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從前交換的日子

一切都回到那個四年前的夏天,我和老婆那時還是大學裡的一對小情侶。老

婆清純可愛、天真無邪,對色胚的我愛的死心塌地,早早的就把處女交給了我並

和我同居在一起。

那個夏天我們更是藉口參加考研班,雙雙沒有回家,住在出租的小套間裡,

每日享受性的快活。每天晚上我都會把嬌小的老婆抱在懷裡愛撫把玩一番,等她

徹底濕潤了就進入她,一起到達高峰,然後一起洗澡,在浴室裡來第二次,回到

床上再視情緒來第三次或睡覺。

第二天我們都會在床上纏綿到中午,我同樣會要她一次,有時更多。下午她

去考研班給我抄筆記,我則偷懶在家。在這日復一日的過程中,雖然我們自始至

終都享受著密集的性愛,但我們的內心深處都不斷渴望著更多的刺激。

這時我在網上認識了張哥和張姐,他們是一對同城的中年夫婦。那時夫妻交

友對我和老婆而言是徹頭徹尾的新鮮事,關於我們和張哥、張姐怎麼認識的,細

節已經記不清了,總之我很坦誠地介紹我的一切,包括真實的學校和姓名,並告

知我對他們更多的是好奇,我期待可以發生些什麼,但即使不行也可以做朋友。

張哥、張姐看了我們的照片之後都對我們很感興趣,我也利用了老婆的好奇

心,沒有告訴她我的期待,而只是裝作向她展示新鮮事物。起初的幾次聊天都叫

她在旁邊看,讓她問一些她想知道的事,並鼓勵她單獨和張哥聯絡。

也許隔著網絡人都會降低防範,張哥成了老婆的QQ好友。通過聊天,老婆

覺得張哥人成熟可靠,不失風趣,他們交換了手機,之後的幾天老婆都會看著手

機短信傻笑,有時還會在電話裡聊一會,不知不覺的曖昧起來。

我這方面的進展要比老婆快得多,因為我下午一個人在家,有大把機會和張

姐單獨聯絡。我自從看過張姐的照片後就迷上了她,抓住每一個機會和她調情,

向她敘述我對她身體的渴望,以及我幻想和她的種種細節。

張姐顯然是老手,她很會撩撥我的情慾,也享受著我對她的慾念和渴望,我

們在電話中忘情地做愛。就在一次電話做愛之後,我訴說我多麼想要見她一面,

哪怕只見一面也好。她笑著說既然這麼想見,就見一面好了。

我驚喜於她的答覆,在此之前,我還以為我們的關係僅限於虛擬而已,我甚

至都不去追究他們照片的真假,但她這句答覆之後,我知道,一切皆有可能。

當天下午我們就在咖啡廳見了面。我永遠不會忘記張姐第一次出現在我面前

時,我是多麼的激動。她一身亞麻色的連衣裙,端莊而不失嫵媚;大波浪的齊肩

長髮,襯托出她性感的玉頸--她的脖子的確性感非凡,每當我進入她時,我都

會忍不住吻她的脖子。更誘人的是她堅挺的雙峰和屁股,襯托出她中年婦人的豐

美腰身。她的真人比照片還要更讓我垂涎欲滴,我一時呆得說不出話來。

張姐比我要從容些,她熱情地和我打招呼,噓寒問暖,問著學校和生活上的

事,好像長輩一般。她也不時的打趣我,誇我長得俊俏,是個「小帥哥」。我緩

過神來,便開始不懷好意起來,誇她性感、聲音好聽,把話題往色情的方向引。

張姐回應著我的調情,眼神裡寫著慾望。我們說話的聲音都帶著不自覺的喘

息,臉色也都陣陣泛紅。桌子下面,我們的腿彼此勾搭著、撫摩著。

我們調情時說了些什麼我已記不清了,只記得最後我說「好想現在就和你去

開房」。張姐莞爾一笑,問我:「是不是真的啊?」我鼓起膽子抓著她的手放在

