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妻的第一次3P(1-2)

妻是溫婉的,妻的溫婉很好的體現在她的乳——一對乳房白的耀眼,卻絕不

挺拔如山,它們在妻的胸前惬意懶懶的墜下,下部卻又倔強的挺翹出完美的半球

的弧度。

此刻,這雙溫婉完美的乳房在男人有力的雙手緊握中變換出各種形狀,盡管

事先的接觸W還顯得紳士,但我知道此時他站在妻的身後,嗅著妻絕美的頸,

更主要的,同時他的肉棍全身沒入妻泥濘的花徑——我發誓,那是一個能夠醉倒

任何男人的所在,它的溫暖濕滑先是讓人迷醉,感覺如同嬰兒回到母親沁著乳香

的胸懷。

緩緩插入時,內?的肉兒次第打開含住那棍兒,棍身抽出時,層層肉兒卻如

魚嘴吸吮著不忍那粗大遽然離去。

W的抽插緩慢而有力,妻豐腴的屁股蛋蕩出陣陣漣漪。

我想W是不想錯過品味妻穴?的每一寸嫩肉。

W的抽插由慢而快,我知道的,妻的滋味一旦嘗過,沒有一個男人會禁得

住,你會不由自主想要快速的進入,每次都要更深,放佛隻有到肉穴的最深處才

能盡興;另一方面,W的雙手開始忙亂的撫摸我妻全身:W足有183cm

,他的手,大而有力,撫上了妻美麗的面龐,隨之滑過下巴,箍住了妻的脖頸

,繼而雙手緊握住妻的一對大奶子,胳膊稍稍用力,妻小巧的身體幾乎嵌進了W

的懷?,W的屁股開始飛速的聳動。

妻一如往常與我做愛的時候一樣,喉嚨?先是壓抑的呼出毫無意義的音節,

繼之連綿不斷的開始呻吟。

妻的呻吟很有特點,她能全程不停,聽來卻又絕不乏味,嗯哼中間雜著高高

低低的「啊……啊」,鼓勵著男人肆意撻伐,盡情的蹂躏。

晚飯時,W提到來之前,他特意禁欲了一周。

我想此時他的肉棍一定是堅硬的。

妻最喜硬,我一邊目睹眼前旖旎的景象,一邊胡亂的想著,「影,要歇一會

兒嗎?」

妻緊咬著下唇,搖頭,頭發隨著W的抽插跳躍著,時而遮住她漂亮迷醉的

臉,我見妻張嘴說了句什麽卻沒聽清,便湊近了輕聲問她說什麽?妻湊近我的耳

朵,帶著哭腔,從喉嚨?擠出一句:「讓他肏我!」

我一霎時如遭雷轟,快感從尾椎骨直透腦囟。

這是我們夫妻做愛時的暗語:記得幾年前我初接觸3p小說,還被妻罵了個

狗血噴頭——我從不背著妻的,我們也總會分享喜好。

慢慢的妻也讀一些,慢慢的我們會在情到濃時討論小說的內容,慢慢的,我

們將自己代入小說。

偶然的機會,我又一次喝醉,愛愛時總也射不出,卻又脹的似一根鐵棍。

聳動中,我跟妻子說,「你讓人肏(ri)了!」

這次,妻沒跟我這喝酒的人一般見識,她一向溫柔,看我難受,便也喘息著

順著我說了聲「嗯」,我心?竊喜,陰莖又憑空粗大了一圈,「說讓他肏你!」

「讓他肏我!」

妻淒惶的說。

我明顯感到妻已漸漸幹涸的肉穴陡然汨出一股愛液。

我加快了速度,終于在妻的又一句「讓他肏我!」

中射了出來。

那晚我睡的像個嬰兒,妻說。

從此,每到情濃,妻總會說:「讓他肏我!」

而每當我事後問妻:「老公給你找個帥哥,我倆一起服伺你啊」

的時候,妻總會霞飛雙頰,然後別過臉:「討厭,不要啦,臭不要臉。」

這樣的時候長了,終于說動妻子在網上先跟W聊了一個多月。

W與我們隔了V州,駕車也就5個小時,人不錯,也是有妻有女的,

