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幾個女警的遭遇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

五年過去了,公司發生了很大變化,我的生活也隨之改變了很多。

公司被另一家大公司收購,原雇員被全體併入那家大公司,我的業務也改換

跑道,開始涉足外貿領域。當了一陣助理之後很快就獨來獨往,在大陸和北美之

間來回地飛,幾乎每個月都要進出一次海關,登機安檢早已成了我的家常便飯。

與美國海關的安檢有所不同,中國的安檢多了一道手續,那就是對每一個人

毫無例外的搜身。這堪稱嚴格,因為美國海關安檢只是在掃描器發出警訊的時候

才會攔住乘客。但中國海關卻不論掃描器是否過關,都要讓每一個人站到一個台

子上高舉雙手,把下身全部留給員警摸摸索索!更讓人難堪的是,貼在你身前摸

索你下身的都是清一色的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女警!

不讓男警摸女乘客是為避免法律訴訟,那麼讓女警摸男乘客就不怕惹法律麻

煩嗎?難道男人都天生下賤?都喜歡讓陌生女人到褲襠裡掏鳥嗎?豈有此理!

事實上,我已經諮詢過美國的律師並開始搜集整理這方面的法律證據了。每

次被國內安檢女警摸過之後,下體充血堅挺許久,登機之後既不能打炮也無處打

槍,只能在座位上挺著腰苦等小弟弟自己一點點變蔫!實在是難受!長此以往,

這會不會導致陽痿?會不會導致勃起功能受損?醫生的答案是——很有可能!但

是律師暗示:訴訟必須要基於一個成型的案例。譬如,起訴一個商家賣假藥,你

必須要吃了他的藥然後害病並取得了害病後的醫療報告,這種控告法庭才會受理,

這才可以預測成功率。所以,要起訴異性安檢對你的性騷擾,必須要取得明顯的

受傷害證據才可操作。否則,這種「騷擾」起訴完全可以被海關律師以安全理由

輕鬆駁回。

看來,必須要把小事搞大才能引起法律的重視!

夏日的一個上午,我又去機場安檢。由於常來常往,我穿的很簡單:T恤衫,

大短褲。過了掃描器之後,我自動站到一個剛騰出來的小檯子上舉起雙手,與其

他幾個乘客一樣等著被搜身。

來了一個小女警!看上去年齡比別的女警還要小,很像是剛畢業的高中生,

嬌小的身體裝在肥大寬鬆的員警訓練服裡略顯滑稽。因為我站的位置比較高,從

小女警敞開的領口處可以不時看到裡面一片起伏的雪白肌膚,煞是誘人!

小女警不斷地在我身上前後左右撫摸拍打,查到我下身的時候,她手裡的掃

描器「逼逼」地響了一下,她詫異地擡了一下頭,正好碰到我專注向她領口張望

的視線。霎時,小女警驚訝的眼神裡迅速多了一絲羞澀,白皙的臉頰蒙上了一片

紅暈。我立刻認出她來了,記得別的女警都叫她「小妹」,可能這小妹也認出我

了?在這個機場我已經接受十多次安檢了,可能僅僅她就曾摸過我身體好幾次了!

「有問題嗎?」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問。

「……嗯……我再查查吧……」叫做小妹的女警低下頭,臉紅一直紅到了脖

根!

小妹用掃描器在我大腿內測觸碰了幾下,又把手伸了過去——小手軟軟的,

在我陰囊附近引起了一陣癢癢的感覺。我忍不住了:哎……哎,妹妹你摸到我的

東西了!

她收起儀器,逃跑似的奔向另一條安檢線:「艾麗姐!你快來一下吧!」那

個「艾麗姐」看上去稍微年長,但絕對不會超過25歲。兩人耳語一陣之後,艾

麗裝作幹練老成的樣子過來看也不看我地說了聲:把腿岔開!

我岔開了雙腿。艾麗過來雙手扶住我左腿,向上一慢慢移動,最後雙手居然

進入我寬大的短褲褲筒緊貼著我大腿皮膚向上滑動!到了最上端,纖細柔軟的小

手已經碰到我左面那顆睾丸了,但她沒有住手的意思,靠近我睾丸的那只小手居

然向我襠部中間兜了一下!我的陰莖和兩顆睾丸幾乎全部落入她的手中!

