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寂寞專線

我的寂寞專線

第一章

放眼望去,各式各色植物在這占地近百坪的土地上爭奇鬥豔,壯觀得令人歎

為觀止,沁涼微風頑皮的吹彎了花朵們的莖幹,讓四周彌漫著溫和芬芳的馨香。

? ? 讓這片花海包圍其中的是一棟仿歐式建築、頗有宮廷風味的透天洋房。

? ? 沒有人記得這宛如世外桃源的罌粟花園是何時興建的,只知道當大家不禁讓

它如此美輪美奐的設計吸引住目光時,便已經從原先的荒蕪廢墟變成這般美不勝

收的模樣了。

? ? 另外必須申明的是,罌粟花園?並不種植罌粟,只住著一名擁有傾城傾國容

貌的女主人瑪莉亞。艾特。

? ? 據說凡親眼見過她的人,無論男女,都忍不住為之歎息,人們總是說她的美

具有蠱惑人心的魔力,尤其那一雙比湖水更清澈的碧綠瞳孔,只消與之相視一秒

鐘,便仿佛有種置身於仙境的吊詭錯覺,恰似一朵盛開的罌粟花能使人淪陷沈醉。

? ? 她顯少踏出花園一步,但她的獨特已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

? ? 傳言中,有人說瑪莉亞。艾特來自英國,是某位伯爵流落在外的私生女,因

為她的金髮綠眸及那讓人難以忽視的高貴氣質;而根據隔壁老王的說詞,她又成

了自遠方而來的占卜師,因為她的胸前總是垂掛著一條狀似水晶球的項鏈。數十

種講法,眾說紛紜,但關於瑪莉亞。艾特的真實身分至今仍是個謎。

? ? 幾年後,瑪莉亞。艾特便到孤兒院領養了四名年齡相距不到三歲的小女孩,

分別是中日混血兒伊藤亞希,倪雅晏、佟敏恩及曹小糜。

? ? 瑪莉亞。艾特猶如她們生命中的天使,救贖了她們孤寂的靈魂,給予了她們

最完整而優渥的環境,並將她們教育成聰穎懂事的標緻可人兒。但這樣溫馨美滿

的家庭只維持到年紀最小的曹小糜滿十八歲,翌日瑪莉亞。艾特便像泡沫般平空

消失,只留下一張字條如下——

? ? 給我親愛的女兒們:

? ? 即使瑪莉亞無法陪伴在你們身側,我的祝福將永遠與你們同在。

? ? 另外,千萬不可將我贈予你們的寶物摘下,它會帶領你們尋找到未來

? ? 的幸福。

? ? 瑪莉亞。艾特

? ? 所謂的寶物即是瑪莉亞。艾特將她們帶回家時送的第一份見面禮,以一條銀

鏈穿越寶石而成的項鏈,而且四人擁有的全不相同,伊藤亞希的是鑽石,倪雅晏

是綠翡翠,曹小糜是紅寶石,佟敏恩則是紫水晶。

? ? 四位女孩不約而同的交換堅定的眼神,她們相信瑪莉亞。艾特一定還會回來,

因為屬於她的異香,始終繚繞在她們身邊。

? ? 於是,在天使的祝福中,將展開永生不棄的第一道門……

? ? 第一章

? ? 在確定檔上的資料統合無誤後,男人握筆的大手一揮,俐落的簽下名字。

? ? 「呃……」這是最後一份了,孟傑忍不住伸了伸腰杆,長時間維持同一個姿

勢而僵硬的酸痛令他發出呻吟。

? ? 這時,突然有人敲門。

? ? 「進來。」

? ? 來者是孟傑的專屬秘書伊藤亞希,她步伐輕盈的踱向他,將資料夾放置桌面

上。

? ? 「總經理,這份檔案我已經核對過了,明天就可以呈交給總栽了。」

? ? 「嗯!」他打開資料夾大概流覽過一遍,便放入左側第二個抽屜鎖上。

? ? 「總經理還有其他事要交代的嗎?」

? ? 「沒了……對了,現在幾點了?」孟傑習慣性瞥向白色牆壁上只徒留一個四

角形的黑色痕跡,才想起時鐘昨天就報銷了,但還沒換上新的。

? ? 「總經理,現在快八點了。」伊藤亞希略施薄粉的臉蛋始終掛著淡淡的笑意,

說話時的她中規中矩,如同她從未褪去一秒鐘職業笑容。

? ? 「八點……」他沈吟了一會兒,又孤疑的看著她。「你怎麼還在公司?」他

不記得自己有要求她加班。

? ? 「我每天都工作到這時候的,總經理。」他的詫異似乎是在她的預料之中。

? ? 孟傑這人一忙碌起來是六親不認的,整個人像一頭栽進般,沒全部處理好絕

不鬆懈,伊藤亞希雖然六點就可以下班,但她幾乎每天都會自動陪他加班,替他

整理好一些繁雜的資料方便他閱讀。不過她大都比他提前離開公司,他沒發現也

是理所當然的。

? ? 「你每天都陪我加班到這時候?」孟傑很是訝異,工作時的他是毫無時間觀

念的,若不是今天他比較早弄完這些讓人腦筋錯亂的公事,他不曉得到什麼時候

才會發現。

? ? 「是的,總經理。」事實上她在六點就打卡了,也就是說,她不另外算加班

費,並不是公司吝嗇,而是因為替他分擔,全是她心甘情願。

? ? 她的付出,總是在他背後默默進行著,不冀望他哪天察覺或感謝,為他所做

的一切,她從未有過一句怨言。

? ? 「你這樣很累吧?不然我看我加你薪水好了。」孟傑由衷的道。

? ? 孟氏集團是間規模極大的公司,更因為是自己的家族企業,使得他這個總經

理所必須承擔的壓力就更重了,當然同時也增加了伊藤亞希的負荷,他很明白她

的能力,但是他以為她一介女流平時要負責的瑣事就夠沈重了,何況還分擔他的。

? ? 他不禁自責,伊藤亞希擔任他的專屬秘書已經兩年多,他竟然到今天才知道

這件事情,他真不是個好上司。

? ? 她連忙拒絕,「總經理,不必了!我只是下了班沒事做,閑著也是閑著罷了。」

她說得無所謂,但放眼天下,恐怕也只有她會把繁重的工作當成消遣時間的娛樂

吧!

? ? 「亞希,現在不算上班時間,不必那麼拘束,叫我名字吧!」他拉松領帶。

? ? 伊藤亞希和孟傑的交情從國小就開始了,縱使中間曾因為他當兵、留學造成

短暫分離,但最終他們還是相聚了,只是他們的關係不再只是談心知己,也是工

作上的好夥伴。

? ? 「孟……孟傑……你真的不必在意,我很滿意目前的薪水,夠支付我生活開

銷了。」她顯得有些慌了,就像是種魔法般,上班時的她態度一絲不苟,然而當

他們以非上司下屬的身分相處時,她那些精明幹練仿佛就在一瞬間蒸發了。

? ? 「這樣啊……」她的堅決令他一哂。「沒見過有人會嫌錢多的。」

? ? 「你就當我是個奇葩吧!」她聳肩,不在乎的外表下有著只有她自己才懂的

心思。她不願讓自己的無私貢獻被金錢玷辱。

? ? 「那讓我請頓飯總不為過吧?」孟傑摸摸自己扁平的肚子,還隱約發出「咕

嚕、咕嚕」的叫聲呢!

