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偷情】

  

  这一年多来我老婆生完第一胎后,我忽然有了一种很怪的想法,而且会使我下面兴奋。

  就是她那双美乳,因为哺乳期还未过,所以每天雠要哺育幼儿,如果幼儿吸不完之奶水,间中我也会待劳一下,如果我不要时,老婆便会把剩余之奶汁挤出弃之,那当然挤奶之过程每次我雠会亲力亲为。因为老婆每当哺乳后或我帮她挤奶后,缌是要和她做爱才能减轻她体内之欲火,所以基乎一星期内我与老婆最少做爱五天。因在今年6月多我做了一件很扯的一件事……这半年来每每一想到就觉的自己太扯。可是,每一想到就觉得自己异常兴奋……事情是这样的……
  (一)发生事件的现场

  我在四年前娶了她,但在两年前才存够了钱,才敢让她生出第一胎。话说今年六月底,天气闷闷热热地,而我老婆她在这两三年,都习惯在晚饭后将全家的垃圾集成一袋,然后拿到门外楼梯间放置,中午会有人来从一楼收到六楼。对了,我买的是旧式的六层房子,是二手的,买在三楼。有电梯,但楼梯间是要再经过一铁门的,楼梯间每层楼都是如此。有点类似独立式逃生梯,通常每层铁门都关着的,大家都用电梯。所以,每层住户都会在睡前将垃圾集中到楼梯间。

  但是,是在通往下一层的中间楼梯间转角处(楼梯间是待会事件发生点)。
  从去年她生完第一胎后,就习惯晚饭后直接忙完所有家事,然后洗个澡出来,(因为方便哺乳,已习惯在家中不戴乳罩了。其实不戴也好,因为我最喜爱看女性乳房,尤其是在没有戴乳罩之下,乳房在衣衫下上下左右摆动,真是百看不厌,况且是自己老婆,高兴时又可以楂楂,那当然有权利必有义务,楂完当然亦要与老婆作爱。)有时只套一件内榇衣、有时只套一件踢秀。(她好像已经习惯在怀小孩时都只套一件连身孕妇装的模式了)

  然后她通常会利用这洗完澡到睡前的这段时间,通常会把家中的室内盆栽集中到客听坐下来慢慢的修剪。最后再把修剪下来的花呀、叶子的,跟家中各垃圾桶的垃圾集中起来,拿到我上述的楼梯间转角放置。

  各位有没有注意到呢?她就给我穿这样跑出去,放置垃圾?就单件衬衣?不戴乳罩?虽然只是出个大门走两三步,经过铁门走楼梯,下半层楼再回来。前后只需5~ 7秒,之前我也没去特别注意。可是在她生完小孩后,这一年多来我忽然开始觉得她这样是很令人兴奋的。因为她都认为开了家门暂时不关,只是往前走几步丢包垃圾再折回没什么。可是我想到的是,如果大门被风一吹关了起来,那她穿这样不就?但是,因为我就在家里,就算真的被风吹关了,我也可以帮忙开的,更何况我家大门很厚重(我选的门)

  所以,我老婆她跟本没放在心上是可以理解的。

  跟你们讲,一直到今年6月,果真碰上了万一,就这样发生了。我做了一件事……因为忍不住心中的幻想……唉!想起来我是有点离谱。那天,我一样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然后有点睡意(我常看着电视就睡着了)可是我那天是故意装的,心里有个小小的计划想跟老婆开个玩笑。而且等了两三天才碰到她洗完澡出来,只套一件内衬衣,那当然又不戴乳罩,不过当然有穿内裤啦!我装睡瞇着眼看她,衬衣只刚好遮住臀部而已,平时我是习惯了不会特别感觉,可是今天不一样,心里在犹豫要不要开她这个小玩笑?所以一幻想到如果成功……喔!当时一想到这就莫名兴奋。听到她开家门出去的声音,我马上跳起来用脚尖快速的,蹑手蹑脚地过去把家门一推……喀啦~ 碰的一声,关起来了。一般家门门上不是都有那个望孔吗?我赶紧凑眼到门上的望孔向外看。我凑眼经望孔看外面,那通往楼梯间的铁门正缓缓的合起来。因为这铁门上方有自己会慢慢合起来的气管,而此时正慢慢的合起来,就表示我老婆才她刚刚推开此铁门走下楼梯……