我雙腿之間,讓她「驗證」,張姐一邊驚訝著一邊大膽地開始撫摩,並在我耳邊

低語:「其實人家老公今晚不在家。」我才知道,今天這一切都是她一開始就設

計好了的。

我打電話告訴老婆,今晚和本地的同學包夜打Case,不回去了,老婆抱

怨了一下,沒有懷疑什麼。我在電話裡安慰和討好老婆的時候,張姐還勾著我的

腿壞笑著。然後我跟隨張姐到了她家,就在約見地點的附近。

進了她家,張姐還要帶著我參觀一遍他們家的各個房間,但我早已急不可耐

了,把她擁入懷中,狂吻起來,身體也猴急猴急的要她,她熱烈地回應著我的深

吻,發出動人的哼聲。

但是當我掀起她的裙子把她脫至半裸的時候,她卻推開我,讓我先去洗澡。

這對早已情不能已的我來說不啻於酷刑,我撒嬌的央求她,她卻像個阿姨般關照

著我脫衣,讓我「乖」、「聽話」、「我們有一整晚的時間,你想怎麼都行,不

要急」,這些話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抗拒,我聽了之後乖乖的去了浴室。

洗到一半的時候,張姐進來了,只圍了一個浴巾,頭髮盤起,露出性感的玉

頸。她說怕我洗不乾淨,要「幫我」……我感到很不好意思,向她解釋實在是她

太誘惑了,平時我都沒這麼快的。

她笑著安慰我,看到我的陰莖仍挺立著,還驚訝了一下說:「年輕真好!」

然後讓我幫她洗,我當然不會客氣,雙手在她身體每一處遊走……我於是簡單的

擦拭了我們,抱她來到臥室,和她相擁在床上忘情地深吻著。

在她的引導下,我進入了她……後面的過程不便在這裡細說,但我終於知道

了一個女人可以在床上如此的放浪。彼時的老婆還只會在我身下克制住自己的呻

吟,低聲嬌喘,最多也是在高潮時用力地摟住我,但和張姐做愛讓我見識了女人

原來也可以如此享受性愛,而這又是多麼的美妙。

她主動地需索著我的一次又一次,而且主動引導著我做出挑戰我的想像力。

和張姐的初夜,放不開的人反而是我,張姐讓我充滿驚喜,幾乎懷疑自己是在做

夢。

那一晚我們做了一整夜,前幾次都是連著來的,後面的除了間歇時的聊天調

情、夜裡吃了點東西之外,我都插在她的體內。張姐上過環,她也願意信任我年

輕身體的清白,所以不用我戴套,讓我直接射在她身體裡,我們之間沒有任何隔

閡,得以盡興。

為了報答張姐為我帶來的驚喜,我也用我不知疲倦的年輕身體給她帶來了不

小的驚喜。那晚我們做的次數已經數不清,我第一次這麼賣力,心甘情願被她掏

空,但內心中仍然充滿渴望。

我和張姐的初夜就是這樣充滿欣喜渡過的,她在做的時候還提起了我老婆,

說張哥看了照片就很喜歡,說起我們四個人的種種。我聽得意亂情迷,尤其是聽

到張哥會對我老婆怎樣怎樣,心中充滿了別樣的滋味。

清晨我告別張姐,拖著疲憊的身軀和軟綿綿的雙腿回到家中時,我知道,我

走上了一條不歸路,我會越走越遠,還會累及天真純潔的老婆。但我不後悔,我

只是告誡自己,無論怎樣,不要因為今天的決定而拋棄老婆。

過後難免和張姐在電話中互訴衷腸,回味我們的初夜,相約下一次。張姐趁

機勸我約老婆一起出來,四個人見面。為此我也費了一番口舌,好在老婆特別單

純,也好哄騙,就以網友聚會的名義相約了。想不到這次就成了老婆的第二個初

夜。

到了約見的那一天,我和老婆都心情有些忐忑,激動而有些不安。對老婆來