? ? 「那有什麼問題!」這次她欣然接受,其實只要能和他多相處一刻鐘,對她

來說都是奢侈。從她跟著他入孟氏工作至今,他們幾乎只有上班時才見得到面。

? ? 「我們快走吧!我都快餓扁了!」他迅速收妥桌面,將車鑰匙放入口袋,然

後兩人離開辦公室一同進入電梯。「你要不要先把車停在公司?吃完後我再載你

回來取車好不好?」他提議。

? ? 她搖頭。「我都是走路上下班的,你忘了我家離公司才兩條街?」而孟家和

罌粟花園也不過相隔一條大馬路,但是她曾聽他說過他留學歸國後就自己住在外

面了,原因是不想受家?人的束縛,但明明他的父母好幾年前就已移民加拿大,

所以她可以很簡單的掌握出他之所以不住家中,是因為不想時時刻刻看到他大哥

和大嫂的親熱模樣……

? ? 「對厚!那待會兒我就可以直接載你回家囉!」電梯抵達一樓。「你先到門

口等我,我下去開車上來。」

? ? 「好。」她走了出去,在電梯門將他頎長身影隔絕的前一瞬,她的微笑險些

就瓦解了。

? ? 伊藤亞希清亮如星子的黑瞳中,有一種名為眷戀的情緒在逐漸加深。

? ? 她不曉得他是無心抑是怎地,認識了十幾年的情誼,關於她的一切一切,他

都不太瞭解也很容易忘記,她不敢自詡已瞭解他到透徹的程度,但她相信她懂他

的絕對比他懂她的多,至少她明白了最重要的那一點,就足以抵沖全部了。

? ? 在孟傑的心底深處一直住著一個女人,而那個女人卻不是她。

? ? ★★★

? ? 黑色的蓮花跑車在街道繞了一會兒,最後他們決定到西華飯店用餐。

? ? 熱騰騰的牛排送上來,孟傑即使很餓了,仍未表現出一副餓鬼投胎的樣子,

這和以前的他有著很大的不同。

? ? 學生時期的孟傑是標準的火爆浪子,他英勇善戰,卻衝動易怒,因此時常與

人不順眼而杠上,那張俊逸的臉每天都會有著一些紅紅紫紫的顏色,鼻青臉腫乃

兵家常事,只是不管他受了再嚴重的傷,對方肯定會比他糟上一倍就是了。

? ? 讓孟傑從性格暴烈的「輕狂男」成長為如今的穩重,其中因素她知道的不算

太多,在他當兵前臣服在他拳頭之下的人確實不少,但她不討厭也不畏懼他的張

狂,因為他從來就不是個「愛」無端惹是生非的人,偏偏看他不爽的人就是很多,

根據那時候的說法,大夥兒對他的印象都是——太屌了。

? ? 他的人是變了,可埋藏在她心中的愛意卻沒消失過,仿佛只要是「孟傑」這

個人,無論改變再多,她都能夠接受。

? ? 「對了,孟傑,明天早上的會議你可別忘了。」她倏然叮嚀。

? ? 孟傑馬上翻了白眼。「我的天啊!亞希,我們現在在吃飯耶!可不可以別提

那些煩死人的公事啊?」

? ? 「喂!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我是好意提醒你耶!」她拿叉子在他面前作勢敲

