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傳第三部【永恆國度之封魔印章】1-5集作者:天堂裡的土

上傳

下載附件 (308.41 KB)

【永恆國度之封魔印章】

? ?出版:河圖文化

【第一集】第一章:抉擇

克盧森的死,在精靈族引起軒然大波。

他被二神將與歐根聯手殺死,在他之前,他的哥哥精靈王也在半個月前的一場殘酷戰鬥中,被他們聯手擊殺。他為了報仇,在三日前和以古珞蒙聯手對上二神將,不料三魔將的拉泰和伊梅將以古珞蒙拖住,他孤掌難鳴,被歐根的金棍刺穿心臟。他的哥哥死得比他更慘,是被班列一劍削斷頭顱,死都沒落個全屍。

六年前人類敗走之後,精靈料到人類會再次進犯。他們沒地方可去,只能抱著僥倖心態,一邊祈禱人類別再踏足幽谷,一邊加強兵力,「人人皆兵」。除此之外,為了彌補戰爭損失及繁育後代,到了已婚年齡的男性都被強迫結婚,並提倡已婚女性生育。

僅僅六年的時間,精靈族便多了一百來個新生兒。可惜新生兒仍然以女性為多,而且近幾年並未發生任何戰事。

六年前的戰爭過後,精靈族存活了六百多人,所幸大部分都能戰鬥,然而比起聯盟此次的兩萬大軍,這個數目簡直就是螳臂擋車。兩個月內,雙方展開三次慘烈的戰鬥,聯盟死亡人數達三千多人,精靈犧牲近百人。奇怪的是,雙方都沒有抓到任何俘虜,更奇怪的是,男性精靈比女性精靈戰死得多。所以如今的精靈族,總共六百多人中連同男嬰算進去,男性精靈也不足兩百人。

令精靈族悲痛的是,死去的男性精靈,很多都是精靈族的強者和權貴。聯盟似乎專門擊殺精靈的「核心人物」。精靈王死時,精靈們悲痛卻沒有絕望,但克盧森乃是精靈戰隊的支柱,他的死亡令整個精靈族感到絕望。

何況除了他們兄弟倆,在三次戰鬥中,精靈族陸續死亡的重要人物還有:大王子蒙特羅,蒂索、克盧森的兒子克凡圖,蒂索、克凡圖的大兒子酷龍?蒂索、以古珞蒙的小兒子袖裡絲?卡尤、克盧森四大家將中的安邦?烈、尤沙家族三大家將裡的馬洛父子及東帝申?可爾、弗利萊家的大兒子沙坦?弗利萊及六大長老中的安科和斯通。

反之,聯盟的主將戰除了嘉羅之外都沒有戰死,頂多只是重傷。

雅瑟為雪恥而來,以她壓倒性的軍力絕對能夠一次毀滅精靈,但她卻故意玩起「貓捉老鼠」的遊戲。佔據精靈族南方肥沃的土地,從事生產食糧的同時,不時對聚集在西部皇宮附近的精靈發動突發性的攻襲,每次「點到即止」,給精靈造成長時期的恐慌以及一次次的悲痛。她樂此不疲,誓要精靈們在恐懼、悲痛、掙扎與絕望中,緩慢地死亡……

精靈也深知雅瑟的意圖,然而他們又能如何呢?只能在死亡的氛圍裡,努力地求生存。

活著,不需要理由!生命的本質,就是抗爭到最後一刻。他們是世上最高貴的種族,哪怕沒有任何希望,也要在絕望中堅持他們的驕傲。

克盧森葬禮結束後的第二日,精靈族召開全體會議,商談日後的應對計劃。皇宮正殿上,蝶舞依然是皇后,只是她身旁沒了精靈王。殿內肅靜得如死寂的戰場!蝶舞沒開口之前,大家的呼吸都壓到最低。

「親王是精靈族偉大的戰士,他的不幸犧牲令大家都感到悲痛。但是我們不能失去信心,必須戰鬥下去,以血液和勇氣灌溉我們的生命之花。精靈族歷經千百世,傲立於各個種族巔峰。就算世上其它種族都滅亡了,我們依然驕傲地存活著。我們心中沒有仇沒有恨,我們美麗的心靈,只有對生命的熱愛。不管面對怎麼樣的災難,我們還活著,死也不退卻!」蝶舞不愧是精靈族的領袖,在此種情況下,還能夠喊出如此悲壯的「豪語」。