說,這是要去見一對生人,一對以這種方式認識的人,一對做過夫妻交友的人,

我們都不知道該以什麼方式相見,怎樣交談。看得出,老婆用心打扮了一番,穿

上了她喜歡的小可愛和淑女裙,我則一直擔心我和張姐的事會穿幫,就著樣惶惶

的等到傍晚。

到了樓下,我遠遠的就看到了張姐,和她身邊的張哥--一個優雅的成熟中

年男人。張姐和我們熱情地打招呼,邀我們一起上車。張哥開著車,他們夫妻兩

個從容地和我們寒暄著,好像認識很久的朋友,張哥的風趣和張姐的隨和迅速讓

我們放鬆下來,和他們愜意地交談著。

到了他們家,張哥陪我們在客廳的沙發上聊天喝茶,張姐在廚房忙活著。我

們一起享用了家庭晚宴,席間張哥開了一瓶珍藏的紅酒。

飯後我們圍著桌子,品著紅酒聊天。張哥很會聊,話題在他的控制之下漸漸

轉向性方面。我也是好色之人,加上好奇的老婆,我們都想多瞭解一些夫妻交友

的細節。聽著張哥帶有磁性的聲音描述著交友的經歷和交友過程中香艷無比的細

節,我和老婆都受到了感染,沈迷於氣氛之中。

張哥談到他們初入這個圈子的事,講了最令他們難忘的一對夫妻和與他們最

刺激的一次交友。張姐談了她的上一個單男情人--也是個大學生,談到與他的

瘋狂情事,談到他們三個在一起的種種。老婆對這樣的香艷之事聞所未聞,尤其

是講到兩個男人一起折騰張姐時的細節,老婆聽得胸部起伏、呼吸急促、夾緊雙

腿,看得出來她動情了。

張哥把話題引向我們身上,問我們的性事,我也照樣描述著,張哥總會問一

些細節,尤其是關於老婆的。他會問老婆高潮時的表現、身體的細節,把旁邊的

老婆逗得羞紅了臉。

後來的一個問題我答錯了,張哥問我老婆哪裡敏感,我想也不想就回答「當

然是小妹妹了」。張哥說不對,女人的身體肯定還有敏感的地方,張哥滿懷柔情

地問著老婆,讓老婆回答哪裡敏感,老婆羞紅著臉說:「其實耳朵和腳都有些敏

感。」

張哥接著向老婆不斷詢問著,讓她作答,在酒精的作用下,老婆糊里糊塗的

沒有拒絕,一一回答著。在這樣的問答中,老婆內心的底線漸漸垮掉了,老婆在

內心把張哥作為可以依賴、無法違抗的人。

我們後來換到沙發上落座,此時自然而然的,張哥和老婆坐到了一起、我和

張姐坐到了一起,老婆夾在我和張哥中間。在酒精的作用下,我身體懶散著,幾

乎靠在張姐身上,膽量也大了,不時的向張姐身上撒嬌、調笑著。老婆也醉了,

靠著張哥的肩頭,和張哥耳語著,曖昧的笑著。

張哥和我開著玩笑一起露身材,我們兩個男人把衣服都脫到只剩一條內褲,

老婆眼裡透著曖昧的羞澀,張姐則大方地欣賞和撫摩我的肌膚,眼裡透著慾望。

張哥挑逗我去親親張姐,我衝動的親了上去,張姐熱烈地回應,和我激烈的舌吻

著。張姐很會接吻,我們吻得如癡如醉,完全不顧身邊的人。

我把手伸向張姐的胸部,張姐毫不避諱地享受著,嘴裡發出性感的哼聲。等

到我們分開,我回過頭去,看到了令我震驚的一幕:張哥和老婆已經吻在一起,

張哥把嬌小的老婆緊緊摟在懷裡,深吻著,老婆在張哥的攻勢下已經失了神,雙

手勾著張哥的赤裸的肩膀,可愛的胸部被張哥肆無忌憚地愛撫著。

看著這景像,我胸中充滿了異樣的感覺,全然不顧張姐在我身邊的挑弄,睜

大眼睛看著這一幕。

老婆和張哥分開後,突然很尷尬,不知如何自處,無助地撲到我懷裡。我捧

起她的臉,吻著她,告訴她:「寶貝,你今晚最美!」告訴她:「不要有顧慮,

交給我吧!」