了一記。

? ? 「是、是、是!我知道你是好意,但現在先饒了我行不行?」就算是工作狂,

也需要鬆懈一下的。

? ? 「哼!」她佯裝氣惱的進食著。說來好笑,其實和他在一起的時光,幾乎都

是傾聽他的心事居多,所以她從來不曉得在如此「和平」的情況下,他們能談些

什麼。

? ? 「欸!女人太愛生氣很容易變老的喔!」他調侃道。亞希可說是他身邊最要

好的知己了,不知怎地,每當他心情不好時,腦海?第一個浮現的就是她總是笑

意盎然的容顏,她就像是世上最能治療百病的藥,能紆解他所有的不愉快。

? ? 「我才不怕!反正我又沒人要。」她手執高腳杯輕啜一口香檳,眼尾餘光偷

覷他的表情。

? ? 「是這樣嗎?你長得不差,又會賺錢,應該有很多人追你吧?」他一副不可

置信,這樣的反應卻不是她希望的。

? ? 「是有一個啊!」她放下酒杯。也罷,她早就認清這男人永遠把她擺在朋友

的位置上,只是她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執迷不悟。

? ? 「是誰?」

? ? 「業務部經理。」手肘抵於餐桌上,她十指交握靠在右頷。「他可是殷勤得

很,每天都想約我出去,但都被我用各種理由推託掉了。」

? ? 「呃……你喜歡的應該不是他那型的吧?」欸!不是他愛扯人家後腿,那個

業務部經理長得很具福相,是從一個推銷員一路爬上現在的位置,雖然幹勁十足,

卻有種推銷員特有的流?流氣。

? ? 「那你倒是說說看,我喜歡的又是哪一型的啊?」她是在試探,但她必須裝

出好友間的嬉戲,不能讓他發現她真正的心意。

? ? 就算只會是朋友,她甘之如飴,然而一旦這項秘密公諸於世,她不敢想像他

會用何種方式來結束這一切……

? ? 「這個嘛……」他看起來還真的有在認真思考。

? ? 「嗯?」

? ? 「我想……是我這一型的吧!」

? ? 她一怔,趕在他正眼看她之前平撫自己的震愕。「你……」

? ? 「怎麼樣?我猜對了嗎?」說著,他還露出兩排潔淨白牙。

? ? 「你……怎麼會這樣想?」她小心翼翼的觀察,開始懷疑他是不是知道了才

故意講這種話。

? ? 「畢竟我們認識了這麼久也很難得啊!而且沒有一個人會想跟自己看不順眼

的人做朋友吧?」

? ? 高懸的心有了定位,卻也帶了些落寞。原來又是從朋友這個定義衍生出來的,

而非她所想的。

? ? 「但你這樣說也不對,我就不是你喜歡的那一型啊!」

? ? 「我跟你不一樣,沒有所謂什麼類型不類型的,感覺最重要!」這句話他說

得輕快,自然得讓人察覺不出任何異樣。

? ? 伊藤亞希卻看出了他些微的僵化,因為她曉得他的心版上留有一道傷口。

? ? 那麼……能引發你感覺的,是不是就只有那個女人呢?她不免在心中問著。

? ? 「你這項觀點,我能從你外頭那些女朋友看出來。」她仍是一派輕鬆。

? ? 老實說,連她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功力高超,竟用以一顆深深愛慕他的心

扮演了多年的朋友角色,然而她的演技多成功,這樣的不進不退,令人揪心的關

系就持續多久。

? ? 他挑眉。「你這不會是在揶揄我吧?」她的脾氣溫和而且成熟沈靜,這是從

他第一次見到她時便下的結論,沒想到她竟也有伶牙俐齒的時候……看來這段友

誼經歷了十多年,他似乎還沒完全摸透她。

? ? 「難道不是事實?」她頑皮的笑笑,覆蓋在整排劉海下的額眉間卻有一條深

刻的痕跡。

? ? 「人生在世,多玩玩是在所難免,更何況我是個男人,不像你們女人得為了

一片處女膜斤斤計較,你說是吧?」拿出LV煙盒,他順便取了一根香煙給她並

且點燃彼此的香煙。

? ? 「謝謝!」她深吸一口,又緩緩吐出,在尼古丁的作用下。她更明白壓抑在

她胸腔的惆悵並未結痂,只是經過長時間的承受,竟也麻痹成習慣了。

? ? 「想想我們中間有一段時間沒見面,你也交了幾個男朋友吧?我還挺好奇你

的第一次是給了誰呢!」

? ? 好朋友聊起天來就是這麼百無禁忌,其實孟傑大概能看出伊藤亞希是個屬於

悶葫蘆那一型,當初他也一直當她是乖寶寶,直到某天放學的途中,看到她坐在

公園?抽煙,才驚覺自己錯誤的認知。

? ? 「第一次?」她彈掉煙灰,失笑道:「忘了。」

? ? 「少來!你們女孩子不都很在意這種事,一輩子記住自己第一個男人?」所

以他玩歸玩,唯獨拒處女于千里之外,就算不必付出實質責任,可是不愛對方的

他也不希望被人牢牢套住,這樣的感情,他負擔不起。

? ? 「剛在辦公室時不就說了?我是個奇葩。」同時也是個對愛愚忠的笨蛋!

? ? 「你的確是,不過依我看,如果哪天你真愛上了,那個人一定很幸福。」他

突然剖析起她來了。

? ? 「為什麼?」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g.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