「皇后,我有話想說!」索列夫高聲呼喊。

時過六年,他顯得成熟了,成為精靈族重要的戰將。

蝶舞淩厲的目光,落在他臉上,「說吧。」

「你說沒仇沒恨,那又為何囚禁精靈族最強悍的男人?我們對他的仇恨還沒結束嗎?若不是因為他,我們早在六年前就被人類屠絕了,但我們卻恩將仇報的把他封禁在北部森林……」

「索列夫你別胡說,雜種是自願被監禁。若非他與三聖聯手啟動『四聖守護』,誰關得住他?」巴基思反駁著索列夫,他們是精靈族著名的「冤家」。

索列夫怒瞪著巴基思,道:「那也是我們逼他的!六年前,戰爭結束的一個月後,對他審判的結果是永久的封禁。雖然我當時也表示支持,然而這六年來每想到這件事,我都覺得我們做錯了。他從小被我們奴役、欺壓,甚至被我們追殺,最後卻救了我們。但我們又怎麼對待他的?說他是半精靈、說他是威脅、說他淫亂精靈族,主張把他處死或驅逐。後來三聖與他達成協議,用結界把他封印在北部森林。說句不中聽的,我們這叫恩將仇報。」

巴基思哂道:「雜種是魔法高強的結界使,四聖守護也不一定能將他封禁,他想出來,早就出來了。」

索列夫氣紅了臉,道:「你笨啊!他是可以出來,但他如果突破結界,全族一定都會知曉。破封而出的他魔力消耗得七七八八,如何面對追擊而來的精靈?你別忘了,陛下曾說他如果敢突破結界,便會率領精靈追殺他,皇后和三聖也都讚成。也別忘了,雜種當時說,只要不為難水月靈,他願被禁百年!這是他給我們的承諾,也是他對我們的理解和寬容,但我們什麼時候理解過他、寬容過他?」

巴基思頓時無語,索列夫繼續道:「我請求,對雜種『封禁或釋放』的問題,作為此次的議題,請皇后及三聖批準!」

全場屏息以待。

蝶舞看向三聖,見月霧輕輕頷首,她道:「就布魯的問題進行討論。假如大家能原諒他,釋放他亦是大多數精靈的希望,我和三聖也會同意。有些話我得說在前頭,他不再是那個被我們奴役的雜種。他對血咒與封咒已經融會貫通,他擁有世界上最凶悍的攻擊力量及最強韌的防守魔法。若他向我們發難,我與三聖聯手怕也勝不了,但若他與我們聯手,則能擊敗人類女皇及魔女姬安。你們的表決,將決定我族的命運,但誰都無法確定這命運的方向。 」

所有精靈頓時陷入沈默。

索列夫的父親,基波爾率先道:「我兒子提出的議題就由我先表決吧!雖然雜種姦淫我妻萊茵,雖然萊茵不恨他……幹!這什麼事啊……抱歉,我離題了。總之我與兒子站在同一陣線上,支持釋放雜種。精靈族缺男人,有個超級種男存在,精靈女性的怨念也不會那麼多了吧?我也可以在有生之日活得輕鬆些。我的四個妾室把我的精血都榨乾了!我可不是雜種……」

「基波爾你廢話也太多了,跟你兒子一個德性!」以古珞蒙打斷「怨男」基波爾的話,簡潔有力地說出他的決定:「把雜種放出來,我要跟他比個高低!」尤沙家族的家主,基拿淡然道:「有他沒他,精靈族都會面臨災難,我們就賭一次吧。」

安娜高聲道:「我代表尤沙家族,同意將布魯解封!」

「安娜妹子,你不能代表誰。我們需要的是全部精靈的同意,這是最基本的誠意。要讓他感覺到,我們是真心的信任他,期待他能夠與我們並肩作戰、保衛家園。他在審判終結時,曾問過我們,哪裡是他的家?那時我們沒能給出答案,現在我們必須給他一個誠懇的答案——精靈族就是他的家。」蝶舞語重心長地道。

「他是半精靈啊……」有精靈提出疑問。

「我與他的仇大家都知道,我也說說吧。」塔愛娃發言,精靈的騷動停止。

「雜種以前是個很好的孩子,他很勤奮也很懂事,只是我們沒有好好待他。因為他是狂布血脈的繼承人,我們害怕他會威脅到我們的生存。事實證明,即使沒有他的存在,我們也面臨生存的抉擇。

