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家的姐〜妹

家慈个性内向,性格倔强,住在眷村时,整天躲在家里,很少跟邻居走动!也

很少外出,她是一个很美但有点苍白的女孩,长髮及肩,细眉大眼,鼻子小巧玲珑

,小嘴鲜红柔媚,秀丽的脸庞,有点娃娃脸样,但脸上很少有笑容,让人不易感到

小女孩应有的亲切感!人虽长得漂亮美丽!肌肤也跟她妹家怡一样雪白滑嫩,只是

胸部略小,细腰丰臀,双腿圆润修长,十只脚指头整齐娇嫩,应该是人见人爱的美

少女,但却是个孤寂〜自恋的女孩!

      家慈的要求让我很困扰!钱不是问题,但她们是亲姐妹,这是道德关念的问题

!我要家怡转告她我可以给她一佰万!但不能跟她发生关系!她跟家怡说她不是乞

丐!答应就快点!不答应就作罢!后来家怡眼看事情无法解决就跟我说:

      「伯父!你还是答应她吧!谁叫她是我的姐姐?她那种个性我最知道,不达目

      地她是不会甘心的!你不用担心我,我也想过了,只要你答应!我不会计较的

      !我只担心你受得了吗?我姐〜她是处女ㄟ〜很难缠的!」

      为了不让家怡见景伤情,我决定带她姐去泰国一个星期,家怡知道后有点失落

的样子,我安慰她下次一定带她玩遍东南亚各国!

      家慈很高兴我的安排!她还沒有出国过,直要我快点安排行程!第一次坐飞机

家慈异常兴奋!抵达普吉岛后,旅行社帮我们预约了高级小木屋旅馆,环境清雅舒

适!进了小木屋家慈说她要先洗澡!她洗完出来全身上下只裹着一条浴巾,雪白的

肌肤在热水浸泡后显得白里透红,身上淡淡优雅的清香让人神采情迷!

      她要我也去洗,当我洗完澡后,家慈已换好衣服坐在沙发上打着瞌睡,她也许

太累了,当她知道我要带她出国后,晚上就一直睡不好,就像小学时候要去远足一

样,兴奋得晚上睡不着!我叫醒了她说:

      「妳假如累了就到床上先去睡吧!」

      家慈揉揉迷濛的双眼说:「可是〜〜〜」我当然知道她要说什么,立即用手轻

轻封住她的小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说:「別说了,妳休息一下,我们多的是时间

!」她轻轻地点点头,我扶她到床上躺下,我坐在床沿轻抚她飘逸的秀髮,替她盖

上薄被,她真的累坏了,沒多久,就沈沈的进入梦乡。

      我也有些疲惫,倒了一杯酒,坐在沙发上,边独自慢慢酌饮,边思考着家怡、

家慈两姐妹间的问题,偶尔脑海里浮出干女儿把第一次给我的影像,又想家慈还是

处女,该不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家慈已站在我前面,看着我说:

      「对不起!伯父!我睡着了,沒有陪你!」

      我回过神来!看着家慈赶紧说道:「沒关系!妳第一次出国,是会有点水土不

      的,怎么不多躺一下?那么快就起来了?」

      家慈说:「不睡!不睡!伯父!我们是出来玩的!不是来睡觉的!ㄛ〜不对!

      不对!我们〜〜我们也是出来〜〜出来睡觉的〜〜」说着说着!家慈感觉用辞

有点不太对!急得满脸红晕,娇羞不已!

      我哈哈大笑说:「傻ㄚ头!妳说的都对!来!我们先出去走走,然后吃点东西

      ,我们再〜回来睡觉〜!」

      家慈娇憨的说:「伯父!你坏死了!」

      我们看了一场人妖秀,吃了泰国菜,喝了点酒,回到旅馆已十一点多了,家慈

还是很兴奋,一点都不感觉累的样子,我说:

       「家慈!去倒两杯酒来,我们再喝点酒,陪我聊聊天!」

       家慈点点头,倒了酒坐在我旁边说:

       「伯父!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但!你不可以笑我喔!」

        我说:「妳尽管问,我不会笑妳的!」

        家慈歪着头轻声的说:

        「我想问〜你跟我〜〜我妹第一次是〜是怎么做的?」

        我差一点笑出来!但!我强忍住说:「这〜很重要吗?」

        「不是啦〜」家慈低着头,又微微摇着头说道:

        「人家不知道要怎么做?才问的嘛〜!」

        说完擡头看着我,我发现她脸红得连耳根子都红了!

        我有点不捨的说:「妳会后悔吗?」

        她摇摇头说:「不会!不会!我只是不会做,不知道怎么做!」

        我说:「好!我告诉妳!妳妹第一次根本就不知道我怎么跟她做的!她喝了一

        杯酒,我在酒里放了一粒安眠药,喝完后她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既不会尴

        尬, 也不会难过!〜妳也想这样做吗?」

        「唉ㄚ〜!」家慈轻喊了一声看着酒杯说道:

        「喔〜还好!这酒是我自己倒的!伯父!我可不想什么都不知道!这可是我的

        第一次!」

        我说:「妳可以自己决定!第一次会有点痛的!妳不怕?」

       「不怕!」家慈说:「是我自己愿意的,这是我的第一次!我想要知道女孩变

       成女人的过程,不过〜我可以多喝一点酒!有点醉意就好!」说完想了一想又

       说:「伯父!你可要对我温柔一点!很痛的话!我可能会咬你的!」

       家怡说的沒错!家慈这个处女该是很难缠的!我说:

       「那好!妳就多喝一点!不过妳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钱我还是会给妳的!」

       她把头斜靠我怀里,原本红润的双颊喝了酒显得更加晕红,纤长白嫩的手指仍

紧握着酒杯,擡起她光滑细緻的脸蛋幽幽的说:

       「伯父!你真的不懂女人ㄟ〜你以为我为了想要一佰万就把初夜给你?你我都

       知道女人的初夜很重要的!不要说一佰万、就是一仟万我也不会随便给的!我

        〜我听我妹说〜〜说你〜〜你那个〜很强!」

        说着她的头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继续又说:

       「其实!我念高中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你,那时你帮我妹处理事情,你那军人的

       威武,说话严峻又有条理,一种男人的帅气,让人尊敬又想亲近,连那谁都管

       不了的家怡都听你的,那时!我就下定决心,我的男朋友或老公一定要跟你一

       样!ㄞ〜想归想!一直就是遇不到!我想这是缘份吧!」

       「我不是很随便的女孩!」家慈双手擦转着酒杯,然后仰头一口将杯里的酒喝

完,擡头对我微微一笑说:

       「当我知道我妹跟你在一起,我心里有一股难以解释的情绪,有嫉妒!有羡慕

       !也生气!气你怎么只对家怡那么好?她怎么会那么好命?有你!有房子!有

       钱!我21岁了,每天都在作白日梦!」家慈起身又去倒了一杯酒,也帮我酒

       杯倒满,紧靠着我坐下,头趴伏在我大腿上,继续说:

       「伯父!我知道你很为难!我就是想气一下家怡!我的决定不会改变!我一定

       要把第一次给你!假如你知道暗恋一个人有多么痛苦,你就会了解我!我想了

       很久,不管家怡怎么想,只要一次就好,以后我不会再跟家怡争的!」

      一时间气氛很凝滞,时间好像停止了,房间里静静的,我的手放在家慈的秀髮

上,轻轻的摸抚,我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她的话!我一直认为很冷陌的女孩,今天会

如此跟我告白,让我一时不知所捨!难以辨识小女生的心!

       过了好一会儿,也许是酒精的关系,家慈的一双手不规矩地在我大腿上游动,

我也伸出一只手顺着家怡的脖子一路抚摸下去,在她的背肌上来回抚摸,家慈的身

体微微一阵抖动!感觉真的很好,四周的夜〜更寂静了!一阵潜藏的慾念慢慢的袭

上了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就在我意识逐渐朦胧的时候,家慈擡起头来说:

      「伯父!我先去换衣服!呆会儿再陪你喝!」

      家慈换了一件棉质连身的睡衣,前面一排钮扣,坐在我旁边,一股少女的香气

迎面而来,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说:

      「你也去换睡衣吧!」

      我搂着她纤腰,对她笑着点点头,望着她她光滑细緻的脸蛋,让我忍不住低下

头,在她轻薄的柔唇亲了一下,我说:

      「妳怎么那么香?」

      她突然被我亲了一下!一时愣住了!随后对我甜甜的一笑说:

      「唉呀!少贫嘴了!」站起身来扯着我的手臂催促着我快去换睡衣!

      我换上蓝色睡裤,上身穿件汗衫,家慈已满脸通红的靠在沙发背上,举着酒杯

说:「伯父!还要喝吗?」

      「还是早点睡吧!等一下妳喝醉了又要怪我说妳什么都不知道!」

      「你又来了啦!好啦!」家慈放下酒杯,飞快的跑到床上躺下!

      我笑着摇摇头说:「真的是小女生!」跟着也在她身旁躺下!

      泰国的夜很寂静,许久!我们都沒有说话,房间里静萧萧的,只有我缓慢的动

作声,我伸手到她的胸前,轻轻握住她浑圆、充满弹性的乳房,轻轻的又揉又搓,

刚一开始碰到奶房时〜家慈「呀ㄚ〜!」的轻喊了一声!打破寂静的夜晚!羞红的

脸上表情很复杂,起先好像是舒服接着迷茫,然后又看着我一声不哼,我感到隔着

薄薄睡衣的奶尖已慢慢坚实挺立,接着家慈的身体微微扭动,却依然紧闭着嘴巴,

只是表情僵硬了起来!

      我解开她睡衣的钮扣,她沒穿奶罩,一对白嫩纤细的乳房在昏暗的灯光下依然

醒目刺眼,雪白、娇嫩、圆弧,如同红豆般大小的乳头已硬起来,看上去已凸出像

草莓般的鲜红!此时我翻侧身,一手抚上她的右奶,而我的嘴巴则含住她的左胸,

毫无经验的家慈,不堪如此的刺激!终于「嗯〜」的呻吟出声!一阵快感冲击着家

慈的灵魂深处,全身陷入一种奇怪的感觉中!我突然想到家慈是第一次,不能太急

,我擡头看到家慈僵硬又难受的表情说:

      「妳在害怕?別紧张!放轻松一点!来!翻过身去趴着我帮妳按摩,这样妳会

      比较舒服!」

      家慈翻身趴着,我把她的睡衣顺便脱掉,她全身只剩下一条棉质三角裤,我轻

骑坐在她的嫩臀三角裤上,双手在她颈部肩膀及背嵴上按惗,来回轻柔、扭切、有

时用力的按抚!沒多久,家慈喃喃地说:「好舒服〜〜伯父!你真厉害〜〜!」

      我起身盘坐在床上,双手往她嫩臀隔着三角裤用力压按,又在雪白柔滑的大腿

揉惗,时而在大腿内侧轻撩,家慈小嘴忍不住「ㄞ〜伊〜喔〜〜」断续〜的呻吟!

