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訓班熟女——楊姐

??培訓班熟女——楊姐

??分享自己獵豔經歷,的確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那些自覺略有成就感的經歷,

不足於外人道,卻能隱去時間、低點、名字發到網上。一種終於有人知道老子幹

過這樣這樣這樣事情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 ? 好,開始楊姐的故事。

? ? 2012年,我去參加了一個培訓班,班上男女參半年齡不同,但氛圍倒是

不錯。加上週末上課,經常抱團吃午餐,沒兩節課大多數人已經互相認識。

? ? 作為我來說,天性中有那麼一點點得瑟,班上提問、討論、做分享時候,經

常站出來海闊天空一陣侃,對不對的另說,反正想說什麼說什麼,說完了說爽了

為止。自然而然地,比一般人更容易被大家記住。

? ? 幾節課之後,學員們逐漸開始分團了,形成了固定的小團體,佔座、吃飯、

幫忙點名等等都在一起。

? ? 我們那個小團體裡有個輕熟女,姓楊,不到35歲,168的身高比較高挑,

略略有些豐腴,皮膚很白皙,小臉尖下巴大眼睛。

? ? 楊的男人緣似乎不錯,班裡除開幾個嫩妹子,也確實沒有禦姐能與楊的氣場

和容貌匹敵,於是楊姐的稱呼傳開了全班。

? ? 一開始我是不吃這一口的,向來都勾搭年輕妹子,沒勾搭過姐姐。但是本著

討好女性絕對不是壞事的原則,各種調笑、捧、打情罵俏,一樣也不能少。一來

二去的,感覺吧,好像距離近了不少,但還不敢肯定有戲。

? ? 事情的轉機出現在微信裡。有些事情是不適合聊QQ的,譬如個人隱私,誰

知道你電腦前坐的是誰,或者正聊著呢誰過來看見螢幕。手機就隱私得多了,很

少有人會翻弄別人手機,所以涉及到個人資訊的事情,尤其是性生活的事兒,統

統放在微信裡。

? ? 我跟楊姐聊著聊著,這話題就拐到了下半身。說是無意,也是有意。但凡有

點意思的女人,我習慣性地都往那方面勾。都是過來人,沒什麼害臊的。能跟你

聊那個,才說明她對你可能有意思。連那個都不跟你聊,趁早死心。

? ? 聊得一來二去,知道她跟老公矛盾不少,要不是有孩子,早就離婚了。也瞭

解到她老公沒啥情趣,上來就搞,搞完就睡。

? ? 作為對比,當然要把自己說得很浪漫,很會玩,花樣很多。截至這時,我心

裡的念頭仍然只有一個:暫不出擊,但是鋪墊不能斷,萬一打算出擊呢?對吧。

? ? 有那麼一次,聊著聊著,楊姐給我發了一條微信:我喜歡你。

? ? 我看到微信直接愣了,雖然我明顯能感覺她近期對我的笑容中,有那麼一點

什麼,可沒想到居然能打破女人的矜持直接說出口。

? ? 就那麼一愣,我莫名其妙地順手回了三個傻缺到極點的字:我知道。

? ? 回完我都想抽自己,人家一女的都表白了,回這三個字算是怎麼回事,耍哪

門子酷啊?可是時候才驗證,就是這三個字,被楊姐理解為自信、酷、霸道、爺

們。可見一個女人的盲目,真喜歡上你,你幹她,她都覺得幹的姿勢好帥。

? ? 後來的事情就簡單了。上課的樓裡,週末除了我們教室,空無一人。我們倆

常上課時偷偷溜走,沿著樓梯上下一兩層,避開同學然後各種摟摟抱抱。至於監

控,愛拍便拍吧,老子又沒打炮。

? ? 某次晚上下課,楊姐跟我約了去吃飯,吃完我開著楊姐的車到處找人少的地

方,後來拐到一條偏僻的斷頭路,頂頭是工地,四下無人無燈,感覺應該不會有

攝像頭。

? ? 倆人在車後座裡閒聊,聊著聊著,她便看著我傻樂。我心裡一琢磨,都是成

年人了,她連娃都生過了,不必搞那麼久鋪墊嗎,直接來吧。於是抱住一吻,楊