「啊——」我仰天長籲一聲!覺得陰莖快速挺直起來!半個下身都開始發熱

膨脹!這畢竟是公共場合啊!我堂堂一個爺們居然被一個小女警強迫猥褻!

「你憑什麼摸我雞巴?!」我開始發難,大聲喊了起來!

艾麗被我的喊聲嚇了一跳,「你——你嘴裡乾淨點!誰摸——摸你了?!」

小女警雖怒目圓睜,卻有點慌張。

「我們可以查看監控錄影!你把手都伸進我短褲的褲襠裡面了!天熱我沒穿

內褲!再說了,你沒摸我雞巴,可為什麼我雞巴現在硬得像石頭?!」

「你你你耍流氓!——誰稀罕摸你——那髒東西!」艾莉又氣又急,都快要

哭了。

我心裡一陣興奮,嘴上更加毫無顧忌:「是不是髒東西你不懂吧?你沒被男

人幹過?你應該知道那不僅根本不髒,而且還可以含在嘴裡盡情吸吮呢!」

旁觀的男人們發出一陣哄笑,大家紛紛圍上來看熱鬧。事發突然,安檢員警

裡僅有的兩個男員警跑了過來,不過他們也還是嫩了點,看上去也僅有不到三十

的樣子,瘦瘦弱弱的,站到我面前,神情顯然有點發怵。難怪,畢竟一個健身多

年的中年人的體魄對這兩個只會搜身的菜鳥員警是有明顯壓力的。再說,機場本

來就不是罪案多發地點,所以真正的刑警也不會派到這裡來。真是難為這兩個小

青年了。

我故意雙手抱肩,隆起胸大肌和二頭肌,挑戰似的眯眼看著這倆菜鳥:「想

幹嘛?你們還要再摸一遍?」我開始扳壓我的指關節,「若有同性戀過來騷擾,

我是絕不會客氣的!」

「……這位先生……請您冷靜一下。」其中的一位男警小聲解釋著:「因為

掃描器一直在您身上響,所以我們才會複查。還是希望您能配合一下。要麼,請

您去辦公室接受檢查?那裡沒有別人圍觀,大家也不會尷尬。請您配合一下好嗎?

我們保證不再碰您身體!如果沒有違禁品,很快就好!「

好!去辦公室,這就算是事件升級了!我當然願意了。

進了辦公室,裡面空無一人。兩個員警說讓我等一分鐘。

等了沒到一分鐘,只聽得門哐地一聲被踹開!然後便是一聲嚴厲的女人斷喝:

「哪個流氓要妨礙公務?!我倒要是見識一下!」

「啪!」臉上頓時被重重一擊!我還沒看清來人就被一個耳光打懵了!

「把門關上!別讓別人進來!操他媽的,我倒是要看看他褲襠裡藏著什麼!」

這女警一邊說著一邊神速地抓我胳膊反擰到後背把我壓到桌子上,我的臉緊

緊貼到桌子上一動不能動!脊椎被她的肘尖頂得巨痛!

「你們倆!在後面扒他的褲子,不老實就狠狠打!」

「啊?啊——王姐啊,我,我我們——扒他褲子?」

我聽出來了,身後是那個剛才搜過我身的最小的女警小妹還有艾麗!

「我什麼我?就知道被人欺負?現在輪到你們整他就慫了?就這逼樣還能當

員警?過來!你們倆幫我壓著他!看我怎麼收拾這個老流氓!……壓住了!別他

媽的扭捏了!顯擺什麼處女?!壓不住你倆就會被強姦!」

兩個小女警代替她們的大姐大顫抖著壓在我後背上。再兇狠的員警也是兩個

女孩子啊,她們柔軟的軀體壓在我身上,我感覺不到一點恐懼,後背軟軟的東西

明顯是她們前胸上那兩坨肉肉!

