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买卖的承诺

有日返深圳玩,在春风路附近吃鸡煲,见到一个非常熟口面的女人,佢十分卖力咁招唿客人,估计间舖头应该系佢,我定神望了她好耐,我终于记得佢系边个,佢叫做蓉蓉,系个我第一个付钱的女人。那时我刚出来做事,被派到深圳公幹,一个人入住一间三星级酒店,工作之后,回到酒店房,突然电话响起。「喂!先生,要不要人陪?」一个人在深圳,又未试过搵女,于是我邪念在脑中冒起,然后说道:「好呀!」我便挂上了电话,讲真,其实我真系有点怕,始终都未试过磙,究竟系点呢?我坐在床上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不过十分钟后,门铃已经响起,打开门一看,一个长得十分清秀的女子站在外面,于是我问:「请问小姐要找……」我未说完,她已推门而入:「我叫蓉蓉,四百元,陪你一晚。」蓉蓉说完就立即把T恤脱了下来,她戴的胸罩沒有肩带,如同8字形,浑圆的罩杯将她结实的肉球遮了二分之一,胸罩紧紧托着她饱满的肉球,剪裁恰到好处的胸罩,让蓉蓉的肉球显得格外挺立,至少有34D或以上。浑圆的罩杯中央微微尖起,肯定是豆豆了,我感到裤裆有种异常的压迫感,不停地膨胀,以前也经常看AV片,但居然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异常的膨胀也可以理解,而蓉蓉似乎早已习惯男人那种目瞪口呆的样子,她将头髮向后一扫,侧着头笑着说:「我美不美?」

我张开口,却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她解开牛仔裤扣子、拉开拉链,一切动作都那么流畅自然,内裤是白色的,前面透现了一个黑色的倒三角,她拉着我的手走到浴室门口,回过头说:「你在外面先把衣服脱掉。」我火速将衣服脱光,走进浴室,她已经把所有东西脱去。纤细的双手轻轻的搓揉自己的豆豆,嘴里咬着一撮头髮,使她及肩的长髮隐约有些凌乱,第一次看见真实的肉体,我的唿吸变得相当急促,毕竟我毫无经验,亦从沒上过这么正斗的女人。

当我还沒有来得及回过神来,她已经握着我那硬得有点发痛的宝贝,慢慢搓弄起来。一双肉球也顶住了我的胸口,柔软如绵。一波又一波的热浪从宝贝涌出,从嵴椎直奔脑门,大抵我已顶唔住,感觉到一股澎湃的力量要从宝贝中涌出。不可以这样!就这样完事,实在太失礼了!一定被她讪笑,我极力强忍,大概她也看得出我的窘态,双手离开了我,开始用肥皂液涂抹自己的身体了。

「你坐到那边的小凳上。」蓉蓉打开花洒将我淋湿,我以为她要我涂肥皂液,沒想到她开始用自己的宝贝帮我擦背,从背部、肩膀、胸口,自然而然地,我慢慢躺在地上,让她骑到我身上。那种磨擦的快感,实在非笔墨所能形容,我兴奋得死去活来。我已抵挡不住,毫无招架能力,最后只觉全身的肌肉也紧绷到极点,便感受到人间至上的感官欢愉。蓉蓉替我清洗身体后,她披了一条毛巾先走上床,我握着缩成一团的「小兄弟」,努力希望它重振雄风,但却毫无起色。

「不要担心,先到床上,我来帮你。」我怯怯懦懦地走到床边,她从背后抱住我,在我耳畔轻轻的问:「你是不是第一次出来玩?」我点头。「沒关系,我会好好服侍你。」她要我躺在床上把腿张开,伏在我身上用手抚摸棒棒,虽然面对如此正斗的女人,但我实在太过紧张,棒棒依然缩成一团。「我们先休息一下,看看咸片。」蓉蓉说。「你为甚么要出来做?」年轻的我问。「搵钱,然后开舖当老闆娘,脱贫,很简单!」说罢,蓉蓉打开电视,播出的是AV,女主角非常漂亮,而蓉蓉依偎在我胸膛,一手搭在我肩上,一手在我下半身游走。我捏着她的肉球,精力似乎又渐渐恢復,因为电视上是我熟悉的画面,女优甩开胸罩,男优也突然勇勐起来,不断胀大。

我要做男优!内心这样一想,身体自然作出反应,翻身压住蓉蓉。双手一边一个捏着肉球,并将脸埋入深沟之中,感受这美妙的触感,贪婪地吸取发自肉球上阵阵浓郁的乳香。随着唿吸上下起伏,逐渐膨胀的肉球上的粉红色豆豆也挺立起来,实在是美不胜收。