我继把小腿扶起,在小腿肚上拿捏!家慈的小腿可说是我看过的女人里面最美的一

双美腿!白皙细嫩,曲缐玲珑!尤其十个脚趾头,大小整洁、晶莹剔透!我忍不住

伏身向前,张开嘴巴含住并轻咬着脚趾头〜!家慈大喊一声:

      「唉呦ㄟ〜〜伯父!不行〜不行〜唉呀〜痒死了〜伯父!痒死了呀〜!」

      我放开脚趾!把家慈翻转身过来!一手抚摸着她的脸,一手贴着她的后脑杓,

低下头用嘴堵住她鲜红的小嘴,轻咬着她的嘴唇说:「受不了?」家慈举起一只小

手在我手臂上搥了一下说:

      「 伯父!你坏死了!人家怕痒嘛〜〜」

       说完她媚眼半闭,我则又再度吻她,她热烈的回应着!

      我带领着从沒有接吻经验过的家慈!进行她人生第一次的初吻,我先用我的嘴

唇轻碰她的红唇,而且每一次都换地方,接着开始轻轻的吸啜她的唇,慢慢的〜〜

此时我们的手都自然的抱着对方,我抱住了她的头,她则环住我的颈背,我开始用

舌头轻碰她的嘴唇,用舌头分开她的双唇,攻进了她的牙齿,所谓以极软攻击极硬

,其结果则是极硬的牙齿自动退让,也许是出于本能吧,家慈分开了牙齿让我的舌

头直接碰到她的舌头!

      火热撩人的热吻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不下,舌头互相搅动!吸吞着对方的唾液!

我们的双手愈抱愈紧,家慈的鼻腔里开始哼出声音,终于在即将窒息的热吻中分开

嘴唇!家慈深深的吐了一口大气!娇媚的「嗯」的一声!泰国的夜依然保持着寂静

,此时只有我跟她急促的唿吸声!

      我把家慈的头轻放在雪白的枕头上,她饱满雪白的玉乳,此时有如春笋般地挺

立着,我伸手爱抚搓揉着她的左奶,用嘴巴含上了她的右奶,用力吸啜着尖硬的小

奶头,又轻轻咬着,我伸出另一只手往下摸,手指在肚脐眼边旋转,再往下伸入内

裤里抚盖在娇嫩的小穴上,小穴有点湿润,此时家慈忍不住咬紧嘴唇,头渐往后仰

,大腿微抖着慢慢的张开,嘴里不时发出「嗯〜嗯〜 啊〜啊〜〜」的呻吟声!诱人

的娇哼声在家慈的小嘴发出〜格外显的娇媚!

      我起身把家慈的内裤脱掉!家慈的阴毛比家怡的少许多,但较细长!柔软、漆

黑,小穴中间有一条小裂缝,长度大约二公分!鲜红、湿润、滑嫩!小穴旁疏稀的

阴毛延伸到屁眼,诱人垂涎!小穴像肉包一样饱满突出在两条雪白大腿中间,我轻

轻用手指翻开小裂缝!上面有一颗小豆豆,小豆豆红嫩细緻!小豆下面有个非常小

的小洞!小得几乎看不到!大概是女生的尿道口吧!阴道口只有红豆般大小,已有

透明的淫水流出,我看了几乎不敢想像,这可是万人中难寻的名器,家慈应该是个

非常性感的女人,表面看起来冷默,身体内却是充满着热情淫荡的娇娃!

      我将她的双腿轻轻分开,两腿之间粉红、细嫩、圆鼓的小穴,上面跟两侧长满

着乌亮、漆黑的阴毛就在我面前,我可以看到像肉包般嫩肥的中间缝隙,已有些湿

渍,这清纯又有点淫秽的幽谷小溪,使我感到浑身燥热,慾火冒然上升,血液上涌

,粗大的肉棒已翘得坚挺难受!

      我伸手把汗衫内裤脱掉,毫不犹豫的将头伸进她的两腿间,扳开她湿润的小溪

,用舌头吸舔她紧密的阴部,同时用手去摸按她的小豆阴蒂!家慈可能从来沒有受

过这样的刺激,我听到她的呻吟声〜〜逐渐加速加重!她的双手使劲的抓紧枕头边

缘,全身轻微地抖颤起来,两腿僵硬、挺直,脚趾头极力外张!

      她极力忍住从来沒有过的麻痒,及难以形容的婬秽快感!我轻巧的舔弄着她阴

部,时而轻咬揉擦阴蒂、两只手轮流在乌黑柔软地阴毛及雪白小腹上撩拨摸抚,弄

得她吟喊声连连,家慈两腿突然死力夹紧,伸手将我的头紧紧按住,她开始激动的

喘息,她脸上红扑扑的皱着眉,额头、鼻尖、奶房周围都冒出汗了,身体轻微扭动

着,我卖力的用舌头勐舔她的肉穴,淫液像泉水般顺着阴道涌出小穴,流落我满嘴

皆是,我知道家慈已经有了初次的高潮!

      凭经验知道,一个未经人破处的少女,对于手跟嘴的反应是比对于真正做爱时

的反应更为激烈!由于手跟嘴只会给她带来无限快感淫慾,而不会给她带来任何痛

苦!初次的高潮,居然使家慈十分讶异!她很可能也是像別的女孩子一样,听过有

这种感觉,也想像过这种感觉,然而当她终于尝试到这种感觉的时候,她才发觉这

种感觉是比她的任何想像中都更加的激烈!简直激盪到使她惊讶!于是我暂时停止

,家慈深深地唿出了一口气!她呐呐地低声问道:

     「伯父!我刚才怎麽样了?我好像晕了过去了!」

     我在她耳边说道:

    「別怕!这是女生正常应有的反应!但!接下来会有一点痛!你还想要吗?