  二)曝漏事件前半

  在铁门快合起之际忽然停住,就看到我老婆探个头出来,她这动作很容易理解的是,她刚刚在楼梯间间听到家门碰的一声关起来了。所以我猜她是先探个头看看有没有别人,然后要过来按门铃叫醒我开门吧。可是,我家门铃那鸟叫声,这三个月来声音很怪,她叫我去换了好几次我都懒懒地。其实是我懒懒的没去换,再加上有点在幻想说,如果有机会像现在这样……所以呢!这三个多月来,到我家的客人在按了楼下的大门门铃后,我跟她都会习惯的顺便把家门开一缝等客人上来……OK!回到主题,我当时透过望孔看到她只探个头,我就幻想……如果此时有人从楼梯间走上来,不就会看到她,除了头之外,只漏下半身在楼梯间?
  而且她又给我习惯穿这样厚……真的,我当时一面幻想着就全身发热了。我好一阵子没有这种方式的发热了耶!

  然后,看到她一脸有点紧张的,快速走出楼梯间铁门,走到家门前,然后按铃。果然,门铃鸟叫声像抽筋似地一下有一下没,最后就没声了。她也知道我要是睡着了,除非用3个以上闹钟才叫得醒我,或是用力摇醒。所以这样抽筋似有气无力的鸟叫声,我醒不来是正常的。就看她站在门外不时回头望楼梯间铁门,表情越来越焦急(哈,过隐!)

  她之所以会不时往后看楼梯间铁门是有原因的。

  第一,她怕好死不死有人或是邻居,刚好心血来潮用爬楼梯的(我看完全不可能)

  第二,,她在想楼下大门的门铃或许比较大声,想下楼去压那门铃又不敢吧!
  第三,她怕5楼在装修的工人会忽然改成用走楼梯经过吧!

  然后她忽然用手用力啪着家门,试着吵醒我。可是,她好像没有很用力。再来她又走回楼梯间铁门,把门推开用挡风石挡着使其保持开着。嗯,我老婆还反应不错嘛!我都没想到,如果这样开着,听到有楼梯间脚步声,她还可以先躲一躲吧!再来看到她一脸很紧绷的又来敲家门,一次比一次用力与大声,并且开始用中音量叫着我。嗯……我一直透过望孔一面看一面幻想着,不过幻想终归是幻想,能做到这样已经不错啦。哎……我想,该把门打开了吧。可是,又有点想多看一下……看她只穿这样站在外面。

  我老婆身材我最喜欢她的腰,因为是剖腹生产,所以仍是25左右的腰。再来她那原本有点大的乳房,在生完后好像又大了些(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就看她全身只靠一见单薄的内衬衣遮着,虽然不是很透明,但是光看臀以下一双白白的大腿,就使我忍不住一直胡思乱想碰~ 碰~ 碰~ !……哇!这三下她敲的好大声
呀,看来是决心要把我一次轰起来吧!算了,玩到这样差不多了,我想着……就当我已经想是否要开门犹豫之际,我都没注意到真的有一个男人,从楼梯间由上层走下来。因为我的脸就贴着家门,可以听的到外面的对话声……当时,我老婆还没注意到身后已经有人走出,她好像已有三分多钟,没频频回头注意楼梯间了吧!我就看到那男人还停在楼梯间,向上楼层弯处,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三)曝漏事件中段

  靠!……我永远忘不了,当时我那种差那间莫名的兴奋感。虽然透过望孔不能清析的看出,那男人的眼神,可是,看到他的头直直不动的望着我老婆的感觉,就觉的是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老婆,只穿着一件衬衣的春光吧!我看到我老婆一面涩缩的一手环胸(想要挡住没穿胸罩的胸部吧!)另一只手垂下拉呀拉,那衬衣的下面(好像希望能多遮些大腿吧!)因为我的脸贴着门看着望孔,所以可以听的到外面较大声的对话部份。

  我看到那男的,不知是也傻住了,还是怎样的?也一站在楼梯机通往楼上转角处,听到他有点结巴的问我老婆:「小姐,要不要帮忙?或,小姐,你是不是被抢了?或是,小姐,别怕之类的!」再来的一些对话次序,我也记不太清处了,因为我当时……头昏昏,很兴奋!我也记得我老婆保持我刚刚说的姿势,语无轮次的解释:「没事~ 没事!

