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离开心已死

我们是在网路上msn认识的。怎么开始的?我不太清楚了,应该是她ms

n的名称:「爱已离开心已死」,我沒有女朋友,好奇心驱使下跟失恋的人聊上

了,沒想到却因此种下失恋的恶果。

知道她男友移情別恋,我很认真的安慰她,她注意到有我这么一号人物在,

其实我也是在夜深人静时,赶报告赶到头昏脑胀,干脆网路逛逛,看看有沒有无

人的无聊事,或者找个辣妹网聊一下,彼此聊对了把对方加入好友,以备无聊时

吐吐心声,反正不知道对方是谁,聊完电脑一关就忘了。

一天晚上天热睡不着,又开电脑上网‧‧

「小坏……这么晚了还沒睡?」 “爱已离开心已死”网友。

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她是谁,一般来讲,有女孩记得你的名字,会让你受宠若

惊。

「嗯」以不变应万变,想起来了,应该是前天聊的蛮久的一位女孩。

「小坏…我心情不好睡不着……你呢?」

『嗯,我心情也不好……因为你说心情不好!』

「我活得很痛苦,不想再停留了,那…你呢?」难道要我陪她“殉情”?

「嗯…我想多活几天,至少让我分享一下你的痛苦,再走不迟。」

「你少来了,为甚么??」我感觉她开始有生命力了。

「因为…难得有人认得我,把我当知心朋友」这是肺腑之言。

「……」她沉默无语…

「请问要怎么称唿你呀!」

「我叫小雨,下雨天的雨,你呢?」

「我是小坏,不是很坏的坏。」

「真的很坏,不以真名示人。」

「你不也是?此名号从小用到大从未更改,何坏之有。」

「天生小女子爱哭,泪如雨下,也名符其实。」战斗力提升了!

「感觉你应该条件不错,又有气质,怎为个臭男人如此无奈。」

「果真条件好的话,就去当个被包养的女人。了」

「其实当个被包养的女人也不错」我顺着她的话聊。

「你是刚入社会的新人吗?」

「此话怎讲?」真的不明白为何有此一问。

「因为,你刚说的那句话。」不会吧!莫非?

「我说错话吗?还是你觉得很幼稚!」

「嗯!」「我们不熟,我不喜欢你乱开玩笑,应该彼此尊重。」好像生气了

「我只是不想谈的那么严肃,顺着你的话题聊」

「况且你像我一个朋友,我把你当成她,才无所禁忌的聊,如果让你觉得不

尊重

的话,我向你道歉。」

当时我真的不认为我的谈话内容有何不妥,女人真的很难捉摸。

「……谈谈你哪位朋友吧!」她可能也觉得气氛不对,移转话题。

「她应该算是我的红粉知己,我们无话不谈,包括她在感情无助时……或许

我太高兴了,把你当成她,分寸沒拿捏好…」

「对不起…我有事要先离开了。」谈了一下我自觉无趣离缐。

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或许只是我人生中不足挂齿的一小段罢了。

===================================

「小坏,晚安!」“蜕变中的小雨”在叫我?

「辣妹,安安!」沒确定身分前叫辣妹帅哥准沒错!

「帅哥,你今天心情不错喔!」

『朋友心情好,我当然也不错!』这是甚么唬烂对白啊!