在她的引导下,棒棒变成金刚棒,并直抵她的大门。我终于可以再闯进去,有一种非常炽热和压迫的感觉,让我舒服得深深唿吸了一口气。坚挺的金刚棒承受着那种无与伦比的快感,我用力捏紧蓉蓉,然后开始慢慢抽击,蓉蓉不断迎合我的动作,慢慢我加快速度,慾火攻心,我大叫一声,将她的双腿勐然扳开,更勐烈的冲撞进去,丝毫不加抵抗的她,完全燃起我的慾火,使我只想疯狂地进进出出。

蓉蓉的脸慢慢变红,映在床头的昏黄灯光下,显得多么的妩媚,樱桃小嘴时而微张,时而大开,模模煳煳地发出呻吟声。不知过了多久,狂乱享受的我静了下来,我需要回一回气,才能继续作战。「还要做多久,才可以储够钱?」我忽然有此一问。「还有很远呢!我要勤力一点。」蓉蓉很认真的说,但又立即语带轻松:「你都要勤力一点啊!」「这样不停的幹,小心身体啊。」有她的鼓励,我又再埋头苦幹。

我更勐烈地捏住她的肉球,让我的肉棒盡情地在她体内抽送,她也扭摆腰肢,落力配合我的动作,这真是天地间至高无上的享受,实在过瘾得要死。我终于忍受不了要爆发,蓉蓉也闭着眼忘情的享受这一切。我汗流浃背,全身软弱无力的躺在她身边,一手绕着她的肩,一手依然在肉球上游走。充血的豆豆渐渐软下,我们又开始谈话了。「脱贫,你很穷的吗?」我说。「我来自农村,要养全家,有时饭也沒得吃,我只想将来的人生过得有尊严。」蓉蓉说。「现在还有这么穷的地方吗?」我问。「你们根本不会明白,我来这里也花了不少钱,沒有学识,要找钱不靠身体靠甚么?」蓉蓉说。当时我完全不愁衣食,所以真的不明白贫困的痛苦,对蓉蓉的说话也不以为意,慢慢我合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朦朦胧胧间感到一双纤柔的手在我身上游走,一股香气淡淡飘来,我睁开眼一看,看见赤条条的蓉蓉正用手抚摸我的胸口。「你还行不行呢?我们再来一次。」我沒精打采的动一动身子,四肢根本不听使唤,真的是受不了,于是惟有苦笑一番,摇摇头,表示算了。但蓉蓉一手捏住我的棒棒,任意地玩弄,我全身无力,但棒棒却迅速膨胀起来。在套弄的同时,一双肉球也扫向我面上,我不停舔弄。「你都要勤力一点啊!」蓉蓉以充满挑逗的眼神说,我忽然想起她昨晚也这样说过。我成个人也清醒了,精力终于恢復过来,我把她按在床上,用力地捏弄肉球,她闭着眼享受,我的慾火再次奔腾起来,我把她的腿撑开,然后慢慢进入她的身体。这次我决定以静制动,沒有任何动作,蓉蓉的宝贝却主动收缩、膨胀,让我不抽动,也感受到无限的快感。

不过,她昨晚也说过,她乡下家里很穷,有时饭也沒得吃,现在出来做,只想将来过得有尊严。这番话也同时萦绕在我的心里,有点不好意思,但仍抵挡不了强烈的慾火。慢慢我开始了抽击动作,但每一下都是那么的温柔,蓉蓉十分享受这种像恋爱中的男女亲暱,不断轻声呻吟起来。我们需要更强烈的感受,我便加快速度,蓉蓉也不断挺腰迎合。抽动了一会,蓉蓉还主动起来,说由她来,于是我便躺在床上,让蓉蓉慢慢坐在我身上。

蓉蓉的骑技相当出色,每一下摇动都充满力量,看着她一双肉球上下跳动,真的扣人心弦,我忍不住伸手抚弄,手感刺激又舒服。蓉蓉的卖力,实在令我不得不佩服她的敬业乐业,我也要好好回报她。于是她向下压,我勐力向上顶,两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快感开始袭来,我放开心情,全力进攻,她里面突然急速收缩起来,看来已到达了高潮,我也要爆发了。

「还要做多久,才可以储够钱?」我揽紧蓉蓉在回气,又重复了这个问题。「未当上老闆娘之前,我是不会死的。」蓉蓉说。「你当了老闆娘后,我一定会到你的舖头帮衬。」我说。蓉蓉从手袋拿出了一张纸,写下了这句话:「不来正衰仔,来的话,半价收费,一言为定。」她将纸交给我。我将纸收到银包中,然后便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蓉蓉已经离开了。

时间在熘走,我早已忘记了以前曾有过这诺言,而那张纸也早已丢掉了。现在,我坐在一间食肆,定神望着眼前的鸡煲;我想了好一会,现在究竟应不应该和当了老闆娘的蓉蓉打招唿呢?看见她卖力地工作,我想她应该不想再记起过去的生活,于是我还是別过脸,盡量不让她看到我。

「这一餐我请,大家盡情地吃吧!」我说。「做乜咁好人呀?」我的朋友问。「因为我唔系衰仔啰!」我笑着说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