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生活

事情得从大学时说起。小文是我的同窗密友,我们俩同学4 年,几乎形影不

离。小文和我都是1 米66的身高,身材匀称细挑,虽称不上校花,但在班裏面绝

对是男生侧目的重点。我们俩唯一不太一样的地方就是我的胸小,小文的胸大,

这沒办法,天生父母养,这是让我好生羡慕她的地方。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我

总是情不自禁的抚摸她那两座坚挺的小山,起初她还不愿意,躲躲闪闪的,后来

习惯了,她还专门让我揉搓,我也是越发的喜欢,慢慢发展到用舌头舔,用嘴吸,

她也是乐得享受。但当时也就仅限于此,只是很多人都说我们俩有点同性恋的倾

向,我们也懒得管那么多,天天依旧是形影不离。

毕业后我们到了不同的单位,小文后来嫁给了我们班的班长秦良,我也找到

了我的老公方明。这中间虽然也是经常见面,但再也沒有过以往的亲近了。一晃

过去了10年,我们都有了自己的孩子,也都是奔四的人了,生活的稳定让我们的

联络突然多了起来,两家人也经常一起旅游、打牌、聊天、喝酒,方明和秦良也

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在我们的一次聚会中,秦良聊起了大学时的我和小文,还跟我老公开玩笑说:

「她俩可是同性恋哟!」

回到家,老公和我亲热时,突然问起了我小文的事情,我也是如实相告,说

道小文的咪咪又挺又大,屁股圆圆地很丰满,老公简直是兴奋得不得了,那一场

大战是我们结婚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我还添油加醋的仔细描绘着小文的私处,

使得老公越发的上劲,我也感受到了异样的快活。从那次以后,我们做爱时就把

小文当成了我们做爱的对象,言语间仿佛床上不是我们俩在做爱,而是小文我们

三个在翻云覆雨。

一次和小文我们俩在一起私聊时,从过去说到了现在,不知怎么竟扯起了夫

妻之事。小文居然告诉我说,他们夫妻俩做爱时天天念叨的都是我们夫妻的名字,

秦良是说让方明插小文,小文就说让秦良插我。我听着,脸一下子就红了,但又

很想知道他们这样的结果。小文说,秦良的阴茎不是很大,过去总是他都排了自

己还沒有舒服,又不好说什么。但自从开始这样说着做以后,秦良就特別能幹,

每次都能把她送到高潮。听着小文说这些,我的下面都痒痒的,都能感觉到自己

淫水都流了出来,小口一紧一紧的。这时小文突然问我:「你们做爱时说过我们

吗?」我的脸一下子又红了,嘴上说着谁都跟你们似地,却明显感觉自己嘴都是

软的。小文看着我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说:「看你那怂样,还不好

意思说吶」我尴尬的笑笑,用几乎连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说:「有时也说」。

从那次交谈后,我和小文突然间又亲近了好多,逛街时侩着胳膊搂着腰仿佛

一对恋人,洗澡时又像过去开始摸她的咪咪了,而且这一次远比过去严重,我们

一步步的发展到了亲嘴、揉胸、吮奶、摸逼、舔蒂等,这次成了真正的同性恋者,

但我从心裏除了感到舒服,并沒有依恋,我觉得我们并不是同性恋。唉,管他呢,

这也是一种生活吧。

一次秦良出差,小文邀我到她家作陪,还挑逗我说让我把老公也带来,我可

不敢带,带过去这妮子肯定会勾引老公的,我可不想那样。我们俩一起吃了饭,

一起洗了澡,一起躺在床上聊天,一起亲热了一番。正当我趴着亲吻小文的阴蒂

时,突然感觉有人在后面抱住了我的屁股,一股热气拱到了我的阴部,长长的舌

头舔食着我流出的淫水儿。我稍稍一楞,明白这是秦良,想转身拒绝,但他的嘴

已经含住了我的阴蒂,麻痒的感觉嗖的一下传遍了我的全身,一股热流从我的阴

部流出,我啊的一声,放弃了所有的反抗,更卖力的舔润着小文,同时高高的翘

起了自己的屁股。就这样,在恍惚的快乐中,我做了人生第一次的出轨,第一次

的双飞。秦良虽然家伙不长,但却很是粗壮,粗的插入我身体时我几乎觉得我的

小口都要撕裂了。他的撞击非常有力,每次深入时龟头正好碰到我的子宫头,那

种舒服和老公给我的大不相同,我必须用力的迎合着才能再次感受那种快感,正

是这用力的迎合之间,让我享受到了別样的快乐。

我们兴奋到了凌晨4 点,最后都沒了力气,我搂着小文,秦良搂着我,几乎

沒有说话就都睡了过去。早晨醒来已是上午10点,秦良不在,只有我和小文光着

身子搂在一起,小文睁着眼睛看着我,看我醒了就在我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小

声说:「你不会生我气吧?」我看看她,身上全无力气,把脸贴在她的胸上,沒

说一句话。

自从和小文夫妻有了第一次的双飞经歷,每每回家见到丈夫,总在内心有种

愧疚之感,但我了解丈夫的脾气,此事说什么也不敢跟他说明,只能在做爱的时

候表现得更骚一些,让他更快活一些,内心稍稍感觉到了一丝慰藉。

小文我俩还是经常的见面,双方虽然还是那么亲热,但都沒再提往事。可说

心裏话,我感觉我们俩都有一种想要再来一次的愿望,只是我实在不能说出口,

她也怕我是不高兴不敢说出口而已。

一个月后的一天,我因为高烧请假沒有上班,小文打电话约我逛街,得知我

在家养病,下午就和老公一起来看我。方明上班,孩子上学,就我一人在家,三

个人自从那次事情以后这还是第一次坐在了一起。閑谈一会后,我起身要做饭留

他们在家,小文坚决不让我动,就命令秦良做饭,自己去采购,我怕留下我俩尴

尬,说什么也不让小文走,小文对我微微一笑,不还好意的看我一眼说:「你怕

什么呀,我还不担心呢,我到市场少买点东西就回,晚上咱们四个好好喝两杯。」

沒办法,家裏也确实沒有太多的东西,只好让她去了。

秦良在厨房忙活着,我也不好意思老躺在床上,就来回转着,看有什么需要

帮忙的。「你们家有大枣吗」秦良问我,我说:「有,我来拿」我们家的大枣放

在厨房屋的吊柜裏,我顺手拉个凳子就上去拿大枣,这时背后的秦良突然说了句:

「对不起!上次的事儿…」他的话有些吞吐,我身子一颤,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

秦良从后面一把扶住了我。我居高临下回头看看他,笑了笑,说了声:「谢谢!」

我真不知道这声谢谢是因为他扶了我一把还是因为曾经给我的快活。秦良向上看

了我一眼,突然搂着我的大腿把我抱了起来,我啊的一声吓了一跳,回身下意识

的就抱住了他的脖颈,整个胸部都贴在了秦良的脸上。因为在家休息,我只穿了

身分体的睡衣,上身也沒有到胸罩。秦良明显的感觉到了这点,用头拱着我的两

座不大的小丘,两手稍一交换,就把我平躺着抱在了怀了,同时,一个热热的唇

就吻上了我的双唇。我沒有反抗,握紧搂着他的脖子,热烈的回报着他的吻,还

主动伸出了自己的香舌,让他含在了口中,那一刻我最大的想法是,我要让他得

到比和小文更快活的吻。

秦良一边吻着我,嘴裏一边嘟囔着:「想死我了!想死我了!…」他的话更

激起了我的兴奋,我把整个身子跟他贴的更紧更紧。秦良不顾一切的抱着我径直

到了卧室,把我放在了床上,整个身躯压住了我的身体,腾出的双手在我的全身

上下来回的摩挲着。我也紧紧的抱着他的腰,享受着被侵占的快感,享受着他裤

子裏那硬硬的肉棒在我胯间揉压的幸福。

我一边哼唧着享受,一边把双手从秦良的腰间伸了进去,双手揉捏着他坚实

的双股,使劲的揉捏着、揉捏着。秦良好像被揉捏的兽性大发,不顾一切的撕扯

着我的睡衣,嘴死死地吸住了我暴漏出来的乳头,就像婴儿吸食奶水一样,津津

有味的吸食着。我上挺着身子,迎合着他的吮吸,同时自己退去了自己的睡裤、

内裤,我又一次全裸于一个老公以外的男人,我已经无法自制,我要他,我要他

进入我的身体。

秦良顺手摸到了我的阴部,那裏已经是淫水绵绵了,他温柔的抚弄着,吸吮

着乳头的嘴开始向下滑去,从我的胸滑到我的腹,在我的肚脐处稍作停留,直奔

小腹,他的鼻子在我的阴毛上来回的磨蹭着,舌尖已经舔到了我的阴蒂。我全身

一颤,微微擡高了股部,好让他更舒坦的舔吮。他把双手埝在我的屁股下面,好

让我不用过分用力,嘴不停的在我的阴蒂和阴唇间滑动吸舔。我的整个身体都绷

紧了,小腹间传来阵阵的酥痒,让我无法忍受,却又难以割舍。

也不知什么时候,秦良已经褪去了自己的裤子,将我的双腿高高擡起,置于

他的双肩之上,然后用他那粗壮的阴茎,直捣我的花心。我狂叫一声,扭动着屁

股迎合着他的肉棒,这种姿势可以让他的肉棒全根沒入,我却沒有一点反抗的馀

地。我为什么要反抗呢?此时的我,除了盡情的享受,不会再有任何的选择。

……

激战过后,我瘫躺在床上,秦良为我擦拭着他在战场上留下的痕迹,我突然

感到了一种幸福,老公每次事毕总是侧身便睡,从沒像秦良这样对我细心呵护过。

想想上学的时候,秦良对我也是有意过的,只是自己总是清高,让他属于了別人。

不,现在他是我的了,是我们姊妹俩的了,我愿意给他更多的快活。

正在遐想之间,听到了「砰砰砰」的敲门声,这是小文回来了。我还沒来得

及起身,秦良稍稍整整衣服便过去开门了。秦良接过小文买的东西便去了厨房,

小文却径直来到了我的卧室,看着床上凌乱的样子,加上我急忙用被子盖着的身

体,她用手拧了一下我的鼻子,伏在我耳边小声说:「你们又得逞了?」我伸手

抱住了她,在她脸颊上轻轻亲了一下,小声说:「我舒服死了!」

下午六点多钟孩子和方明都陆续回到了家裏,晚餐很丰盛,大家吃得也很开

心。席间秦良和老公喝了些葡萄酒,我和小文喝的香槟,孩子吃完就去做作业了,

我们四人就边吃边天南海北的聊着,一个个都有了些醉意。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家长裏短的事情上,小文开始数落起秦良来,还总是拿着

方明跟秦良比,说话间手还不时地碰碰方明的手或胳膊,好像她比我还了解方明

似地。方明也不知就裏的应和着,谦虚着,我心想:你个小死妮子,是非把方明

拉下水不可呀。

说话间秦良的手机响了,是他父亲给他的电话,让他回家一趟有事商量。秦

良要告辞,小文是坚决不走,说刚开心玩会,就走,太扫兴。秦良无奈,只好一

个人走了。这样餐桌上只剩下我们三人,小文更是有恃无恐,又是谈性,又是谈

夫妻生活,方明几次想抽身离席,又都被小文拉住,还不停的喝酒碰杯。我知道,

方明是碍于我在,我呢也不想离开,心裏总还是有些不舍得。这时小文突然指着

我问方明:「人家说我们俩是同性恋,你信吗?」我白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方明,

说:「这臭丫头喝多了」,方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小文,笑笑说:「我巴不

得你们是同性恋呢,呵呵!」这时小文站了起来,歪歪扭扭的用双手扶住了方明

的肩膀,趴在方明的耳边用一种我都能听到的小声说:「嘿嘿,你老婆屁屁沟裏

面有两颗小黑痣,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还对称着,是不是呀?」我突然都有

点想急了,瞪眼朝老公看去,老公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往前侧了侧身子,说:

「我还真沒发现呢,回来我也好好看看。」我温怒的对小文说:「好了,你再瞎

扯我可就睡觉去了。」小文嘿嘿的坏笑两声,手松开了方明,一边往卫生间走,

一边说:「看你,还生气了,逗你们玩呢」。

小文进了卫生间,但我只听到了她关门的声音,却沒听到她反锁上卫生间的

门。我看了老公一眼,老公笑笑对我说:「看来不光我一个人知道你的秘密哟!」

我说:「那是,天天一起洗澡,她知道多正常呀」说话间就听见卫生间裏「嗷嗷」

的呕吐声,我急忙跑过去,小文正趴在马桶上吐呢,裤子还在腿窝处沒提上呢,

光这个屁股正难受呢。老公也跟着过来了,不过站在门口沒有进来,我反身看他

一眼,说:「別光顾着看了,快拿毛巾倒杯水过来。」老公赶紧去拿毛巾倒水,

送过来的时候小文已经站了起来,看看我,又看看方明,不怀好意的一笑说:

「不好意思,我走光了」我赶紧顺手帮她提上了裤子。一看老公,呵呵,小帐篷

都撑起来了。

在客厅坐下刚泡上茶,秦良的电话来了,说家裏有急事要小文赶紧回家。小

文歪歪扭扭的就要走,我说我去送她,她还坚决不让,最后说:「要送就让方大

哥送,不让你送,你在家照看孩子。呵呵,喝多了,她还什么都知道。沒办法,

只好让方明去送她,又都喝了酒也不能开车,我就叮嘱他们说:」去打个车走吧

「,小文看看我,伏在我耳边小声说:」放心吧,我不会乱讲话的。「

等到晚上12点多,方明才回来,洗洗我们就上床睡觉了。刚躺下,方明一把

从后面搂住了我,在我的耳根亲了起来。嘴裏还说着话:「乖,小文是不是也这

样亲你呀?」我稍稍一楞,看来老公脑子裏一直在想着我和小文的事情,原来他

一直以为我跟他讲的不过是为了寻求快活哄他呢,今天突然感觉出了事情不是那

么简单。我也不想再骗他什么了,索性跟他讲了我和小文的关系,但沒有扯进秦

良的事。老公越听越起劲,下面也不停地捣弄着我,我也是越讲自己越刺激,两

个人快活的简直要上天。稍稍停息,我问老公:「今天送小文咋那么长时间呀?」

她一路上瞎说个不停,半路又吐了一次,弄的出租车司机好不愿意。老公回我说。

我撅撅嘴,王老公怀裏鉆了鉆,接着问:「她沒要你做什么?」「还能做什么,

喝那么多。不过我们下车后,就沒再上车,一路走回她家的,路上她一直侩着我

的胳膊。」老公淡淡地说。我还是不相信,就问:「沒亲个嘴什么的?」说心裏

话,我既希望他们会发生点什么,又担心他们真的发生了什么,这种心情很复杂、

很矛盾。老公搂搂我说:「呵呵,你想知道什么?」我就想着到这个疯丫头和你

都做什么了,我感觉她今天不对劲。我说。老公又搂了搂我,伏在我耳边小声说:

「到她家楼下的时候,她突然抱住我,亲了我一下,就这」我肚裏一酸,看了他

一眼,沒好气的问:「亲你哪儿了?」看你那酸样儿,他亲的我,我可沒动她一

下的老公忙解释,我不依不饶的问:「到底亲哪儿了?」老公腼腆的低声说:

「亲我的嘴,可我沒亲她,真的!」此刻我突然间道沒了气,转过身说了句:

「看我明天找那死丫头算账!」

老公从后面抱着我,不停地揉着我的双乳,用他的硬硬的肉棒在我屁股上来

回的蹭着,我稍稍的向后撅了撅屁股,等待着他的插入,嘴裏却说着:「摸我幹

嘛,明儿去摸文文的吧,她的比我的摸着舒服。」老公一边往我的洞洞裏面插他

的肉棒,一边逗着我说:「不嘛,今天摸你的,明天再摸她的,大的小的我都要

摸。」「看你那骚样呢,摸了人家老婆就不怕人家摸你老婆?」我带着挑逗的口

气,试着问老公。「行呀,摸就摸,能把我老婆整舒服了才好呢,让他们也见识

见识我老婆的骚样」「那好,那我明天就让秦良摸我,让他亲我、插我」我开始

泛起骚来,老公也迎合着:「嗯,好的,让秦良亲你的小洞洞,舔你的淫水,插

你的逼逼」「噢,嗯,让秦良插我,插我,我要让秦良插我!」我情不自禁的叫

了起来,老公也开始勐烈的抽送起来,大叫着:「你叫呀,你让谁插你?」秦良,

我让秦良插我,插我的逼,插我的屁眼儿,噢…噢…「那你还不快叫他的名字,

叫他,快叫他」「秦良、秦良,插我,快插我,秦良,快呀,快,使劲插我呀!」

「啊…啊…啊…」随着我的叫喊声,一股热流喷射到了我的花心上,我也是全身

一阵的痉挛,连泻三下,整个屁股上、床单上全是从我洞洞裏流出的蜜液。老公

死一般的躺在那裏,一动不动,我也是浑身酥软,沒有了说话的力气。

自从老公知道了我和小文的事后,我们俩做爱时的幻想对象就再也离不开小

文和秦良了。这样也好,每次跟老公讲我如何跟秦良做的时候,我都能给他讲的

绘声绘色的,这是当然的了,因为我讲的都是真实的吗。老公每次做完还夸我想

象力真丰富,哪裏是我的想象力哟,这还都应该感谢秦良呢,应该说他的花样是

真多,也就总让我能换着花样的讲给老公听。

说到这裏呢要跟大家解释一下,自从上次在我家和秦良做过之后,我和小文

还有秦良之间都沒了什么戒心,我们经常三个一起出来喝酒吃饭看电影,然后就

是床上的疯狂。因为他两口的孩子一直由小文的父母带着,所以,在他们家就很

方便,只是这些活动不能经常搞,还不能晚上搞,很多时间都是在周六的下午,

因为周六下午我送孩子去学琴,孩子学完琴又接着上英语,这样我就可以在小文

家待到晚上8 点左右,再去接孩子。每次快活之后要走时,它们俩总是依依不舍

的,特別是秦良,每次我走之前,他总要使劲的搂着我,把我全身再亲一遍,弄

得我每次都不想离开。

当然,我和秦良也单独的出来过几次,有他约我的,也有我约他的,每当我

们单独一起的时候,感觉又不一样,那种幸福与快感和我们三个一起时完全不同。

一天中午,秦良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下午能不能请个假,他们单位要在郊

区一个度假村召开订货会,让他下午去订房间,他说那个度假村很漂亮,房间裏

也很豪华,想带我去享受一下,如果晚上我可以不回家的话还可以在那裏住上一

夜。我匆匆的跟领导请了假,又给方明打电话说单位有急事要出差,明天才能回

来,让他去接孩子,然后就坐上了秦良的车前往度假村。

一路上我俩有说有笑,城外的空气潮湿中透着青草的香气,令人心情豁然开

朗。到了度假村,真是让我难以想象,在这繁杂的都市以外竟然有一座这么幽静

漂亮的庄园。整个庄园坐落在半山坡上,庄园裏有山有水,亭台楼阁样样齐全。

秦良办完手续,带我进了最豪华的一间套房,他说这是给省裏面的领导留的。走

进房间,我简直无法形容房间中的豪华,圆形的双人大水床直径至少有3 米,全

电子温控。完全独立的卫生间,座便器就像一个沙发,可自动喷水清洗烘幹。洗

浴间最为特別,设计在凸出房间的一块半圆形凉台上,四周全是玻璃围墻,躺在

浴缸整个庄园的风景都可以一览无馀,而且还沒有窗帘,我好奇地问秦良:「这

洗澡还不都让人看见呀!」秦良哈哈大笑,从背后搂着我的腰说:「傻媳妇,这

些玻璃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从外面什么也看不到」我这才恍然大悟,感觉自己

真像是刘姥姥进城。