『我还好…只是最近睡不好,脸上长痘痘心情down到不行!』

『我也是…为了陪朋友渡过低潮,难过到脸都变了形。』

「害你变丑了……不然,我请客算是补偿。」她突然邀约,让我一时不知所

措。

「不好吧!我有两个绰号,一个叫舜子,一个叫猪头,你不怕吗?」

「很好,那我叫恐龙妹,只怕你到时要我帮你出收惊费。」

「那就说好,不见不散,到时你要杀猪还是我要屠龙悉听尊便。」

网路上虚实难辨,虚者实之,实者虚之,有时候正妹要逃避骚扰会自称恐龙

妹,换言之,恐龙也绝不会说她是恐龙,必定以辣妹居之,这跟猪头自称型男是

一样的道理。就这样,猪头跟恐龙都住在台北不同世纪的动物,约好了见面时间

地点,凑合见个面吧。

很难想像以前男女初见面安排手捧鲜花或手帕插口袋,万一对方吓到落跑,

捧着一束鲜花站在那里,铁定鬧笑话。既然我们先承认自己是猪头恐龙,我们不

做任何记号应该好任,明天准时八点麦当劳楼上见见,反正找最丑的,见面八字

不对就闪人,也不担心一夜好睡。

一大早时间未到就到了麦当劳,随便点了杯可乐,从一楼晃到三楼,沒看到

半只恐龙,而且都是三三两两有伴的,回到二楼楼梯旁坐下等,八点不到上来一

个女的,长髮及肩,身高约160,OL装扮,眼睛笑笑的很好看,怎么看也不

像恐龙,沒用餐在玩手机,继续等..。

最后两分钟上来一位女孩,圆圆可爱的脸但稍胖,顶多20岁,背了个背包

选了个两人座坐了下来,相较之下这个比较像恐龙,应该是她吧,我鼓足了勇气

正要往前搭讪时,从楼下上来一个端着食物的男子,走到她对面迳自坐下聊了起

来。

跟自己说再等五分钟,我无聊的看着手錶再看看楼梯口,大概是被放了,时

间一到,桌上收拾一下,口里念着正准备起身离开

「请问这边有人坐吗?」一个很轻很柔的声音在我耳边享起。

「有,我在等一个恐龙妹。」等的有点懒得抬头,该不会是恐龙妹吧!

「请问刚刚有沒有看到一个猪头!」是她沒错,我抬头一看是那长髮及肩的

女孩。

「你是小雨?」

「那你是小坏啰!」原来她早就认出我来。

「妳怎么知道!」

「因为有个傻瓜一直看时间跟楼梯。」她笑笑说!

「你太可恶了,知道也不出声音,还骂我傻,怕我猪头不敢认啊!」

「对啊,不过你这猪头也不难看啦,鼻子耳朵都还好!」

「妳这恐龙也人模人样。」

我们就这样一来一往吵鬧的相认了,已知小坏非猪头,小雨非恐龙,两人是

否从此快乐的在一起,故事就结束。答案如果这样就不值得一看了,后来也的确

不足为人道也,我们经过一天的出游,虽然她不愿提,但我旁敲侧击的结果总算

对她有个了解。

她大学毕业后找了份工作,那是3人公司,老闆是个30几岁年轻人,是某

大企业的小开,开了一家室内设计工作室,工作能力还算不错,只是爱排场花天

酒地,她是会计兼秘书,另外还一个业务,她常陪着老闆出场应付老客户,算有

点酒量,只要她在,老闆就可以清醒的乔生意,日久生情,有一天宴会完送她回

家,发生了关系,从此出双入对,既是工作伙伴又是情侣搭档,日子过的挺惬意

的。

后来就分手啦,分手原因无他?我想有钱的小开何处无芳草,怎可能守着一

支花,不过人家也蛮识相的,把她们常在一起聚会的甜蜜小別塑送给了小雨。然

后公司结束,由他爸安排到中国大陆投资。从此失去联络。就在他离开后一年小

雨心情郁卒才上网聊天认识我。

晚上我送她回新店別墅前,到附近一个很有情调的餐厅用餐,她显然心情不

错,还喝了一些酒,醉意盎然,她问我说:

「今天是几号?」她喝得脸颊有点红红的,蛮好看的。

「2月14日」问这幹麻,我回答。

「你知道西洋情人节吗」她有点酒意把脸靠过来。

「我沒女朋友,所以...」我耸耸肩表示。

「告诉你,你现在有了!」她突然把我拉过来,送上深深的一吻。

我第一次跟女孩子接吻,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应付,她用那性感的嘴唇轻轻一

吻,我嘴稍为张开后,她将舌头探入我的嘴里,我配合她也学着把舌头伸进去,

我感觉她的舌头好软好温暖,她用手勾住我的脖子,很自然的我也把她抱得好紧

,不知有多久的时间,彷彿听到旁边有人鼓掌的声音。

我们突然清醒,有好几十对羡慕的眼光投射过来,我们不好意思,赶紧点头

谢谢她们的关心,埋单逃离现场。我出来的时候脸红耳赤有点晕,这才知道沒喝

酒也会醉,是小雨口中甜蜜的汁液,让我陶醉。

晚上九点了,骑车送她回去,到別墅门口我还醺醺然,我想今天应到此结束

,进度太快了,我有些不安,我的不安是因为我还不确定,她是否真的喜欢我,

还是寻找替代品,我是否该喜欢她,尤其是我们都还不怎么了解对方,我必须静

下来好好思考,我不是那种见一个杀一个,女友一个个换的情场杀手。

「喂!小坏!你不跟我吻別啊」就在我转身要离开时。

「唔...嗯..」她根本沒有给我回答的机会吻了过来。

她深情吻了一下说:「先不要回去,陪我聊聊天好吗?」

「可是...」我实在找不出急着家的理由。 

进到她別墅后我观察了一下,客厅挑高天花板上有访欧美教堂的雕刻,中间

一盏很漂亮的吊灯,整个客厅都是透明格局,一套沙发、电视跟一部电脑,欧式

厨具,另一个角落是舖了拼木地板的透明隔间,墙上有一大片镜子,一看就知道

是舞或瑜珈的地方,最让我好奇的是浴室就在那透明隔间内,只加装了一片雾化

玻璃,几乎毫无遮掩。

我坐在客厅沙发上她在旁边,两人沈默了一下,她低着头说:「谢谢你这几

天陪我度过,还有msn时,你认真倾听我的告白,陪我走过失恋的阴霾,我真

的很快乐,有时我觉得你比我男友还好,因为他根本沒时间陪我,也无心了解我

的内心深处,跟你在一起很快乐,时间也过得好快,如果时间能暂时停在这一刻

,该有多好。」

「...」我不知要说甚么,原来我还会疗伤止痛。

「我先去洗澡,你看一下电视。」

小雨把遥控器丢给我,消失在卧室,不一会儿只

见她穿着一套丝质的浴衣进入浴室,然后开始宽衣解带,只见小雨背对着我,把

那长髮往后扎,脱下浴衣,背后完全裸露,光滑细緻,在我想如果能转身该有多

好,刚想就看到小雨转过身来,那胸前饱满的双峰,皮肤白皙,身材虽然稍瘦但

曲缐玲珑透过雾化玻璃,隐约可见胸前粉红两点及腹部下方的倒三角黑影,引人

遐思,让我的小弟弟情不自禁的硬了起来。

我本非柳下惠,一个令你心动的女人,对着你宽衣解带,距离近到几乎可以

直接碰触,中间隔层雾,透着一股神秘朦胧的诱惑,越看不清楚让你越想看,任

何男人都不可能沒反应。电视已是多馀,一边美女淋浴加上阵阵香浴乳的味道飘

来,已经开始让我进入幻想空间。怕难看将手放在小弟那里压抑着,就快要挡不

住了‧‧

「小坏,换你了,发甚么呆..」小雨穿了半透明的薄衫出现眼前。

「嗄!」从幻想中清醒,吸了下口水,我愣了一下低头不敢正视。

「这有我前男友洗干净的衣服,你拿去穿,内裤是全新的。」

「喔,妳还真细心。」不得不欣赏她的细腻,她男友真幸福。

拿了她给我换洗的衣服进去后,一时傻在那里,不知道要先脱哪一件,要用

屁股对着她吗,很不雅观,正面?又有点难堪,怎办?

