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族学校的丝生活-第七章:思思、菁儿的违纪处理

数学考试的考场上,我带着那种疲惫而满足的感觉看着我不会的题,心中在回想着昨天晚上的性福生活。

  昨晚与微微做了一夜,从上到下,口交乳交,手交脚交玩了个遍,既当过屈辱男奴,也享受过强暴女生的快感,总共射了六次。

  到现在肉棒还有些酸痛,龟头还很敏感。

  今天早上还没睡够便被微微叫起来,拉着半睡半醒的我赶回学校参加数学竞赛测试。

  微微到是不在乎成绩,只是人到了写两笔交个卷就行了。

  而我之前答应过小芝一定不给班级拖后腿,而且丽丽的威胁也如芒刺在背,骨鲠在喉。

  本来会的就不多,加之我在这种状态下连仅余的几道会的题也想不起来了。

  “还有15分钟交卷!”

  监考老师的话终于唤醒了迷茫状态中的我。

  我一想这下可完了,想要考过唯有铤而走险——抄袭。

  我打算抄前面那个女生的,开始和她低声交谈,好不容易劝说到她同意,她把答案写在橡皮上传给我。也不知我是太紧张还是太兴奋,拿着橡皮的手一抖,橡皮立即掉在了地上,正好掉在监考老师的脚下……

  我和那个女生以作弊的名义被取消考试资格,而且我们班因为出了作弊现象而取消优秀班级评比资格。而我们两个则交由纪律部来处理。我想这到没什么,最多就是个批评处分,但跟小芝和丽丽那边可真不好交代了。

  纪律部办公室里坐着两个女生,一个圆脸的留着马尾辫,身高大约164CM,穿着黑丝袜的脚约37码,包裹在一双帆布鞋中;另一个是披肩长发瓜子脸,166CM的身高和38码的大脚配上黑丝高跟显得特别性感。

  那个披肩发的女生说道:“思思姐,又来两个犯错误的,还是一男一女呢,这回我们纪律部可得好好惩罚惩罚她们以下。”

  那个被称作思思的女生淫笑道:“呦!有的玩了,你说他们俩是不是因为不回寝室睡,而且私下跑出去开房行淫乱之事才被送过来的啊?”

  披肩发女生又道:“亏你还是部长呢,心里尽想那些淫荡的东西。”

  说着她一把拽下了我的裤子,看着我那疲软的阴茎,笑道:“思思姐你说的应该没错,看他鸡巴那样就是连夜大战虚脱了!不过,还是蛮大的。”

  我想我虽然是连夜大战了,可是却不是和旁边的那个女生,而且微微也从没告诉过我不允许晚上出去睡。

  思思道:“那就有好戏看了,让他们俩脱光了当着我们面做,我们把他俩的事录下来,以后可以看着自慰!”

  听了这话,旁边那作弊的女生再也忍不住,吓得哭了出来:“不……我和他不是那样……我们是考试作弊!”

  思思道:“就算你们是考试作弊,但是我就是想看你俩现在做给我们看!菁儿,扒光她的衣服!”

  那个披肩发的女生立即行动,不一会儿就将那作弊的女生脱得一丝不挂。

  接着又推我,使劲将我往她身上靠。

  可是我一是昨晚射过太多,二是那女生一丝不挂,身上没有一丝能引起我性趣之物,我的阴茎根本硬不起来。

  一连试了好几次都没反应。

  菁儿厉声道:“你这狗奴大鸡巴看着那么好,却偏偏要射在那女生身体里,现在我们都没得玩,我TM废了你!”

  话音未落,穿着高跟鞋的脚已经踢在了我的裆部,我当时一阵剧痛半蹲了下来,可是我那不争气的阴茎竟然硬了。

  “看不出来你是脚奴啊!现在硬了,去给我插她!要不老娘就踢废了你,反正在我脚下踢废踢爆的男人可不止一两个!”

  菁儿命令道。

  这时那个女生忙道:“不!我跟他没关系!我……我还是处!”

  菁儿又踢了那女生一脚,道:“呦!现在装纯,你在床上享受那会儿怎么不想想有今天!你就算是处,我也得让他破了你!”

  “慢!”思思的声音传来,思思走到菁儿耳边低声道:“你还是那么急性子,忘了姐是怎么教你了吗?男生如果是那几个大姐级的人身边得宠的男奴的话,我们可别玩得太过,容易引起矛盾。咱们先打听好了再说。”

  思思问道:“那男奴,看你鸡巴挺大的,应该有不少人抢着玩你,你在咱们学校的那么多女生中,都服侍过谁啊?”