  或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或是,我没以被抢,等等!」不过她还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把她怎么被反锁在门外的事情解释出来。

  后来我听到楼梯间传出别人的声音问:「楼下到底发生什么事?别人家吵架、打架、别管闲事,快点上来赶工完" 等等的。」我才知道原来是5楼在装潢贴磁砖的工人吧!我当时还更幻想着,如果也把4楼那4~ 5个同租一间的年轻小伙子也吵下来,就更精彩了!

  因为那几个小伙子常染着一头怪颜色不太正经……可是,这是可不能的,因为每层楼住户,几乎都是把楼梯间的铁门平时都关着的。只有那5楼工人,为施工的方便才会开着铁门,也才会听到的吧!

  接下来更让我兴奋的事发生了,就看到楼梯转角处又多了两个工人,还听到原本先下来的那工人说:「没骗你们吧,不是别家在打架吧!真的有小姐要帮忙吧,等等的。」我当时看到此景虽然兴奋,可是我的另一只手也举起抓住我家门锁,准备情况一不对劲就要拉开门,把我老婆拉进来的。可是,又有点不舍……
  总之,当时我又矛盾又High!

  我又看到那三个工人,走下楼梯到楼梯间铁门处,这时我更比刚刚较清楚的看到那些工人的脸,不时经意的上下微微晃动着,其中一个更是大胆的上下晃动打量着我老婆(可

  惜看不太清楚他们的眼神)不过倒是记得听到那较大胆的工人(以后简称工人A吧)说

  了句话:「小姐,不要害怕,我们只想帮忙,你说你老公在里面睡死了,你希望我们怎么帮之类的话?」而我也听到我老婆一下子说,希望他们不要管她上楼去,一下子又说希望他们能到楼下帮她按楼下大门,我家的铃,那铃较大声等等的。虽然那工人A还不断的说,他们就在楼梯间口不会靠近,安慰我老婆别怕。
  可是,说到我老婆提议要去楼下帮忙按铃,结果又都迟迟没人愿意下去。就听他们说用楼下门铃应该也叫不起你老公的,或是我们觉得要换更好的方法之类的。

  我看他们根本是想多看,与多保持这样的情况,好看我老婆这样穿着的样子吧!

  就这样看他们你一句安慰、我一句再想想方法,或是自言自语该怎么办ㄋㄟ等等的。

  过了一两分钟,忽然有一个工人(皮肤较黑,以下简称黑工人)提了个笨主意,为什么说笨主意呢?因为他说:「要不然小姐,你到楼上来,我们那有电话,你用电话一定可以叫醒你老公的。」哇!听到这我想该把门打开拉我老婆进来了。
  我看我老婆这一跟他们上去别说电话了,会变成多对一的A片演出!可是我听到我老婆反而说;「啊!

  对了,电话,先生你腰间的手机能不能借我?」(呵~ 呵!看到这我又想再多看一下,我老婆反应很机灵嘛!)然后就看到那黑工人慢慢的拿起他手机,一面问我老婆我家的电话号码。看到这,我决定正好等他拨进来,我接起电话然后开门,好结束我这变态计

  四)更高潮的后段

  我於是回头望了一下电话,本想走过去拿,可是又想多看一下,就在我回头这离开一下望孔之间,状况有变了。我又将眼凑回望孔,首先注意到工人A跟另一工人在偏头私语讨论,也同时看到黑工人已站在我老婆旁边,拿着他手机画面给我老婆看,同时说拨不出,怎么回事?号码有对吗?等等的。而那两个偏头私语的工人也走过来,一面说道你怎么每次拨电话都笨笨的。就看到黑工人只跟我老婆保持一步多距离说道:「真的拨不出啊!」可是他手机微微移动着让我老婆看,好像钓鱼般的,让我老婆不得不凑着头,再是再更靠过去看。然后另一工人也走到我老婆前面说到他一定是又忘了加02,每次都这样!那工人也拿出他手机说试试他的,他拨的一定成。