「眾所周知,他是半精靈,但也是封魔聖女的兒子,擁有高貴的翼精靈血統,是我們精靈族最強大的男人。精靈通往生存的路,假如必須再擬一紙通行證,那他就是那顆重要的印章——封魔印章。讓仇恨和鄙視過去吧,只要他認同精靈,我塔愛娃願意跪下來添他的腳。」

賓格道:「我同意釋放雜種。」

儂嬡道:「同意。」

「同意……」

「同意……」

聲音的浪潮整齊地響遍宮殿,沒有精靈提出反對——連巴基思也大聲贊同。

與此同時,殿外戒守的戰士知悉殿內的消息,他們也異口同聲在殿外高聲呼喊。生死存亡之際,精靈族再次信任布魯。

這是他們的抉擇,也是他們對力量的依賴。

北部森林內,四根如腰粗的魔力柱,分立在百畝野林四方。正是這四根魔柱形成的結界,封禁著精靈族的問題男。而豎立於森林西部的黑色魔奮邊,立著四間木屋。

蝶舞率領百餘名精靈到達,木屋的水月靈和莆氏姐妹亦同時出來。

「水月靈,你們過得好嗎?」蝶舞關切地問道。

水月靈平靜地回答:「皇后,我們過得很好。」

「難為你們了!守了他六年……」蝶舞撫摸水月靈的秀發,「精靈們已覺悟,特意來向他認錯,解除他的封禁。」

水月靈依然平靜地道:「我並不希望他出來,雖然看不見他也沒法跟他交談,但我知道,他在裡面很自由。」

「蝶舞,只有我們能夠進入結界,就由我們去與他協商。但他若不願意出來,不與我們一起施咒解封,我們三個也撤消不了結界。」月霧如此交代,接著便率領靈智和草華進入結界。

在精靈們焦急的等待下,魔柱漸漸消失,森林逐漸可見。

當她們看到結界內的木屋和莊稼,她們一臉驚訝。

結界內的兩間木屋與結界外的四間木屋排成一列,精靈們突然想起,原本結界外最初的兩間木屋,是布魯為水月靈蓋的,他被封禁後,甫氏姐妹悄然尋來,也蓋了兩間較矮小的木屋,與水月靈比鄰而居。

大家的目光注視著那兩間木屋,三聖和布魯,即將從其中一間出來……

「各位好啊,好久不見,別讓你們久等。本雜種隆重登場!」

布魯的聲音剛落,三聖首先出現,布魯緩步尾隨——但入目的情景令精靈們目瞪口呆!

眼前的野人是誰啊?赤身裸體、肌膚黝黑、長發及地,胯間巨陽硬如鐵矛……

最令人怒詫的是他竟然摟著草華和靈智的細腰,說出令精靈們羞憤的話:「三聖答應做我的女人,我才答應解封。剛才教她們接吻花了些時間,讓大家久等,真不好意思。」

「你還有什麼不好意思?你這淫人妻女的雜種,登場方式竟如此囂張,看我踹死你!」索列夫飛踢向布魯,草華撩起一腳,把他踢飛老遠。

「哇哈!雜種,竟然讓草華聖女幫你,有種跟我單挑……好痛!」

水月靈走到布魯身前,端詳他一會兒,無語地偎入他的胸膛。

他放開靈智和草華,雙臂緊摟著她的嬌軀,「謝謝你一直陪我……」

「我不知道你住在我屋子的旁邊。咫尺天涯,卻是我的幸福。而且我是你的元配,我不陪你,還有誰陪你呢?嗯……莆氏姐妹也和我一起守了你六年。」水月靈對布魯總是這麼的溫柔體貼,與她冰美人的形象截然不同。

蝶舞走到月霧身前,道:「月霧聖女,你們答應他的條件?」

「嗯。」月霧輕聲地回道,聲音如夢縈繞。

精靈們聽得清清楚楚,感覺卻很不真實。

聖處女守護精靈,是精靈族「純潔與高貴」的象徵,怎麼能夠讓布魯玷汙?