「啊——!」這大姐大也太暴力了!居然在我屁股上又來了一腳!

「知道嗎?很多強姦犯都在操女孩之前先打女孩,讓女孩怕他!現在也讓你

嘗嘗被恐嚇的感覺!……操你媽老實點!」

本來穿的就是大短褲,很容易就被她扒了下來!

「啊,你居然在褲衩裡面貼了一塊磁條!怪不得掃描器直響!原來你是故意

要找茬鬧事!現在好了,你自作自受——」接著就覺得她在從我屁股後面一把握

住了我的陰莖,打人的手立即得極為柔軟細嫩,握著我的雞巴就快速擼動起來!

簡直像是牛奶場擠牛奶的動作!

我腦子裡忽然一亮!這感覺太熟悉了!接下來就應該是擼硬之後用手銬敲打

陰莖!對了,這聲音也絕對是她!

「王靜!你個騷逼你給我停下來!」我壯著膽子大吼一聲!

屋子裡的三個女警的動作都驟然停滯了,在我屁股後擼我雞巴的小手也一下

子鬆開了!我一使勁掀翻了壓在後背上的兩個女體,轉身沖向那個大姐大,定睛

一看:果然是王靜!果然是那個曾經為她妹妹揍我擼我後來又被我設計在酒店被

輪奸被狗奸並被錄影的王靜!

我二話不說,乾脆甩掉堆在腳上的短褲,光著屁股一把抱住王靜,直接把手

向她褲帶裡插進去,一次性地穿越貼身小褲衩,在她褲襠裡抓住逼毛和陰唇就是

一頓瘋狂亂抓瞎捅蹂躪摩搓!

「啊!!啊!啊!啊!大哥是你啊啊啊大哥別在這兒玩我啊啊啊啊……」王

靜一邊彎腰向後躲閃一邊夾著大腿哀求著。但是無濟於事。不一會功夫,我就感

到手上漸漸變得滑溜溜的,那都是王靜的粘水!但我沒停手,繼續在她夾得緊緊

的大腿根裡滑溜地穿插!

「王王王王姐,這這這咋回事?啊?……」兩個小女警瑟縮著躲到牆角裡驚

恐萬狀地看著我和王靜。

王靜猛地轉過頭來,猙獰地瞪向兩個小姑娘:「不許跟任何人說!否則我撕

爛你倆的小屄!記住沒有?!」

兩個小姑娘被徹底嚇壞了,只是不住地使勁點頭!點頭!

我繼續在王靜的下麵掏弄著,她陰道裡滲出的水太多了,以至於我不時地要

從她大腿根縫隙裡抽出手來在她俊俏的臉蛋上擦抹一下。王靜氣喘籲籲地兩腿夾

著我的手扭動著,同時開始自己解衣扣,很快就把員警訓練服的上衣脫了下來,

原來裡面幾乎什麼都沒穿,胸罩是前開扣的,我用牙一咬便脫落了。王靜的大乳

房一下子掉了出來,我也不含糊,張嘴就叼住了一隻!右手繼續插在王靜胯間揉

屄,左手捧著王靜的乳頭大口吸吮!王靜變硬的乳頭刺激著我的舌尖,那種淫蕩

的感覺迅速通過我的舌頭傳到下身!

兩個小女警急促喘著氣,睜大眼睛癡癡地看著我和王靜的現場活春宮!女孩

們眼裡的恐懼漸漸消退,被興奮代替,面紅耳赤雙目緊盯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倆的

動作!

應該差不多了!我一把將王靜拉到辦公桌前壓倒,她面朝下趴在桌子上。我

褪下她的褲子,扒下她的白色小褲衩——哇!上次剃過的陰毛還沒長出來!我等

不及了,沒時間欣賞她的陰毛,掏出雞巴放在她陰唇上,沿著陰道溝上下摩搓,

她知趣地回身握住並開始擼!小手的柔軟感覺像電流一樣通過陰莖迅速傳遞到我

大腦皮層,刺激得我心裡一陣陣發緊,下身一陣陣發熱發脹!