  此时我看到这三名工人一个在左、一个在前、一个在右,前方的在我老婆旁,一个说小姐你看这样号码对吗?当老婆侧头过去看,另一个就头上下动的看她身体。而换另一个差话说那样不对,换我的拨看看,就又反过来换另一个看。此时我真的觉的该开门了,可是,又觉得好久没有感觉自己发热的如此High!才在犹豫间,又听到工人A一面走巷楼梯间铁门一面说:「小姐,我知道了!楼梯间有窗户,这边的收讯比那边多一两格,你过来看。来,给你自己拨,勉的老是拨错。於是,就看到我老婆走前两步伸手去接手机。我记得老婆是用挡胸的右手去接的,那她这样一伸手去,虽然是背对着我,但是可以想像的到她那没穿胸罩的样子,两点一定看的出来。没错!老婆正用手去接电话之时,一双美乳完全表露无遗。而黑工人与另一位此时就也跟前一步在老婆身后,这样也把我的视线挡住了,并且头都晃呀晃的,低头看老婆臀下漏出的大腿。我看到这样他们前后的围住老婆,我又再度伸手要开门了。

  可是,喀啦的一声,不知道是没给好,还是没接好,老婆伸手接手机竟然接掉啦!

  就看到我老婆一面道歉、一面要蹲下去捡,可是工人A确伸手挡住她说他自己捡就好(再来当时实际上的动作是怎么发生的,我也记不清了,反正大概就这样发生的吧!)

  好像工人A是这样的伸手动作,有碰到我老婆的身体部份吧!因为也同时听到他跟我老婆说:「啊,对不起!不是有意要碰到的。」然后看到老婆身子急退一步,撞到后面的工人,并失去重心要向后倒。就看到这工人双手,一手抓一手捞住老婆的腰稳住了。我当时看到这边竟然想拉开家门,结果手又没动作,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竟然持续静静的看……就看到那工人一手扶着老婆的腰,一手抓着她的手,挽说着小姐别吓我们ㄋㄟ,你还好吧?好像有听到老婆很小声的说:「啊,没事……的样子。」因为又听到工人A讲了一句状况,自此改变的一句话" ㄟ!你没事可是我手机有事啦!" 你看,摔一个好像坏啦" 再
来不知是那扶着老婆腰的那工人,有出力还是老婆也顺势向前走过去看,就看到老婆靠过去工人A旁凑着头看手机。还一面说:「对不起啦!对不起的!」
  也看到工人A侧靠着老婆说:「你看,没画面了!」黑工人则站在有后方看老婆,头动也不动(我想是放胆的欣赏吧!)

  哇!现在我才注意到,在老婆左身那工人扶着她的腰的那只手,不知是故意的还是巧合,手掌因扶腰而使力压着腰际,结果使右下臀衬衣拉高起来,漏出白白肉肉的右臀下侧,并看到内裤的右边一小部份……而老婆正双手小心的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嘟嚷什么?

  真的忘了!只记得工人A又说什么可以了,重开机又好了。然后,说到那转角窗口拨看看能不能拨,也同时看到扶她腰的工人,一手指着楼梯间上楼转角的窗口,一面使力向前推的样子,因为看到那扶腰的手掌又稍翻了一点角度,使的衬衣往上拉起高了许多。

  右臀算是漏出了2/ 3啦!黑工人在后面仍是头动也不动的僵在那边。
  当时我虽然更是兴奋,可是马上回头找门旁鞋柜上的棒球棒了。因为我要开门制止了,但是怕会失控,必须要找个武器了!找到球棒轻放在门后,听到老婆的声音说:「开机后没事的样子,可以拨看看了。」然后一面往楼梯上走几格,并一面说;「谢谢!不用扶了,我走的很稳等等的。」拖拖拉拉已超过了个多小时,在这酷热天气底下,楼梯间又没有空调,再加上老婆之透视裙,可想而知那时之温度有多高。而老婆因只挂着拨电话而忽略的,但这也是工人们所期待之情景发生。从老婆之背后,再加上汗水,已清楚得见透视裙下只看见底裤一条,别无其它。又看到那工人一面手离开她的腰,一面手指着再上几格梯子到转角窗口处。然后同时前面的工人A又将老婆手中的手机拉了过去,说什么小姐,跟你讲说到窗口拨,在这拨没用之类的一直想把老婆哄上转角。同时也看到在头梯间门口的黑工人摔的好假被挡风石拌到。一面说这石头真是的,一面移开它。然后就看到楼梯间铁门要关起来了。