蝶舞怒視布魯,叱道:「布魯,你明知一二聖的純潔絕不許玷汙,為何還提出這麼卑鄙的條件?」此時,水月靈退開布魯的懷抱。

布魯正要回答時,一道儷影投入他懷中……

蝶舞怒叱:「韻兒,你要瘋到什麼時候?」

布魯把懷中的女孩略微推開,認出她真是玉韻兒。

六年不見,她已長成為十八歲的少女。一百六十八公分的身段,纖細曼妙,美麗更勝從前。

他愕然之際,她摟住他的脖子,踮起腳尖,?頭吻住他的唇……

他超愛她的主動,死死地回吻她,吻得她將近窒息,她才推開了他。

精靈們曉得玉韻兒跟布魯的關係,沒表現出多大的驚訝。倒是蝶舞羞怒異常,扯開女兒,叱喝:「布魯,為何玷汙三聖?她們象徵精靈的聖潔,你玷汙她們,便是玷汙精靈族。」

「皇后,誰說我玷汙三聖?我只說要她們做我的女人,沒說她們的處女膜已破,你緊張個屁!純潔能夠救精靈族?你們若覺得我過分,我就繼續在森林當野人。反正你們和人類的戰爭我也不是很想參與,人類那邊也有我的女人,我不想跟她們敵對。

如果你們一定要我參戰就必須答應我的要求,否則免談。「布魯狂妄地說著。

他朝莆氏姐妹張開雙臂。兩姐妹先是愕然,繼而欣喜地撲飛過來,他一手抱著一個。

「什麼要求?」席琳上前與蝶舞並肩而立,克盧森死後,她的身份只低於蝶舞。

「我是封魔聖女之子,就是封魔聖子。如今四聖缺一,我要求成為聖女……咳,不,是聖男。」

「你要當聖處男?你是處男嗎?」巴基思首先跳出來反對。

蝶舞拒絕道:「絕無可能,你是男人而四聖必須是女性。」

「那我要當精靈王!」布魯的話激怒了精靈,也激起一片叫罵聲。

蝶舞的臉倏地漲紅了,「你有什麼資格當精靈王?」布魯語帶雙關地道:「有沒有資格,皇后說了算。」

「你……白日做夢!我就算讓別人當精靈王,也不要你。」蝶舞氣得失了冷靜。

「那我要封聖,不是聖女、不是聖男也不是聖子,我要做第四聖獸。不給我威風的名號,我絕不幫忙。」布魯堅決地道。

森林回歸寂靜。

忽然,一個童聲喊道:「媽媽,他是野人嗎?」

眾精靈的目光,看往儂嬡……

布魯也看清楚儂嬡懷中的孩童,驚道:「儂嬡夫人,這是你的孩子?」

儂嬡紅著臉,嗔道:「你傻了啊?我沒有丈夫,怎麼會有孩子?這是皇后的,他是澤布王子。」

「哇,有個『布』字,聽起來真親切,讓我抱抱!」布魯走到儂嬡身前,抱過澤布,見他長得跟自己有幾分相像,內心狂喜之時,猛親他的小臉。小孩叫著:「野人叔叔,澤布只喜歡讓女孩親,你這樣親我,她們會傷心的。」

蝶舞過來搶走孩子,嗔道:「別碰我兒子!」布魯詭異地凝視她,笑道:「皇后好厲害,生了四個女兒之後,終於生出兒子。我很喜歡他,讓我做他的干爹吧?」

「我的孩子不需要乾爹!」蝶舞嗔怒地瞪著他,「你到底要不要幫忙?要看著我們被人類殺死嗎?」

「要嘛是精靈王,要嘛是第四聖獸,否則我絕不幫忙。別拿情來壓我,我的身份又不能名正言順,為什麼要幫你們!」布魯說的話,只有少數人聽得明白透徹。

「這不是我能夠決定的。」蝶舞故意推託。

「戰爭時期,我們就封你為封魔聖子!若你協助精靈擊退人類,那時候再另行封賞。」月霧乃四聖之首,她擁有推選第四聖的絕對權力,無須經過精靈的同意。

男性被封聖,在精靈族是第一次,史無前例。

精靈們訝然無語。

「跟你們鬧著玩的!什麼四聖、精靈王,我都不想要,我只想做雜種!但是,別再懷疑我、別再排斥我。我不要虛名,我僅要自由和尊嚴。水月靈,我們走吧,回去也讓你生個兒子……」

【第一集】第二章:威風八面

對於布魯的回歸,大部分的精靈反應平淡。他們曾憎惡他,然而跟他生活多年,對他亦是見怪不怪。

獲得精靈臣民的批準,布魯住進皇宮。

當晚,他與水月靈、凱莉兩女重續舊緣時,同樣住在皇宮內的儂嬡母女,偷偷潛過來加入他們的「床戰風波」。六年未碰女人的布魯,把她們肏得欲仙欲死,死了又活、活了又死……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