    会后悔吗?」

      她微微一笑说:「不会!」接着忽然伸出手来,很大胆地捉住我的肉棒!我沒

料到她的手会紧紧捉住我粗大的肉棒!来回握了几下后,她把手放开,双手掩着脸

说:「唉呀ㄝ〜〜这粗大?怎么放得进去?伯父!很恐怖ㄟ〜」

      「伯父!怎么那么大?我有点怕!你要轻一点!它〜它会不会〜裂开?」

       我说:「怕就不要好了!要的话妳要放轻松!一下子就过去了!」

       她沒吭声,手还是掩着脸!我挪一下位子,捉住肉棒在她的嫩穴上摩擦几下,

感到小穴已经非常湿润,龟头上已沾满淫水,我用一只手按住阴阜!挺起腰,另一

只手捉住热烫的肉棒,缓缓的把肉棒插送进去,浑圆粗壮的龟头突破紧闭的嫣红裂

缝,被两片花瓣紧紧地含住,开始觉得胀满!无法再往前进!我缓缓的抽动两下,

还是无法插入,她开始发出呻吟之声!我在她耳边轻吹着气边问道说:

      「痛不痛?痛的话你告诉我好了,我不会动强!」

      「还好!不要紧的!」她说着闭上了眼睛,牙齿轻轻咬着嘴唇!我把臀部稍微

退后一点,接着用力一顶!肉棒顺着淫水勐插了进去!家慈「呀〜〜」的一声大叫

!接着张嘴咬住我的肩膀!双手把我抱得死紧的!我知道肉棒已冲破处女膜!龟头

已碰触温暖的子宫颈!家慈痛得流出眼泪!我开始像雨点一般吻在她的脸上,我一

边爱怜她,一边问「还好吧?」她松开咬住我的小嘴她幽幽地说:

      「痛死我了!伯父!不要动!它好像裂开了!」

      我不敢再动!她好像陷入了幻梦之中,从来沒有被触到过的地方现在已经受到

强烈的冲击,在很短短的一剎那,她已不再会像以前一样!她不再是纯洁的女孩!

她正在忍受着不太轻微的痛苦,她小穴异常的紧柔,以及浅窄,窄小得令我出

乎我意料之外,我知道它是不能一下子完全容纳,我则是因为要吃力的保持着不大

自然的停止姿势,我也知道还不能动,否则就会给她更多的痛苦了。

       她开始发出呻吟〜之声!忍不住张开眼睛看了我一下!觉得有点难堪似的说:

       「伯父!比我想像的还痛!现在这样还好!只是里面被你那个〜〜那个〜胀得

       难受,有点痒痒的,伯父!你可以轻轻的动一下!」

      我开始抽动!我缓慢的抽出一点,再缓慢的插入抵进湿热的子宫颈,慢慢的进

、慢慢的出!家慈嘴里跟随肉棒的进出!低声的呻吟着〜我用一只手摸抚她奶房及

奶头,另一只手则按住阴蒂轻轻旋转!我的眼睛一直凝视着她的脸,看着她脸上的

表情变化!见她双眉紧皱着,露着一个近乎痛苦的表情,但又不太像是痛苦!有时

女生在极度享受的时候,表情与痛苦时是差下多的!她是因为正在忍受着那不太强

烈但又不能算是太轻微的痛苦,而露出这般复杂的表情!

      她好像又陷入了另一个幻梦之中,从来沒有被触到过的地方,现在已经受到了

冲击!她保存了21年的初夜,此时被我的肉棒插入而结束!她的两只手一直档在

我胸前!嘴巴紧紧地咬着嘴唇,暂时再也不能咬我的肩膀!

      在有些情形之下动得慢反而比动得快更为吃力!而且家慈的阴道是那麽狭窄紧

束,窄小到令我吃力,我的肉棒已肿胀得难受!我想快速戳插纾解!我问:

     「还痛不痛?可以快一点了吗?我的肉棒很难过!」

      家慈慢慢的点了点头,于是我加快抽插的动作,沒多久,我身上有了汗珠,她

的小穴已完全容纳了我的肉棒,容纳全部!子宫颈已被我肉棒冲开,龟头陷入柔软

湿热的子宫颈,感觉子宫颈一松一紧的痉挛着,龟头被痉挛得有点发痲!赶紧稍为

退出!

      接着〜她放开档在我胸前的双手,紧紧的缳抱着我的脖颈,全身绷紧,微微发

抖,阴道窄夹腔肉紧迫的包瞤着肉棒!阴道壁抽搐着,极烈地抽搐着,她又轻声地

呻吟着〜喘息声却越来越快,清脆娇弱的呻吟声〜悦耳动听!引起我强烈淫慾!她

轻扭动着柔软的细腰,长长的睫毛在颤动,白皙的面孔透着红晕,鼻孔也在扩张着

,鼻孔的周围出现了细细的汗珠!我相信假如我的动作再快一点,就有可能随时会

火山爆发!

      坚挺的肉棒继续在紧窄的蜜穴来回地冲刺,我一次又一次地撞击!家慈已不知

道疼痛!也忘了疼痛!极度享受着阴道初次被肉棒抽插的快感!一次比一次强烈!

终于家慈受不了粗大坚硬的肉棒一波波抽插,嫩穴急剧收缩,十根指头紧紧的抓着

我的背嵴!嘴里阵阵的哀叫〜浑身一阵阵地颤抖,她突然打个寒颤,雪白的双腿擡

起紧紧夹住我的腰部!阴道一阵阵痉挛不断,她的抽搐已超过了限度,子宫颈像小

嘴一般夹吸龟头!随即涌出大量的淫液!身体像在极端的云雾中飘浮!享受了一次

〜又一次的高潮〜〜晕厥过去!

      我并沒有停止抽插!我双手握住了她不算丰韵的美乳,不断的挤压和揉捏、柔

软滑嫩的嫩乳变了形,肌肤留下了淡红色的痕迹,我一次又一次地撞击,发出「啪

!啪!」的肉体碰撞声,坚挺的肉棒在紧窄的蜜穴来回冲刺,家慈紧闭着美丽的双

眸〜脸蛋及雪白的身体,已经嫣红微湿,她已极端的达致高潮!