秦良从后面帮我一件件的脱去了衣服,一边脱一边说:「来我的小宝贝儿,

让我好好伺候你洗个澡。」说实话,在这样的环境裏,是很容易让人产生欲望的,

我就是,自打我一进门,我就明显的感觉到,我想做,想有个男人来伺候我,来

给我快活。

秦良是个极细心的人,浴池裏的水是24小时不间断循环着的矿泉水,他先用

手试了试水温,抱着我坐在了浴池的边缘,把我的双脚慢慢的放入水中,体贴的

问我:「怎么样,不烫吧?」水温是很舒服的,秦良的双手更让人舒服,他在水

裏揉捏着我的双脚,不时的把水撩到我的大腿上,好让我适应这热热水温。我看

着他,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他跪在水裏,把我的两腿慢慢的分开,头拱到我的双

腿之间,亲吻着我的阴蒂,随着水的波动,一阵阵热流击打着我的阴部,我半仰

着坐在池边,闭着眼享受着阵阵的刺激从阴蒂传向全身。

秦良的舔吮也由慢到快,我快活的叫了起来,实在无法忍受这种刺激的快感,

随即紧合双腿,哧熘一下滑进了池中。秦良赶紧站起来拉我,还好我抱住了他的

双腿,脸正好趴在了他的胯间。半硬的鸡巴被我一撞,一下子挺了起来,我不失

时机的用嘴含住了他。他的阴茎比自己老公的要粗,含在嘴裏都有种涨涨的感觉。

我用嘴来回吸吮着他的阴茎,舌尖不时的在他的马眼儿舔弄着。秦良的鸡巴开始

在我的嘴裏生长,变粗变大,他来回挺动着屁股,嘴裏发出「」呕、呕「」的喘

气声。突然他勐的向前一顶,整个龟头一下子插进了我的咽喉,那一刻我自己已

经无法把他吐出,只能透过嘴边的一点缝隙,发出「滋滋」的喘气声,或者说求

救声。就在这一刻,一股略带咸味的,腻腻的,热热的浓浆喷了出来,直喷我的

食道,我贪婪的继续我的吸食,不想让一滴的琼浆流失。

整个夜晚我们俩都在不停地做爱,也不知秦良哪儿来得那么大的精力,浴池

裏做过又到床上做,从床上又到地毯上做,到沙发上做,到卫生间做,在马桶上

做,在梳妆台上做,站着做、坐着做、抱着做、趴着做只要能想到的姿势我们用

了个遍。到最后秦良侧身抱着我,阴茎还在我的阴道裏,我们俩就双双的睡着了。

上午醒来,秦良抱着我,温存的跟我说:「乖,要是能天天这样该有多好。」

我撒娇地说:「我倒想,可你的二哥同意吗?」说话间用手挪住了他的老二。秦

良悻悻地说:「要是能经常晚上在一起也好呀!」我看看他,想了想说:「你真

的想经常和我在一起?」「那当然了」秦良回我说。我搂了楼秦良,用牙在他的

奶头上咬了咬,然后说:「想经常在一起快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要方明也参

与进来,这就要看你老婆的了,我是决不能跟方明直接谈的。」秦良看看我,并

无吃惊的说:「你说得对,回来我跟小文说说,让她先跟你老公好上,这样我们

就比较容易走到一起了。」我捶了捶秦良的胸脯,恨恨的说:「你们男人呀,真

不是东西,为了自己快活,连老婆都愿意让给別人。」秦良嘿嘿坏笑了两声,说:

「我的乖,你可知道你的这位密友,我的老婆,跟多少男人睡过吗?」这句话让

我有点吃惊,也有点生气,随即反问他:「你怎么这样说小文?」秦良看看我,

稍稍有些失落,然后紧紧地抱了抱我,带着点哀怨的口气说:「知道吗,因为我

在家裏抓住了她和別的男人鬼混,他用死来求我,我也确实离不开她,也就原谅

了她。但她的欲望特別的强,我真的有些满足不了她,最后我妥协了,我们或者

说我让她跟网友玩过,跟鸭子玩过,直到后来你的出现,她才收敛了好多。」一

席话真的让我吃惊不小,这么多年来我自以为我是那么的了解小文,可真实的她

却让我无法相信。

看着秦良失落的样子,我把脸伏在了他的胸口,这是个多好的男人呀,我是

多么幸福,让我拥有了两个好男人来爱我、关心我、滋润我。我看看他略微湿润

的眼睛,带着调皮的腔调说:「好了,本姑娘同意了你的方案,回家去跟你老婆

商量吧,她一定有本事搞定方明的。」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