  此时我感觉到,从来没有的全身发热感跟兴奋感冲上脑门。一想到这铁门合起来,我就不知道你们在楼梯间会怎么对我老婆吗!想到此,我就觉的相当不妙,可是又相当兴奋!我当时竟然会这样的犹豫?而迟迟没开没制止,那楼梯间铁门都合起来有10秒余了。而我的脑袋竟然在幻想着那种情结……天ㄚ!这是我半年来每一回想起,我就觉得我一定有严重的精神方面疾病。后来是我家电话响起,才让我回神过来,当然不是我老婆和工人拨的,是我岳母。因为这昨日我把我小孩放在岳父母家,而他们打来问能不能再让小孩子多楼一日,他们很喜欢我小孩。
  而就在我跟岳母讲没几句时,就听到门外有大声敲门声和七嘴八舌的讲话声,包括老婆的声音~ 老公!老公!开门……赶快开门!还有工人你一句,我一句小姐,我们刚刚没恶意,或是小姐你别误会乱说啊!还有你刚刚真的是被扶手勾到的啦,或是我们道歉就是啦!别这样……等等的。

  我说5分钟后回电给岳母,然后回身马上一手拿起球棒,一手拉开大门,就看到老婆的衬衣竟然左下角破掉一块手掌大小,一脸要哭要哭的抱住我躲我身后。
  然后那三个工人两个一直退上楼梯,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先生,别误会呀!或是,先生,我发誓没恶意!还有,先生,你要打我待会让你打。但是你一定要听我说刚刚是怎么回事,等等的。」然后站最前面也不退的那黑工人,不断的弯腰鞠躬说我先冷静,拜拖一定要冷静,如果有对不起的,一定站着让我打!

  反正当时的我脑子很乱,那种又HIGH又被突如其来岳母电话吓一跳,又有点想发飙,他们是不是真的对我老婆过头了些。可是又是自己造成的,而且又……

  哎呀~ 反正我也僵住了快10秒,或许是因为我身高182还有长的本就不和善吧。又加上再来我终於勉强讲出几个字" 你们是楼上的工人吧!先上去……
  待

  会上去找你们……" 五)自己造成的代价

  我就看那黑工人和另一工人都不断的跟我弯腰行礼退至楼梯,一面还说,他们会一直在门外等我的,只希望待会我冷静后一定要让我知道他们没恶意。然后我用力的关上大门后,回身轻轻的移开紧抱着我的老婆,竟然啪的一声!被她轰了一巴掌。是用轰的耶!真的当场眼冒金星!她又哭又骂你是死人哪!睡到你老婆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

  靠!从认识她以来,第一次看她发这么大的火!然后就看她进房间拿衣服,又进浴室了。於是我在浴室门口不断的道歉与安慰,见迟迟未回应,於是我便有点担心的直接开浴室门,唤她小名,就看到她带着倦容的脸蹲坐在浴缸内。见我闯门进来,很紧张的用手遮住赤裸的身子,看着她丰腴的乳房与白嫩的肌肤,再想到刚刚她在门外的情景,竟然有点些热热的冲动涌上脑际。可是,忽然晃眼间好像见到一件景像,并让我冷确下来,并僵傻在浴缸前。於是我想更加以确定,便急速弯下腰伸手拉开她,双手想挡住的地方。我抓着她双手向上压住,就看到她身上有两三处印着红印子。一处在左侧臀至近阴毛处,横着三四调不平行的红肿横条。一处我先是看到在她右乳下方,白白的乳房有着三条向上略红条印。然后我将她右乳托起竟完整的看出大略略红掌印的痕迹。第三处是在整个右臀上,有着几条短短的红条印,像是被一只手五指指甲抓的。……这……这……我脑中先是反射性的一阵怒意涌上来。

  可是随即马上被设想着当时门后那两分多钟的情景所僵住,这三个工人是怎么抓的?

  又抓臀又扯裂,与扯破衬依左角,还怎么对待她的右乳?想到此门后的景像,我竟然怒意被一阵阵涌上来的热感沖消……又是啪的一声!老婆挣拖出我手又轰我一记耳光。两分铲!是两小时甚至三小时呀!娇喘的瞪着我。这一记我完全醒了,原来刚才那通电话说了那么久!直接站起转身讲了一句,我上去找他们。我只记得,好像是她从身后撞来,还是想抓住我的,结果害我们两都失重心跌倒在地。在地上她又仅搂着我说一些不希望我上去的话。我当时想她一定是受到惊吓了,我开始后悔我这次的玩笑了。我又扶起她到浴缸,安慰着说没事的,我只是上去一下就下来。可是她就是仅抱着我不让我上去……

  就这样,那晚我不知道那工人们是否真的在门外等,我都几乎陪在老婆身边搂着她,让她有安全感。

  第二天,我跟老婆都跟公司请了假,可是9点多就有人按楼下大门的门铃了,自称是那些工人的工头。於是我让老婆继续在房间睡,自己在门口等,一看到他们5人(哟!