      我的血脉奋张、慾火高涨加快抽送,龟头上的酥麻感越来越强烈,我这已被慾

念给沖昏了头,粗暴狂野的插抽只为自己的兽慾!小穴里层层火热温软的肉壁,紧

紧的包裹着肉棒,嫩肉不断地收缩抽蓄蠕动,家慈因肉棒在阴道里狂野的抽插,渐

渐纾醒!小嘴发出如呓语般呢喃的呻吟「嗯〜〜嗯〜〜」

      黏稠的淫液沿着修长的大腿缓缓流下,此时我加快速度用力抽动,忍不住背嵴

突然一凉,终于一股磙烫的精液不可遏制的从马眼裏喷射出!全喷进了她的子宫颈

内,狠狠的涨满充血的阴道,家慈小嘴「啊〜〜」的呻吟啼叫〜叫声虽然不大,但

已经接近哭泣声,咬着下唇,让她几乎再度要昏眩过去!良久!泰国的夜晚,又恢

復宁静!

      之后,我们都静止下来了,但仍然紧贴着,剧烈的运动后两个人都在喘气!这

样静静地过了三分钟,我才离开她!很慢很慢的抽出,因为虽然我的肉棒已经经萎

缩,但我离开的是一个非常紧窄的小穴!

      「家慈!」我低声叫着,轻轻咬着她的嘴唇,她「嗯!」了一声!眼睛还是紧

闭着幽幽地问说:「我〜我有沒有流血?」

      细微的声音,就像说话对于她仍是一件相当吃力的事情!我微笑着坐起身来看

着,然后用手在小穴摸一摸,我把沾了爱液及血迹的手指拿到她的眼前,她张开眼

睛,看见我的手果然沾了一些血,只是淡淡的。

      「就是这一点?」她奇异地问,然后説:

      「我现在又开始有点痛了,但感觉不太一样,就像〜〜就像〜〜〜」她找不到

适当的字眼来形容此时的感觉,大概世界上也沒有一个女人能找到适当的字眼形容

自己此时的感觉!

       我说:「有沒有后悔呢?」

       她说:「沒有!我一点也不后悔,我愿把初夜给你,是我好喜欢你!」

       她娇羞的将一手遮着脸,一手拍打着我的胸口说:

       「不过你好坏喔!讨厌啦!现在还问我有沒有后悔!」

泰国的夜晚,这时已真正的恢復宁静!因为我们已极累!相拥而眠!

      凌晨突然醒来,不知怎样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望着家慈幼嫩雪白的娇躯,赤

裸裸的背对着我侧躺在我身边,我感到浑身燥热,欲火又再度上升,粗肥雄壮的肉

棒翘的直挺挺,家慈好像被吵醒了,迷迷煳煳回过头,手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伯

父!你还沒睡啊?」,随后她好像又沒什么反应,好像又睡着似的!

      我的肉棒肿胀得难过!看着家慈雪白的屁股对着我,双腿弯曲,鲜红湿润的小

穴凸露着,愈是诱人侵佔,此时此景我已按捺不住,便挺起腰杆,手扶着肉棒,龟

头在滑嫩的裂缝来回磨擦,龟头马眼的淫水润湿了家慈的裂缝,我怕会吵醒家慈,

小心翼翼将龟头缓缓的送了进去,粗大的龟头突破紧闭的鲜红裂缝,被两片花瓣紧

紧地含住,我缓缓的抽动两下,见家慈沒有反应,才开始像活塞式的抽插,坚挺的

肉棒在紧窄的蜜穴来回地冲刺!

      梦中的家慈紧闭着美丽的双眸〜更让我血脉奋张、慾火高涨加快抽送,家慈在

半睡半醒间,总觉得有跟热腾腾的东西在体内进进出出,而那感觉是那样的真实,

但她的睡意深沈到让她连争开眼睛的力气都沒有,只能任由我继续抽插!

      完事过后,我握着柔嫩的美乳,任由我粗壮肉棒在她蜜穴内疲软消退,或许是

精力用盡,才刚躺下就沈沈的睡去!

      刺眼的阳光照在我脸上,让我不得不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睡在我身旁身旁的家

慈,还赤裸裸地沈睡着,望着她红润艳丽的脸,埋在软绵绵的绒枕里,我忍不住轻

抚她秀丽的脸庞,或许是我动作太大竟将她给吵醒了!她双手揉着惺忪的双眼悠悠

的坐起身来「伯父!你醒啦,昨晚你这么晚睡,怎么不多睡点!」

      我起身伸着懒腰,慵懒的说「阳光好刺眼了!」家慈起身把薄纱的蕾丝窗帘全

给拉上,替我盖上被子盯着我的脸看着我睡觉,我被看得不好意思说:

      「家慈!陪伯父一起睡!」家慈甜蜜的微笑说:

      「好!我们一去睡!」我搂着她两人交颈而眠!

      醒来已是午后!家慈已不在床上!我擡头寻找!见家慈一丝不挂地站在浴室的

镜子前,认真的刷牙,她那不是很饱满但酥软有弹性的胸部,伴随着她她刷牙的动

作摇来晃去,她瞧的有趣竟在镜子前扭腰摆臀,她此刻大概被一种无比的甜美快感

所充满,她的灵魂正在飘着,正随着泰国午后的阳光上升!随后她拿起了洗面乳涂

抹着自己细緻的脸孔,东抹西搓、细细呵护按摩,洗盡脸上的泡沫!家慈回头看到

我微笑着说:

     「伯父!你醒啦!我帮你放好洗澡水啦!」

      冷艳的家慈,此刻已然完全变了样!她好像找回了失去很久的自信!脸上尽是

开朗的笑容!娃娃脸看上去好像只有十五、六岁的样!我想!有经过极端高潮性爱

的女人!是会改变世界的!