「喂,你准备在里面站一晚吗?」她好像看破我的心思。

「我都不怕看了,你怕甚么」又亏我了,好吧,开热水等雾起来就看不到了

好不容易将身体洗好,衣服穿上,走出浴室,竟然不见她的踪影,干脆头髮

吹一吹,把换下的髒衣服拿去浴室洗洗再说。等我洗好衣服出来发现小雨穿着睡

衣正坐在沙发上泡茶。

「要不要喝一口?」

「我怕会睡不着!」

「不然我们喝口酒比较好睡。」她从酒柜拿出一瓶酒。

「这是陈年的纯麦威士忌,喝起来保证不头痛。」我们分別倒了一杯喝了起

来。

「谢谢你陪我,干杯!」她突然拿起杯子一饮而盡,我只好卖命跟上。

小雨举杯一饮而盡时,我沒有眼花,她胸前睡衣敞开一个缝,丰满的乳房一

览无疑,那粉白的乳房,肌肤薄到血管依稀可见,我看呆了,结果干杯时沒接准

,呛得一踏煳涂,她笑得开心,拿起她身上的手巾要帮我擦。她身上抹的保养乳

液还有那刚洗完澡的肌肤香味,一阵阵飘来,搞得我心神盪漾。

喝了第三杯我知道快醉了,小雨突然把脸凑过来,眼神迷濛,朱唇轻启,此

时已不需言语,我配合着双唇迎接,突然一股暖暖的汁液,由她嘴里经由舌头,

滑进到了我的嘴里,是她喝下的酒混合着口里的津液,已沒有酒精的辛辣,但觉

香甜无比,,我们吻了起来,舌头在里面纠结翻搅着,我已经迷失,我心理只有

3个字「我要你」。

我把小雨紧紧搂在怀里,我们双唇紧密深深的吻着,她的睡衣钮扣被我一颗

颗的解开,除去了多馀的睡衣,那浑圆无瑕的双乳,毫不保留的呈现在眼前,随

着那唿吸急促的起伏着坚挺的曲缐,晶莹的皮肤,美的让我不敢逼视,快要窒息

。我用手轻轻甫抚摸,那柔软的感觉,丰满而富有弹性。与生俱来的本能,我伸

出舌头舔着亲着,慢慢的往中间粉红小豆移动,终于碰到那儿时记忆里的最爱,

我贪婪的吸吮轻咬着。

小雨挺起他的胸部,让它更贴近我,伸出了她的纤纤玉手,紧抓着我的手,

带领着探向那神秘的桃源洞口,毫不讳言的,从出生到现在,我沒碰过女人的那

地方,我可以感觉到我的手在颤抖,唿吸随着心跳加速着,四周虽然不是很安静

,但是我可以很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跳及吞口水的声音。

「小坏,我要你碰它,快!给我快乐。」小雨唿吸急促起来。

我将手放在那黑色草原上,刚好一只手掌大小,我轻抚着那美丽的山丘,欣

赏着那耻毛划过手掌的触感,小雨好像很难过,双脚微开扭动着,好像告诉我继

续前进深入,我知道,A片里每次都会有手在那里动作的特写镜头。我将小雨的

双脚拉开,看到了隐藏在草丛里的秘密洞口。

跟A片里女主角的差不多,但不像AV女优那样,有的黑又大片,小雨的

阴唇比较粉红比较细,毛也沒这么浓密。打开那两片小阴唇,我看到了那令人嚮

往的粉红小洞口,洞口爱液已氾漤成灾,一片晶莹剔透,往上我找到了那颗红豆

,手指在洞口沾了一些爱液,轻轻的摩擦,只见小雨下身颤抖了一下。

「唔...嗯...我还要,再快一点‧‧」我手加速了起来。

「老公,快点,我要你的弟弟,我要你用它插我,快..」这下改口叫我老

公了。

完了,我刚一心只想看小雨的身体,一探密境,竟然把自己给忘了,我赶快

起身把身上的睡衣脱掉,下面的小弟好像找到目标了,又挺又翘,青筋暴露的抖

动着,显然等不及了,我将小雨双腿拉开成M字,手提着它,对准洞口前进,顶

半天就是不得要领,小雨有点气又急,手伸过来一把抓住我的玉茎,套了几下,

我从来沒被女人握过,被小雨这么握着套了几下,几乎爽到快要爆浆了。

小雨抓着它,对准了洞口,要我顶进去,这是小弟的处男第一次,沒经验也

不知怜香惜玉,用力一挺滑了开来,小雨唉了一声,用手挡住我的挺进行动,要

我慢一点,我不好意思的点头,再试一次,这下对准那粉红洞口慢慢挺进,感觉

我的小弟被一层暖暖的肉蕾包覆着,紧紧热热的很舒服,我开始学着A片的动作

,前后动着。

「嗯……嗯……哦……哦……」小雨口齿不清的呻吟着。

「哦.哦..快点,我要,我要你用力插,快..」小雨渐渐发出梦呓般的

声音。

小雨这时挺起它的下半身,好让她的阴部紧贴着我,叫我加快活塞动作,这

时我发现小雨阴道里面有种吸吮的动作,只见小雨突然头一仰,上半身绷紧,唿

吸深沉,胸部起伏加大,双手紧抓住我的臂膀,有几根指甲刺入我的肉里,我知

道她高潮了,同时阴茎那里也传来有一股酸酸麻麻的舒服感,我知道我也快射了

不敢乱动,慢了下来。

小雨闭着眼睛,唿吸慢慢缓和下来,脸色红润,手放在胸前,偶而身体还会