人也帥,至少妻看著順眼。

W提到要到我們鄰近的城市出差,我便邀請他來住我們家,說好了不一定

非要3p,就當是朋友相聚了。

告訴妻的時候,她明顯顯得慌亂。

我安慰她,沒說一定要那個的。

你就當是朋友來做客,像平時網上聊天一樣,有說有笑就好了。

約定的日子W果然到了。

一表人才,就如視頻中所見。

W送上了給我們的禮物,妻早就備了酒菜,餐桌上我們就如老友重逢,真

的是有說有笑。

我驚訝于妻的鎮定——女人,你永遠都猜不透她們內心的。

當晚,W宿在客房。

和妻回到臥室,我開始動手動腳起來,妻喝了點酒,我懂得機不可失。

「影,你蒙上眼睛吧。」

在妻開始喘息不定,肉穴開始涔涔的時候我提議道。

「這樣你就當是W在肏你!」

妻戰栗了一下,「討厭!」

但還是接過了眼罩。

「影,起來趴過去吧。」

此時妻已全裸,象牙般無暇的身子在臥室柔柔的燈光下泛著綢緞般的光。

趴在床上,妻左手拂過長發,盡顯妩媚。

這種姿勢,妻的身材盡顯:奶子猶如木瓜,挂在胸前,腰身纖細,到臀部卻

又碩大起來,我稍稍蹲下腰身看過去,妻的兩片屁股就像一個完美大的桃子,桃

核就是腿心處的陰部,白的屁股和腿,與黑黢黢的陰部形成鮮明的對比。

我看的興起,張嘴把整個的桃核含進去,舌頭由會陰開始,犁開了妻的肉縫

片刻,妻的口中開始了哼唱,我知道她開始渴望粗壯的棍兒充滿她。

「我去叫W來」

「嗯,」

妻如泣般的配合我。

她不知道的是,開門關門聲之後,W真的裸著身子來到了我們臥室!「要

讓誰插你?」

我扶著自己的巨根,用龜頭一遍遍摩挲著妻的肉縫問道。

「讓W來。」

這個是我跟W共同設計的場景,W給了我一個表示了解的眼神,端著他

的肉棍,站在了妻的身後。

我湊近了一些,因爲不想錯過這第一次目睹別人的男根進入我美麗端莊、溫

柔似水的妻的肉穴。

我感覺自己呼出的熱氣像是要把我的肺燒炸了。

夜靜谧,我心跳的就如迪曲?的鼓點。

妻的大陰唇肥實飽滿,緊緊抱著兩片小陰唇,此刻,W如雞卵般的龜頭滑

開,進入,妻的吟哦,我的眩暈……妻開始忘情呻吟……W輕輕拿下妻的眼罩

……「嫂子!」

「不要……」

妻口?叫到。

但我卻看到她的屁股追著W抽出的肉棒往後移動了半寸。

「寶貝,老公愛死你了,老公隻要你快樂!」

我語無倫次,抱著妻的秀發說道。

「嫂子,我爲你得了相思病了都,你就當疼我一次吧。」

說著,W雙手從妻的腋下伸過,緊緊抱住。

我知道妻子一向心軟的,現在又已經發生,她多半會同意了。

「老公,抱緊我。」

妻含羞看了一眼身後說。

W明顯如釋重負,他又開始動作起來。

由于是剛剛捅破窗戶紙,三人不免草草結束。

妻先去浴室清理過了,然後是W。

我則趁機安慰妻。

據我觀察,妻羞澀多過憤怒,我的心思又活了起來。

W洗完經過我們臥室道了晚安就想回客房。

「你是要撥吊不認人啊,起碼安慰一下你嫂子嘛。」

「去你的」

妻給我我一肘子。

W尴尬笑笑,走進來坐在了妻子身邊。

「我要去洗洗了。」

我起身道。

我故意在浴室磨蹭了半天,出來時看到的就是本文開頭的一幕了。

路燈黃白的光透進臥室,微明的夜,耳聽著妻時高時低的吟唱,目睹著妻白

淨的身子在W懷中聳動,妻的身子泛著神聖的光,我理解了女神的深刻含義;