  5人!想做啥?)一出电梯门口,我便又手提着球棒站在门口等着,就看到胖胖带头那位马上跟我行礼直说抱歉,后面那三位也跟着行礼,另一位把捧在手上的礼金(是礼金哟)移到我前来,说要约我到楼下餐馆好好跟我解释与道歉…
  …。详细过程不再多述,直接

  跳到我晚上才跟他们在餐馆的内容(白边整天陪老婆在家)

  他们大至上是叙述那天的过程,前大半段在门外的都跟我看到的。大概类似只是他们少说了一前一后放胆的看我老婆的右臀。另外也将借手机的事叙述的极自然,完全不像是我看到的有计谋似的,设计我老婆曝光。我也不想在门外的大半段周旋,因为我急着想要知道在门后那两分多钟的事。他们大至上叙述铁门合起后,我老婆听他们建议爬上楼梯到窗口处,臀靠着转角扶手站着拨手机,而手机怪怪的,所以他们都在帮忙看着(我想是他们你一手、我一手接来接去手机,不让我老婆拨吧!)(我意想他们当时一定都靠着我老婆身旁不知打什么算盘吧!)
  他们又说我老婆当时又不想拨了想下楼梯,可是她原本臀部靠着的扶手有生绣的部份,结果就紧紧的勾到了。当时状况有点乱,我老婆移身想走下楼,没注意到勾到了。结果就嘶的一声裂开,而他们想帮我老婆解开,可是我老婆可能是相当的急,与羞衬衣裂开怕曝光,然后一阵拉扯。

  竟然失去重心往楼梯下跌去,他们又说当时只想快快抓住她勉的摔伤,所以都很用力的去抓我老婆,所以,衣角也破了一大块。而且好像有抓伤了我老婆的身体。

  说到这,这5人都又深深点头以道歉……(嗯!我当时一面听,一面想着较合乎时际的状况)我认为首先是他们三人,一前一后的借由手机转疑老婆的注意。
  然后偷偷的将我老婆衣角勾住扶手铁秀差出部份,要不然哪会那么巧?再来是用门外那招不小心吃我老婆豆腐,使我老婆羞耻的想移身还是什么的?然后再伴一蛟使我老婆失去重心,再抓住以吃更多豆腐。而且又可让衬衣扯破,然后假装扶住并抓着老婆的身体,一定是我老婆有所想挣脱,结果使的他们抓乳房的太用力,想摸臀的又抓不太住我老婆的丰臀,结果留下指甲括痕印。

  於是我冷冷的先将门外我看到与他们没讲到的,用假设语气讲出,就看到他们都你一句、我一句的说,先生别乱说话呀,不要因为生气就乱说呀!然后我又继续冷冷的说出我假设在门后,我刚刚心里推测的那段情景。他们才忽然静下来……然后黑工人忽然冒一句,不如我们再到你府上,与你太太重演胙天所发生之过程,你便一清二楚,说完便一到我家。到我家后我便叫老婆出来,叫他们一一重演。

  从老婆由楼梯级拨电话开始,开始时各人已就位准备,而我则坐於后面梳化观看。就位工人一前两后,另外两个工人则与我同坐,而老婆则站於一张小椅子上代表梯级,同是穿撺昨天那条透视裙。刚开始没多久,所重演过程大致一样,老婆仍然继续演拨电话,但今天现场环境与昨天楼梯间,完全不一样,至少光线比较亮,我在那么逵也可以看得见老婆一双美乳,甚至连乳尖有凸冇凸雠能看得出,莫说那三个工人。又过了不久,我想老婆今天不用哺乳,但也未把乳汁楂出,怪不得老婆今天的乳房好像比较大。

  我不想见之事亦开始发生,就是老婆之奶汁,已有些少溜走出来,刚好亦把两乳尖显现出来,看得家中所有人血压上升,包括我在内。但老婆可能忘记了,也怪她已习惯平时只穿透视裙,内里真空。正当老婆从小椅子下来时,一不小心身体往前倾下,在后面的工人也来不及抓住老婆身体,只抓着裙尾,随着老婆身体向前倾下,透视裙又抵不过老婆身体之下坠力,撕裂之声马上传来,透视裙已一分为二挂在工人手中。前面两个工各人一手,一手扶老婆手,另一手当然各楂一乳,楂乳时也带点力,因为我已看见两道奶白色液体,从老婆乳尖喷出,我当然知道这是老婆的乳汁。