姐當時有點嚇到了,不知所措。

? ? 我的原則向來是,只要親吻不抵死反抗的,就舌吻。舌吻還不反抗的,手就

往裙子裡摸。

? ? 趁著楊姐沒反應過來,我就迅速攻佔了舌頭,手也撩進裙子開始往下扯內褲。

這時楊姐才反應過來,拉開我的手,兩眼含春地說:「我不要這麼快」

? ? 好吧,慢一點。今天我們大踏步地後退,是為了明天大踏步地前進。

? ? 我妥協地把手從內褲鬆緊上拿開,轉成托住屁股。但是舌頭依然往小嘴裡鑽,

吻到她主動吐舌相迎時,又放棄小嘴去舔舐耳垂、頸後、肩膀、鎖骨一線,同時

手在屁股上畫圓,一點一點向敏感地帶挪動。

? ? 有經驗的熟女就是容易被激起欲望,如果換成小姑娘,效果連一半都沒有。

? ? 經過幾分鐘不間歇的熱吻和揉搓,楊姐已經被我弄得意亂情迷,甚至沒發覺

我的手已經隔著內褲摸到了陰唇,或者發現了但是沒法做出反應。上衣的寬領,

也被我拉到一邊肩膀,乳房的上半部已經快露出。

? ? 但是我也認識到車裡狹小的空間是不可能車震的,何況我倆都沒帶安全套,

不想搞出『人命』。開房也是不現實的,良家婦女很矜持,礙著面子,容不得你

說開房。

? ? 所以一瞬間,我做出一個正確的決定,當天的目標不是上她,而是插進去,

哪怕一下。女人就跟玩遊戲一樣,打通幾關是幾關,下次就能直接續關而非重頭

開始。

? ? 決定一下,立刻開始攻擊重點。

? ? 此時天色已黑,一隻手先關掉車內燈,烏漆麻黑中從奶罩中掏出一隻乳房,

咬住乳頭輕輕噬咬,咬得楊姐渾身麻酥。另一隻手隔著內褲揉搓肉唇。楊姐起先

努力反抗了一下,但一個重點部位被如此對待的女人,怎麼可能反抗過一個色心

大熾的色狼。

? ? 我揉到她的內褲濕透,手指便勾起內褲邊,直接揉搓陰唇。

? ? 楊姐這是已經無力反抗,被我迅速手指插入小穴攪動,嘴巴貼著耳朵輕輕呼

氣還小聲地羞笑她:「我的手指上好黏啊、誰的水水這麼多、怎麼會有『卟唧』

的水聲呀……」諸如此類。??

? ? 此時楊姐已癱軟,順利剝下她的內褲,回手解開自己褲腰褪到膝蓋,肉棒已

經一柱擎天。我牽著她的小手,放在肉棒上,她很知趣地輕輕揉捏起來。

? ? 揉了幾下後,我便向前挺腰讓肉棒輕輕蹭在陰唇上,上下聳腰,讓肉棒代替

手在陰唇上揉搓。然後稍一用力,便順理成章地滑了進去。

? ? 熟女的騷逼,又濕又滑,又不用擔心像少女一樣剛進去會疼(本人略粗),

狠狠地搗了幾下,搗得楊姐呻吟起來。但是狹小的車廂內實在沒法保持姿勢,享

受了幾次重擊,也只能不捨退出。

? ? 既然不能上床,越糾纏越憋得難受。我做出一副回歸正人君子的樣子幫她扯

好內褲,看她滿面潮紅,只當不知。但我知道這個女人隨時都是我的了。

? ? 果然,不久之後我提出開房。楊姐只回了三個字:「聽你的。」

? ? 那天的發揮並不好,有點太急,撅著屁股急幹了一陣便出了貨。但楊姐說她

爽到了,不管是真是假,我就當真的聽吧。

? ? 但是好景不長,沒多久我們就分手了。

? ? 是我提出的,因為楊姐大概是家庭的問題,實在太缺愛了,恨不得霸佔我的

每一分每一秒。上班的時候,不管我是工作、開會、炒股、聊MM,她都希望我

隨時回應她,希望我陪她聊天談心。為此,我們也吵了好幾次,雖然最終都以她

讓步為結果,但局面並不會好轉。

? ? 最終,我只能祭出殺手鐧:說我媳婦有所察覺,為了避嫌不可再聊這些,甚

至要刪她QQ和微信。

? ? 那時培訓班已經結束,更無必須見面的機會。楊姐看我決絕之心,雖然不捨,

但終不願破壞家庭,無奈放了手。從此只聊正常範圍內的話題,互動也極低,因

我有時候會聲稱忙沒空聊天。此事終於畫上一個句號。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