無意間看到那兩個小姑娘張大了嘴巴愣愣地低頭看著王靜擼雞巴,她們看著

雞巴一點點伸直一點點變硬!這時候我發現她們不知何時已經離開牆角,挪動到

離我們不遠的地方癡癡地看著……

「大哥你還等什麼啊?都硬得可以打鐵啦!」王靜一邊說著一邊鬆開擼我雞

巴的小手,趴在桌子上向兩邊岔開大腿向我展示她鮮紅濕潤的肉穴!我發現王靜

陰部下面的桌面上已經淌濕了一片!這樣充盈的淫水我豈能浪費?我的確應該進

去了!

我先用手指摳了摳王靜的陰道口。雖然王靜已是人妻,但因為長期散打健身

的緣故,她陰道居然依然緊窄!我的龜頭也是偏大,似乎陰莖也比平時漲硬了很

多,可能也是因為旁邊有兩個小姑娘觀戰的緣故!我用勁頂入王靜的陰唇,進去

之後覺得裡面似乎有很多小牙齒在我陰莖四周啃咬,然後在王靜陰道的緊緊包裹

下開始進進出出……

「王靜,怎麼感覺你還像是處女啊?」我一邊在王靜屁股後聳動著一邊拿她

打趣。

「想操處女?」王靜身體前後晃動著,一邊向旁邊伸出手指:「一會兒那兩

個小妞都給你幹!」

「啊?!王姐啊,千萬別別別!我還沒交過男朋友啊!」

「王姐我我我……我還沒結婚啊,我不行啊,別讓他碰我……」

「小騷逼!你們懂個啥?女孩不挨操就不理解什麼是生活!啊!啊!啊……

大哥你加快速度啦?啊啊啊啊啊爽啊爽啊爽爽爽……「

當著另外兩個情竇初開面紅耳赤的女孩面操她們姐姐的屄,何等的刺激啊!

本來可以持續半小時的,但是就是因為這兩個在一旁觀看的女孩弄得我浮想

聯翩,我一邊操逼一邊設想著讓她們倆也脫光了趴在兩側,我雞巴繼續插,左手

捅進一個小姑娘的陰道,右手揉另一個小姑娘的乳房……想到這裡陰莖就更加漲

硬,每一次深插都是竭盡全力!王靜大聲嚎叫著,我也痛苦地發出陣陣呻吟!旁

邊的兩個小女警驚訝地看著我們的表情,似乎很不解。操逼不是快樂的嗎?為何

這兩個人如此痛苦?所謂痛快的意思就是痛苦加快樂吧?

「你們……看啥……看夠沒……姐……被操了……挨操……才是女人……」

王靜一邊努力保持著平衡一邊想對兩個女孩解釋。

「姐啊,嗯,姐,這就是……挨……挨操?」小女警臉紅得不能再紅了,

「姐……挨操………是什麼感覺啊?怎麼你看上去那麼痛苦啊?」

「倆傻逼……挨操就是……一根棍子捅進……從小屄捅進……身體……攪乎

所有的……神經……所有的……羞恥……所有的……挨操就是……吸毒啊……上

癮啊……大哥……雞巴越硬……越過癮………」

「王姐,你,你就這麼一直操下去?……要不要歇會?」

我一邊操著王靜,一邊雙手從她後背摸向前面不斷晃悠的乳房,一邊歪頭觀

察王靜側面臉上的表情。王靜雙目迷茫地眯著,大張著嘴一聲聲叫著,眼神固定

在空間的一個地方,沈浸在對性交的品味中……

我覺得快要把持不住了,在拔出陰莖之前,急忙招呼那兩個小女警過來。倆

小女警雖然現在已經氣喘籲籲臉紅耳熱眼神迷離,但是對真的參與進來還是很抗

拒的!兩人不約而同地搖頭!