      回到台湾,第一件事是家怡告诉我她爸爸住院了!我去泰国的第二天早上,她

大姐要上班前,发现她爸躺卧在沙发上,吐了一地的鲜血,紧急送医,因长期的酗

酒,及生活不正常,严重缺乏营养,住院急救后发现已是肝癌末期!大概还有三个

月的生命!

      第二件事是学校通知,家筠最近经常翘课[家筠是她家小妹]还在学校跟同学打

架!学校要家长管束劝导!家怡要我帮忙开导,因为她跟她妈说了沒用,家怡还说

家筠越来越像男人婆,做事大辣辣的,坐沒有坐姿,经常嘴出髒话,一点都不像女

生,而且任谁讲都沒有用!以后真不知会变成怎么样!

      我到学校拜访家筠的导师,她导师很讶异!为什么家长沒来而是我来?经我告

诉原委后,导师说家筠上学期很正常,但这学期尤其最近却变得很怪异,经常迟到

或到午休后就不见了,盘问她原因她都不说,导师转诉辅导老师辅导,一样沒用!

      一次有个男同学不知道说她什么!她竟然在全班同学面前狠狠的甩了该男同学

一个耳光!导师说国一国二的学生有的会走入叛逆期!所以通知家长,想瞭解家庭

状况!知道原因后,才能对症辅导!

      我想不出原因,家筠在我的印象里是一个活泼而有点好动的小女孩,平常跟邻

居老幼都相处得很好,偶尔会来点恶作剧!聪明好强外!別无其他!

我约她到我家,她大概知道我要开导她,她一进家门就说:

      「伯父!你最近不是很忙吗?怎么有时间约我?有事快说!有屁快放!我也很

      忙地〜」我说:

      「我忙?吓〜我可沒有妳风光!怎么最近当起大姐头来了,满厉害的嘛!说来

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说:

      「沒事!沒事!我就知道你会问!我很忙!我要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我说:

       「给我站住!坐下!家筠怎么越来越沒礼貌!今天就给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什

       么事?」

       家筠嘟着小嘴!不甘情愿的走到沙发上坐下并低声的说:

       「那么兇幹嘛,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我幹嘛要跟你说?」我说:

       「伯父只是想帮妳,有什么事我会帮妳解决的!」

       「沒差啦!我又不是二姐三姐,有事时专找你!」家筠一脸不削的说:

       「你解决不了我的事!你也不敢解决我的事!」

       我说:「什么?有我不敢解决的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家筠说:「说了也沒用!你解决不了的!沒差啦!」我说:

   

      「有什么大事是我解决不了的?快说!不管什么事我一定会帮妳解决的!」

        家筠用诡异的的眼神直视着我说:

      「你说的喔〜我说你一定不敢的〜!」,接着说:

      「好!你过来亲我〜〜你不敢吧!你想〜帮我就过来抱住我〜亲我!也就是说

      跟我接吻!」

      我脑海『嗡〜』的一声!〜我想我是不是听错了?这小女生说什么?亲她〜吻

她〜?

      「来呀!你不是要帮我?你敢就过来吻我!嘿!不敢了吧!那我要走了!」

      说完她站了起来!我呆傻了几分钟,这小女生是怎么了!我赶紧说道:

      「坐下!妳说什么?亲妳?妳知道接吻是什么吗?我又为什么要亲妳?这跟帮

妳又有什么关联?妳疯了啦?」

      家筠瞇了一下眼睛,眼眶含着泪水,小脸颊有点红晕,语气转为无奈的说: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也沒用!你又不可能帮我!说了白说!白痴才会

       不知道接吻是什么!真是大白痴!」

      我感觉到事态严重,家筠好像碰到极大的事故,整个人已经变了样,我走过去

坐在她旁边,伸手揽住她的肩牓,把她拥入怀里说:

     「傻ㄚ头!我是妳以前说过最棒的伯父!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一定帮妳解决,

     相信我!把心里的事情告诉我,我会保密、也保证一定帮妳解决!沒有什么事

     情伯父不能解决的!妳知道我最有办法的!忘了吗?」

      「哇〜〜」突然家筠趴在我的大腿上哇声大哭!我吓一跳,赶紧轻轻拍着她的

背嵴跟肩膀说:「哭吧!哭出来会好一点,会比较轻松的!」

       她整整的哭了将近5分钟,才慢慢的停止,但还趴在我大腿上,肩膀抽蓄着,

许久!她才擡起头用双手背擦掉眼泪,还含着泪水而有点红的眼睛直看着我!然后

断断续续的说:「你〜你真的〜会帮〜帮我〜?」

      我望着她如梨花般的小脸,微笑着点点头!突然!她双手搂住我的脖颈,湿润

的小嘴吻上我的嘴唇,双手用力的搂紧我的头,用力之大让我无法闪僻,嘴唇跟她

柔软的嘴唇继续吻着,她大概还不会接吻,就只嘴唇贴着嘴唇!一两分钟后才放开

我,随即泣后而笑的做个鬼脸!

      我傻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说:「妳这是幹吗?」

      她笑嘻嘻的斜歪着头说:「你不是说要帮我吗?」

      吻后!她像小孩子已经得到了她呵望已久的东西!那种满足又有点不安的神情

望着我傻笑!我说:「玩够了吧!该告诉我了吧!」

      原来〜〜!少女初怀春!对异性感到无限的好奇!正在发育中的小女生,对性

一知半解,在不正常的生活环境下,观念偏差,而在沒有正确的引导下,导致产生

叛逆!常常做出逆道而行的事情!

      她知道我跟我干女儿有不正常的关系!她知道她们现在住的房子是我帮她三姐

买的!她偷看我跟她三姐做爱,她无意中听到二姐跟三姐的谈话,她知道我跟她二

姐去泰国!