說著我把她轉過去,面對張哥,我從身後把她整個人像個小孩子一樣抱在懷

裡,親吻著她的脖子和耳朵,耳語著安慰她鼓勵她,說些愛她的話。在張哥的幫

助下,緩慢地脫下她的衣服和裙子,老婆在我懷中,醉到只能任我處置。

張哥不失時機地湊過來吻起老婆,老婆在迷離中只能被動地回吻。我從後面

解開內衣,老婆的一對小白兔蹦了出來,張哥也不放過它們,難免一場欣賞和把

玩,老婆此時已經癱軟在我懷裡,任由我和張哥處置了。

張哥吻著老婆的嫩腳,老婆興奮得長大口喘氣。張哥為老婆脫掉下身的小可

愛,這個過程中,老婆眼神驚恐著,但仍舊很聽話地配合張哥抬起屁股。我看到

他們眼神的交換,心中酸酸的,又很興奮。

老婆誘人的胴體終於完全展現在張哥面前,我分開老婆的雙腿,把她最私秘

的部份展現在張哥面前。張哥俯下身讚歎著、欣賞著,感歎老婆的粉嫩、唏噓著

老婆的濕潤。老婆羞得一塌糊塗,別過臉,任我們處置。

之後張哥便吻了下去,作為一個經歷豐富的中年男人,張哥在這方面的技術

是出類拔萃的,老婆在我懷裡就幾乎高潮。在老婆將到未到之時,張哥猛然抱起

嬌小的老婆,站起身來,老婆驚叫了一聲,雙手緊勾張哥的脖子,伏在他懷中,

身體還在對快感的需求中戰慄著。張哥不管我,抱著老婆兀自進了旁邊的臥室。

這時候剛才整個過程中一直躲在我身後的張姐撲到我身上,急不可耐地和我

纏綿在一起,而我的心還有一部份在另一邊。他們家的臥室牆上是一面巨大的鏡

子,此時臥室的門開著,屋裡的光線曖昧著,從客廳的沙發上剛好可以通過鏡子

看到臥室床上的景像。

我一面和張姐纏綿,一面關注著裡屋床上。張姐急不可耐地要我進入,我也

早已蓄勢待發,於是我們這一邊迅速打得火熱,張姐的呻吟像水中的漣漪一樣在

屋子裡迴盪著。

而臥室裡的張哥卻很有耐心,前戲進行得非常久,把還有一絲不適的老婆照

顧得服服貼貼,耐心地品味著她的身體,也讓老婆感受到自己在被人如此品味。

等到我和張姐已經兩次結束了,臥室裡還在進行著他們的第一次。我通過鏡

子欣賞著在張哥身下嬌喘的老婆,時不時還會有眼神的接觸,這真是非常刺激。

我們兩次之後,我來到臥室門口,望著床上的老婆,老婆用無助的眼神失神

地回望著我,一面忍不住在張哥的衝刺下發出陣陣喘息呻吟。我微笑著用眼神去

鼓勵她,然後和張姐相擁到客房。

我和張姐在客房裡又來了幾次,張姐的情慾還是那麼驚人,我也依舊精神飽

滿,急切渴求著。隔壁也不止一次,後來知道,張哥當晚來了兩次,都很久,第

三次張哥沒有成功,但張哥的技巧高超,光前戲就能讓敏感的老婆到達好幾次。

第二天的早上,我在張姐的「叫醒服務」中醒來,享受著張姐的口舌之功,

忍不住又來了一次。事後來到隔壁,令我吃驚的是屋門掩著,裡面發出陣陣的呻

吟,他們顯然是正在做愛。這令我無比驚訝,因為昨夜的老婆是醉的,可是今天

的老婆應該已經清醒了,看來張哥的確有一手。

事後聽老婆說起,醒來時被摟在張哥懷裡,兩人都是赤身裸體。老婆已經酒

醒了,想起昨晚更是羞得不行,都要哭出來了,就想要趕快回家。但張哥很會哄

女人,充滿愛意地把老婆摟在懷中,說著情話,老婆很快就受到感染,癱軟了。

張哥情慾高漲,又開始對老婆進行前戲,內心矛盾的老婆難以抗拒這樣的攻

勢,但老婆要去小解,於是張哥抱起她一起去。在衛生間裡,張哥把老婆抱在懷