我不得不大聲說:「你倆,脫了褲子過來!怎地啊?我說話不好使啊?」

王靜立即停止呻吟,擡頭發令:「你們聽大哥的,快脫褲子!快!找死啊?!」

「姐!姐姐你——你可得——可得給我們保密啊!」倆小姑娘哆哆嗦嗦地慢

慢脫去衣褲,僅剩了胸罩和小褲衩,一點點向這邊磨蹭。我顧不得雞巴還在王靜

翹起的陰道裡插著,扭身一把抓過兩個姑娘的胳膊,把艾麗的腦袋摁到王靜胯下,

把最小的那個小妹推到王靜的乳房下,讓她們舔王靜的乳頭和陰蒂!

「大哥……你的……JJ還在王姐的BB裡面……插著啊,我舔不到她的陰

蒂啊!」艾麗無可奈何地說。

正好我歇一歇!我立即抽出雞巴,摁著艾麗的腦袋,讓她的嘴直接貼上王靜

崛起的外陰。這姑娘也不敢怠慢大姐大,可能舌頭直接全部插入王靜敞開了的陰

唇,在裡面不斷地攪乎起來!

王靜一直是趴在桌子上的,艾麗舔屄的時候也是與王靜同樣姿勢,我忍耐不

住,抓住艾麗的粉色小褲褲用力向下一拽!艾麗「嗷」的一聲叫——一個雪白軟

嫩的大屁股呈現在我面前!

艾麗慌忙回手抓住被拽下來的小褲衩要往上提,我把住她的手,另一隻手對

準她的大屁股狠狠地抽了一巴掌——啪!白嫩的屁股蛋上立刻出現了五個紅指印!

艾麗的嘴與王靜的屄緊緊連著,只能發出「嗚嗚」的哀鳴。

我把手指插進艾麗的小屄縫裡,摳弄了一會兒,那裡柔軟的陰毛弄得我心裡

直癢癢,站起身來,把住還沒軟下來的雞巴對準小縫就捅了進去!這個艾麗應該

是剛才觀摩的時候出了很多水了,所以挨操的時候非常順溜,不僅沒嚷嚷疼,還

挺會配合的,大屁股似乎在迎著我的衝撞向反方向用力!

「啊!啊!小屄妹子!太會舔了!啊!啊!姐被你舔得好舒服啊!」王靜興

奮地大喊了起來。

「姐啊,咱們怎麼早沒這樣玩呢?姐姐你的屄剛才被那個大哥操得舒服嗎…

…啊!啊!啊!啊!姐啊他也開始操我啦!姐,他的雞巴塞得我小屄滿滿的!」

我使勁衝撞著姑娘的屁股,這姑娘的舌頭隨著我的衝撞一下下地插著王靜的

陰道。王靜支撐著胳膊,因為身下還躺著個妹子,王靜被小妹不斷咬著乳頭!

「不行了,我支援不住了!」王靜身子一軟,趴在正在吃她乳頭的小妹身上。

那小妹被大姐大壓在桌子上,仰著身子,動彈不得。我一看,連忙從艾麗身

子裡抽出陰莖,把她推到一邊,又把王靜和小妹子的身體擺好,讓她倆的肉體正

好重疊,兩人的嘴唇就正好接吻上了,我這邊也一下子把小妹的白褲衩脫了下來!

小妹徒勞地憑空蹬了幾下腿,我的手一上去捂住她的小屄,整個人就一下子癱軟

下來,任由我擺佈了。

王靜和小妹赤裸的外陰一上一下壓在一起,我插上面王靜的屄,就讓艾麗用

三個手指並起來捅下面小妹的屄;我換操下面小妹的屄的時候,就讓艾麗捅上面

王靜的屄!每次只是插二三十下就換屄!幾個輪番下來,王靜和小妹已經被玩得

喘不過來氣了!

王靜喘息著擺手讓艾麗拿過她的手機,打電話的時候非常小聲。這令我非常

不滿!操屄才是最重要的,工作難道還會比操屄還重要?!