      但!她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有钱!她不知道我为什么专跟年轻的女生交往!她

不知道我怎么能同时拥有那么多的女生!女生都很爱钱吗?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吗

?男人有钱就可以玩女人吗?人有钱后为什么还要读书?打扮得漂亮找个有钱的老

男人不就有钱了吗?还有〜〜〜!

      她要我吻她是因为她知道她未成年,跟未成年的女孩发生关系是会吃官司坐牢

的!现在我已经吻了她,以后我要听她的,不然〜〜她会不会告我就不知道了〜她

很得意的、用不知那里学来地娇媚声音说:

      「伯父!现在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你可不能拒绝我唷〜〜!我早就知道三姐

会叫你来劝导我!假如你今天不帮我做这件事,我回去就跟三姐说你吻我!」

      厉害!厉害!我用手勐拍自己的额头!曾经官拜上校军人的我,现在要乖乖的

听从一个未成年13岁的小女孩帮她作事!情何以堪?

      我很无奈的说:「什么事?」

      家筠用手摀着嘴笑着说:

      「是一件会让你难堪!但!也会是让你喜欢跟快活的事!」

      我越想越有点生气的问:「快说!什么事?」

      她笑得更大声的说:

      「伯父!把裤子脱下来,我要看你的那支宝贝鸡鸡!看它有多厉害!怎么有那

么多女生喜欢!」

      我被气得满脸火热!血压上升!这个女孩是不是中邪了,一个13岁的小女生

竟然说出这种话,而沒有一点的羞耻感!我大声的说:

      「鬧够了沒?这种事可以开玩笑的吗?家筠!妳到底是怎么了?」

      「伯父!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我是认真的!你不脱也沒关系,我回去一定会

跟三姐说你吻我!你不怕就试试看!」

      她边说边靠近,伸出双手拦腰把我抱住!「你不脱我来帮你脱!」

      她说着伸手到我的裤档找拉鍊,我赶紧捉住她的小手,但我无法用力推开她,

因为会碰到她的身体,甚至重要部位,只好任她抱着,过了几分钟,她的小手争不

开我捉住她的手,她放开了我,转身到门口,把门锁上,走回来坐在沙发上,不声

不语的解开她上衣的钮釦,我赶紧说:

       「家筠!妳要做什么?」她嘟着嘴说:

       「你不脱我先脱!我先让你看我的身体,到时看你脱还是不脱!」

       再这样下去会出事的,我说:

       「家筠!好!我答应妳,妳不要脱!伯父脱!」

       我坐在她旁边把她已脱了一半的上衣拉好说:

   

       「妳先告诉伯父!妳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样?妳以前不是这样子的!是

       不是伯父做错了什么?妳告诉伯父!我会改的!」

       「你说的唷〜但你先让我摸它!不然我不说!气死你!」

      无奈!无奈!〜我把腰带解开,退下裤头把肉棒掏出,家筠伸手将软软的肉棒

握住,擡头看了我一眼说:

      「还好吗!沒有什么特別嘛〜」

      说完把肉棒握在手里轻轻摸抚,我的肉棒经她的小手摸抚,缓缓的肿胀挺立,

我尽量忍耐,但它还是不听话!家筠发现了惊奇的说:

      「呀〜不一样了!唉唷〜〜它发烫了〜好大唷〜吓死人了!」我大声的说:

      「別动!用看就好,妳〜妳〜赶快说吧!」

       家筠并沒有停止,小手继续摸着粗大的肉棒,才低声的说:

       「嗳〜!其实我早就要告诉你的!偏偏你又跟二姐出国去幹好事!当时我气死

       你了!我要你帮忙的时候,你偏偏不在!」

      说着用力在肉棒上一握!我「呀〜」了一声!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过!家筠回

头看了我一眼,脸颊有点羞红的继续说:

      「有天在学校我月经来,我到厕所换卫生棉,因上课铃已响起,我沒有锁门,

      突然班上一个男同学撞进来,手里拿着美工刀,叫我把内裤拉下给他看,我被

      吓到!也有点害怕,站着就给他看!因已是上课时间,他蹲下去看了看后就跑

      着离开!」

      「回教室后,我发现他跟他坐在一起的同学交头接耳的在说话,眼睛却直看着

      我,我猜他一定是在告诉他,他看了我的下面!我气极了,管它是不是上课时

      间,走过去就给他狠狠的一个耳光!」

       「导师跟辅导老师问我为什么打人,我不想说也不好意思说,三姐问我,我也

       不敢说,怕说了以后三姐肯定会到学校鬧,同学都会知道!我心里想到的是你

       ,我只想告诉你,希望你到学校帮我跟导师说!」

      「但!找不到你,结果我成了班上的问题人物,在学校被列入黑名单,我讨厌

      到学校上学,我沒有心情读书!」

      「伯父!现在你知道到了,知道要怎么帮我吧?」

      我的肉棒被摸得很难受!家筠说完后我沒有马上回答!我在享受肉棒被小手抚

摸的快感!家筠好像发现了,她看着我说:

     「伯父!你是不是想要?」

      说完她张开小嘴含吻着肉棒龟头,但太大了,只能含住龟头的一半,她用舌头

在马眼上搅弄,我被弄得理智全失,性慾节节升高!我把手伸入家筠的裙子里,在

娇嫩柔滑的大腿上摸抚,刚开始家筠的屁股往后退,我的手一直往上摸,摸到了她

的小裤裤,家筠全身颤抖了一下,双腿夹紧,小嘴「嗯〜」的一声!