此刻,妻也一定是W的女神。

W的屁股忽然以更爲急促的速度在妻的身後夯落、退出,周而複始,而妻

也仰起了頭,一聲長長的「啊……」

回蕩在臥室。

W慌亂的退出他的肉棍,那肉棒此刻足有17、8厘米長,龜頭蛙怒,

紫的發亮,斜上方豪舉著,淫水塗滿了棍身,緩慢的由龜頭流向陰囊。

「嫂子?面太銷魂了,我不想這麽快就射。

哥你幫我頂一會兒。」

「嗯……老公……」

妻的手竟摸向自己的裆部!含蓄優雅的妻以前從未這麽忘情過,她惺眼迷離

著追著我的嘴索吻。

不忍看妻吊在半空難受,我手臂搭在妻的腿彎,一手托起妻的後背,抱起她

放在床上——我知妻有些累了,剛才她肌肉一直緊繃,實在是太耗體力——隨即

扶助我的雞巴,「滋溜」

就滑進了妻的腔道:有如天堂!我的屁股也如打夯般的動作起來,心?直念

著一定要讓妻的快樂無縫持續。

「啊……」

妻歡快的發出吟哦。

「要來了……」

我的陰莖雖然比W的略短,但我勝在知道妻的興奮點,槍槍都落在她的G

點,不一時,妻就停止了一切的呻吟,繃緊了雙腿、全身,旋即,釋放,蜷縮

在床上。

「嗯……老公我愛你!」

W面帶羨慕表情湊過來,手從妻的脖頸緩緩而下,至腰,至臀——在臀部

轉圈,在妻的腿心蜜處若有若無的滑過,旋即往上至腰,至胸,握住妻的奶子,

食指逗弄妻的奶頭。

不時的還瞥過我一眼。

我剛才肏妻的時候就沒射,此刻更是目睹W在撫摸我的愛妻:他摸了我老

婆的奶子了!他還抓了妻的屁股!他摳了妻的屄!妻閉著眼睛享受著W的撫摸

我知道妻此刻是渴望愛撫的——W真的是此中高手,我們找對人了。

我坐在床沿,隻握住妻小巧的腳,隻爲讓她知道我在,妻身體其餘的部分就

盡量讓W占有!稍頃,我提議一起去樓上客房。

妻蓦的睜開眼,煙波流轉,仿佛在問:你又有什麽鬼主意?W自然是無可

無不可,二比一。

我起身就走,上到一半樓梯,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兩人果然有跟過來……等

一下,中間竟夾雜妻的呻吟。

我回頭看去,見嬌小的妻雙腿環在W的腰間,而W雙手有力的拖住妻的

屁股,那令所有女人銷魂蝕骨的巨吊,正插入妻剛剛高潮過的蜜屄?!而隨著W

每上一步樓梯,那巨根便在妻的嫩肉屄?進出一次!娴靜優雅的妻顯然沈醉于

這暴力的性愛。

她以前從未這麽快就進入第二場做愛的。

妻被W的雄壯征服了,淪陷了。

我的陰莖硬如鐵棍。

快速的打開客房的門,並制止了欲將妻放在床上的W。

我打開了客房的大燈——當然了,窗簾是拉上的。

「老公……」

妻嬌嗔的叫我。

「怎麽了寶貝。」

我故作不解。

「燈!」

妻羞不可抑。

原來妻是怕羞要讓我關燈。

我沒做理會,雙手從妻的身後伸過腋下,將妻的上身抱住,妻順勢躺在我懷

?。

此時W雙手如推車一樣抓住妻的雙腿,開始肏弄起來。

或許是吸取了早先的經驗,W知道妻的蜜屄噬骨般吸精的能力,又或許是

上樓體力消耗過多,W開始勻速緩慢的抽插起妻。

妻閉了眼,並不呻吟,隻是粗重的喘息。

我湊近妻的耳朵,「他的雞巴大嗎?」

妻幾不可見的點頭,紅霞又飛上了臉頰。

雙手從我頸後環繞過來。

妻身下W在賣力的抽插,他的肉棒太粗,每次插入都將妻的兩片小陰唇一

起帶著塞入肉屄,而每次抽出都將穴內的嫩肉帶著翻出來。

我盯著這淫靡的場景,趴在妻耳邊,盡量用隻有我倆能聽見聲音喃喃的說給

妻聽:「W在肏你呢!」

「你讓W肏了!」

……在這樣的刺激下,妻這次高潮來的特別快。

「親老公!」

「要叫爸爸」

「爸爸,親爸爸!」

這是我跟老婆另一個性愛暗語,每次這樣,妻就是快要到了。

「讓他肏我!爸,讓W肏我!」

「以後還讓他肏嗎?」

「嗯,讓!讓他肏我,肏給親爸爸看!」

妻已高潮!僵硬!人聲俱寂!隻有W手握妻的雙腿,拼盡全力快速的將巨

根在妻濕滑泛濫的肉穴?抽插。

一時,隨著W哦的一聲長吟,一股股精液從w手端著的巨炮噴射出來,

點點灑在妻的小腹、胸口乳房,黃白卻豔如夏花。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g.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