  我此时疼痛感稍微消退,才能说出话来:“有阿羽、柳儿、美美、微微、小静,还有……啊——!!”

  一阵剧痛再次传来,这次是菁儿用高跟鞋底踩在了我的龟头上狠狠地揉了以下。

  高跟鞋底的纹路刺激这么我处于敏感中的龟头,我当场便疼得叫了出来!可是我的龟头在疼痛刺激下,居然分泌出液体。

  “还敢说谎,你也配服侍她们?信不信我现在就废了你?”

  这时思思的手机响了,思思对菁儿道:“你别再弄那个男奴了,他说的如果是真的,那咱们如果把他玩坏了,可有不少人饶不了咱们。你先调教那女的,我出去接个电话。”

  “喂!思思啊,考得怎么样啊?”

  “呦!小芝啊,别提了,我数学平时都不学,能考怎么样。对了,你平时不是很忙吗?今天怎么有空打电话来找我?”

  “啊,我们班有两个同学因为考试作弊被带到你们纪律部来了,那男生是新转来的,叫阿林,对咱们学校的规矩不太懂,而且他还和我住一个寝室,那个女生也是因为他才被带来的,我想求你帮个忙,能不能对他俩从轻发落啊?改天我请你看电影。”

  刹那间,无数个念头转过思思大脑:他叫阿林,那么他说的都是真的,我确实听说过一个新转来的叫阿林的男生因性能力超强而很受大家欢迎,阿羽是舞蹈队队长,微微是体育部部长,美美是全校出名的科研学霸,柳儿和美美、阿羽、小芝同住一寝,小静更是女霸王丽丽的跟班……那么这个男生,真不能玩得太狠啊!菁儿能力到时挺强,就是太冲动,我得赶紧告诉她一声,别让她坏事!“嗯,小芝你怎么说都行,我不会罚得太狠的,你放心吧!”

  “谢谢你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拜拜!”

  “拜拜!”挂断电话,思思赶忙往办公室跑,可是,又一个电话打断了思思的脚步……

  “你说你是处,那么我就得看看你是不是真是处!”

  说罢从包里取出一双白色短丝袜套在手上,走到那女生面前,作势要将手往里面伸。

  “如果你的鲜血染红了我的白丝,那么我就承认你是处!”

  “不……不要……我错了!求求你别夺走我的第一次……我愿意服侍你做任何事!”

  那女生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大喊着。

  菁儿想起了思思的告诫:“咱们学校主要培养的精英都是女生,玩得太狠校长怪罪下来被罚的可就是咱们,女生如果肯认错求饶,就让他服侍你一回,你既能够享受,惩罚她的目的也已经达到,这样就可以了。”

  于是菁儿说道:“你认错了,那就过来,舔我下面,把我舔舒服了再说!”

  那女生听了这话如获大赦,立即跪到菁儿面前,开始舔弄起菁儿的下身。

  菁儿下面只穿了黑丝裤袜而没穿内裤,触感非常强烈,菁儿不一会儿就开始兴奋了,下身流出液体。

  “啊……继续……卖力……舔……啊……”

  舔了好一会儿,菁儿享受得差不多了,道:“看你服侍得还不错,你就再舔一舔我的鞋吧,舔干净以后你就可以走了!喏!”

  菁儿坐在椅子上,抬起双脚。

  那女生得知处女膜终于保住了,立即识相地将菁儿的双脚捧在怀里,一口一口地舔了起来,就连鞋底也不放过。

  终于,菁儿满意地笑道:“惩罚过后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

  那女生拼命地点头。

  “错在哪儿了?”

  “我不应该考试时帮别人作弊,以后我保证不会再有了。”

  “嗯……好了,你认错就好,如有下次,我非玩死你不可!你可以走了!”

  现在整个办公室里就剩下我和菁儿两个人,菁儿道:“踢你都能硬,踩你都能出水,如果我TM把你的狗鸡巴踩在地下碾压,那么在碎之前会喷出多少水来呢?给我趴下!”

  说完一脚又是直取我要害。

  我看她这一脚的力道,估计实打实地踢上去我恐怕真就废了,我立即侧过身子避开了这一脚,她踢在了我的大腿上。

  “呦!还敢躲?你家女王玩弄你时你也这么不听话吗?那我就代她好好调教调教你!”

  这时思思冲了进来,在菁儿耳边低声道:“他说的都是实话,快住手!你以为他是一般的男奴啊,废了就废了。快别这么玩了,咱们换一种方式来玩,既能有惩罚效果,咱们也能有收获,而且以他的性能力肯定废不了。先把他脱光绑到床上!”