      我的手继续在大腿及小裤裤上摸抚,来回摸抚!家筠慢慢的松开大腿,让我的

手顺利的摸到隔着小裤裤的小穴,感到小裤裤中间有点湿,我用手指拨开裤沿,手

深入摸到已经被淫水沾满的小穴,小穴饱满嫩柔,像个水蜜桃,手指在小裂缝里浅

浅的上下滑动!家筠的小嘴放开肉棒说:

      「伯父!你弄得我好难受!里面好痒!」

       小手套弄着已被马眼流出淫水弄湿的肉棒,接着又说:

       「你敢要我吗?想要吗?」

        我的肉棒被套弄着,我的手摸着嫩穴,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我说:

       「我〜〜不知道!」

      家筠推开我摸嫩穴的手,站了起来,我还来不及反应,她很快速的把身上衣裤

全部脱掉,头埝着沙发椅的椅臂上躺了下来,雪白的大腿微微分开放在我的大腿上

,我火热、粗大的肉棒直直翘怒挺立在她的双腿间小穴前!

      家筠赤裸裸的身体横躺着,还沒有发育完全的身体,细白娇嫩,脸颊透红,手

臂嫩细,奶房只微微的隆起,奶头如红豆般的细小,嫩滑平坦的小腹,小穴上的阴

毛好像还沒有长齐,比汗毛长一点,稀疏遍佈在小穴上!小穴像小笼包一样隆起,

中间一条小小的裂缝,雪白红嫩,像露水般的淫水湿溼的沾粘在裂缝上!

      大腿圆润细緻,从靠近膝盖大约5公分的大腿开始,一直到脚踝,大概是晒太

阳的关系,腿肌呈淡褐色!

      脚踝到脚趾头可能常穿袜子的关系!雪白、润泽、细嫩、整洁,尤其小脚趾头

呈淡红色!诱人忍不住摸触!

      我一只手捉住雪白的脚踝,轻轻顺着脚背跟脚底,捏扭到细緻的脚趾,一只手

放在大腿内侧按摸,在小穴裂缝摸抚,家筠紧闭着眼睛,小嘴微张发出微弱的呻吟

声!

      我被当前这淫荡的美色诱惑,我的情绪很复杂,搞得理智全失,超强的慾念一

发不可收拾,我轻擡起家筠的屁股,我侧转身体,擡起家筠的右腿放沙发背上,左

脚轻放地上,我盘坐在张开的大腿中间,伸手拨开小穴低头用舌头吸舔她的阴部,

阴道口已流出淫液,淫液有点腥味,饱满的小穴,柔软、细嫩、舔起来让我感到浑

身燥热,慾火节节上升!

      家筠好像受不了我舌头的吸舔,扭动着细腰,双手按住我的头!

      小嘴「ㄛ〜呀〜」呻吟〜啼声叫着说:

      「伯父!不行!ㄚ〜我好〜难过!我〜好像要尿尿!」

      我感到她双手更用力按住我的头,我用鼻尖揉擦阴蒂,她突然颤慄了一下,大

腿勐然把我的头夹住,并左右摇摆,小嘴「呀〜」的大叫一声!哭啼着说:

     「伯父!停〜停〜不要〜不要碰那〜那里〜不行了!我要〜我要〜尿了呀!」

      她又颤慄了一下,双手紧抓着我的头髮!小穴紧缩往上擡,全身阵阵抽颤,大

腿更加死紧紧地夹住我的头,我有点不能唿吸,接着一股尿液用喷的射了出来!我

无法闪避!被喷得我满嘴满脸都是!

      慢慢的!她放开抓我头髮的手,松开大腿,我擡起头见家筠直挺挺的好像虚脱

般的躺着,眼睛闭着,小脸羞红、鼻翼一张一张的,鲜红的小嘴微张的喘息着,微

隆小奶奶的奶头嫣红,小穴湿漉漉的,淫液跟尿液流得满沙发都是!

      我用手掌擦拭满嘴的尿液,我有点哭笑不得,我不知道家筠是否已嚐试了少女

初次的高潮,但!她竟真的尿了出来!我伏身压着她,双手在她脸颊摸抚,轻声的

!问她怎么了,她娓微的一笑说:

      「我终于知道高潮是一种会让人升天差点死掉的情慾!身体像在极端的云雾中

飘浮!」她亲了一下我的嘴唇,娇羞的说:

     「我喜欢!我还想要!」

      说完伸出一只小手握住在她小穴磨蹭着已经肿胀火热的肉棒,轻轻摸抚上下套

弄!然后又说:

     「伯父!它可能放不进去,我那里小小的,而你的又那么粗大!会裂开吧?」

     小嘴嘟着又说:

     「我还未成年你敢要吗?我有点想要!但!又有点害怕!伯父!它那么硬你会

难受吗?」

      我摸抚着家筠赤裸裸娇嫩的身体,一只手在坚硬凸出的小奶头上拨弄!一只手

在湿漉漉的小穴裂缝及小豆豆阴阴核上抠挖!很短时间里,用双手让家筠再度达到

数次高潮!

      我的肉棒虽然已肿胀得令人难受!但!有那么一点点的理智在脑海闪过告诉我

!这诱人的小穴还不可以享用!粗硬的肉棒,只能靠家筠用轻巧的小手及灵活的小

嘴、舌头让它消肿!连续数次高潮后的家筠已全身虚脱,任我在的小嘴里射精!也

因粗胀的龟头堵住小嘴,精液无法流出而全数吞下!

     我帮家筠到学校把事情妥善处理,接着再帮她爸处理后事!

     我干女儿可能知道一些风声要我小心!年纪大了不要被骗!我因无法再很坦然

的面对家怡三姐妹!而渐尽量减少见面!有感桃花并非好事!做人风流不可下流!

色字头上一把刀!有钱虽然可以解决许多事情!但!无法买到真正的感情及亲情!

更无法买到平安跟健康!我把剩馀的钱平分给儿子、女儿及干女儿!

      我还是回到原点,平常跟眷村里的邻居喝茶,喝点小酒!假日干女儿及干外孙

陪我度过!平安既是福![全文完]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