精液,再次大聲的叫嚷起來:「噯呦!痛快!啊!啊!啊!啊!!」伴隨著我 最後一聲淫叫,張老闆還沒等把雞巴抽出來就射精了,他死命的按著我的屁股, 雞巴插進屁眼裡一動不動,我只覺得屁眼裡的雞巴擴大好幾倍,一陣亂挺,火熱 的精子射了出來!

??……

??高潮以後,張老闆和許老闆穿好衣服,許老闆淫笑著對張老闆說:「你還是 不行呀!還沒抽出來就放炮了!」

??張老闆也不甘示弱的說:「別管怎麼說,我比你放炮放的晚,嘿嘿。」

??兩個男人互相打趣著。

??我笑著伸出雙手的大拇指說:「兩位老闆都很強!很棒!操屁眼能操到這個 程度的,就屬您二位了!」

??張老闆笑著說:「大姐,再怎麼說,沒有你這個小屁眼,我們也沒這麼爽! 哈哈哈!」

??我和許老闆也跟著笑起來。

??許老闆站起來,從錢夾裡拿出幾張大票塞進我手裡,樂呵呵的說:「下次還 找你!嘿嘿。」

??我點了一下錢,真不少!急忙浪浪的笑著說:「許老闆!看您說的!幹嘛下 次呀!這次不好嗎?要不,咱們再點兩炮?…」說完,我小聲的對他們說:「哎 呀!第一次,咱們玩的規矩,要是知道您二位是那麼爽快的人兒,咱們玩點兒髒 活兒,那才叫爽呢!」

??張老闆眼睛一亮,淫笑著說:「什麼活兒?」

??我笑瞇瞇的說:「不帶套子跑旱船,然後給您來個活叼,放炮以後,還給您 用小嘴唆了個乾淨……」

??張老闆躍躍欲試就想上,許老闆一拽他,笑著對他說:「忘了!還有飯局 呢!」

??一句話提醒了張老闆,張老闆滿臉惋惜的說:「算了,算了!下次再玩 吧。」

??我見沒什麼希望,轉臉笑著說:「沒關係,我還能跑了不成?早晚讓您 爽!」

??張老闆和許老闆客氣的笑了笑,向門外走去。

??送走了他們,我穿好衣服,準備給自己弄點吃的,這時BP機又響了起來, 我心說:阿毛真好,又有生意了。

??趕忙下樓去回電話,撥通電話,阿毛急速的說:「俞姐!你!………女兒丟 了!」

??聽到這個,我覺得眼前一黑,好玄沒栽倒,定了定神,嚷到:「阿毛!你說 什麼?」

??阿毛再次說:「俞姐!我說的是真的!你別著急,我已經撒下所有的弟兄去 找了,女兒真丟了!」

??「阿毛!!要是我那個瞎眼的閨女怎麼地了,我就把你宰了燉著吃!!!」 我真是急瘋了,根本不知道說什麼。

??阿毛也害怕了,急忙說:「俞姐,我真的叫所有人都出去找了!下午姥姥說 出去買菜,可她老糊塗了,忘了鎖門,再回來的時候,單元門大開著,閨女也不 見了!俞姐,你別著急,我他媽挖地三尺也把閨女找回來!」說完,阿毛掛掉電 話。

??我急忙說:「喂!喂!」可是,電話掛斷了,再撥,已經無人應答。

??放下電話,我愣愣的站在雪地裡,四周灰濛濛的一片混沌……

??……

??整整三天,我就這麼一直坐在丈夫的病床旁邊,傻傻的看著他,阿毛滿臉風 塵的站在我旁邊,我知道,女兒還是沒找到。

??我扭過頭,看看阿毛,阿毛低下頭。我苦笑著說:「阿毛,別找了……這事 兒也不怨你,更不怨姥姥,姥姥歲數大了,別嚇著她……要怨,只怨……唉!阿 毛,你說的對,我的命太苦了!……」

??阿毛剛要張嘴說話,我揮了一下手,轉臉看著昏迷的丈夫,小聲的說:「我 哪兒也不去了,只想守著他,安靜點……」

??阿毛愣了一下,忽然一跺腳,走了出去。

??丈夫已經整整昏迷兩天了,醫生把我叫出去,只對我說了一句話:準備準備 吧,別到時候……後面的話我根本沒聽見。

??連日的疲勞,我靠在丈夫的旁邊昏昏的迷糊。

??突然,我覺得有人碰我,我激靈一下坐了起來,只見丈夫竟然睜開眼,看著 我,我急忙湊過去,小聲的問:「餓嗎?」丈夫搖搖頭,我繼續問:「渴嗎?」

??丈夫使勁的對我說:「咱女兒呢?我想看看。」

??我裝著笑,說:「快過年了,我把她送到一個姥姥那兒去了,那很好,有暖 氣,有好多好吃的,餓不著她……」下面的話,我實在編不出來了,眼淚幾乎掉 了下來。

??丈夫的聲音忽然清晰起來,他看看外面灰濛濛的天空,嘴裡嘮叨著:「哦, 快過年了……女兒別餓著……別凍著……過年了……快過年了……」

??丈夫好像很睏,慢慢的閉上眼睛,突然,他又睜開眼,瞪大眼睛仔細的看著 我,對我說:「哦,對了,還有個事兒,以後,不管怎麼苦,你也別出去做了! 好好照顧女兒,聽我一句吧……」說完,丈夫緩緩的閉上眼睛,我的眼淚再也止 不住了,瞬間流了下來……

??……

??……

??丈夫就這麼走了,撇下我……

??……

??……

??過年了!

??大街上熱鬧起來,人們的臉上喜氣洋洋,到處熱鬧非凡,電視裡,電台裡, 到處是歡聲笑語,鞭炮聲,笑聲,唱歌聲,一片歡樂……

??我還是穿著那身破舊的衣服,一瘸一拐的走在路邊,慢慢的拐進了小胡同, 慢慢的走進我那間破房子,屋裡好冷呀!外面的天空還是那麼混沌,灰濛濛的。

??我和衣躺在床上,摸到了女兒的那個破舊的布娃娃,我把它抱在懷裡,彷彿 女兒在我的懷裡,輕輕的拍著,我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白色的藥瓶,顫抖著擰開蓋 子,把藥片到進手心,一粒粒的放進嘴裡,把那苦澀而冰冷的藥片仔細的嚼碎, 慢慢的嚥下去,心裡想著:吃吧,吃吧,吃完以後,就能見到丈夫了,還有女 兒……

??啊!我好累哦,好困!我想好好的休息,好好的睡一覺,一覺醒來,沒有了 寒冷,沒有了飢餓……我死死的抓著那個布娃娃……抱著它……

??忽然間……

??天空彷彿放亮……

??大地一片明媚……

??一片廣闊的天地……

??沒有了飢餓……

??沒有了寒冷……

??到處是綠茸茸的草地,到處是盛開的花朵……

??我又看到了丈夫,他微笑著招呼著我,懷裡抱著女兒……

??我撲向他們……

??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跳呀!笑呀!……

??跳呀!笑呀!……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g.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