果然王靜掙扎著爬起來了,說啥也要出去一下,她先用小內褲擦拭屄上的一

片狼藉,然後提起褲子對我和那兩個小女警說:「你們待在這兒,我去去就來!」

又回頭安慰著我說:「這倆女孩都歸你玩了,還不夠?再說了,我一會兒就

回來,等我啊,我還沒玩夠呢!等著我的新花樣!啊!」

我記得王靜以前是刑警啊,怎麼會到機場來當安全員警呢?我也是累了,坐

下來開始與兩個小女警聊天。小女警也是因為被操累了,與我沒有了距離感,靠

著我坐著,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她們的王姐。我在她們說話的時候就那麼光著屁

股,她們一邊說話一邊用濕紙巾為我擦試陰莖,我則悠閒地摸著她倆的乳房玩。

摸到乳頭便掐兩下,兩個女孩吃吃笑著打開我的手繼續聊天。

原來王靜是幾個月前調來這裡增強緝毒警力的,同時她也負責培訓剛入行年

輕員警的業務能力。這裡的警員大都是剛從校門出來,所以都被她管得服服帖帖。

王靜突然急急地沖了進來,身後還將一個男員警拽了進來!

我們大吃一驚!我們可都是沒穿衣服啊,而且我和另外兩個小女警的手都在

對方性器上放著啊!王靜這是要幹嘛?!不想在單位裡混了?!

王靜急忙拉過我,在我耳邊小聲說:放心玩吧,我這個同事是跟我和我丈夫

玩三P的夥伴……

天啊!王靜居然還有這個膽子!真沒想到這性欲可是太旺盛了!王靜絕對應

該生活在原始社會,那裡可以隨心所欲地張開大腿,隨時可以被任何人操屄!

人不可貌相,海不可鬥量!那個男警正是我在被搜身鬧事的時候上來勸阻的

兩個男警之一!看似平凡,沒想到居然是藏龍臥虎!

「來,你倆上來,一個操我的屄,另一個操我屁眼吧!」王靜又躺了下來,

高高揚起大腿,剛才被插過的陰唇微微張著美麗的小口,像是嬰兒在等著吃——

男警小夥開始還有點靦腆,後來看到另外兩個赤身裸體的小女警看著他笑,

笑的很淫蕩,又見我一個勁地催他脫衣服,才幾下子脫光了爬上王靜的肉體。但

由於剛進來尚未熱身,陰莖似乎不夠堅挺。王靜使了個眼色,兩個小女警立即上

前,一個把小夥子的陰囊捧起玩弄,最後含在嘴裡。另一個把他雞巴直接吞進嘴

裡用力嘓弄。不一會小夥子就告饒了:啊……啊……不要再弄了,再弄就射了啊

……

兩個小姑娘放過了小夥子,過來玩我!我們的陰莖被兩個小女警玩硬了之後

便雙雙爬上了王靜的肉體!小夥子先躺下,從下面插進王靜的屄之後,王靜俯身

趴在小夥身上,給我露出屁眼,我騎上王靜光滑白皙的後背,雞巴在下麵慢慢鑽

進王靜的肛門,再向裡鑽,全根進入王靜的直腸!

我第一次與別的男人操同一個女人!所以不得要領,我感覺小夥的雞巴雖然

插的是不同的管道,卻總是在王靜身體裡互相打架。我進去的時候,他就不得不

退出來;他進去的時候我的雞巴就會掉出來!

王靜在中間「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在家裡玩的時候,他和我老公也出過

這種尷尬啊哈哈哈!」

兩個小女警吃驚地問:「什麼什麼?王姐你,你老公和張哥同時……同時和

你做愛?!不會吧!」

「別那麼一驚一乍的!小騷逼丫頭們,你們今天才挨操才開竅?跟你們說吧,

讓幾個人輪流操那才夠勁兒呢!將來你們嫁人以後就會明白了!操屄和挨操都是

人生最大的性福啊!被幾個人操更是無上性福!得,將來你們結婚我就去和你和

你老公三P!怎麼?不吭聲?那好,明天就都去我家,帶上你們的張哥,去我家,

咱們來個五P!以後也讓這個大哥參加進來,讓三個男的輪流操我們姐三個,怎

樣?」

我一陣腦袋眩暈:王靜啊,真正的女流氓啊,我我我我——啊啊——射啦—

—!

? ?? ?? ?? ?? ?? ?? ?? ?? ?? ? 【完】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g.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