裡,像把小孩一樣抱著她小解,期間還一邊吻著老婆,一邊撩撥她小便的地方,

老婆被他這樣,突然覺得什麼都可以交給這個男人了,就乖乖的任他玩弄,被抱

著回到床上,分開雙腿被進入。

在他們結束之後,我進去了,張哥正在幫老婆清理下體,溫柔而仔細。老婆

也乖乖的為他擺著姿勢,分開自己,這畫面讓我血脈賁張。老婆看到我,羞紅了

臉,不敢看我,但姿勢仍然沒有因為我的到來而改變,於是我心裡知道,以前的

老婆只是我一個人的,但從此以後她便成為既是我的女人又不是我的女人了。

後來我們是如何分別的,已經記不清了。我和老婆回到了家中,兩個人都充

滿心事,若有所思。我首先打破了堅冰,當晚就向老婆坦白了自己的心跡,以及

和張姐的事,並不斷表白自己對老婆不變的感情。

老婆哭了,我也哭了。我們交流了各自的感覺,老婆其實也年輕貪玩,喜歡

張哥帶給她的新體驗。而且老婆是個天真的人,沒什麼主意,只要我一再說服,

她就會信以為真。我的態度就是「既然做都做了,就要盡量把它變成一件美好的

事,感受其中的快樂」,而老婆則很信任我,在我樂觀的態度鼓舞下,忐忑的老

婆也逐漸釋然起來。

我們和張哥、張姐的聯繫更頻繁也更直接了,可以毫不避諱地互通電話,張

哥更是約我們下一個週末再去他們家「坐坐」。我對此很期待,老婆矛盾著,執

拗著不肯,我堅持著,張哥也在電話中起了不少作用,最後,老婆半推半就的和

我再次去了他們家。這次我們一同渡過了整個週末,一個無比快樂的週末。

後來這就成了一種定式,我們幾乎每個週末都相約在張哥、張姐的家中,有

時一晚,有時整個週末。後來更是變著花樣,先在他家四人一起一個晚上,我再

帶張姐回到我的小窩,把老婆留給張哥整個週末;或者週五晚把女方對換,週日

白天再四人相聚在一起,交流雙方的細節,有時還一起欣賞前一天晚上錄製的錄

像。

老婆後來也不再抗拒,反而變得很期待週末的到來。在張哥的調教下,老婆

進步神速,只在幾個月之後,每到星期五的下午,老婆便用心地打扮自己,精心

挑選張哥喜歡的情趣內衣,在大腿根處噴上性感的香水——這些都是她原先不會

做的。

這裡,這個「緣起」的故事就結束了,我和老婆就是這樣走上了這條路。相

比別的夫婦可能花很久時間做夫人的工作,滿懷顧慮,幾經波折,我們這個過程

可謂順暢得有點不可思議。這可能要歸功於我們那時都很年輕,心中充滿80後

的無所顧忌,一味只是追求快樂,根本沒有想到責任或其它。就像現在國外那群

小留學生一樣,他們很容易就去做一些荒唐的事,成為人們眼中「留學垃圾」,

其實根源也是年輕,心中沒有顧慮。

我們很幸運的在年輕、衝勁十足的時候嘗試了這些,避免了無謂的波折。我

們更幸運的是遇到了張哥、張姐這樣一對合適的人,引導著我們走入這個快樂的

新世界。

張哥、張姐後來曾坦白過,他們對我們其實一開始都是設計好的「圈套」,

因為張哥垂涎著我老婆,張姐垂涎於我,我們倆就是在他們的安排中,一步步的

走了進來。但我一點也不怪他們,沒有他們的精心安排,也不會有我們夫婦的今

天。況且我們和張哥、張姐後來就已經相處出了感情,不會在意開始時的動機是

怎樣的了。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b.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