  于是我被大字型地绑到了床上,思思笑着说:“阿林,你既敢作弊,就得有接受惩罚的勇气,待会我俩让你潮吹,保证弄得你欲仙欲死!我先来吧,菁儿,你可以先让他给你舔舔脚。”

  菁儿站到了我的面前,脱去高跟鞋,一双黑丝脚就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她的脚虽比较大,但属于那种又窄又瘦型的,在我的脸上游走了一圈之后便插入了我的嘴里,脚趾玩弄起我的舌头,这种汗酸味真是爽!我从一开始的被动被插到后来的主动伸舌头去舔,下体也不禁又硬了起来。

  “硬了更好办。”

  思思在手上戴好过膝长筒棉袜,白色的棉袜袜尖出已经发黄发硬,她用手熟练地将我那直挺挺地阴茎包皮完全褪下,龟头完全暴露在外。

  “菁儿,好好学着点!”

  这时她将她手心凹成碗状,覆盖到龟头的马眼上,开始围绕着马眼的圆弧形状做旋转抚摸。

  我那敏感的龟头受到硬硬的棉袜刺激疼得不得了。

  “啊——呜……”我刚要叫喊,我的嘴便被菁儿的脚堵住了。

  思思刚才那几下子刺激感特别强,我在疼的时候突然来了尿意,不一会我的下体便喷出了很多水,但不是射精,更像是尿液,思思赶紧脱去鞋子,用丝袜脚接住我喷出的水。

  射过之后我的龟头已经麻木了。

  接着思思那双戴着棉袜的手又对我的龟头做起了最传统的活塞套弄。

  这种感觉果真是欲仙欲死啊!当我忍不住感觉要射精时,思思的刺激也突然停住,立即重复围绕着马眼的圆弧形状做旋转抚摸的动作,这次我再次感到了刚才那样的敏感和疼痛,不,比上次更强烈!我的腰和小腹不自觉地紧缩了起来。

  思思又弄了几下,我的阴茎再一次又喷出水来。

  接着思思又反复地让我喷了三四次,折磨的我是浑身酥软,但我的膀胱紧缩甚至痉挛。

  而菁儿的脚也已经舔完了,现在她也帮思思弄我,不住地用丝袜脚挑逗我的蛋蛋。

  “好羞耻啊,一个男的在我们两个女生身下喷出那么多水来!”

  思思妩媚地说道。

  这种话语更给了我一种精神上的刺激。

  我的龟头越来越敏感,思思每碰一下我的痛感也更加强烈,潮吹出的水也越来越多。

  “思思姐,你再狠狠地让他喷一次,之后换我来玩。”

  “好嘞!”思思再一次按照上面的步骤刺激我的龟头,我在疼痛中感觉到非常爽,前所未有的爽!“艹,给老娘一次全喷出来!”

  菁儿等不及了,她那瘦瘦的丝袜脚的脚趾直接的插进了我的菊花,直抵前列腺。

  我此时再也抵受不住这种奔涌而至的快感,双腿剧烈发抖,最终再一次喷出了我的体液,白色的液体打湿了思思的丝袜脚。

  “换我了换我了!”

  菁儿迫不及待地换下思思,她也戴上一双旧棉袜,开始按照思思刚才的办法刺激起我的龟头,而思思则把脚伸向我的嘴部让我舔脚。

  思思的脚味小多了,而且也比较宽,动作也没有菁儿那么粗暴,但我下体的痛感与快感却更加强烈,显然菁儿更暴力一些。

  接着,我又在菁儿的丝袜腿上喷了五六次,直喷到我再也喷不出水来,思思和菁儿才象征性地让我认错放过我。

  出了纪律部的大门,我感到浑身虚脱,仿佛被抽干了似的,龟头被摩擦得仍在隐隐作痛。

  菁儿看着我的背影,道:“让他潮吹爽几把也不错,起码给咱们脚上喷了那么多水,虽说不如精液的保养效果好,但毕竟也是男人体内的东西,比市面上买到的保健品好的多。何况看他痛苦那疼样也算是惩罚到了。”  “住嘴!你今天差点闯了大祸,还好他没废,否则不知道有多少人得找咱们纪律部的麻烦呢!你以后要选纪律部部长,还得更稳重一些。”  思思说完,心中不禁想起那第二个电话……  “喂,思思,那个阿林我还没玩够呢,你可别让你手下的姑娘们把他玩废了,否则这种性能力的男人可没地方找去。”  “好的丽丽,我知道了,看他今天有点虚,好像昨天跟人玩过火了,否则我也想玩玩呢!”  “这好办,美美研究的药已经成功了,明天咱们可以试试,到时一起玩!”

>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um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