颤抖一下,好像在享受着馀韵,必着过了两分钟小雨突然醒了过来,发现我在看

着她,脸色红到了脖子,顺手把衣服盖住裸露的地方,害羞的说:「不许看!」

,然后视缐往下停留在那还昂着头的小弟。

「它还沒舒服吗?」

我点点头,十分不好意思的看着她,她好像想到了些什么,把身上的衣服丢

到我头上!起来蹲在我下身前面,手握住它。

「让我来!」

于是我闭上眼睛,突然一阵温暖的感觉袭击我的下半身,一阵快感进入我的

身体。她显然是用嘴含住了它,用她的舌头一圈一圈的磨擦我的龟头,阵阵暖流

涌入我的小弟,已熔化在她两片热唇之中,她体贴的抓着我的手放在她的乳房上

,嘴巴含住我的阴茎,上下动了起来,那种感觉好温暖好舒服不输在阴道里的感

觉,我手握着她丰满的双乳玩弄着,几分钟后我缴械了。

那晚我抱着她又亲又舔,沒多久又开始冲动起来,我们激情的度过了那一晚

到天亮,第二天到公司上班,大家一直用一种很奇怪的神情望着我,照了照镜子

,原来黑了眼圈。

从那次以后,小雨常约我到她家聊天,还拍了不少照片,其中有瑜珈,热舞

,甚至清凉照,每次摆姿势都故意挑逗我,害我沒拍完就‧‧‧

===================================

今天是我认识小雨满一年的日子,我想给她惊喜,拿着一束花一瓶酒到別墅

找她,她门口前面停着一部进口轿车,不知道她还有这么个有钱朋友。我打开门

进入,突然看到沙发上两条人影在交缠着,小雨和那男的双双倒在沙发上亲吻着

,,那男的正在解开她的衣服,小雨沒有争扎。我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正在考

虑是否要出现,小雨此时衣服已脱剩一条内裤,那男的一把将她抱入怀里问道:

「我的小雨子,一年沒见你还是那么骚,那么急。」

「彬哥,谁叫你两年不见,也沒回我只字片语,人家好想你,人家现在就要

。」

他开始玩小雨那温软又富弹性的奶子,把另一只手也伸到她的大腿抚摸起来

,由她大腿一直到根部,从裤子一边伸入她的密地。小雨的身子震了震,双手紧

抱他屁股扭动,仰着头呻吟着,好像很享受那种激情的刺激。

「你这荡妇,是不是太久沒男人了,这么骚这么浪,看我怎么幹你!」

「我骚,我浪,幹我,快幹我!彬哥。」

说完把双脚打开勾住男的,只看到两人在

沙发上疯狂的扭动着,小雨还自己抓着乳房搓揉,跟我熟悉的小雨判若两人,感

觉好淫荡。

「彬哥!脱掉裤子!快点!」她命令着。

「噢!噢……噢……上帝!好…好…亲爱的!噢…啊…太…太美了!」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女人,只是不同的男人,却有这么不同的结果,我看不

下去了,我相信他是情场老手,一定能给她更大的快感雨与欢娱,是我退出的时

候,我把门轻轻关上离开。

好几天了,我常回到跟小雨初次相约的餐厅,静静的品着烈酒,想着这一年

来和小雨共同度过的点点滴滴,餐厅播放着庾澄庆的歌「情非得已」好像在诉说

着这段感情‧‧‧

-----------------------------------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在我脑海裏  你的身影  挥散不去

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  真的有点透不过气

你的天真  我想珍惜

看到你受委屈我会伤心  wo-ah-oh-wo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

怕我沒什么能够给你  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

一年了,曾打过两次电话,我沒回,后来就沒再来找我,我痛苦大醉了好几

天,我学着面对与放下,日子总会过去,我又开始忙碌的生活,晚上偶而上上网

聊聊天。

有一天上网……

「小坏!记得我吗?还沒睡啊!」

一名“心已离开爱已死”的网友,不用想也知道她是谁,心在绞痛。

「对不起,你认错了喔!」一年多了,仍想对她说:「我好想你!」

小雨再续前缘只会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将这段爱送进心底深处,就此结束吧~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