  看到这时我已看,该停了。但此时身旁另外两个工人手各执一刀,直指我腰间还说着继续看下去,那我亦只好坐着看。前面两个工人把老婆扶撺后,老婆当然马上用双手掩护两乳,两个工人却发觉地上多了两处奶白色的液体,两人便往老婆双乳上看,同时也说:「不会是乳汁吧!」此时老婆经此一问,并未回答但双颊已红了撺来,而且还低着头。两工人心想也是吧,为确实一下,两人行前想用手再楂一下。老婆当然不肯,后退几步,同时双眼也往我这边看,好像在等我救援,但她又怎知我现时也陷入危机中。

  老婆再退几步便停下来,因为她身后之工人已站到她背后来,同时亦开始双手放於老婆双手上,准备去打开老婆双手。老婆双手仍然紧掩双乳,绝不就范同时也大叫来。

  背后之工人马上叫老婆现在不用叫,省点力气留待一下,同时也叫老婆看看我腰间之小刀。老婆看后马上收声双手亦放松些少,背后之工人立刻把老婆双手打开,前面两个工人亦再上前正用手去楂老婆双乳。虽然老婆双手已被拉开,但身身体仍不想就范,双乳更左右摇摆,不要说他们看得兴奋,就连我也高涨撺来,如果那些工人不在的话,我肯定已和老婆大晕一番了。回说那两工人为了要固定老婆身躯,两人四手已用来把老婆身躯固定,再没有多余之手去楂老婆的奶,但他们却同时改用以口代手。我想今次惨了!

  因为老婆的乳房不能用口碰的。

  两个工人各人一嘴,已含住老婆双乳,稍加用力一吮,两个工人双嘴内已充满乳汁,其中一人嘴角还流出些乳汁。两人继续用力吮,老婆开始时口中还是大叫着:「不耍,请不耍!」但经两个工人不停的吮吸,老婆的声音已由强而转弱,同时由:「不耍,请不耍!」转为:「不耍,请不耍……请不耍停!好……好舒……好舒服!……好过……不耍停啊!」身后那工人双手此时也放开了,老婆双手不再挣扎,而亦放於两个工人之头上,恰似一位母亲正在哺乳给两小孩一样。
  此时再传来撕布之声,原来身后那个工人一手已撕破老婆内裤,同时亦坐在地上正品嚐老婆之蚌汁。三人同时三口齐吸吮,那种刺激老婆从来未曾感受过,过了不久,只听到老婆之淫叫:「我……我要……我要飞……我要飞飞飞飞飞飞!」
  坐在地下的那个工人满咀已是老婆之蚌汁,但他亦乐此不疲,一一把老婆蚌汁吸乾。同时也将自己裤子脱去,示意在吮奶的那两个工人,把老婆置於他上面。
  二人把老婆安放妥后,随即也脱去裤子,要老婆为他俩口交。二人不停地前前后后,又过了一刻,二人已把守不住同时齐射,射得老婆满咀满面雠是他俩之精液,老婆好像并不厌恶那些精液,一一把残留於咀边之精液,再用痢去舔它,同时也用咀去为二人肉棒清洁,此时还在抽插老婆之工人,看见老婆那么喜爱吸精,於是他也加快速度,抽插百多下便把肉棒抽出,直往老婆咀里再插,两三秒后,只见工人股部肌肉收紧,全力将精液射进老婆咀内,而老婆亦未令工人失望,一直在吸吮那工人肉棒,直至吸完最后一滴为止。吸完后,老婆之目光转过来,同时我身旁两个工人:「你俩要不要来!」这样一问,反而吓怕了他们,他们随即五人一撺离开。事件告此一断落了,自己造成的代价是什么?是我老婆好一阵子都没安全感,我陪着她心理建设了好久她才开朗些,唉!还有,也害我好一阵子想跟老婆做爱都遭距绝……惨了!她好像性冷感了。不过,也在三个多月后慢慢回复享受性的乐趣。只是累死我这三个月不断想尽各浪慢与心理建设的方法来对她……呼!

  代价真大……回想一句,值得吗?唔……我不敢想。因为我想出的答案,会让自己想一枪毙了自己这变态…

  (完)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m.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